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96m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西遊之問道諸天笔趣-第七百四十三章 輪迴殿分享-49wul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一个大劫的时间,这是冥河老祖能答应的极限了!
反正这鸿蒙紫气,在镇元子身上这么些年都没能参悟出来,如今三界的准圣尽数都尝试过,还没谁能真正的成为这鸿蒙紫气主人的,便是再有一个大劫的时间,也未必真正有人能认主。
冥河老祖记得清楚,昔日道祖讲道,便是在那龙凤大劫之后,鸿蒙紫气亦是三次讲道后赐下的,而等诸圣成圣,最早的女娲也是在巫妖大战爆发前,至于其余五位,都是在巫妖大战结束,人族成为天地主角之际,才借助人族气运一举功成。
当今的三界,毫无疑问并没有这样的机会,不说鸿蒙紫气还未曾认主,便是有主人,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成圣的,一个大劫,冥河自认还有机会。
镇元子对这个结果有些不满意,他要的是彻底断绝冥河的道途,不过显而易见的,如是再逼迫,冥河老祖是情愿阿修罗一族毁灭!
他看向莫元道:“莫小友以为如何?”
吞天戰尊
莫元盯着冥河老祖道:“一个大劫,你不许出阿修罗界半步,不然的话,就休怪朕手下无情了!”
“不去兜率宫,老祖还出阿修罗界做什么,依了你这厮便是!”冥河老祖无奈的道。
三界之内,除了鸿蒙紫气对他还有吸引,其余的任何事情,对他这种道行的存在都是可有可无。而莫元之所以这样提议,为的便是这厮日后再连同其余势力的三重天准圣来搅风搅雨,至于一个大劫以后,以莫元的修行速度ꓹ 想必已然迈入三重天境界,在持有混沌钟的情况下ꓹ 三界之中又有哪一位三重天准圣是他的对手?
“冥河,希望你谨记今日所言,否则贫道和莫小友还会再临血海ꓹ 彻底灭了你阿修罗一族!”镇元子威胁了一句,手中法决变动ꓹ 那镇住冥河老祖的地书与人参果树当即光华闪耀,却是随后被其尽数收入了衣袖之中ꓹ 消失不见开来。
没了这两件至宝压制ꓹ 冥河老祖只觉得浑身骤然一阵轻松,天地也随之广阔起来,他狠狠的瞪了莫元和镇元子一眼,扫视了一圈狼藉一片的阿修罗界,只觉得心如滴血。
四大魔王四大魔将,这八名阿修罗族的领袖,乃是他花费了无数时间和资源培养出来的强者ꓹ 其余的几位倒也罢了,单说这波旬魔王ꓹ 更是他第一个子民ꓹ 感情之深ꓹ 亲如父子ꓹ 就这么晃眼间便被灭杀,简直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他道:“两位今日大恩大德ꓹ 冥河没齿难忘ꓹ 待得一个大劫之后ꓹ 冥河自当再向两位讨教!”
说罢,他身影一晃ꓹ 化作一片血光冲入阿修罗界之内,整片血海亦是有血浪翻滚,化作两扇新的门户,将阿修罗界护住。
莫元和镇元子都没有再做什么动作,左右是杀不了这厮,他放几句狠话也就由他,一个大劫后,鬼知道这天地之间会起何等的变化。
“今日之事,多谢大仙出手相助了,如无大仙拦住冥河老祖,鲲鹏那厮未必能伏诛!”莫元冲着镇元子拱手谢道。
虽说莫元杨戬还有望舒三人联手,借助混沌钟的力量足以对付那周天星斗大阵,然而冥河老祖在一旁牵扯三人精力的话,胜负还在两可之间,便是能成功击杀,也势必会横生波澜,鲲鹏那厮毕竟还有山河社稷图在手没用。
“莫小友不必如此,帮你亦是帮贫道自己,贫道与他二人之间的深仇大恨,可比莫小友来的重的多!”镇元子笑道。
憋屈了这么些年,今日总算能出一出心中的怒气,镇元子的心情是难得的轻松。
他接着道:“云中子那厮一直在五庄观等消息,今日鲲鹏伏诛,乃是天大的喜事,莫小友如是不嫌弃贫道道场简陋,便随贫道一起回转万寿山,吾等庆贺一番何如?”
