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91wj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 txt-第九百八十五章 歸宿-lsfm8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日下都信吉其实是很沮丧的,他的中队伤亡近半,新四军并没丢下几具尸体。也就是说,他被新四军偷袭得手。
如果按照正常的报告,回去之后,就算不上军事法庭,他这个大尉也当到头了。
餵,我不是抱枕! 天涯一線
九陽劍聖 九陽劍聖
然而,按照胡孝民的报告,他不仅没过,反而有功。
日下都信吉突然觉得,胡孝民还是很不错的。他与胡孝民一同来水坝镇,路上并没有过多的交流。胡孝民虽然会说日语,也想讨好他,可在他眼里把胡孝民没当一回事。
黑夜將至
直到昨天晚上,胡孝民率部队来救援,还与新四军发生激战。这是出乎他意料的,日下都信吉一直觉得,汪即卿的部队战斗力很低下,除了维持治安之外,根本不能上战场。
城中池
昨晚的新四军战斗力很强大,他的中队被偷袭后也损失惨重。可胡孝民敢跟这样的部队作战,至少说明胡孝民是真心想救援的。
超級邪神在都市
种种事情,都让他对胡孝民的好感油然而生,这才说出胡孝民是他朋友的话。
胡孝民听到日下都信吉的话,脸上堆满了笑容:“能与日下君成为朋友,是我最大的荣幸。”
这次水坝镇之行,中共路北特委、第四行政专员公署、新四军五十一团团部机关能顺利转移,他就已经非常高兴了。
新四军晚上偷袭日军,让他更是高兴。五十一团没有对保安队动手,既可能是因为保安队分散歇宿,也有可能是五十一团,根本没把保安队放在眼里。
五十一团是主力部队,敢于向日军挑战。从他们偷袭日下都信吉中队就能看出来,这支部队的战斗力非常强悍,而且行动速度,组织严明,整个袭击不到十分钟,可让日下都信吉中队伤亡近半。
得手之后,五十一团绝不恋战,迅速撤离,这说明指战员非常果断。
胡孝民带去的两个特务连,除费了点子弹外ꓹ 没有一人伤亡。所有人都还得足了好处,士兵去坝上村前ꓹ 每人发了五块大洋,离开水坝镇前,又分了二十块大洋。
至于班长、排长、连长就更不用说了ꓹ 职务越高,得到的好处就更多。
胡孝民独得一坛金子ꓹ 他发现那个小坛子,就把沉甸甸的小坛子抱走了ꓹ 连王征夫都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
直到昨天晚上写报告时ꓹ 他才偷偷倒出来。里面基本上都是“金”字号的,有金条、金饼、金元宝,还有一些金豆子。胡孝民初步估算,应该在两百两以上。
这可是董喜阳一生,甚至是几辈子积累的财富,就这样被他一次性都拿走。胡孝民一点负罪感也没有,他觉得ꓹ 像董喜阳这样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下场。他被弄得家破人亡ꓹ 纯属咎由自取。就算日下都信吉不弄死他ꓹ 胡孝民也不会放过他。
回到苏州后ꓹ 胡孝民先把两大坛大洋运回办事处ꓹ 他让人送了一箱,整整五千大洋ꓹ 再从自己那份里拿了两个金元宝和五根金条ꓹ 亲自让人抬着送到了赵仕君的办公室里。
胡孝民等抬箱子的士兵走后ꓹ 亲自打开箱子,露出里面的大洋金条:“部长ꓹ 这次去丹阳,虽没消灭多少新四军,但也收获不少。”
赵仕君看到一箱子钱,眼睛都直了:“怎么来的?”
胡孝民介绍着说:“水坝镇的镇长董喜阳,暗中与新四军勾结,幸好我们看出了破绽,借着他的嘴,向新四军传递假情报。中共路北特委、第四行政专员公署、新四军五十一团团部机关虽然跑了,可新四军的主力部队,果然来水坝镇偷袭,哪想到正中我们下怀。
按時長大
只是新四军准备得太充分,足足两个团,两千多人,我们战斗力再强,也只能撕下一块肉,没能把他们都消灭。打退新四军后,日下都信吉亲手处决了董喜阳,我则抄了他的家。跟我去水的兄弟们,都得了一份,还剩下一万多大洋,准备给其他兄弟。”
赵仕君微微颌首,他走到箱子前,拿起一把大洋,随口问道:“保安队损失大吗?”
胡孝民低声说道:“托部长鸿福,我们基本上没损失,倒是日下都信吉中队,损失近半。”
赵仕君微笑着说:“兄弟们没损失就好,看来你是员福将,两次带兵,都能把手下完好无缺带回来。”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兄弟们把命交给我,总不能辜负他们信任。只要出去,总是小心翼翼,宁可少立功,也要保得兄弟们周全。”
黑魔法師 賤宗首席弟子
赵仕君突然说道:“不错,你先回去休息一下,过两天去常州,也带一个特务连去。”
胡孝民诧异地问:“去常州干什么?”
赵仕君摆了摆手:“先回去休息,到时候再跟你细说。”
悍後攻略 葉清華
他这是对胡孝民的爱护,胡孝民去水坝镇虽然只有几天,但与新四军遭遇,打了场恶战。日军的中队损失近半,说明当时的战斗是很惨烈的。胡孝民带领的特务营,竟然没有一人损失,还成功协助日下都信吉中队击退了新四军,可见他是费了很大心血的。
不管胡孝民所说是不是真的,但他拿着一箱大洋来见自己,哪怕是假的,也必须当成真的。赵仕君不会去追究,有些事情说穿就没意思了。
胡孝民面对赵仕君时可以说谎,但他与冯五见面时,却没有隐瞒,将事情的真相详细跟他说了。这其实也是胡孝民向组织的一次汇报,冯五会把胡孝民所说的内容,向组织报告的。
胡孝民拿出一个布包交给冯五:“这里有些金条,是从董喜阳家抄出来的,你拿给汤一贯,让他多采购物资,支援家里。”
布包里的金条,大概是从董喜阳抄出来的金子的三分之一。
胡孝民在水坝镇,听董喜阳说起过新四军的情况,生活在坝上村的中共路北特委、第四行政专员公署、新四军五十一团团部机关,生活很困苦。吃不好不说,还经常吃不饱。
冯五提起布包,发现很沉,惊喜地说:“这么多?”
胡孝民指着布包轻声说道:“我们现在拿着金条没用,不当吃不当穿的,换成物资送到家里,才是它们最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