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s0w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田園 ptt-第六百五十八章 神奇療養院熱推-6fy70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看看到了午饭点儿,梁老爷子就领着田小胖,去刘老的小院儿。小胖子呢,觉得在这些老人面前有点受拘束,想要回家,结果被梁老给瞪了一眼,只能乖乖跟在身后。
其实他明白梁老的意思,别人找这种机会都找不到,梁老是想帮着他积累点人脉,田小胖也只能领情了,虽然他不咋在乎这方面。
到了院子里,看到王老也在,两位老爷子,正在当院兴致勃勃地看着小花狗吃食呢。
农村的狗也不像宠物狗那么金贵,还得喂狗粮狗罐头啥的,弄点饭儿,再少撒点汤汤菜菜的,那小花狗就造得挺香,大口大口地欻着,吃相很是虎食。
穿越之又见兰陵王 菲依
要是放到田小胖小的时候,家里的大笨狗,吃的就更差了,能吃点苞米面子就不错了。还有家里做完菜的刷锅水,倒狗食盆子里,好点有点滋味,能混个水饱儿。
“老刘啊,我看你到时候养狗养出感情,走的时候舍不得怎么办?”梁老爷子上前打趣。
猫啊狗啊啥这些动物,乐于跟人亲近,所以很容易培养出感情的。
刘老笑眯眯地看着小花狗吃食:“好办,到时候直接牵走——来,花花,最后再来一块小骨头,留着磨牙玩儿。”
这老爷子看样子以前就养过狗,知道朝三暮四的道理。要是先把骨头给狗吃了,就不肯再好好吃食了。
獨寵火爆妻 清雨菇涼
等洗了手,这才进屋吃饭,饭菜都是服务员拎着保温食盒送过来的,四个小菜:鸡蛋羹,蘸酱的野菜和干豆腐,凉拌荠菜,外加烧了一尾鱼,中间还摆着一碟鸡蛋酱,蛋多酱少,或者叫酱鸡蛋比较准确。
“喝点。”梁老爷子嘴里张罗着。
结果,另外两位老爷子连连摆手:“人家不允许啊,我们这都成被管制的对象啦!”
金牌女神醫
田小胖忍不住插了一句话:“其实呢,过犹不及,没有必要定那么多条条框框的。就像梁爷爷,在俺家天天也就是跟着大伙一起吃家常的饭菜。”
说着说着,就觉得有一道锐利的目光射过来,小胖子瞥了一下,只见那位保健医正瞪他呢。
“不错不错,这一年多,我的身体感觉越来越好。”梁老爷子大乐,还煞有其事地活动了一下臂膀:“你们两位要是不服气,咱们比比掰腕子如何?”
这一点,就能瞧出来老小孩儿的意思了。
那两位连连摆手,梁老爷子又开始张罗:“今天咱们老友重逢,必须喝点!”
“首长,还是不宜饮酒,对身体——”保健医还是挺尽职尽责的。
梁老爷子一抬手,打断了对方的说辞:“我们这酒不一样,喝了对身体无害而有益。”一边说着,一边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一瓶猴儿酒,“这是采集山里各种野果酿造,方子还是刚才那个小白猿提供的,所以叫猴儿酒,我都喝了大半年。每天一杯,益寿延年。”
等他倒了一杯之后,酒香便在屋子里散发开去,那浓浓的果香,把刘老和王老的馋虫都快勾出来了。再也不管什么保健医,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然后都是满脸陶醉。
边喝边聊,气氛十分融洽。田小胖很少能插进话去,所以就闷头吃饭:拿了一张干豆腐,摆上一截羊角葱,再放几棵婆婆丁,最后撒点鸡蛋酱,卷成一个圆筒,塞进嘴里咬一大口,嗯,过瘾。
其他人也都有样学样,微微带着点苦涩的婆婆丁,带着点辛辣的小葱,还有泛着豆香的干豆腐,尤其是鸡蛋酱,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确实很爽快。
“首长,少吃酱啊,摄入的盐分太高——”保健医实在憋不住了,又开始履行自己的本职工作。
这吃饭的时候,旁边有人絮絮叨叨的,还真是挺烦人的!田小胖忍不住眨巴两下眼睛,不过想想人家的工作就是这个,所以他也就没有吱声。
“小吴啊,你也别陪我们几个老头子了,去食堂吃饭吧。”刘老也有点忍不了,直接赶人。
保健医也只能无奈地出屋,走到门口,还回头说呢:“首长,蒲公英性寒,年长者不宜多食啊——”
他和他的他
等他走了,大伙相顾摇头。梁老爷子瞥了小胖子一眼:“还是在你家里好啊,想吃啥就吃啥,没人聒噪。咱们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有几年好活,何不活得洒脱一些。”
另外两位老爷子也点点头,刘老还笑眯眯地跟田小胖说:“要不,我们也都搬你家住好喽,放心,交钱的,我们可不像某些人,白吃白住。”
几位老爷子又打起嘴仗,气氛渐渐又恢复如初。
田小胖可一点不装假,吃了好几碗二米饭。等那几位老爷子都撂筷之后,他又把桌上的剩菜给扫荡一遍,这才罢手。
惹得刘老哈哈大笑:“小胖子,你倒是给我家的小巴狗留点菜汤啊!”