廢後將軍
“大仙说笑了,万寿山乃是三界难得的洞天福地,比之真武神殿都不差分毫,我岂会嫌弃?”
莫元笑道:“今日之事,正该浮一大白,可惜望舒仙子和我那师侄要回宫祭奠羲和,不然的话,吾等共聚五庄观饮酒论道,亦是一大乐事。”
镇元子、杨戬、望舒加上莫元,俱是圣人之下最顶尖的强者,四人坐而论道,对于彼此修行都是大有裨益的,尤其是鸿蒙紫气的参悟,一人智短,众人计长,说不得便能有什么收获。
“走走走,想必云中子已然等得急了!”
镇元子笑着催促了一句,随后和莫元二人化作两道流光,共同消失在了幽冥血海之上。
然而便在这时,异变陡生!
直奔万寿山的莫元只觉得眼前一阵头晕脑胀,天旋地转,等回过神来,眼前已然多了一座通体漆黑的宫殿。
这宫殿所处地界阴气森森,远处不时还传来了一声声的鬼哭狼嚎,分明便是在冥界之内!
冥界之中有哪位大能能够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莫元请来这里?
莫元心中浮想出了一个名字,却是朝着那宫殿细细打量,只见得那宫殿正门上悬着一块牌匾,上书三个血红的大字:轮回殿。
笔力遒劲,银钩铁画,其上还萦绕着一股极为深奥的六道轮回道韵,便是以莫元的道行也只能看透分毫。
七擒麻辣少奶奶
而就在他打量这宫殿之际,那殿门内,却是随之走出来一名穿帝袍戴帝冠的高大身影来,那人面色漆黑,威严极重,一身修为,赫然是大罗金仙,显然不是十殿阎罗一流的鬼物。
春史 單煒晴
那人走到莫元跟前,拱手一礼,朗声道:“小神酆都,见过帝君,平心娘娘正在殿内等候,还请帝君随小神来。”
平心娘娘,果然是她!
莫元瞳孔微微一缩,以他如今的道行,除非圣人,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擒下?而偌大一个冥界,除了那身化六道轮回成圣的祖巫后土,还有什么圣人?
虽是不知这位圣人召他前来有什么目的,莫元心中却也不如何畏惧,后土虽然强,可毕竟困于轮回殿中,他自己有元始天尊护着,后土能拿他如何,又敢拿他如何?
莫元冲着酆都大帝拱手回礼,道:“久闻冥界酆都大帝神威,今日一见,却是名不虚传,敢问冥君,不知娘娘邀我来此,可有什么指教?”
那酆都大帝闻听莫元的客套话,脸色一丝未变,道:“娘娘自在内等候帝君,帝君进去便知,也不必问小神了。”
见他不愿意说,莫元倒也不好再问,冲他拱了拱手,随即迈步走入了殿内。
轮回殿主殿很大,放眼望去,比真武神殿的主殿尚且大上许多,这也是自然,毕竟是圣人道场,岂同寻常?
不过这殿内的装饰却很是朴素,甚至在莫元看来,隐隐有些简陋了,不过每一件摆放的东西,都是上古奇珍,以洪荒时代异兽的骨骸居多,整体呈现一种粗犷狂野的美感,别有一番韵味。
而在大殿最里侧,摆放着一枚蒲团,一名穿着鹅黄宫裙的明艳女子坐在其上,气息极是平易近人,不过一身道行,犹如笼罩在了迷雾之中一般,根本看不出深浅。
莫元再是眼拙,也看出来这位便是此间主人,这三界之中唯一一位居住在地府的圣人平心娘娘,当下走上前去,恭敬一礼,道:“小神莫元,参见娘娘。”
“不必如此多礼,起来吧。”平心娘娘淡淡的说道。
莫元直起身来,也不敢失礼细看这位圣人,只是拱手问道:“不知娘娘唤小神前来,所为何事?”
“不是我唤你来的,请你来的另有其人,你自与他说吧!”
平心娘娘解释了一句,随后再不说话,莫元心中纳闷,这九幽地府,除了这位,还有谁能请他来,而且这殿中分明只平心娘娘一人啊?
