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gua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劍骨-第四百六十四章 轉機熱推-nalip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山道冷冷清清。
小雨飘泼。
宁奕没有撑伞,他缓缓行走,申时未至,陵区一片寂静。负责巡守的禁卫看到宁奕,纷纷行礼,避让。
东境战时,太子之下,大都督权力最大。
炼神界 常思平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宁奕与宋净莲乃是至交好友,甲子城罹难,他理所应当前来清陵……只不过这些禁卫并不知道,宁奕来清陵,并没有与太子打招呼。
他是一个人来的。
天都给自己发了许多神海讯令。
他一条也没有看,自然一条也没有回复。
不必去看,也知道太子那边的消息是什么……李白蛟要“御驾亲征”,自己这位大都督自然要冲阵拼杀。
不多时,宁奕来到了清陵禁区的山顶。
他看着厚实的石碑,宋净莲与朱砂二人的墓碑就立在这里。
三圣山山主,姜大真人,并排而列。
肃杀之雨,寂静无声。
“听说甲子城内,生灵涂炭,无人留有完整骸骨……”宁奕蹲下身子,将那壶善心酒放在净莲碑前,他闭上双眼,轻声道:“这场灾祸,全都怨我。”
若不是自己大意……
若不是自己放松警惕……
若自己死守在甲子城……
可是这世上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如果。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宁奕缓缓睁开双眼,他的发丝被雨水打湿,一绺一绺顺贴在面颊两侧,神性也好,生机也罢,全都收敛,此时此刻,蹲在一列石碑前的黑袍男人,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凡人。
他声音沙哑,气息虚弱,“宋净莲,我记得你答应过我,要来参加我和丫头的婚宴的。”
“我记得你说过,要在东境战争之后,与朱砂完婚的。”
盛夏光年愛源不變
宁奕望向姜玉虚的墓碑,喉咙哽咽,“大真人,你徒弟没有死,他在云海等着你呢……”
“这要我……如何去面对老洛?”
此刻的清陵山顶,一片死寂。
安安静静,山下的巡守侍卫,抬头望去,只看见那个黑袍男人簸坐山上的萧瑟背影,却无人听得到,这位大都督独面石碑的痛苦低语。
小雨飘洒,隐约有变大趋势。
網遊之暴力法師 火焰紅蓮
宁奕在清陵山顶,坐了半个时辰。
“这趟来……其实不只是为了看看你们。我有话想对你们说。”宁奕轻吸一口气,笑道:“就如外面的所有人一样,我也不愿意相信,你们战死在甲子城了。”
“只要还有一缕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接下来,我会尝试去追寻最后一线希望……不管结局如何,我都会动身,出发琉璃山。”
在那场甲子城大胜后。
东境鬼修之大势,已经跌落谷底。
接下来……便由我,来将他们击垮。
这就是宁奕对郭大路所说的那句承诺——天亮之后,等着琉璃山战败的消息!
“算算时辰,应该快到了。”
宁奕站起身子,他抬头望向苍穹,漫天细密雨丝落下,此时已快到申时……太子快要入清陵了。
宁奕取出神海阵令,无数消息跃动。
他站在山顶,平静望向清陵入口方向。
车马游行,昆海楼,执法司侧立两旁,太子殿下坐于众人围簇之下,入陵园后下车步行,并不持伞,淋雨而行。
太子抬起头,望向清陵山顶,宁奕方向。
宁奕以一道神念,回复神海阵令,然后没有犹豫,也没有停留。
他转身抬起手指,轻轻在指尖勾勒一扇门户,星火缭绕,燃烧于清陵山顶空间。
太子皱起眉头,他的腰间令牌,传来“咚”的一声颤响。
山顶那人已经转身踏入门户。
离开清陵。
……
……
空之卷的力量,完全炼化之后,根据实力境界以及神性储备,可以进行不同距离的传送。
清陵距离甲子城不远。
宁奕直接选择动用空之卷之力,将自己送出清陵,来到甲子城。
他站在这片寂灭城池的城头,阵纹被击打地支离破碎,呜咽的萧瑟寒风席卷天地之间,鬼修既然打赢了甲子城之战,为何不占城池?反而是积蓄力量,选择后撤,以至于这里空荡死寂,看到一个人影。
在宁奕看来,这一战有太多的疑点。
甲子城惨败,无一人幸存。
韩约再强,鬼修再狠,也不至于在如此短暂时间内,完成这般干脆利落的屠城……甲子城可与桃枝城规模不同。
“甲子城……完全空了。”
宁奕悬浮于城头,俯瞰望去,腥风席卷,地面上翻滚着未曾掩埋的头骨,断肢,乍一眼望去,的确是极其震撼人心的炼狱场景。
但这些死尸,与甲子城的原住民数量无法对应。
少的那些人,去哪了?
