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axv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txt-第2526節 互相慫恿閲讀-vezi7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伴随着多克斯的话音落下,众人的目光也都放在了安格尔身上。
以他们的视角来看,多克斯的话,说的好像也没错。甚至说,他们原本就产生过这种念头,既然这位巫师大人如此强大,为何不干脆直接把皇女给杀了?
这个念头不止一个人有,只是他们不敢说罢了。此时,有多克斯这位巫师起头,自然让众人好奇的看向了安格尔。
其中,西比尔的目光最为热烈。
西比尔和亚美莎虽然不算多亲密的好友,但亲眼看到亚美莎遭受的苦痛,西比尔作为一个女性,也无比的愤怒。一个这样肆意亵玩人命的皇女,为什么还能活着,不受制裁?
所以,西比尔内心是真的希望,安格尔能够如多克斯所说的那般,直接去将罪魁祸首给杀了。
反倒是亚美莎,目光比其他人要更平静。她和西比尔出身不同,她原本就是混迹于底层,她看到的、体悟到的,都与西比尔截然不同。她虽然不知道安格尔为何不彻底毁掉皇女城堡那罪恶的一切,但她也明白,哪怕是位高权重的人,都有被制衡方法。或许,安格尔就是受到某种制衡,只能救人,而无法伤人。
而且,在亚美莎看来,比起让安格尔去杀了皇女,她更想亲自去报这个仇。
她还活着,且她还幸运的是天赋者,未来有机会进入那魔幻的超凡世界。只要能够成为这个超凡世界的一份子,她就有信心去达成任何想要完成的目标。
極品總督
另一边,被众人所注视的安格尔,也能感觉到空气中浮动的人心。
格局的限制,让他们有疑惑,安格尔倒是理解。但是,他并不负责解释自己的任何作为。
倒是多克斯突然提到自己,让安格尔忍不住斜睨了他一眼。
之前,多克斯就在心灵系带中,用言语试探着让安格尔去与皇女交手,但那时也还没点明,这回居然又来了,而且还是以亚美莎为题,搞起了怂恿。
安格尔不知道多克斯想做什么,但他也懒得理会:“你比我还先一步潜入皇女城堡,你都没动她,何必来问我?而且,你怎么会觉得,野蛮洞窟的引导者被拦截,就会草草没有后续呢?”
后续肯定有的,哪怕梅洛女士都知道,这件事肯定没完。
不过,后续一旦发生,估计就不仅仅局限在皇女镇了。
“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对皇女动手?其实,我还真送了她一份大礼,说不定她现在比死了还难受,不信的话,你不妨再潜进去看看?”
安格尔的语气带着笃定,这让多克斯心中也生出疑惑。
杀死,的确不是什么高级的处理方式。能让皇女比死了还难受,显然更加让仇者痛快,就譬如此时,众人一听安格尔这么说,很多人眼睛都发亮了,就可见一斑。
多克斯狐疑道:“你说的是真的?”
多克斯的潜台词是:为何你在心灵系带里没和我说这个?
安格尔耸耸肩:“当然是真的,以你的潜行能力,再进去一次也不难吧?不妨去看看?”
安格尔的语气很平淡,但多克斯却听出了一丝诱惑的味道。
这是在怂恿他再去皇女城堡?难道,安格尔还在皇女城堡里留了暗手,或者说,他确定如果此时去皇女城堡,肯定有异常发生?
多克斯不知道猜测是不是对的,但潜意识里,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我相信你的大礼会让皇女很难受的。”多克斯准备回退了,怂恿不行,那就罢了。
安格尔:“你真的不打算去看看?”
安格尔的再次追问,让多克斯心中更确信自己的判断:“不去。”
看着多克斯那明显拒绝的态度,安格尔知道,想骗多克斯去皇女城堡,估计难了。
安格尔留的那个惊喜,可不仅仅是一次性的东西,只要多克斯敢去,安格尔相信,他也一定会受到这份惊喜的洗礼。
不过,多克斯拒绝了也没办法。
只能说,巫师的直觉,在某些时候,发挥的效果相当的强力。
多克斯:“既然这边的事完结了,那我们现在就回去?”
安格尔:“先不忙,以卡艾尔的能力,估计此时都还没解开题目。”
“你不是说如果快的话,他半天就能解开吗?”