“是我让后土请你来的。”一道温润的声音骤然在莫元身后响起。
巨梟煉愛
莫元浑身一震,他的感知之中,殿内除了气息微不可查的平心娘娘外,分明便再没旁人了!
他慌忙回头一看,却见得不知何时,他身后已然多了一道略微有些虚幻的年轻人身影!
那年轻人长相并不出众,只是胜在眉眼温和,平平无奇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却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气质,让人情不自禁的便会对他生出好感来。
然而莫元不禁没有对他生出好感,反而觉得脊背发凉,浑身打颤。
他见过一次这位年轻人,彼时也是在冥界,不过却是在那幽冥血海之上,连接引佛祖也不是他的对手,被他随手打成重伤!
他是魔祖罗睺,堪与道祖鸿钧比肩的强横存在,是吹一口气,就能覆灭无数莫元这样道行神魔的无上大能!
他更是鸿钧道祖的大敌,而莫元的身份,却是道门的二代弟子,鸿钧道祖的徒孙,是以两人的立场,从这个角度上讲,亦是属于敌对!
不过虽是如此,莫元却是不敢有半分不敬之色,他躬身行礼,极是恭敬的道:“原是魔祖您老人家到此,弟子莫元,给您老见礼了!”
这一句弟子,便是将自己置于晚辈的身份上,便是待会罗睺出手,也要顾忌一番以大欺小的名声。
那罗睺闻言,笑道:“你这小家伙,倒是很有几分心机,昔日巫族如是有你这样的滑头,也不至于现在落到了今日这番田地。”
那平心娘娘闻言,眸中却是有一缕神伤之色闪过,昔日巫族之所以会没落,便是因为天性太过于好战,凡事考虑的太简单,这才会一步步发展到和妖族不死不休的地步。
事实上巫族的力量远远强过妖族,如是巫族众人圆滑一些,阴险一些,当今之世,又哪里还有妖族,又哪里还有人族?
君不见为了人族成为天地主角,为了巫妖两族两败俱伤,连鸿钧道祖都是亲自出面,致使后土化作六道轮回,从而导致巫族祖巫之位有缺,给了妖族积蓄力量的时间。
“魔祖前辈您说笑了,巫族十二祖巫威震天地,弟子对他们敬仰久矣,岂敢与他们并肩?”莫元小心翼翼的道。
此刻这殿中可是还坐着一位后土娘娘来着,他如顺着罗睺的话说,岂不是骂巫族不够聪明?
桃花源記 weiwell
“你这小子,却是对我的脾气。”
罗睺点头一笑,道:“闲话不多说,我是分身来此,耽搁久了,只怕鸿钧那老儿会有所察觉,我且问你,你可愿投入我的门下?”
莫元双眉一挑,有些难以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话,叫他投入这位魔祖门下,罗睺这等人物,也会看上他一位小小的二重天准圣吗?
“怎么,不说话是不愿意吗?”罗睺问道。
“弟子不敢,前辈您神通惊天动地,便是在万界之中,也是顶尖强者,能入您门下,自是弟子三生有幸,不过……不过……”
罗睺摇头一笑,道:“不过我与鸿钧份属敌对,结有深仇是吗?”
“弟子并无此意!”
莫元慌忙解释道:“好叫前辈知晓,弟子自修行以来,历经磨难,却是多亏了师父元始天尊将弟子收入门下,遮风挡雨,传授道法,这才侥幸有今日的道行,弟子虽然仰慕前辈神通,但是却不能辜负师父大恩,还望前辈见谅!”
如是当初初得混沌钟之时,被罗睺看中收徒,莫元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答应,可是现在他受道门厚恩,没有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他早都被佛门强行渡化,叫他背叛道门,他自然是不肯的。
“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如果我能给你一桩你师父元始乃至鸿钧那老儿都无法给的机缘呢,你可愿意拜入我门下?”罗睺笑眯眯得道。
“还望前辈见谅,弟子无论如此都不能辜负师父恩典!”莫元斩钉截铁的道。
罗睺闻言并不生气,只是笑道:“莫急着拒绝,我还没说呢,莫非你不想成圣,如果说我能让你参悟透鸿蒙紫气,成为最后一尊圣人,你又待如何?”
鸿蒙紫气!成圣!
闻听这个两个词,莫元脸色陡然一变,这魔祖好大的手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