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iqy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第686章 我負責砸錢,你只管一往無前(萬更求訂閱)展示-f4od0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
~~
~~
CEO办公室里,听方年把想法说完。
温叶跟谷雨的反应差不多,很是有些意外和不解。
倒是陆薇语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方年现在并不需要其它意见,他要做的是安排:“刚好白粥下周一调去公司展露部门,让他牵头做一份规划计划案。”
“哦。”
方年几乎是下意识动着——
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坐上副驾驶。
关秋荷冷静的点火启车,缓缓驶离4S店,接着拐上公路。
左右看了看,嘴上说道:“先去吃个饭吧。”
这时,方年终于说了句完整的话:“你这是打算要在棠梨安家还是怎么的?”
“怎么会,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要不然也不会买这么便宜的车。”关秋荷回答道。
方年咕哝道:“原来近百万的路虎发现是便宜车……”
接着说道:“抱歉,打扰了,富二代!”
关秋荷翻了个白眼:“这钱是我自己挣的,总比你的辉腾便宜吧!”
顿了顿,又说:“虽然我不懂棠梨方言,但我还是觉得棠梨算是我的第二故乡,除了金华,棠梨是我连续待时间最长的地方。”
方年刚要反驳,脑子里念头一转,乐了:“行啊,关总现在特别会抠字眼。”
“本来就是事实,去棠梨前,我也就是在申城上了大学,最长连续待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月,哪里比得上在棠梨待那么久。”关秋荷一脸的认真。
方年摊了摊手:“是是是,关总说得对。”
“你这次回棠梨还真是早有准备。”
关秋荷一昂头:“那当然,还是你教我的,要多做准备。”
方年看了眼关秋荷,啧啧称奇:“那也没你这么准备的,连车膜都给你贴好了,就不怕车况有问题吗?”
“我通过路虎中国直接试驾后预定的,只是提前运到这里,上这边的牌照而已。”关秋荷笑道。
钻戒 空谷幽兰
这操作,方年直呼内行。
六点二十,两人简单吃过晚饭后,正式启程回棠梨。
根据车载导航,预计行程2小时,也就还行。
至少比公共交通方便多了。
很快上了高速,大约一小时多点,在中途的服务区稍事停顿,换上方年一路开到了棠梨。
比预计时间提前了十多分钟到。
相较而言,后半段方年还是挺熟悉的,尤其是在棠梨隔壁的三塘下高速后的路段。
棠梨还是老样子。
八点街上就没什么灯也没什么人了。
方年直接将车开进了职工小区——有房子,不可能去住棠梨的小旅馆,虽然聚福楼好像还不错。
等上了3单元5楼后,方年先跟着关秋荷去了501。
“啧~”
一进屋,方年就发出感慨的声音。
方年犹记得去年七月份,是自己把整个屋子收拾了一遍,该放罩子的放罩子,该收拢的收拢,现在客厅干净明亮,显然最近有人刚收拾完。
“你都说我提前准备了很多,把钥匙邮回来,请人搞一下卫生,不复杂吧?”关秋荷打趣道。
方年咂吧嘴,忽然道:“你别不是要在这里躲清闲吧?”
“放心吧,也就待个几天的样子,三五几个月回来一趟,自我调节调节。”关秋荷语气冷静道。
方年便没再多说什么。
帮关秋荷简单收拾了下房子——她的行李里面连床单被罩都带了。
方年……方年也带了。
在享受生活这方面,方年虽然谈不上精致,但讲究还是有的。
502自然也是提前打扫干净了。
“要喝一杯吗?”
再次走进501时,关秋荷扬了扬手上的醒酒器,问道。
方年努努嘴,示意自己手上也提着东西:“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回来,你有什么需要带的吗?”
“没有。”关秋荷望了眼方年,“你是去跟你的老师吃夜宵,还是请你那个小妹妹吃夜宵。”
“大晚上的,我怎么可能去请一个小姑娘吃夜宵。”方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是咋想的!”
关秋荷笑笑:“我就佩服你年纪轻轻有了女友后,就知道克制情感。”
方年撇嘴:“比你个老女人打单身好。”
“……”
…………
…………
还是在星期八菜馆。
方年见到了比他还先到的朱建斌。
“你小子还真的悄没声回了棠梨。”朱建斌打量着方年。
方年扬起手,笑道:“还好我平时有信用度,要不然估计得上你家请去。”
“这次都是茅台,你自己选吧,要不要喝点。烟就不给你孝敬了。”
朱建斌连道:“我还等你小子空手来!”
