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9cow好看的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二十六章 見異思遷分享-r9vp7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副帮主,你们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断浪惊骇已极,又是一声令下,岂料竟无人反应,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别白费心机了,就在你开口之前,正好有四个人离开了,想来应该就是剩下的那几个天池杀手了。”
任以诚摇了摇头,对于没能将这帮人一网打尽而感到有些遗憾。
“该死!来人,给我杀。”断浪忿然怒骂一声,旋即强令手下向任以诚包围过去。
他确实安排的很周密,埋伏在望霜楼外的人手足有近千之众。
断浪咬牙切齿道:“蚁多咬死象,今天耗我也要耗死你!”
“看来你计止于此,你的戏唱完了,接下来该我了。”任以诚不等众人靠近,倏然纵身腾空,径直向着断浪疾掠而去。
速度之快,迅若流光电闪!
断浪为躲避爆炸,此刻已身在数十丈外。
见此情形,他的心脏狠狠抽动了一下,压力陡增,不自觉间已伸手握住了剑柄。
重生之超級遊戲大亨 離火加農炮
但就在这关键时刻,火麟剑竟又产生了异动。
“混账!”断浪不禁怒火更盛,急忙狂运功力贯注剑中。
这些日子在火麟剑的帮助下,他功力大有精进,瞬息间已将剑压制。
锵然一声激鸣,火麟剑夺鞘而出,断浪随即纵身跃起。
他深知任以诚的实力非同小可,甫一出手,便用出了蚀日剑法中威力最强悍的一式‘火麟蚀日’!
虚空火蛇翻滚,迸射出无数殷红如血的剑气,交织成一张密不透光的巨大罗网,铺天盖地,席卷而出。
面对如浓云压下的剑网,任以诚却没有丝毫闪躲之意。
就见他凌空一旋,周身猛然爆发出一股势头更为炽烈的火劲,犹如燃烧着熊熊烈焰的龙卷风ꓹ 霎时掀起滔天热浪。
轰!
螺旋真气夹杂着麒麟火劲,风火并举之下ꓹ ‘火麟蚀日’当即应声而破。
任以诚穿透剑网,破空再向断浪扑去。
吼!
火劲翻腾,断浪恍惚只觉眼前有一头火麒麟咆哮而来ꓹ 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震撼莫名。
错愕间ꓹ 他忽感脑海中一阵剧痛传来,却是猝不及防之下ꓹ 被任以诚的剑指点中了眉心。
哧!
凌厉剑气自断浪后脑贯穿而出ꓹ 砰然射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大坑。
“呃……”
断浪双目圆睁,断线风筝似得跌落了下去,伴随‘蓬’的一声,砸落在地。
望霜楼的废墟中。
天下会的部众眼见帮主被杀,当即停下了向幽若冲去的脚步。
沉默一瞬后,纷纷陷入了慌乱之中。
幽若趁机脱身ꓹ 施展轻功,来到了任以诚的身边。
她看着断浪的尸体ꓹ 看着对方那张充满不甘之色ꓹ 似纵死也愿不悔改的狰狞面容ꓹ 幽幽发出了一声叹息。
幽若心仪聂风ꓹ 而断浪则是聂风昔日的至交好友,因此ꓹ 两人亦曾有过交集。
“别感慨了ꓹ 带我去地牢。”
任以诚言罢ꓹ 迈步欲走,却忽然又停了下来ꓹ 看着断浪的尸体想了想,聚起一缕灵火,曲指弹了上去。
“呼”的一声,火光冲天。
不过顷刻间,断浪的尸体便被烧成了灰烬。
幽若被吓了一跳,不解道:“人都死了,你干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任以诚笑道:“我是怕他没死透,万一被人给救活过来,岂非又是一桩不小的麻烦。”
幽若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当本姑娘是三岁小孩儿么?
