54jrm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司禮監 起點-第三百三十一章 亂命不受相伴-o7o0v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娘娘,水来了。”
郑紫端着热水进来的时候,贵妃娘娘已经从刚才的忘我中恢复过来。她的脸平静的有如一潭池水,没有如何涟漪。
先前的一幕,好像不曾发生过。
但事实上,那一幕又并非那么不堪。
贵妃也不知道自已为何要那样做,她已是四十多的妇人,是个孙儿都已数岁的祖母,但她当时真的很想,很想,然后情不自禁就那样了。
正如每次浪潮之后都会是平静,贵妃现在的心绪也很平静。
脸红,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女人而言,根本没有存在的道理。
至于外面的乱局,贵妃不关心,更是一点也不在乎。
她知道,她赢定了。
这一次,是真正的没人再能把她从乾清宫赶出去,也再也不会有人敢骑在她头上了。
从她下定决心要争的那刻起,她其实就已经赢了。
想输都输不了,因为,他不会不管她,他更不会不管他的儿子。
既然赢定了,又何必关心外面在闹什么,去关心司礼监那帮老家伙想什么呢。
热毛巾敷在脸上,让贵妃娘娘感觉浑身的毛孔再次放松。她很是嗅了口毛巾上的热气,之后一如从前给自已不能动弹,也没有了意识的丈夫擦拭起脸庞来。
动作依旧轻柔。
万历已经三天没有醒来了,太医院的人都束手无措——皇帝已经不能进食,连米汤都进不了了。
说皇帝还活着吧,也就是个等死。
太医们私下嘀咕,就不知道陛下这口气要吊到什么时候。
或许,等不及皇后娘娘的棺椁入皇陵,陛下这边就得办事了。
時空大陸之亂流 永歌X
在此之前,万历不是没醒过,他前后总共醒过四回。但每一次苏醒的时间都很短,并且每一次他都没有开口说话。
美人别追之疯狂都市行 半夜三更我敲门
如果万历再不开口留下遗言,那上次他说梦见王皇后怕就是这位当了四十七年的皇帝给世间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了。
網遊都市江湖
不管丈夫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已,在他临终前的岁月,贵妃都必须尽自已做为妻子的义务。
无关忠贞,也无关愧疚。
“娘娘,您熬了一夜了,还是先歇着吧,这里有我。”郑紫从贵妃手中接过毛巾放进热水中浸泡。
“外面怎么样了?”贵妃终是问起了外面。
——————
郑紫一边洗着毛巾一边低声道:“我去打水时听下面人说宫外都是皇军,而小爷在叫门呢。”
“小爷?他叫什么门?”
贵妃有些不解,但没等郑紫开口她就明白过来,不由笑了笑:“看来我们这位太子爷也懂识时务为俊杰这个道理。”
“司礼监那帮人赶去宫门了,不知他们敢不敢开门,”将洗好的毛巾挤干后,郑紫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就问吧。”
可能是先前的放松导致身心有些疲倦,贵妃有些失神。
“娘娘…”
郑紫犹豫再三,终是问道:“福王会进京吗?”
“怎么,连你也以为本宫会换太子吗?”贵妃有些诧异。
郑紫摇摇头:“我不知道。”
贵妃沉默了片刻,道:“洵儿不会进京。”
闻言,郑紫一下紧张起来:“小爷还是太子的话,将来…”
“我倒是想,可他不让。”
贵妃神情有些失落,她知道紫丫头想说什么,但这件事她真的也是无奈。
外面人都以为皇军是她郑贵妃的兵,有兵马在手她郑贵妃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问题是,有些事不是她贵妃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
至少,在东宫储位这个问题上,那小子和她想的不一样。
“为什么?”
郑紫当然知道“他”是谁,但就因为知道才更不解。
以他和贵妃的关系,又有了废立太子的能力,为什么还要留着太子呢?
难道他就不怕将来太子登基后会清算他这个手握兵权的“权阉”吗?
笑傲天下之乱世一统
自古以来,权臣都没有好下场,权阉更是如此。
王振、刘谨、冯保,哪一个有好下场了。
郑紫实在想不通,她虽是个女人,但这件事要是她来做,恐怕做得一定会更彻底。
至少,她不会给自已留下祸患。
为什么?
桃运兵王
贵妃其实也想不明白,他给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为了朝廷稳定,为了避免内战,为了国家长远发展什么。
但贵妃自已琢磨,可能最大的原因是她不是皇后。
“立嫡立长。”
皇后之子是嫡子,如果想以福王取代现在的太子,前提就必须是贵妃成为皇后。那么福王就能以嫡子身份贵于长子。
郑紫懂了,但眉头更皱了,看着一动不动的皇帝面有忧色:“陛下他?”她想说陛下快不行了,万一陛下驾崩前贵妃还是不能成为皇后,魏良臣那边又不肯让福王进京换掉太子,那将来这大明的天下还是太子的。
贵妃幽幽叹了一声,这层关系她早就想到了,可眼面前却没有破解之法,除非他说的这个维新能把太子一块维新掉。可现在太子已经识趣的闭合了,这个指望断了。
宠夫成瘾,农家童养媳
“算了,别去想了,现在总比以前好吧,”
贵妃揉了柔太阳穴,对紫丫头说了句心里话,“其实我现在并不想洵儿进京,更不想他成为太子。”
“为什么?”这下子郑紫更是不解了。
“因为潓儿。”
………..
謀妃傾城 小沿
大雪覆盖了整个京师,更是让紫禁城变成了白妆素裹。
漫天鹅毛大雪下,宫门之上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他们的视线也无一例外的落在宫门前一个胖乎乎的身影上。
那是大明的储君太子殿下。
太子已经叫了三次门。
侍卫亲军的军官们面对太子的叫门,是既不敢不开,也不敢开,更没人敢接话,他们当真是一点主意也没有,一个个慌慌张张的望着红袍大珰们。
和马堂一起最先赶到的钱忠看了又看,竟然说既是太子叫门,便打开宫门迎接太子,这也是身为奴婢的他们的本份。
“太子怎么了,太子也不能开!”
“你们眼都瞎了不成!太子殿下现已被叛军控制,乱命不受,懂不懂!”
马堂当然不同意打开宫门,现在莫说是太子了,就算皇爷在外面叫开门,他马公公也不准开。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马堂,你连太子殿下的话都不听了,怎么看起来倒是你马公公更像是叛军。”慢吞吞晃过来的张诚阴阳怪气。
王顺拉住了想大骂张诚的马堂,对一边的亲军将领们道:“太子受叛军胁制,不得不来叫门…我等受皇恩深重,若是宫变陡生,致使陛下有个好歹,那真是万死也难辞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