棋定今生
另外,宁奕很清楚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完全拼命,会造成何等后果。
韩约在星君境再强,终究不是涅槃,即便能轻易灭杀同境界的对手,也无法掌控战斗余波……三圣山山主这种级别的人物,再加上姜大真人这位极限星君,宋净莲朱砂两位合击之术的一流天才,真正打起来,整座甲子城都会被毁掉。
如今甲子城还剩一半。
这一半,就是一切不合理的开头。
宁奕静静注视着身下的死城,遥远到北荒云海之外的命字卷,似乎是觉察到了主人的意念,遥隔两座天下极端,送来了一缕命运之力。
这一次,宁奕动用“命字卷”,效果非凡。
因为冥冥之中,似乎还多了一股助力。
四朵摇曳的执剑者花火,虚无缥缈间,多出了第五朵花瓣。
宁奕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这一战发生的很快,很突兀,所有人都被庞大的‘域’囊括了。所以只摧毁了半座城池……”
这个想法出现之后,甲子城第一次遭遇突袭的讯息便重新浮现。
鬼修无声无息接近了巨城,直至二十里距离才被发现……
无声无息的抵达,与无声无息的离开,其实是一个道理。
“东境琉璃山……拥有某种不可思议的搬运术。”
命字卷给出了一个看似缥缈,但其实极其真实的占卜。
“甲子城,一部分遭到了屠戮。而另外一部分,则是……搬运。”
在命字卷的指引之下,宁奕成为了站在长河至高处的“智者”。
他从未有过如此新奇而又超然的体验。
眼中的景象缓缓发生了变化,整座破碎的古城如风云席卷一般开始撤回拼装,所有的一切回归到了灾难发生的初始点。
宁奕好像看到了甲子城发生的一切。
修补阵纹的阵法师。
整理战场的圣山剑修。
摧垮天幕的飓风。
这不是时光回溯……而是某两卷合璧之后的天书,所传递而来的力量。
执掌因果命运,原来便是这般“全知全能”的视角啊。
宁奕有些恍惚,陡然明白了云海留下天书的意义——
洛长生在云海执掌因果命运,当初要让自己留下“命字卷”,拆分出那一卷后……自己的占卜能力非但没有削弱,而且得到了极大的增强。
自己看不见的,洛长生能够看见。
萬古第壹強者
于是,他便能让自己也看见。
压城风云,凝滞之中,宁奕看清了那一战的每一位生灵,每一张面孔,以及每一个疑点。
冥冥之中,死城残留的因果,在此刻倒放而出。
宁奕听清楚了宋净莲询问姜玉虚的那个问题。
问的是有人可以在星君境杀涅槃么?
宁奕也看清了宋净莲放在腰间的那只手,他的腰侧悬挂着一枚传讯令牌,雕刻着青色鸟雀。
“宋净莲身上有着宋雀留下来的传讯令……他为什么不用?”
几乎是在这个问题浮现于脑海之时,宁奕便得到了答案。
“当事人不希望讯令主人前来救援。”
宠妻无度,倾城狂妃 唐瑾熙
悬浮在甲子城头,俯瞰万物的宁奕,在这里遇到了瓶颈。
他看到了宋净莲望向韩约的眼神。
他知道宋净莲一定看到了什么……才做出了这个选择,可是即便是命运占卜,也无法解答自己的困惑。
到底是看到了什么,能让宋净莲放弃涅槃救援?
命运占卜的画面,最后以韩约的声音结束。
“甲子城碎,本座……自会在琉璃山静等宋雀夫妇。”
遥远的云海,那缕虚无缥缈的因果就此断去。
洛长生的助力,也就此消弭。
宁奕用力地回想占卜的每个画面,每个细节。
这一次,无需命运占卜,也无需他人帮助,他明白了一切。
宁奕取出传讯令,给太子发了第二条消息。
然后他取出了灵山的令牌。
宁奕极其凝重地将自己神念传递出去。
“宋雀先生,辜圣主……请不要前往琉璃山。”
初愛成殤
……
……
大光明殿前,瑶池圣主坐于涅槃辇车之上。
宋雀走出光明布帘,他看到了自己妻子。
我和大聖是兄弟
辇车之后,悬浮一座剑器屏风,三十六柄剑器剑柄对准倒悬,杀意凝而不发。
辜伊人闭目养神,之前所受伤势尚未痊愈,但精气神已经攀至最高。
这漫长生涯中,两位夫妇即便是与妖族天下的巅峰大妖对决,也没有像如今这般满怀杀念。
接下来。
他们将违抗光明皇帝立下的铁律,参与到两位皇子的夺权之争中。
这将意味着……红拂河底的老怪物,会因为二人的僭越而复苏。
不管二皇子究竟做了什么,他终究是二皇子。按照千万年来的规矩,在真龙皇座的权位者决出之前,任何涅槃外力,不准参与到夺位争斗中。
只可惜,夫妇二人等不及了。
“出发吧。”
辜圣主睁开双眼,望向自己夫君,“你来负责阻拦铁律。我要将东境琉璃山方圆百里,化为虚无。”
宋雀神情麻木,点了点头。
咚的一声。
他腰间令牌亮起。
大客卿接受到了来自宁奕的神念,他只是木然看了一眼,便重新将令牌放下。
“出发吧。”宋雀整理衣衫,坐上剑器辇车,平静道:“东境琉璃山……直接碾过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