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x7q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代號候鳥 ptt-第一百三十一章 倖存者鑒賞-au91x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脚步声骤停。
郑碧婉几乎要惊呼出声来。
楼下来的脚步声那么轻,明显不是男子。
可是当身影在楼道转角出现的时候,答案便就揭晓。
卓少卿。
来的正是卓少卿。
这么说,司徒静败了。
天降蜜戀:女王別想逃
徐伯豪长叹一口气,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
“卓少卿!”郑碧婉喊道。
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总算没有死。
拐个校草进礼堂
卓少卿笑了起来,那种不顾不管的笑容又出现在他脸上,他说道:“大惊小怪什么,我早说过了,这世界上没有女人可以杀死我!”
吴同光他们没有见识过司徒静的身手,可是徐伯豪是非常清楚的,这人居然可以干掉司徒静,真是令人非常震惊的事。
可是为什么他的脚步那么轻?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身形的不自然。
他受伤了。他一手扶住了墙壁,鲜血正迅速的沿着墙壁滴下,他整个后背的长袍都被鲜血打湿,亏他还能笑得出来。
此刻郑碧婉都要哭出来了,这是她生命中第二次看见卓少卿受这么重的伤,第一次是他们三人结伴刺杀汪精卫伪政 府特工机构的一个大头目时,卓少卿就像团队里的领头羊一样,为她和李青峰掩护断后,后被重创,在逃亡过程中幸得朱教授相助,将他藏了起来。
时隔多年,卓少卿再次负伤,可见在室外的那场恶斗,真是鬼神皆惊!
卓少卿让了司徒静一招,司徒静出手却不客气。只见寒光一闪,她掷出一枚铁镖,她的出手快得没有办法可以形容,几个小时前,她就凭一支随手抓来的筷子,打倒了半生戎马的刘掌柜。
这枚铁镖是寻常的镖。
几乎是各个流派练家子都会用的镖。
而随着冷兵器时代的逐渐退潮,这种镖已经只在陈列馆看得见了,多数的杀手都使用适合自己的手枪,司徒静也擅长使用枪械,但是和枪械相比较,她更喜欢冷兵器中的暗器,因为她觉得用子弹杀人,并不过瘾。
当这枚铁镖像流星一样打到面前的时候,卓少卿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刺客的本能让他意识到了危险,他下意识的向左侧一个滚翻,想要躲过要害。
那些爱情教我的事 夏末蓝调
“夺——”一声闷响,铁镖仍然打中了他,但终究躲过了要害。
司徒静脸上泛起冷笑,似乎在嘲笑他。
卓少卿还是在笑,说道:“你看看,我就说没有女人能杀得了我,你还是没有瞄准我的要害。”
司徒静道:“那是因为你确确实实让了我一招。但我也说过,敢让我一招的,都是死人。”
“在你眼里我岂非已经和死人无异?”
“没错!”
这个“错”字刚出口,第二枚、第三枚铁镖又发了出来,卓少卿凝足精神,左躲右闪,避开要害,可是铁镖还是打中了他的身体,鲜血汩汩直流,痛得卓少卿汗珠直冒。
他咬紧牙关,继续嘲讽司徒静:“我还以为你出手有多快,原来不过如此。”说完哈哈大笑。
魔舞幹坤
“你躲得很快,可是你马上就没有那么快了。”
錦繡醫妃之庶女明媚 歌盡飛花
“哦?在下行刺多年,对自己的身法自信得很。”
“刺客也是人,是人就会流血,人流血越多,体力就会下降,反应也会变慢,我后面的发镖却只会越来越快!”
司徒静话声刚落,手上不停,继续发招,卓少卿根本就没有机会还手,这样下去估计躲不过十镖。司徒静说得没错,只要继续流血,他卓少卿就有行动迟缓的状况。
卓少卿是在等,他避开要害,用身体来接住司徒静的出手,他才有机会从正面观察到司徒静的破绽。第四、五枚铁镖也相继打中了卓少卿,血流过多让他脸色都有了些苍白。
异界道尊
司徒静就像是猫抓住了老鼠一样,总是不愿意一口气就把老鼠咬死,她乐得多戏弄一会儿手中的目标,只见她缓缓抬手,又是一枚铁镖发出。
卓少卿终于找到了破绽!在司徒静抬手的一瞬间,她的全部精神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肩膀,这说明她飞快发射出铁镖的用力点,不是常人使用的小臂,而是肩膀,她的手臂几乎只是传递了力的作用。
而当她发出上一枚铁镖之后,在新力未生旧力已尽的时候,她的肩膀几乎没有任何防御动作——她自己从来也不考虑什么防御动作,因为她对自己出手的速度有绝大的信心。
笑傲江湖之來生緣 夢囈
卓少卿扑了上前,第六枚铁镖打入他胸口,要不是他微微一矮身,这枚铁镖打中的就不是他的肩胛骨,而是他的心脏了。
他大喝一声,已经扑至司徒静面前,一个飞速闪身,已经绕到司徒静的右侧,她刚刚发射了铁镖的右手还在外,自然不能折回过来打击到他,而他的手中持有一柄锋利的短剑。
这柄短剑是郑碧婉当年赠他之物,他从来随身收好不曾遗忘。
“你……”司徒静惊呼一声,她低估了卓少卿的速度,他向前扑纵、矮身躲镖、再往前纵,继而绕至右侧,快得令人难以置信,打入他身体的那些铁镖,没有阻碍到他的身形。
只听一声轻响,那柄短剑直插入她的肩头,这一剑,足可致命。
司徒静忍住剧痛,用尽最后的力气,双掌齐出,打得卓少卿飞了出去。
地上全是二人的血,用血战来形容似乎都不足以描述此战的凶险。
卓少卿颤巍巍站了起来,想努力笑一笑,全身各处伤口痛得厉害,他已经听见徐伯豪的声音,郑碧婉被擒了。他向司徒静道:“我是不是说对了,这世界上,没有女人能杀得了我?但是,我也从来不杀女人。”
司徒静没有说话,这一击直接让她晕了过去。
卓少卿回头望了一眼保密局的众马仔,他浑身是血,加上刚才一剑之威,如同煞神降临一样,众马仔哪里还敢上前。
他怒目一瞪,吓得几个靠前的马仔枪都掉在了地上。
他理了理衣服,准备去解救郑碧婉,提步就往门内走去,轻声踏上了上楼的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