安格尔:“里昂巫师说的话,你也信?”
多克斯:“你……”
多克斯有很多话憋在喉咙里,但此时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深深的平复了胸口的郁气,问道:“那里昂巫师说的那些空间知识,是真是假?”
安格尔:“我猜,可能是真的。”
多克斯:……什么叫做你猜,你之前不就是装成里昂吗?
多克斯:“既然是真的,那对卡艾尔的能力判断应该也不会出错吧。”
安格尔:“我又不是里昂,我怎么知道。不谈这个了,你想回去就先回去,我在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安格尔转过头看向梅洛女士:“走吧,去老波特那里。”
梅洛女士点点头,回头示意众人离开。
多克斯看着安格尔离开的背影,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虽然他也可以先回沙虫集市,但安格尔这个“朋友”,他还没有彻底结交成功呢,而且之前他的怂恿,或许还降了不少好感,还是再继续跟着他混混好感度吧……
安格尔倒是没有多克斯想的那么多,他此时却是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布雷泽身上。
他刚才心中就一直盘旋着一个疑惑,穿着从脖子到脚踝都给束缚的大铁棺,布雷泽要怎么移动呢?
不仅安格尔在往布雷泽那边看,梅洛女士似乎也时不时的瞟向布雷泽。
不过,布雷泽并没有立刻移动,他和歌洛士站在阴影里慢慢的等待着,等到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们终于动了。
歌洛士就不说了,虽然打扮奇葩,但不影响行动。
可布雷泽的移动方式,却是让安格尔心中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和他之前猜想的一样,布雷泽的移动方式只有一种——跳。
青龍血 本少有點邪
之所以猜测到布雷泽的移动方式,安格尔见到后还是很欣然,主要是因为这个棺材里的那根铁棒,布雷泽虽然避开了铁棒的正确用法,但他每次跳跃,终究会碰到铁棒,而且是真正的鸡飞蛋打。
超级都市法眼 辅国大将军
超級角色球員
布雷泽能在这种情况下,还用跳来跳去的方法走,让看戏看的很爽的安格尔,相当的满意。
既然看戏看饱了,也满意了,安格尔也不介意帮一下布雷泽。
風光二嫁
当然,安格尔并没有帮布雷泽去掉棺材或者铁棒,而是用幻术特意降低了一下布雷泽的存在感。
让他就算在街道上一蹦一跳,搞出大动静,都很难吸引到人注意。
至于歌洛士,因为和布雷泽走在一起,倒也享受到了这种福利。
安格尔暗中施放幻术,能瞒得过梅洛女士,但显然瞒不过多克斯。多克斯一看当下情况,大致就能猜出安格尔的某些想法。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恶趣味。”
未曾断开的心灵系带里,传来了多克斯的声音。
安格尔:“没有什么恶趣味,而且,我怎么觉得你看的更开心呢?”
安格尔可不是胡说,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他已经看出来了,多克斯是一个喜欢围观看戏的人。之前多克斯去皇女城堡时,喋喋不休的在心灵系带里直播看到的过程,就能看出他的爱好。
而多克斯也的确被怼的哑口无言。
是的,当他看到布雷泽和歌洛士的打扮时,眼睛立刻发亮了,不仅开启了透视观察,还忍不住有动手的冲动……如果铁棒在他跳的时候,恰好归位,那似乎更有趣?
安格尔可不知道多克斯有亲自下场的冲动,如果真这么做了,他一定会强力谴责的。
然而,最终多克斯也没有动手。
主要原因,还是安格尔在场,毕竟是野蛮洞窟的天赋者,他真动手了,安格尔肯定要和他说道说道,这估计又是降好感度的减分项,所以,多克斯忍住了。
“说来,你为什么不先回沙虫集市?”安格尔趁着空暇,好奇问道。
多克斯自然不会说出真实的理由,而是用义愤填膺的语气道:“当然是因为我和那个死鹦鹉的战斗还未结束,起码我还要和它大战一百回合!”
“你对那只王冠鹦鹉的怨气还没消?”
多克斯:“消不了,等会你看我发挥!”
安格尔:“……”论吵架,安格尔还是觉得,多克斯可能赢不了那只来历古怪的鹦鹉。不过,多克斯如此自信的模样,倒是让安格尔很期待,等下他会被虐成什么样子?