他分明已经被你的剑气将脑袋里搅成了一团浆糊,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不可能有办法将他救活了。”
“以防万一,小心无大错。”任以诚耸了耸肩,没再多做解释。
帝释天那个老家伙的圣心诀融合了凤血的奇效,绝不能以常理度之,他现在虽然不敢明刀明枪的出手,但却不能不防备他暗中搞鬼。
幽若不置可否,却也不再多问。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之时,突然听到地上传来“嗡”的一声异响。
他们低头看去,只见火麟剑光华自生,接着更不断的颤动起来。
惊讶间,任以诚似心有所感,试探性的伸出了右手。
“唰”的一下。
在幽若匪夷所思的眼神下,火麟剑竟然自己飞起落入了任以诚的手中,并发出了阵阵轻吟,仿佛在欢呼一般。
任以诚左手叠指轻弹剑身,笑骂道:“你这个喜新厌旧的家伙,真是枉费了断浪对你的一片痴心。”
火麟剑自然是听不懂的,只是因为剑身上的鳞甲对于麒麟血的感应,兀自轻颤不止。
“也罢,我就先留着你,等我有空再帮你把身上的缺口补好。”
任以诚看了看剑身上当初被无双剑砍崩的地方,只觉别扭非常,随手运劲吸过地上的剑鞘插好,火麟剑顿时便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
在幽若的带领下,两人来到地牢,找到了被囚困已久的秦霜。
昏暗的牢房中,曾经沉稳有度的天霜堂堂主,宛如换了个人一般,意志显得有些消沉。
左肩膀下空荡荡的,一条手臂已然不知所踪。
“霜堂主,又见面了。”任以诚来到秦霜身前,挥手运劲扯断了对方身上的锁链。
“是你,任兄,你怎么会跟大小姐在一起?断浪那个小人呢?”秦霜一眼便认出了任以诚,看着一旁的幽若,更感惊讶万分。
任以诚嘿嘿一笑:“这事儿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断浪已经被我干掉了,咱们还是先离开再说吧。”
自雄霸败于聂风和步惊云之手,天下会便被断浪接手。
而今断浪被杀,身为副帮主和新任堂主的天池杀手也不知所踪,天下会群龙无首。
相見恨晚,相愛很難
三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全然没遇到半分拦住。
快到山门的时候,他们忽然看到有两道身影远远的迎面而来,登时让三人的脸色分别有了不同的变化。
任以诚微微皱眉。
幽若一脸紧张。
秦霜则是欣喜若狂。
“云师弟!风师弟!”
聂风和步惊云乍见意外之喜,亦是激动不已。
妾娘
“大师兄,你还活着,太好了……你的手?”聂风看到秦霜空荡荡左袖,原本开心的神色立时僵住。
重生之星途未”捕”
秦霜淡然一笑,浑不在意道:“能用这条手臂换你和云师弟的一条活路,不亏。”
孔慈死后不久,他查到了雄霸的阴谋,便暗中联合文丑丑、聂风、步惊云、以及断浪等人,在凤溪村商议报仇之事。
可惜他误信断浪被其出卖,导致计划泄露,让雄霸找上门来。
为了让风、云逃走,秦霜拼死拦住了雄霸,为两人搏得了一线生机,却也因此被暴怒的雄霸将左臂震断。
步惊云看着秦霜,脸上少见的出现了情绪波动。
“大师兄……”
秦霜洒然笑道:“好了,云师弟,咱们一世人三兄弟,过去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风,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幽若强笑着凑到了聂风身旁,神态显得极不自然。
聂风道:“我们在路上听说断浪当上了天下会的新帮主,专程来找他算账的。”
“你们不用找了,断浪已经被任公子杀死了。”幽若一边说着,一边脑海中念头飞转,希望能想到办法将聂风和步惊云引走。
穿越悟空 雪龍星辰
她知道任以诚与这两人交情匪浅,若是再待下去,雄霸的下落很可能就藏不住了。
步惊云看出了幽若的心不在焉,目光一凝,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任以诚。
“你是来救她的?”
幽若闻言,顿时心神为之一紧,霍然看向了任以诚,眼神中满是恳求之色。
“正是,你既然猜出来了,我也就不瞒你了。”任以诚一直没出声,其实就是在因此事而为难。
常言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本是理所应当,可这样又感觉有愧于朋友之义。
“你曾数次有恩于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我不多问,我的仇人我可以自己去找,但是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插手。”
步惊云说完,也不等任以诚开口,竟当真就这么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任以诚不由一怔,这个结果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余下得三人亦是面面相觑,均被步惊云这意料之外的态度所震惊。
豪門帝少:強搶總裁少夫人
非凡保鏢 天山童姥爺
尤其是秦霜,凤溪村分别后已相隔数月。
“没想到,曾经冷酷孤僻的云师弟,现在居然变得如此平易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