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7uf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047章 膽小如碩鼠閲讀-4t96z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北齐邺城皇宫开朝会的地方叫太极殿。至于北周朝臣们开会的场所,已经被宇文邕给拆了,目的就是为了显示他“变革的决心”。
他在宫中选择了一处靶场,并将其命名为“演武堂”,并誓言,不灭北齐,就不修朝会的朝堂,以记住这个耻辱。
宇文邕时时刻刻想着修“武德”,北周武备,在灭佛和突厥联姻的帮助下,迅速膨胀。
这天,空旷的演武堂内,新一轮“宿卫”,也就是轮换的府兵军官,齐聚靶场射箭。宇文邕带着齐王宇文宪和窦毅两人,在边上观摩。
當校花遇上轉校生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純禽冷梟請溫柔
宇文邕假模假样的背着手吟诗半阙,然后指着靶场上的箭靶问宇文宪道:“齐王,要不要试试身手?”
宇文宪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道:“皇兄,臣弟昨夜没有休息好,可否改日?”
没有休息好?是那匹“烈马突厥”太猛了,难以招架么?
同样没有“休息好”的窦毅瞥了宇文宪一眼,有种感同身受的敬畏之心。
“噢?没休息好?”
宇文邕的语气很奇怪,不过他似乎并未继续深究这些事,而是仰头看着天上并不炽烈的太阳说道:“今年,朕想开疆拓土,如今也是时候了。你们说,这仗,要怎么打才好?”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宇文宪,似乎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勋国公(韦孝宽)智谋出众,尤善战略,不如让请他入宫商议。”
宇文宪拱手对宇文邕说道。
“诶?那倒是不必,朕也不过随便说说罢了,哈哈哈哈哈哈。”
宇文邕笑了一阵,随即毫不在意的说道:“今日也没有外人在,你们都是朕的亲眷股肱,有什么事情,可以畅所欲言嘛。”
皇帝说“畅所欲言”,那绝不意味着你可以随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畅所欲言的是他,而不是当臣子的你!
这个时候,不仅要小心回答,更是不能太过于回避,说话太“假”。如今宇文邕权威日盛,绝不是个可以随便糊弄的帝王。
那些愛情教我的事
我和惡魔有個契約 花刺1913
“皇兄,臣弟觉得……如今兵戈已修,正是入蜀地平定内乱的时候。
等蜀地安定后,从汉中南下入荆襄此为第一路兵马,从潼关出洛阳此为第二路兵马,从蒲坂出平阳,此为第三路兵马。
前两路乃是佯攻,吸引齐军主力前往。而出蒲坂城的那一路,则是我军主力。只要破晋阳,则齐国必亡。此时并非是伐齐之时,还望皇兄三思。”
宇文宪后退一步,躬下身一边行礼一边把这番话说完,等他话音刚落,抬起头发现宇文邕的脸色就如同锅底一般黑!
“哼,娶了个王妃,倒是胆子越来越小了,跟粮仓里的老鼠一样!”
宇文邕冷哼一声,甩了一下袖子,也不理宇文宪跟窦毅二人,就直接扬长而去!
等宇文邕走后,窦毅才苦着脸拍拍宇文宪的肩膀道:“你明知道陛下踌躇满志的,又何必泼冷水呢?他想打哪里,你难道看不出来?”
“皇兄一直都想打洛阳,然后定都洛阳,这我当然知道。”
宇文宪长叹一声。知道是一回事,要不要说实话说真话,则是另外一回事。没听过那句话么,真相和真话,往往是最难让人相信的。
因为每个人的自信与人格,都来自不断强化的自我塑造,也就是坚信自己是好的,自己是正确的。然而有时候真相又是那么的残酷和残忍。
也就是说,每个人都会遇到“我是错的”“我不行”这样的事情。这时候,如果不断遇到这样的事,就会陷入自我否定与自我怀疑,再接着,自我要不要存在下去,都会是一个大问题了。
尤其是当皇帝的,如果总觉得自己是错的,那还要不要活了?
所以说宇文邕有宇文邕的道理,他的道理是当皇帝的道理,我就是正确的,哪怕是错了,也是正确的。
谁让你是臣子呢?
“三路攻打齐国,走中路洛阳,是最差的一条路。”
宇文宪看着窦毅说道:“我宁可主力走荆襄都可以,唯独不愿意出潼关走洛阳,到时候必败无疑,这话,我要怎么跟皇兄说呢?”
听到这话窦毅一愣,他猛然发现自己真有些小看宇文宪了。
吾本山神
重生之夫荣妻贵 疯景
“这样吧,我去跟韦孝宽说吧。恐怕只有他才能打消陛下的念头。”
诸天最强金身 姜汁爱皮蛋
窦毅有些无奈的说道。
豪門絕戀
想改变宇文邕的主意,那定然是很难的,然而做臣子的,职责不就是提醒皇帝不要去犯错么?哪怕知道说了没用,那也要想各种办法去劝说才行啊。
……
心情郁闷的回到府邸,宇文宪迎面就遇到王府的长史。
“王妃呢?”
“去郊外骑马去了。”
王府长史有些无奈的说道。
除了床上那些事情还挺主动热情外,宇文宪就没见这个野马一样的突厥公主阿史那玉兹听话过。
两人就完全没有精神上的交流,保持密切关系的,就纯粹是生理上的欲望。在宇文宪看来,这个女人除了一张皮和那啥挺不错外,其他的简直一无是处!
總裁的7日戀人 安知曉
“罢了。”
听闻齐王妃去郊外骑马,宇文宪瞬间感觉没有一点胃口了。他把自己关在书房之后,取下墙壁上的大地图,然后几乎是趴在地图上一般,观察着地图上标注得密密麻麻的小字。
北周和北齐之间的战线,非常奇怪,或者叫微妙。因为北周有一个长条形的“突出部”,镶嵌在北齐的国土之中,那就是北到玉璧城,南到宜阳郡这样一块狭长的土地。
这块突出部地带,非常敏感,因为他是在潼关以东的,说明白点,这就是战国时期,秦国出函谷关以后,从六国那里抢夺过来的战略要地。
从此以后,秦军可以想打哪里就打哪里!
其中蒲坂城,潼关等地,都在这个突出部的根部,然后由黄河汇聚到了风陵渡。宇文宪的想法,毫无疑问就是直接从这个突出部的南部出击,直接攻打洛阳!
行还是不行呢?
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无论是宇文泰还是宇文护,攻打洛阳都失败了,而且还是在战局优势开局的情况下失败的。
宇文宪不是胆小如鼠,他只是在思虑破局之道。而已经形成多年的战线,显然不会那么容易就改变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