“这小子!”王老也乐呵呵地拍拍田小胖的肩膀,眼里满是喜爱之情。
“老爷子,你们先睡个午觉吧,俺先回去。”田小胖招呼一声,瞧瞧梁老爷子,老爷子说直接在这午休,下午还得跟老友们聚聚,田小胖也就一溜烟跑没影。
望着田小胖的背影,刘老点点头:“是个好小子,难怪老梁你常驻沙家浜呢。”
屋里,响起几位老人爽朗的笑声。
第二天,田小胖吃过早饭,又溜达过来。昨天晚上下了点雨,空气更加清新。田小胖怀疑,是小霸王这小子撒欢儿,才弄出这场小雨的。
进了疗养所,跟门口的保安打个招呼,就溜达到小湖边上,好几位老人在这钓鱼呢。那些水鸟也不怕人,就在不远处漂着。
“老爷子啊,你这钓出来的鱼,都叫人家给偷吃啦!”田小胖凑到刘老身后,伸手一抓,抓住一只鸬鹚的脖子,惹得这家伙使劲扑棱翅膀。
周围的老人,这才爆发出一阵哄笑,王老边笑边说:“我们都瞧半天热闹了,这只水鸟一直躲在老刘身后,钓上来一条,它就贼头贼脑的从鱼篓里偷一条,哈哈——”
你们啊——刘老点指周围这些老伙计,然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想不到,这水鸟里面,也有小偷啊。
田小胖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刘老,你就说这么处置这家伙吧,要不,中午炖了它?”
“你舍得啊?”刘老瞪了田小胖一眼,田小胖只能讪讪地撒开鸟脖子,扔到一边:“自个打食去!”
这只鸬鹚也真是奇葩,扑扇几下翅膀,顺势冲到旁边一个鱼篓里,叼起一条巴掌大的鲫瓜子,仰脖吞进去,然后这才撒丫子跑路。
哈哈哈,这下子,大伙更笑开了。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传过来,是铃铛搀着许老,慢慢溜达到湖边。
王老依旧是边笑边说:“捉了一个偷鱼贼,老许啊,刚才你是没看到——老许,你的轮椅呢?”
武聖醫仙
说了半天他才赫然发现,老许并未坐在轮椅上,而是被孙女搀扶着,他再清楚不过,老许的身子越来越差,已经坐了大半年轮椅。
其他人也都呼啦一下围上去,人人面露喜色:“老许,恭喜啊,这疗养所也太神了,昨天来的,今天就有效果!”
许老连连向这些老友点头,他的神情也有些激动。不过目光却投向田小胖这边,只是昨天有过约定,吃药的事儿还得保密。
事实上,今天早晨起来,他就感觉身上轻松许多,就像卸下一座大山似的,浑身也好像有劲儿了。
自己的身体,他当然最清楚,更何况是这么明显的变化。早餐的时候,喝了一碗粥,还吃了一个鸡蛋,甚至还吃了一个素馅包子。最后还是保健医连连劝阻,这才作罢,要不然,他还想再吃一个包子呢,感觉这肚子里就像个无底洞似的。
等铃铛要推着他出门的时候,许老扶着炕沿来回走了几趟,然后就叫孙女搀扶着出屋,慢慢溜达一点没问题。
走着走着,铃铛的眼泪就默默地流淌出来。这半年来,她一直跟着爷爷,照顾饮食起居,万万想不到,爷爷的身体,还能恢复。而且瞧着这架势,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
她想起了昨天中午,爷爷喝下的那碗黑乎乎的汤药,简直太神了,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灵丹妙药?
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铃铛现在就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告喜讯。不过还是忍住了,毕竟,还搀扶着爷爷走路呢,得小心点。
后面跟着的保健医,也满脸愕然,他是内行,所以更觉得神奇。一点也不夸张的说,这简直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田小胖那张乐呵呵的面孔,保健医也只能在心里感叹:民间多奇人啊——
江山为聘:冷王的天价王妃 子德
等许老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休息,老友们七嘴八舌地询问好一阵,都替许老高兴。聊着聊着,就开始夸起疗养中心来。
“这地方是真好啊,我明显感觉身上有劲儿啦!”
