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fb3s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討論-第1237章 下限-h6psv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一念至此,梦梦就闷闷不乐起来。
它没有掩饰自己怏怏不乐的心情,凤山这么敏锐的人自然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不对劲。
“少主也知道吗?”
“知道什么?”
“前辈是少主带出秘境的。”
“我本来就是追着她出来的。”
“主动和被动可是不同的。话说回来,前辈是在秘境之时就和少主结契了,然后才得以安然无恙离开秘境的?”
“那倒不是。我是和凤殊在追逐之间穿越空间壁垒时莫名其妙结契的。她没有主动想要和我结契,我也没有主动想要和她结契,是等安静下来之后,才发现了我们已经结契了。”
凤山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秘密。
“结契是发生在离开秘境之后还是在秘境当中?”
“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总之我和她就是稀里糊涂地结契了,但就目前来看相处得还不错。
步步驚婚:首席,愛你入骨 羅潔莉兒
尽管她不是我挑选的人,可就像凤初一一样,我当初也是没得选择,最后结果都还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缘分。
我停留在秘境这么多年,凤家来来去去有数十上百万人次的成员进出,结果你们谁都和我没缘分。偏偏凤殊这家伙从外域而来,这都能够碰上我,还稀里糊涂地和我结契成功,你们真的差了点什么。”
自从凤初一去世之后,凤家没有找到它的尸身,一直以来都认定它没有死亡。然而即便历代族长都抱着想法要将它找回来,却没有一个人最终如愿。时间一长,核心成员便纷纷怀疑起它是不是真的还活着这件事来。
谁都没有想到它其实一直都停留在凤家的一处训练秘境里。
凤家核心成员从年少时开始便都有可能得到机会进入秘境提升实力,它和鸿蒙将凤家核心成员的脸混了个眼熟。如果不是凤殊出现,还引得鸿蒙意动,甚至为了吃烤|肉而和凤殊你追我赶,主动结契,也不会最终引得梦梦不得不现身。
“前辈也见过我?”
“不记得了。我受伤很严重,一直都在静养。凤初一走了之后,我有好几百年根本就不知道世事,没有多余的心力来关注周围的动静。比较有印象的只有寥寥数人,凤千机,凤菡和凤梨兄妹,凤飏,凤珺和诸葛婉秋夫妇,凤扆和越清夫妇。凤小七这一代的人我基本都没什么印象。”
因为天赋卓绝,凤小七八岁就上了战场,她甚至都没有去凤家秘境训练,梦梦自然对她没有太多印象。如果不是跟着凤殊回到了凤家族人生活的聚集区ꓹ 它都懒得去打探新一代凤家人的信息。
“前辈见过千机老祖?他老人家现在还活着吗?是什么时候见到他的?他身体状态好吗?家族多年没有他的消息,长老们一直怀疑他是不是在外面陨落了。”
听到凤千机的消息ꓹ 即便是自持沉静稳重的凤山也不由地激动万分。
“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我怎么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当时情况不是太好,他精神力受伤很严重ꓹ 整个人都迷迷瞪瞪的。要是还活着……很难说他还有没有活着。”
“一定还活着。千机老祖失踪之时实力已经很高了,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会活过一千岁。”
“我在秘境见到他的时间应该是六七百年前。一个精神力即将溃散的人ꓹ 能够活下来是很难的。”
“前辈没有帮忙?就算前辈本身没有办法帮他,也可以通知家族ꓹ 让人去接应。”
梦梦哼了哼ꓹ “我受伤比他更严重,能够意识到他是谁已经很不错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当时没有帮他忙?六七百年前,凤家是什么情形你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通知凤家?”
凤山愣了愣,很快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急躁,以至于梦梦恼羞成怒了。
“抱歉,前辈。我只是太想要知道千机老祖的确切消息ꓹ 所以才会口不择言,请你原谅。”
“算了。我也不是不知道你们关心他。不过我现在也说不好。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全身心地养伤ꓹ 闲暇时间也要处理别的事情。等回过神来ꓹ 已经找不到他在哪了。再后来ꓹ 我又跟着凤殊离开了秘境ꓹ 更不知道他有没有留在里头了。”
“如果千机老祖还在那个秘境,前辈是不是一定能够发现他?”
