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3jx熱門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ptt-第0690章 劉備入蜀展示-yzcnr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张辽伤重身死,不治而亡,合肥城被围数日。
可是这一切,关平都无从知晓。
武周乐进对于张辽病逝的消息封锁的很是严密。
直到关平率军割了稻子,接到诸葛军师的来信,说庐江郡的人口已经顺利到手了。
最重要的是益州来人,法正、孟达,以及肥宅简雍回来了。
江东第二次攻打合肥战事失败,在曹孙双方的互有较大损伤,关平全身而退当中结束了。
现在站在战船上迎着江风回想这一切,关平总觉得自己是拱火的那个内奸,让忠臣跟反贼大杀特杀。
益州来人这件事,这不得不让三兄弟社团全都兴奋起来了。
对于刘备而言,夺取益州,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就如同先前谋夺荆州一样,都是不知道怎么办。
狹之孤
即使诸葛亮在隆中对策当中,早早规划了,建议自家主公以荆州为基业,西向夺取益州。
实现跨有荆益,但实操起来难度大,不是一星半点。
如今往北、东发展的可能性机会没有,往西入蜀是唯一的出路。
可是益州地势凶险,人们常说蜀道艰难,实际上主要是蜀中与外界的交通条件很差。
而在蜀中腹地的成都平原、交通条件都比较好,利用长江以及支流建立起来的江河水运。
蜀中与外部沟通,主要是通过东方和北方两个方向。
东面是水路,行江道,从鱼腹县出,进入荆州。
北面为陆路,行栈道,入汉中。
还有一条小路阴平道可以通陇上,经过龙安、江油至绵阳,可到成都之北。
只是阴平道极为险峻,平时唯有樵猎可通,不算路。
从荆州入蜀,只能沿着长江逆流而上,但这种可能性实施起来,风险性太大。
而且从长江中下游攻上游的战例几乎不存在。
放逐 银瞳的狐狸
对刘备而言,若是挥师西向,进无必胜之势,退为孙权所趁。
故而赤壁之战后,刘备一直未曾有攻蜀的动作。
但有心人天不负,上天给了他机会。
曹操南下荆州ꓹ 刘琮投降,他又赢得了赤壁之战ꓹ 然后赢得了荆州。
现在曹操要统一关中,偏偏要提出打汉中的口号,然后刘璋害怕了。
在张松的建议下ꓹ 要请外援,机会就顺顺当当的摆在了刘备眼前。
在这般情况下ꓹ 东州人伸出的手,对刘备而言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就看刘备如何抓住机会握住对方伸出的手ꓹ 达成合作。
对于法正孟达ꓹ 刘备表示了热烈欢迎,并且在公安府衙内举行了酒宴。
法正第一次来的时候,便认刘备为主,此次更是带着任务来的。
他先是正式向刘备发出了益州牧刘璋的邀请,私下却开始献策撑此机会夺取益州。
“主公,以你的英才,利用刘璋的懦弱ꓹ 以及益州官员张松等人在内响应,
然后依托益州富庶、天府险阻ꓹ 成就大业ꓹ 易如反掌。”
法正说完之后ꓹ 便目光灼灼的看向刘备。
倒是庞统当即开口说道:“主公ꓹ 从三分天下出发,应该把割据重点ꓹ
从饱受战乱破坏的荆州ꓹ 转移到条件优越的益州去。”
“嗯?”刘备看向庞统。
庞统捏着胡须道:“主公ꓹ 荆州残破破败,人才已尽ꓹ
东有孙权,北有曹操,鼎足三分的计谋,难以得志。
如今益州国富民强,人口百万,土地肥沃,财货珍宝无需求于外境,可权借它成就大业。”
如今庞统在刘备心中的亲信倚重,仅次于诸葛亮,稍微的超过了徐庶。
毕竟庞统凤雏之名真的不是虚假的,是真有本事之人,这种人就活该受到重用。
刘备原来的企图,是想要经过长期的努力,利用益州“智能之士思得明君”的愿望,肆机进行渗透。
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争取巴蜀集团,然后在争夺益州。
刘备此时的心中,担心采用法正这个欺诈的策略,会损害自己的政治形象,妨碍以前争取益州大姓所做出的暗中努力。
以他占据荆州的经验,必须要跟本地的世家大族搞好关系,方能为自己所用,加以控制和驱使。
这同样也是他后来总结失去徐州的经验。
关平坐在一旁,瞥了一眼诸葛亮,同样没言语。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刘备内心是想要的,只是现在在做心里建设罢了。
都市无上仙尊 纸花船
刘备叹了口气道:“现在人们皆是认为我同曹操水火不容,曹操用急,我用宽。
曹操用暴,我用仁;
曹操用谲诈,我用忠厚;
每事都同曹操相反,大事才可以成功。
今天由于小事失信于天下,是我所不取的。”
厅内听到自家扛把子说这番话,张三爷差点都嚷嚷出来了。
上赶着还不要,犹如在徐州的时候一样,有什么意思,明明想要!
