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pt4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討論-第一百五十四章:什麼案件?分享-lr7b9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手术终于完成,武王也已经疼的大汗淋漓,云朵朵含着泪安抚了他一阵子,然后想要开门吩咐人去抓药熬药。
一开门刚要开口。
大山却冷不丁抬头看见她神色一喜,一开口道:“母子可还,不,王爷可还平安?”
“没事了,马大人,还劳烦派人抓些治疗外伤的草药,内服外敷的都要。”
马竞连忙道:“下官已经派人去了,马上就来。王爷当真没事了?”
“嗯,真的没事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守着就行。”
众人又询问了一番情况,最后也不好多留,只好各自回房。
云朵朵留在房间,小心的照顾武王,听着他昏迷当中依旧不停的在喊自己的名字,心莫名的就涌动着暖意。
次日,武王依旧昏迷,云朵朵将凌空安排留下照顾武王之后,就来到马竞的书房。
獸人之平淡的幸福 墨跡斑斑
相比于昨天,云朵朵的神色更加的郑重了。
“云姑娘,王爷这是?这些日子他都潜伏在马府吗?”
马竞忍不住问道。
云朵朵点了点头:“所以,怕是一开始他们的计划本是要刺杀你,可是自从那天被那个黑衣人探底之后怕是就改变了计划,矛头指向了王爷。”
马竞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这,都是在下连累了王爷,在下愧疚啊。”
“既然如此,你倒是说说为何黑衣人会盯上你们马府?你要是不说,我只能去问万大人了。”
地府我開的
云朵朵说着朝着他挑眉一笑。
马竞顿时感到似乎自己被眼前的女子看破一般,瞬间冷汗连连。
“马某不明白,云姑娘,在说什么。”
马竞眼神闪躲,不再看云朵朵。
云朵朵叹了口气:“其实一开始,万大人让我潜伏在你马府保护你开始,我就感到好奇。他究竟是如何推理出,你马竞就是下一个被刺杀的人。当时我不是没有问过他,但是他的回答模棱两可。”
她在书房里转了转,然后找了一把舒适的椅子坐了下来。
“但是万大人做事一定不是没有目的的瞎做的,他说我想立功,便给我一个机会,那,即便是你马竞就是下一个黑衣人要刺杀的人,即便是我真的保护了你,抓到了黑衣人。但是以前几次的刺杀来看,这个杀手组织,绝对是很难缠的,即便是能够活捉他们,但想从他们的口中得到点什么,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但是万大人当时的神情确实笃定了,只要我来保护你,就一定会得到巨大的好处。那就说明,你马府有秘密。”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马竞,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道:“也许那个秘密就藏在那个阁楼里?”
前妻,不可欺
听到这话,马竞的身子微微一颤。
猜中了?
云朵朵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马大人,你实话实说吧,这伙人为何连王爷也不放过?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能够敢雇人刺杀我们大金的战神的,也屈指可数吧? ”
云朵朵忽然就想起了,自己上一次被黑衣人掳走时,那个时候,她问过黑衣人,雇佣他们的是谁?
那面具男曾经否认是苏家和肖家的人。那么,有没有可能是皇家?
皇家?
想到这里,云朵朵心底涌起一股寒意,武王对朝廷的付出她看在眼里,为了护住朝堂的安稳,天下的安定,武王是多么的努力。
甚至于,他与自己定下三年之约,显然是打定主意,天下不安,他不成家。
然而自古功臣,大都是兔死狗烹的下场,云朵朵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如果她去劝他,让他现在就离开朝堂,放弃这一切,跟自己笑傲江湖,走遍天下,他会不会愿意?
可是,她并没有信心。
马竞沉默了许久,抬眸看来她一眼之后,终于叹了口气。
他缓步走到窗前,似是小心翼翼的四处查看,在确定并没有人潜伏附近能够偷听他们谈话之后,才缓缓窗户关上。
露出为难的神色。
云朵朵静静的等着,感觉自己似乎即将离着个案件更近了一步。
马竞坐在了云朵朵的对面。
“云姑娘,不瞒你说,在下早就怀疑,那些刺杀朝中大臣的人,并不是因为与肖家不和,才被杀的,而是……”
“而是什么?”
云朵朵急切的问道。
马竞叹了一口气道:“而是因为一桩案件。”
“什么案件?”
“这件事说起来,年代很久远了,远到还是我父亲活着的时候。他曾经在刑部任过职,无意间发现了一些关于当年的三皇子夭折案子的疑点,曾经调查过一阵子。”
云朵朵皱眉:“三皇子?”
她对皇室还不太了解,这个三皇子?从没听说过啊。
马竞看了看她,似乎明白了她的疑惑。
“目前皇室中,存活至今的只有一位皇子便是太子殿下,其实早些年,皇室中还有几位皇子,但是,这些皇子却都无一幸免的死去了。只留下太子殿下。”
听到这里云朵朵敏锐的想到,是宫斗的情节,大家为了争夺皇位互相残杀。
“是有人谋害吗?”