“……”
让店老板炒了盘大片牛肉,拿了碟花生米,方年给朱建斌的杯子满上,给自己倒了一点:“陪你尝一口。”
“怎么回来的?”
‘滋~’一声喝了口,朱建斌看向方年,问道。
方年夹了颗花生米,随口道:“跟个大老板一起坐飞机回来的,我还寻思今天在省城歇着了,大老板直接买了辆车,思想境界就是不同。”
还不忘吐槽关秋荷。
“大老板?”朱建斌重复了句。
然后斟酌着说道:“贪好玩的老板吧?”
方年眼皮一抬,看向朱建斌,玩味道:“老师也关心小道消息了?”
“你管100万的捐款叫小道消息?”朱建斌差点嚷嚷起来。
接着叹气道:“棠梨街上这半个月都在传这个捐助的消息,上周大家才知道,原来棠梨还藏了一家价值几十个亿的大公司。
那位关总在镇府挂过职,街上知道她的人是真的不少,年轻漂亮洋气时髦,占了所有的因素;
也是巧了,前年的篮球赛我恰好看见过她来给你加油打气,你租了她的房子是吧?”
“嗯。”方年没否认。
朱建斌压低了点声音:“你在棠梨街上也是个名人,自己注意点,这次也低调点。”
“也对,我的照片现在估计还挂在学校吧?”方年一想就明白了。
朱建斌嗯了声,不动声色地问了句:“占了几多股?”
“多少是有点的。”方年随口道。
朱建斌呼出一口气:“你小子果然不让人失望,吃的是大户,我老朱也算放了心,烟酒就没少捞,早晚被你腐蚀了。”
接着话锋一转:“这次回来是检查情况的?”
方年嗯了声:“我主要是帮着来看看公司内部的情况。”
“具体的事情落实,有的是人盯着。”
“那位关总在镇府多少有点面子,捐助的钱也有流程,八中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朱建斌说了句。
方年笑笑,没多说。
方年并不意外朱建斌会知道这么多,本来朱建斌就是个明眼人。
要不然烟酒一箱箱送,朱建斌早就熟严词拒绝了。
今儿个也算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
方年抿了口酒,挑起话头:“邹萱那边,具体的进步怎么样?”
“你不打算直接问她?”朱建斌有些不解。
仙路凌天
方年瞧着朱建斌:“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我沾花惹草咋的。”
“嘿!”朱建斌嚯了一嗓子。
接着才说起来:“别的不说,你数学方面是真的强,隔着千山万水,硬是指点得邹萱进步迅速;
以现在的状态来看,高考140分没啥问题。”
方年就笑:“你知道我要问的不是这个。”
“也对,你带的科目,有多少水平,卷子一看,你就知道了。”朱建斌深以为然。
然后说道:“你也算是来得巧,这次市统考今天刚结束,应该能上市前十名。”
“语文数学加起来是265分,文综是240,英语没留意出没出分,不过按照以往的成绩,怎么也得有个一百一,610分出头的样子。”
闻言,方年稍加思索,道:“这个分数,今年怕是很难上清北之流。”
“英语这个太拉分了,您能使上力吗?”
朱建斌喝了口酒:“这点上,182班的任课老师都达成了共识,现在主要还是在她自己了。”
“你也知道,八中的环境就这样,她在这届的表现比你都离谱,动不动拉开五六十分的差距。”
方年想了想,问:“如果按照这个成绩,对你有帮助吗?”
“应该有一点。”朱建斌不是很确定。
方年又问:“那如果贪好玩出面呢。”
“不太好。”朱建斌沉吟道。
方年略作沉吟,猛然醒悟:“确实不太好,不好开展工作,我再想想办法。”
“说句实话,我真的是很不擅长读书这件事。”
朱建斌一脸认同的敷衍:“是是是。”
‘嗞~’一声干完杯中酒,朱建斌脸色见红,颇现美丽滋味模样。
见状,方年提起酒瓶,看向朱建斌:“再喝点?”
“不了不了!”朱建斌一边摆手一边扣杯。
方年眼睛上下轻动,打趣道:“这三两个月来,第一次喝这么美吧。”
“嘿嘿。”朱建斌笑了两声,没否认。
想了想,朱建斌又说:“邹萱成绩进步飞速,得感谢你上心,之前也不知道你这么忙,嗯……”
略顿,朱建斌几乎捏着鼻子说了下去:“就像你说的,读书是你最不擅长的事,也不用那么过于苛求了吧。”
绝品高手在都市
见状,方年抿嘴一笑:“我晓得怎么做。”
到底朱建斌一直都只在小地方教书育人,见识还是不那么丰厚。
许是因为喝了酒,朱建斌又多说了两句:“其实这次给八中捐赠一百万,算是无心插柳了。”
“要是教育系统知道跟刚从八中毕业的复旦学子主导捐赠,估计很多人做梦都要笑醒。”
方年闻音知意:“有人要高升了?”