关二爷摸着长髯,更是不言语,他尊重大哥的选择。
诸葛亮摇着羽扇,仿佛在放空。
关平掏掏耳朵,对这般结果并不意外。
毕竟经营了半辈子的名声,用来换入主益州的机会。
值不值?
这杆秤,还是得刘备自己扒拉。
庞统见众人皆是沉默了,遂站起身来拱手道:
“主公,在当今乱世,天下不是一种方法,就能够平定的。
兼弱攻昧,是五霸事业!
用非正当的手段夺取,用正当的手段防守,用义来回报刘璋,事成之后,拿大的封地封他。
在“信”方面又能有什么亏欠呢?”
法正也是站起身来,拱手道:
“益州乃天府之国,山川险固,物产丰富,沃野千里,土壤膏腴,果实所生,无谷而饱;
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名材竹斡,器械之饶,不可胜用;又有鱼盐铜铁之利,浮水转漕之便。
主公,今日不取益州,终究会有别人来取益州的。”
刘备脸上显现出纠结的神色。
“主公。”诸葛亮也是拿着羽扇拱手劝谏:“益州非坐守之地也。
深井密码 铁马钢绳
以益州而争衡天下,上之足以王,次之足以霸,恃其险而坐守之,则必至于亡!
就算主公不去拿益州,刘璋也会迟早败亡,若是主公拿下益州,又是同宗之人,必会善待于他。”
诸葛亮的话语说完,随即厅内的心腹全都站起来,请求刘备下定决心。
关平混在其中,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刘备长叹一口气,在蒙受欺诈名声和得到益州之间,他选择了益州。
下完决心之后,刘备立即又变回了一名合格的领袖。
“大伯父,我想说一句。”关平站起身来道:
“据蜀者必须东据江陵,北守汉中,益州之险才算完整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据江陵可全据巫山之险,守汉中可全据大巴山之险。”
诸葛亮点点头,拿下益州并不是最终目的,只有拿下汉中,荆益二州才算是实现真正的横跨。
北守汉中,东据江陵,这种态势不但守险稳固,以进取而言,亦较积极。
据江陵可以东临荆楚,守汉中可以北窥秦陇,且藉汉水东下,还可呼应两路以出中原。
人家都是得陇望蜀,关平上来就要拿汉中。
“此事稍后再议。”刘备从心里觉得还是要稳扎稳打一番,先消化益州。
“报。”从厅外跑进来一名负羽士卒,开口道:
“主公,关中传来消息,韩遂马超联军已经被曹操击败,逃入陇右。”
韩遂马超众人失败,是意料之中的,早就说过只要冬季之前,联军不能击溃曹操,粮草不济,必然会落败。
“哎。”
刘备叹息一句,就立刻着手进行战争的准备,收集益州的情报,一直都没有停过。
诸葛亮也觉得这次天意不在自己这方,本想利用曹操西征,孙刘两家趁机搞一波大动作。
结果,张辽大发神威,一波打退孙权的七八万士卒,直接就宣高了战事的结束。
最后,关羽这边出兵南阳郡也没了意义,索性就没动静了。
尤其是冬季,更加适合北方作战,而不是南方作战。
法正则是带着张松所画的益州地图,趁机向刘备麾下将军普及蜀中地形阔狭,兵器府库人马众寡,及各要害道路里数远近。
面对诸葛亮徐庶庞统关平的轮番询问,法正甚至还又画了数张草图,进行解释比对,孟达在一旁加以补充。
在内部地图上,标出山川所处,在战前就要全部掌握益州的虚实。