“住着也舒心,昨天老梁说小猫挠脚的事儿,好像真有效果,我今天感觉这腿脚轻松了不少。”
“我这饭量都见涨,早晨喝了两碗稀粥,吃了两个大包子!”
“你原来就是饭桶好不好!”……
原来,老人们聊天,也会歪楼的。
等那些老人去继续垂钓,田小胖才凑上来,给许老搭了搭脉,然后笑着点点头:“老爷子,估计用不了几天,您也能钓鱼喽。”
素手染春秋
真哒!许铃铛现在是对这个小胖子充满了敬佩。
“好,那我就不用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喽。”许老倒是显得比较平静,轻轻拍拍田小胖的手臂,一切尽在不言中。
闲谈几句,留下保健医在这照顾爷爷,铃铛就高高兴兴地去打电话,远远的,可以听到她悦耳的笑声,这才是真正的铃铛嘛。
在疗养中心转了一圈,瞧着也没他啥事了,人家这些老人家都自得其乐,田小胖就往回溜达。刚走到大道上,就听身后哒哒哒传来一阵响,没等回头呢,就感觉一阵风从耳边掠过,就见小猴子骑着小白鹿,撒着欢从他身旁经过,那速度,真跟风驰电掣似的。
田小胖气得大骂:“玩疯了是吧,也不知道打个招呼——免了免了,哎呦——”
元尊御苍穹 纯良哥
打招呼的后果,就是被返回的小霸王给顶阳沟里去了。
等他从沟里爬出来,人家那俩早就跑没影了,恨得小胖子牙根直痒痒:“跑跑跑,等明天去郭家洼子谈谈,要是谈成了,天天叫你们往那跑!”
回村之后,给大馒头屯的王村长打了个电话,约定好了。第二天吃过早饭,黑瞎子屯村委会的老几位就坐上大鹿车,呱嗒呱嗒地前往郭家洼子。
两个村之间,没有直通的道路,得先辗转到大馒头屯,正好汇合了王村长和王脖子,然后一同前往。
二十多里路,大鹿车一路飞驰,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人家这里也早就得到消息,一大帮人在村口等着呢。
远远瞧见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还议论呢:“这咋还赶马车来的呢,黑瞎子屯现在不是富得流油嘛,咋不买小轿车。咱们村的郭撇子,家里穷得叮当响,还贷款买车呢。”
“人家这叫低调懂不懂,谁像你们,越穷越得瑟!”郭家洼子的村书记开始数落村民,村书记叫郭臣,家里排行第二,所以都叫他郭二臣。
等三头大马鹿拉的大鹿车跑到近前,村民这才瞧清楚,不是马车是鹿车,于是都围上来看稀奇,还有人说呢:“这玩意好啊,比宝马车都强!”
尤其是鹿车后边跟着的小霸王和小白,更是引得村民啧啧称奇:“这梅花鹿还有白色的呢,还长四只角,这啥品种,多养点,到时候割鹿茸都能多割不少!”
一瞧小霸王鼻子只喷气儿,田小胖赶紧安抚:“败生气,没人割你的鹿角。”
这白鹿脾气还挺大——瞧得那些村民直乐。等大伙都从马车上下来,王村长居中引见,然后一起去了村部。
“田书记,包村长,俺们早就盼着你们来呢!”郭书记直奔主题,他也是穷怕了。而且,眼瞅着王大馒头屯去年跟黑瞎子屯合作之后,什么白菜胡萝卜啥的都卖疯了,听说黑土都能卖出高价,谁不眼馋啊。
郭家洼子的村长也一个劲点头:“是啊,咱们都是邻村,俗话说,远亲还不如近邻呢。田书记,啥时候签合同?”
还都是急茬——田小胖也能理解他们迫切的心情,可是这也太急了吧。这时候,包大明白慢悠悠地开了腔:“不忙,不忙,咋滴也得先溜达一圈,考察一下还是很有必要滴。”
考察?郭书记一听就急了,在他的理解中,这个考察考察就跟研究研究的意思差不多,只怕事情难办喽。
而村长则是直性子:“考察啥呀,俺们郭家洼子,咋滴也比大馒头屯强啊!”
“咋说话呢,俺们大馒头屯咋了?”王村长也是火爆脾气,一听就从椅子上蹦起来。
搞得田小胖还得劝架:“都别那么大火气啊,俺们就是先转转,看看有啥资源可以利用的。放心,合同肯定签。”
他估摸着,要不给人家先吃一粒定心丸,他们估计走不出屯子。
反正不管郭家洼子啥情况,他都准备把这里纳入黑瞎子屯,就算到时候都种玉米,也能多从乌米里面提炼出黑熊素不是,想吃亏都亏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