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mka熱門都市小说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笔趣-第二百八十二章 鐵血二公子,殺盡天下蛀蟲分享-pwvro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小說推薦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之前还高高在上的杨成渝,此时已经是鼻青脸肿的被五花大绑了起来。
在警卫连的士兵们配合下,饥民中的那几个厨子已经是用临时架起来的锅灶,煮出了一锅不稠不稀的白米粥。
至尊僵皇 古焚
大米粥中撒上了几把葱,隔的老远都能闻到香喷喷的香气。
饥民们的肚子“咕噜咕噜”的作响,想来已经是饿到了极致。
但在警卫连的组织下,并没有人胆敢做出什么扰乱秩序的事情。
这些灾民之中有瘦骨嶙峋的老人,也有嗷嗷待哺的孩童。
在灾荒之年,像这些人总是被第一批淘汰。
张宗卿依然记得在前一世中,自己从新闻媒体上看到的那几副图片。
年迈的老人手中拿着一个陶碗,陶碗旁边破了一个角。
老人牙齿差不多已经是掉光了,她的双目无神、剩下的只能是等待死神的最终降临。
但此时,像他们这些人不用面对绝望与死亡了。
因为张宗卿几乎是以一人之力,扭转了可能发生的这一切。
瘦骨嶙峋的灾民们手持破碗,井然有序的来到施粥铺前。
每人一碗、不多不少。
但在这些灾民的眼中,却宛若甘甜至极的琼液一般。
很是贪婪的吃上一口,能量慢慢进入身体之中。
半只已经是踏入鬼门关的腿,终于是往回收了一收。
有些百姓已经是抱着那些破碗,不住的痛哭流涕起来。
人命如草芥。
但却有人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让他们能够活下去,这等恩情已经是如同再造一般。
“二公子,我张大彪也算是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场恶战,杀死过不知道多少敌人。”
“以前军阀混战,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为何而战。”
“现在仔细想来,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此罢了,如果人人都能有饭吃,人人都能不因灾荒而挨饿,那这就是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丰功伟业吧!”
外表看起来粗犷、彪悍的张大彪,以最为浅显的话语道出了张宗卿此生要追求的伟业之一。
张宗卿拍了拍张大彪的肩膀,他罕见的对张大彪笑了笑,“让四万万的华国同胞能吃上饭,住上房,不用忍冻挨饿。”
“这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我為神主 得閑讀書
张宗卿看着那些狼吞虎咽喝着米粥的老百姓,他的目光似乎也是变得越来越深邃。
不过很快,张宗卿便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
他看向那个倒在地上狼哭鬼嚎,已经是被绳子捆起来的杨成渝。
张宗卿的目光几乎是在那么一瞬间,就是冰冷至极。
天灾往往就是与人祸紧紧捆绑在一起的。
而将天灾演变成惨烈而无人道的祸事之人,往往就是眼下这群人。
张宗卿还记得在明末那段时期,地主老财们半粒粟米都不愿意往外施舍。
直到饥民暴动,冲破城池。
地主老财被杀死,他们存储起来的粮食更是足够灾民们吃上一年。
血流成河、饿殍成山。
一半是天灾,一半是这些人的贪婪。
……
古武狂兵 月下吟
“把这家伙带进去!”
我的女神有點壞 公子無恨
“是!”
一队如狼似虎的警卫员,架着杨成渝就是直接拖了进去。
“放开我,快放开我!”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这群暴民、你们竟然有胆子对我做这些?”
“我的父亲是杨林,你们这是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么?”
杨成渝竭尽全力挣扎着,即便是处于眼下这种情况。
楊帆後傳 古蛟
他依然是不将张宗卿等人放在眼里。
张宗卿冷冷看了这二世祖一眼,而后一脚就是往他的胸口踹了过去。
“太岁头上动土?”
“别说是杨林,就是他刘相、刘文灰也没胆子在老子面前说这句话。”
张宗卿怒吼一声,声音之中尽是满满的不屑。
“川蜀连年混战,我曾经多次强力弹压,我看你们是天高皇帝远,把我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
“还真以为川蜀省是你们姓杨的,姓刘的,姓邓的了?”
梟明 紙花船
“把这个二世祖压下去,另外告诉魏和尚,我在这里等、所有曾经参与吞没赈灾物资的人物,不管他的官职大小。”
“我明天都要看到他们被带到这里来!”
死亡詭記
“经过审判,我要当着整个川蜀省的老百姓,将这群祸国殃民的蛀虫,处以绞刑!”
张宗卿掏出自己的手枪,“砰”的一声就是砸在了桌面上。
绞刑?!
这一次,杨成渝终于是怕了。
杀伐果断!
这个二世祖似乎已经猜到了眼前这人到底是谁。
那些“苦哈哈”的命在杨成渝看来,或许是一些可以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东西而已。
但自己的命,就不同了!
“二……二公子……”
奉令成婚
“你是不是二公子……二公子,只要你饶我一命的话,我绝对劝我父亲……劝我父亲……”
大宋足球皇帝 老腊肉
“二公子,外面那些苦哈哈的命……不值钱的,我能给你更多……我能让我的父亲……”
杨成渝一改之前的态度,他不停的向张宗卿求饶道。
苦哈哈的命不值钱。
而只要不杀他杨成渝,他就可以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东西。
是啊,如果张宗卿选择放过杨成渝的话,他与杨林的关系也很好处理。
这对他进一步控制川蜀省,有莫大的帮助。
如果是一个zk的话,这无疑是成本最低的做法。
而且就算张宗卿不杀杨成渝,外面那些灾民也不可能知道什么东西。
但如果张宗卿只是为了这些,就选择和他们进行妥协的话。
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次的妥协,只会招致更多的妥协。
在很多问题上,根本就没有“妥协”这个词的存在。
只见张宗卿的眼神越发的冷冽,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将杨成渝和那些商人都看押起来,郑耀先到了之后交给他处理。”
“所有胆敢在灾荒之年,囤积粮食、高价贩卖、贪污的蛀虫。”
“一个都不要放过!”
张宗卿很快就是转身离去,在某些人看来,“苦哈哈们”的命根本就不值钱。
但在张宗卿看来,这些身居高位不为万民谋利、只会贪利、腐朽整个国家的蛀虫,才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如果杀尽这些蛀虫,能还给川蜀省一片朗朗乾坤的话。
张宗卿甚至愿意化身真正的染血“屠夫”,一直杀到他们胆寒、杀到他们恐惧、害怕。
这既是为了那些在权贵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的灾民。
也是为了自己,为了华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