安格尔:“我还以为,你不回沙虫集市,是想要暗中探察皇女城堡。对了,你真的不打算去看看?”
多克斯眯了眯眼:“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布了什么后手?”
安格尔打着哈哈道:“怎么可能,我能有什么后手,只是觉得你喜欢看戏,去皇女城堡说不定还能看场好戏。”
“什么意思?”与之前单纯的怂恿不同,多克斯这回听出了安格尔似乎真有一些弦外之意。
安格尔轻声一笑:“没什么意思,你不想看,就算了。”
多克斯深深的看了眼安格尔,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接这个话茬。或许,安格尔真有什么弦外之意,但他想诱惑自己去皇女城堡这一点,应该是确凿的。这里面,肯定有不对劲。
……
一路顺顺利利的回到了老波特的小酒馆。
当然,只是其他人顺利,布雷泽已经蹦到快要蛋碎了。
一抵达酒馆,其他人刚准备歇下,布雷泽就直接晕倒在了大门口。
歌洛士想要抬起他,但奈何他自己打扮也束手束脚,而且这铁棺材实在很重。没办法,他只能请其他人一起帮忙抬一下布雷泽,但无论他怎么喊叫,其他人都不往他这边看,就像是他们不存在一样。
就在歌洛士感觉到迷惑时,安格尔带着西比尔走了过来。
西比尔本来是准备坐下喝杯水的,但突然被安格尔点名,此时还有些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抵达歌洛士面前,安格尔停了下来,西比尔还是不知道要做什么,因为幻术的关系,她直接忽略了歌洛士与布雷泽的存在。
这时,安格尔突然指向了地上:“你来和歌洛士一起,把布雷泽抬进去。”
西比尔低头一看,倏地发现,之前明明这里什么都没有,可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变态和一副棺材。
不对……是两个变态。
西比尔虽然在心中吐槽,但她还是认出了这两人的身份,看着他们的打扮,也猜出了他们为何会包的这么紧。
在安格尔的命令下,西比尔也不敢违抗,只能蹲下和歌洛士一起抬起晕倒的布雷泽。
一边抬,西比尔还一边低声喃喃:“衣柜里就没其他衣服吗?”
歌洛士脸色有些羞红,低着头喏喏道:“有,但我穿的已经是最正常的了……本来是布雷泽穿我这套的,但他让给了我。”
西比尔看着穿着棺材、昏迷的布雷泽:“所以,他才是真正的变态。”
歌洛士连忙摇头:“不是这样的,布雷泽说我是他未来的五大魔将之一,所以,为了体恤下属,才让给我的。”
西比尔一听,就忍不住在心中翻白眼。又来了,那个拿着她丢的小说,开始糊弄人的蠢货。
“你该不会真信了?”西比尔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不信?”歌洛士白白净净的脸色带着迷惑。
西比尔此时也看不出歌洛士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只能草草带过。
“就算没有其他衣服,干嘛选这么重的棺材,他是傻了吗?”西比尔愤愤道。
布雷泽为何最后选择了铁棺材,歌洛士其实也搞不明白,但问出这个问题的西比尔,反而猜得到一些……估摸着,又是与什么黑暗魔王有关,那本小说里黑暗魔王穿的就是铠甲,布雷泽该不会是把棺材当铠甲了吧?
西比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歌洛士:“真不好意思,让你一位女士来帮忙。”
西比尔听到这话后,却是皱了皱眉:“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搬。”
其实,她的内心完全不介意安格尔叫她来做这件事,也没有想过男女之别,反倒是歌洛士隐约点出这个概念,让她微微有些不适。
这样比较起来,还是安格尔比歌洛士顺眼,起码巫师大人完全没想过男女之别的眉眉角角。
此时,已经在酒馆里的安格尔,并不知道西比尔内心还赞美了他一句。
捉鬼筆記 檸檬頭風問月
不过就算知道,安格尔也不在意。他之所以挑选西比尔来搬布雷泽,唯一的原因是,西比尔知道布雷泽和歌洛士经历过什么,也看到过他们的糗样。所以,考虑到这点,安格尔才选择的西比尔。
当然,安格尔能为布雷泽和歌洛士考虑,不让其他人了解那不堪内情,也是因为他看戏看的满足了,所以不介意为他们未来多考虑考虑。
这大概算是,另类的刷了他的印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