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mlf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ptt-第638章:後手分享-nb2ze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
这个条件提出来之后,马龙贵没办法拒绝我,因为他一旦拒绝我,那么,他所有的戏,都白演了,他当然可以去找别的公司,但是,他承受不起马帮内部的压力。
因为他是在双刃剑上跳舞,他现在绑架马帮文化公司,如果他不尽快的拿出来救市的办法,马帮的人会剥了他的皮的。
他在跟我赌,豪赌啊,拿命来赌,而且,赌的穷凶极恶,他现在就是一头饿狼,他见到肉,他必须得吃,他不吃,他就得死。
马龙贵什么也不跟我谈了,直接打电话跟陈英名,我就坐在会议室里等。
我就等着他们两个跳进陷阱里面来,等他们死。
我等了半个小时之后,我看着陈英名带着人来了。
都市之異化狂潮 塵封空白印
他来了之后,所有人都不意外,早他么知道有这么个人在背后跟马龙贵搞鬼了。
马龙贵笑着说:“欢迎陈老板。”
陈英名笑了笑,挥挥手,他说:“按照之前的约定,你超过预算了。”
马龙贵笑着说:“做生意就是这样,预算不准的,总有变化。”
黑道公主的假面 月末溪
陈英名摇了摇头,他说:“我觉得,是你搞砸了。”
马龙贵立马拉开椅子,他笑着说:“陈老板,我觉得,这件事只要办成了,我帮你赚的钱,足够你跟你的情敌竞争了。”
陈英名冷声说:“住口。”
我没搭理他们两个的一唱一和,就愣着脸等着。
陈英名笑着说:“林峰,既然,你都愿意退一步了,为什么,不能合作呢?要不这样吧,咱们玩股份置换,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置换百分之20新马的股份,你肯定赚。”
我摇了摇头,我说:“我不跟狗一块抢食物,丢人。”
陈英名眯起眼睛,他说:“年轻人,你很不商人,哼,在这个圈子玩,不把握赚钱机会的人,注定要被淘汰。”
我说:“我相信苍天有眼,善恶有报,少跟我废话,十个亿,没有钱,滚一边玩去。”
陈英名笑了笑,他说:“很好……我收了。”
余安顺立马拿过来合同,她说:“合同在这里,你们仔细看看,价格,股份数量,双方的义务与权力,以及违约惩罚。”
马龙贵立马拿着文件仔细的看,他看的很认真,一条条的看,我不屑的笑起来,他就是个瘪三一样的臭流氓,他这样看,我也不意外。
但是他看很久,他也没看出来什么花,余安顺这种高手拟定的合同,都是那些在金融圈玩了几十年玩出来的合同,他要是能看的出来,那就有鬼了。
马龙贵是很聪明,对金融也有一定的能力,但是,毕竟,只是个财务室出生的会计,半吊子水准,他觉得自己有两把刷子,但是其实,就他妈一傻逼。
马龙贵说:“陈老板,没问题,我签字了。”
豪門枕邊人 月下追夢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爺
陈英名点了点头,马龙贵立马签字。
我也在合约上签字。
很快,我们就达成了合约。
余安顺说:“款项必须在三个工作日完成交割,否则,会视作违约,而违约的赔偿金,会以三倍的代价作为惩罚,也就是三十个亿。”
陈英名说:“来之前,我已经以环球盛世出借的方式,借给了马帮文化十个亿,并且,资金已经到账了。”
马龙贵笑着说:“放心吧,一定会给钱的,哼,从现在起,我就是腾辉最大的股东之一了,我要立即将腾辉进行改名,与我们马帮挂钩,并且,重新召开董事会,进行董事长选举。”
超時空主播 陌清雨
我点了点头,我说:“这是你的权利。”
马龙贵笑着说:“还有,我要进行人事任命,我现在要以最大股东的身份人之一,对我进行人事任命,我要担任公司产品总经理,进行买壳上市后的第一次公募,并且,推展公司区块链,我相信,林总应该不会,也不能反对吧?”
星轉幹坤 夢中葡萄
我看着他越来越得寸进尺的脸,眼神里嚣张的表情,越来越浓郁。
我点了点头,我说:“不反对。”
马龙贵立马笑着说:“不反对就好,如果,我想请林先生现在就退出董事会,给我们马帮让路,你也会欣然答应吧?”
我点了点头,我说:“可以。”
马龙贵立马笑起来,他说:“林总,为了情义,可真是没话说。”
我立马说:“好了,现在交易都已经完成了,你可以死了,刀爷,主持吧。”
刀保民冷声说:“眼下,你应该没话说了吧?”
马龙贵立马说:“妈的,什么年代了?还他妈的三刀六洞?你刀保民算什么东西?一个早就离开马帮的人,有什么资格管我们马帮的事?”
所有人都震惊了,完全没想到,马龙贵居然变脸变的这么快。
“这……”
所有人都被震惊地无语了,十分丢人的看着马龙贵。
我无语的笑了一下,我看着刀保民,我说:“刀爷……怎么说?”
刀保民立马说:“邢堂的人给我进来。”
十几个人立马冲进来,但是马龙贵一点都不怕,他说:“我作为马帮文化的总经理,我阿爸作为马帮文化的大锅头,谁敢乱来?”
刀保民吼道:“你杀人放火,就该死。”
马龙贵立马讥讽道:“抓贼拿脏,证据呢?”
刀保民眯起眼睛,他被气的嘴角都颤抖起来了。
丹武 寒香寂寞
马龙贵得意地问:“证据呢?我杀人了,证据呢?有人证,还是物证啊?证据呢?拿出来啊?”
我握紧了拳头,虽然愤怒,但是不意外。
我笑着说:“马会,你这个大锅头,怎么说?”
马会看了一眼马龙贵,虽然很痛心,但是他却说:“公司现在需要阿贵去打理,大家给阿贵一点时间,我马会不会不讲道义,该处罚的,我一定会处罚。”
醫學院裏的詭異事 小汗
鮮妻小迷糊:隱婚老公是個壕
我笑着问:“你觉得,我会信吗?”
马龙贵哈哈大笑起来,他不屑地说:“你这个蠢货,你不信又怎么样?我们已经买了你这个壳,马帮借东风,就不可阻挡了,我马龙贵再也没有人能阻挡了,我必将成为一颗最耀眼的明星。”
我看着得意的马龙贵,又看了看笑而不语的陈英名。
我打了个响指。
余安顺立马拿出来一份文件,非常冷酷地告诉他一件事。
“根据证监会的要求以及相关法律,马先生收购了腾辉商务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触发了收购要约。”
“我们公司董事长,最大股东,觉得你危机了公司董事长的权利与地位,所以,答应要约。”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公司所有股东,都可以将手里的股份,按照24个月以来最高的股价出售给你,你必须得买,否则,就是违法,而腾辉商务24个月最高股价是8块5毛3……”
余安顺说完,我就看着兴奋的马龙贵突然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眼神里露出了恐惧。
攻心計,霸上細作王妃
我直接站起来,告诉他四个字。
“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