甚至又差人把益州内部地图画了好几份,藏在荆州公安城,以备不时之需。
建安十六年(211年)冬十月,刘备决心以荆州为根据地,借受益州牧刘璋邀请,开进益州肆机夺取之。
其部署是:以诸葛亮、关羽、张飞、徐庶等人留守荆州重地,以赵云为代理留营司马,掌管荆州留营军事。
他则是亲自率兵步兵数万,以庞统随行,关平、刘封为中军,老将黄忠为前锋,魏延为后军。
在法正的带领下,大摇大摆的进入益州。
进入益州后,道路平坦,根本就不像入川道路一样。
刘备沿江进入益州后,所到之处向他提供各项物品,搞得关平以为益州都已经成为自家的一样了。
刘璋真的是财大气粗,关平都觉得自己收礼收到手软了。
庞统计算了一下,近些日子收到的赠品贺礼,价值已经过亿了。
路过巴郡的时候,巴郡太守严颜抚着自己的心叹息道:
“此所谓独坐穷山,放虎自卫也!”
(这是独自坐在没有出路的深山里,放出老虎来护卫自己。)
巴蜀集团眼见无法阻拦刘备,只能暗自戒备。
刘备从江州(重庆市区嘉陵江北岸)沿涪水北上到达了涪县(四川绵阳),南据成都三百六十里。
接到消息的刘璋很是兴奋,在张松的陪同下,命令车架和早就备好的三万东州兵士卒出发。
正当刘璋幻想着跟刘备见面该说些什么的时候,猛然就有人报,说从事王累把自己倒吊在城门楼上。
要是主公不听他劝谏,就隔断绳索。
舊愛,請自重!
刘璋一下子就从幻想当中回过神来,气的把手中的谏书扔在地上。
“子乔,你说着叫什么事啊!”
“主公,益州大姓,本就不喜外地人进来,他们只是派出来试探主公的。”
张松拱手说了一句,他自己就是益州人,深知这些人的心思。
大家都喜欢文学,安于享乐,不乐于出仕,不热心政治,更不喜有外人进入。
大汉四百余年,蜀人文章节义足以冠冕海内,柱石帝京,喜文不喜武。
“哼。”
刘璋哼了一声,随即坐进车架内,他今天还就不信了,王累当真能够以命劝谏。
“况且刘玄德乃海内君子,岂能会扣押主公。”
“我们走。”
车架慢慢启动,从事王累见状,大叫一声,自刎于城头之上。
鲜血滴落,掉在了刘璋精心为刘备准备的礼物马车上。
而刘璋对此只是闭目养神,心下有些不是滋味。
他深知张松说的是对的,巴蜀集团的人对外来者,是持有抵触的态度。
可若不请刘备,当今天下还有谁能帮助他?
等到曹操一来,你们这些巴蜀人全都投降了事,我呢?
所以,刘璋对于刘备来到益州,是充满着向往以及寄托了极大的期望的。
刘备在法正的建议下,本就没有带多少粮草,同时沿途有刘璋的供养,大军吃的很好。
故而不许拿百姓一针一线的政策,在刘备军中执行的很好。
对于这般秋毫无犯的举动,很快就赢得了百姓的传颂,并且站在道路两侧,准备瞻仰一下刘皇叔的模样。
反正大冬日里,闲着也是闲着,权当看看热闹了。
这一看不要紧,谁成想刘皇叔不仅面相极佳,待人也十分温和,这更是让百姓争相速说了。
说起来,比邻村的花母猪交配,还要有意思。
关平骑马跟在刘备身旁,一直观察着刘备的举动,就算在他身边久了,也真得看不出来是装的。
可见其心中自然是有百姓的位置的。
尤其是这次入蜀,心里怀着异样的目的,关平总觉得自家大伯父,还真是小心翼翼,一副没干过坏事的样子。
就是这般,张松送来的一封密信,终究是暴露出来了此行真正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