“所以就也没必要再通过贪好玩了。”朱建斌顺着话头说了句。
“……”
将近9点,方年跟朱建斌起身离开星期八菜馆。
朱建斌提溜着两瓶茅台回往老职工院,方年则回往新职工院,刚好是两个方向……
一家几十亿的大公司,居然在棠梨有办公室,对棠梨街上的人们来说,是大新闻,产生了形形色色的影响。
但,这些跟方年无关。
玄荒之王
足球是圆的
他早就凭借自己的努力跳出了棠梨,可以当旁观者。
顶多是这次需要低调些。
于是,从3单元楼道走到5楼后,方年先去了501。
敲门听到‘门没锁’的回应,方年推开门走进客厅,一眼看到慵懒盘腿坐在沙发上的关秋荷,嘴上打趣一句。
“呦,荷姐这喝个酒还得卸妆更衣啊!”
卸妆后,年轻了好几岁的关秋荷瞪着方年,鼻翼翕动了下,狐疑道:“没喝酒?”
方年就笑:“很奇怪吗,我本来就不喜欢喝酒,老师喜欢喝,我看他喝点,免得在家不敢敞开喝高兴。”
关秋荷没多说,看向坐下来的方年:“有事情吧?”
“一点小事。”方年伸手比划了下。
“对棠梨这样的小地方来说,最近正处于焦点中心的贪好玩实在是太强大了;
再加上你曾经在棠梨这边很出众,街上许多人都认识你,又从新闻上见过你,所以……”
顿了顿,方年耸耸肩:“所以我们要稍微低调点。”
“是你想要低调吧。”关秋荷一眼就看穿了。
“别光说我,你可是创造了棠梨八中历史的人,如果单独出现还行,要是跟我一起出现……啧啧。”
方年无奈的点了下头:“是这么回事。”
“怎么也得过个一两年,这种影响才会慢慢消散。”
关秋荷想了想,道:“问题不大,这次我本来就不打算去见什么人;
除了后天出席奠基仪式外,也就是想知道有没有人动心思,只要相关单位不来跑动,人们才不会那么关心。”
我的古代男神 瀟瀟
“对,你别让镇府相关的人来职工院就行。”方年认同的点头,“群众顶多就是看热闹议论一下。”
抗日保安團 虎籠山人
冷妃暖寵:與君袖手天下
关秋荷大手一挥:“这事不用你操心,来之前我就考虑好了的。”
方年瞥了眼关秋荷:“那你不早说。”
“……”
方年清楚,棠梨太小了,多数人只关心自己的柴米油盐。
关秋荷也不是大有来头的大佬官,所以几乎不存在有想法的人。
有想法也无非是想要谋点小利益。
这种事情,很难到关秋荷这里。
不过方年也清楚,人的想象从来都是非常丰富的。
这也是他特地跑到501说这么几句话的原因,他不怕有人因为捐赠的事情有想法,怕的是人有闲话。
平白被打扰清净。
只要方年不跟关秋荷一起在公众场合出现,就没人会去联想。
————
…………
回到502后不久,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神王毒妃:天才炼丹师
“陆女士,有什么事情吗?”方年故意不动声色地问。
陆薇语道:“方先生喝完酒了吗?”
“呦呦呦,陆女士居然对我有这么大的误会,我感觉受到了伤害!”方年调侃起来。
陆薇语就说:“那你自己说去喝酒了的。”
“我是去请高中老师喝酒,不是我喝酒。”方年解释道。
接着又说:“你是怎么刚刚好这个时候打过来电话的。”
陆薇语笑了声:“小地方的高中老师作息时间一般比较有规律,九点多应该会开始休息。”
“挺聪明的嘛。”方年笑了,“不过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查岗。”
陆薇语撇嘴:“哪有,本来以为你今天是到省城休息一晚,谁想到你们大老板都这么有钱的,直接买了个车开回去。
我查过地图,有一百七十公里左右,所以有点担心你。”
主播開演唱會了 說好的童話
“你确定只是担心,而不是怕我睡错了地方?”方年故意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