云朵朵顺嘴就问出来。
“每位皇子的死,都是意外,找不到任何他杀的证据。”马竞却摇了摇头。
“而三皇子是个例外?”云朵朵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说是,也不是,三皇子的夭折也很正常,他是因伤寒而病逝的。而且经过三司调查会审,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云朵朵皱眉,伤寒,不就是感冒吗?
感冒死的?也太,不过,放在现代,感冒是个小病的情况下,每年还有几千人死于感冒,更别提现在的古代。
因伤寒而死也不稀奇。
但是三皇子可是皇子啊,一些穷人因为得了伤寒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或者不舍得拿钱救治死了也说得过去,堂堂三皇子,怎么可能?
“三皇子很不得宠吗?”
云朵朵接着追问,马竞却笑了:“不,当年得三皇子风光无限啊,他是肖贵妃所生,聪明,俊朗,能文能武,年仅十三岁已经展露头角了。”
“哦?肖贵妃?肖家人?”
云朵朵眼睛一闪抓住了关键。
“不错,肖太尉的妹妹肖贵妃,当年很得圣宠。”
“哎?贵妃,不是安平得母亲才是贵妃吗?”
贵妃不就是一个吗?难道记错了?
“哦,赵贵妃薨世后,肖贵妃才被晋升的也是因为三皇子的出色,母凭子贵。”
“如此一来,三皇子一定会得到最好的照顾,小小伤寒就夭折了,确实有些古怪。”
马竞摇了摇头:“是啊,但是当时确实查不出什么别的,直到当年家父在刑部当了个小官,偶然在一桩民间的案子里得到启发,得知这伤寒之症也是可以伪造的,凭借的就是一种毒药。”
云朵朵眼睛一亮:“这么说三皇子有可能是被人害死的?接下来呢?”
马竞摇头叹息:“接下来,家父与当时任职的几位大人,一起着手调查,还上书皇上,要求翻案。”
云朵朵看着马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不知为何,这件事很快就被压了下来,并且当时刑部任职的那几位大人相继被调离了。分到其他的衙门。我父亲也被分到了户部,此后,他想到这件事就觉得有蹊跷,但是皇家的水深,最后他决定放弃了。”
云朵朵听到这里似乎有些明白了:“你是说,现在被刺杀的那些朝中的大臣,就是当年涉及这个案子的那几位大臣?”
黑暗國
马竞这时重重的点头。
云朵朵一脸凝重的起身:“可是,当年这些人没有被杀,现在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为何又要杀人?”
马竞摇摇头:“不知道现在为何又会被杀,目前死的那些人确实都是当年父亲的同僚。”
“你为何认定这些人的死就是与此案有关呢,可是他们也确实与肖太尉政见不合过啊?”
云朵朵还是有些疑问。
“肖家这一年的嚣张大家有目共睹,朝堂上弹劾肖太尉的不胜枚举,而这些人只不过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但是确实又是曾经公开与肖太尉政见不合的人,这一切似乎看起来都是有人刻意为之,目的就是要迷惑众人。”
“马大人你也曾公开与肖太尉政见不合过吗?”
马竞点点头。
“可是不对啊,当年参与案件的人是你的父亲,但是你,没有参与啊,那人是怕您父亲将事情告诉你?”
马竞脸色又白了一分:“恐怕是吧。”
“那,那些人又为何要对王爷下死手呢?”
云朵朵呐呐自语,总不是因为那个面具男真的想得到自己所以才?不,不会的,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那阁楼里又是什么?”
云朵朵终于回到了正题。
马竞身子一晃。
“确实是在下的母亲。在下只是不想让她有危险。”
看马竞的样子不像是说谎,但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云朵朵沉吟了一下,觉得今天得到的消息已经够多了,自己还要回去好好消化一下。
当即也没有再追问。
“好了,多谢马大人据实相告,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先行告辞了。”
云朵朵离开之后,直奔京兆衙门,她终于理解了当日万大人安排自己进马家时那种神情了。
也明白他为何要让凌空出来帮忙了。
原来这一件案子不是简单的刺杀朝廷命官这么简单啊,而是,牵扯到了皇家皇子之死的大案。
而马竞竟然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
自己一旦进入马府就会比其他人更早得知这些信息,从而顺藤摸瓜帮那个老头找出幕后黑手,并且一举解开当年三皇子之死的真相。
保护一个普通的三品大员功劳不算什么,找到幕后黑手,功劳也就那样,但若是接连将皇室当年皇子被害的大案破了?
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啊。
云朵朵想到这里不由翘起来嘴角。
强情夺爱:掠爱霸情总裁 倔强的音阶
看来自己离女将军的宝座真的不远呢。
也不知现在的肖婉冰调查的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