“秘境太大了ꓹ 秘境里头也有小秘境ꓹ 异空间ꓹ 如果他进入了最深的层面,或者异空间ꓹ 我就得靠近他所在地域才有可能发现。”
这也是为什么梦梦后来并没有发现凤千机的缘故。一它并没有全力搜索,二凤千机很有可能自己藏了起来。对于一个实力到了很高程度的强者来说,只要有心藏匿自己的气息,一般是很难发现的。
“大长老也知道吗?”
“谁?凤珺?他们没问,我也想不起来要说。”
凤山深呼吸了几次,决定这一次回去之后要立刻将消息告诉长辈们,到时候看看能不能进秘境去全方位查看几次。如果凤千机还活着,肯定会需要家族的帮助。
網遊之道士兇猛
“你既然在这里找不出问题,怎么不回去?”
“小泥巴还没回来,我想着也许它能够发现异常,所以想着停留更长一段时间。”
“就算是这样,你也可以联系凤殊,告诉她你去哪了。”
“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除非有必要,我认为没必要过多联系。
都市全能兵王 初六
这里的皇帝疑心很重,只要有一丝可能,他就会想要破解凤家的联系方式。
像他这样性格的上位者,是轻易不会允许在掌控之外的事情发生的。我们一行人显然就是在他的掌控之外,是让他很难感到舒服自在的势力,他肯定迫不及待地想要通过各种手段来尽早掌握各种人事。
然而我们凤家在外域的布局向来都是暗中进行的,就像其他内域世家一样,我们都不愿意过多暴|露自身的存在。现在因为少主发现了蛊毒与寄生虫族的存在,我们凤家相当于是暴露了自身来介入外域的情况,回去之后恐怕会遭受其他世家的责难。”
梦梦倒是不担心这种事。
“他们都接受了凤殊的恩惠。如果不是凤殊出手,内域世家也会被下蛊之人一网打尽,情况不会比外域更好。
现在既然发现了双重问题,又是凤殊发现的,于情于理他们都应该认真听取凤殊的意见,而不是倒打一耙。”
“如果事实果然如此,自然不会有糟糕的后果,怕就怕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将虫族寄生的人类目标找出来,形成确实的完整的证据链。”
就如外域各大势力之间与内部都同样不缺乏勾心斗角暗流涌动,内域世家也并不是铁板一块。
“算了,不管会出现什么情况,现在也不会是凤殊需要面对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时不时就失控顿悟的问题。”
不远处的凤殊依旧无知无觉,梦梦头疼不已。
“肯定是有我们所不了解的契机。总不能是少主天资过人,悟性绝佳,所以想顿悟就顿悟?”
“开什么玩笑。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顿悟的。要是能够想顿悟就顿悟,这意味着她掌控了顿悟的诀窍。可是你看她是懂诀窍的样子吗?每一次顿悟都是在奇怪的场合,时机根本就没掐对。”
我就是季潔 王茜
凰帝賦 妖妖
“这就是麻烦的地方。现在还好,基本都出现在人类的地盘,虽然离凤家远,可我们也基本可以保证少主的安全。万一哪天在战场上突然来一场顿悟,虫族就算是用滚雪球的办法,也一定会以量取胜,直接靠尸体都要埋了少主。”
一想到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凤山也跟着头疼起来。
万一虫族认为凤殊是巨大的后患,不惜出动虫族高手来伏击她,这意味着守卫工作十分艰巨。
“如果只是数量多倒无所谓,大不了直接躲进小世界里去,或者我带着她逃跑。怕就怕虫族宁愿牺牲某个星球,或者干脆牺牲高等级血脉的虫族类型,都要灭杀凤殊,到时候才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打個電話給大俠
万一运气更糟一些,碰上智慧很高实力同样很高的虫族,不想杀了凤殊,却想要抓了她回去研究,别说逃命了,能够顺利地死掉都是好的。”
想起从前它曾经听说或者见识到的虫族手段,梦梦就不寒而栗。
“你们人类和虫族其实有很多共同点,繁殖力都很强,心也够坏。一旦破了下限,那就永无下限。有时候,人类比虫族还要让我感到可怕。人心是我见过最为黑暗的东西。”
總裁吃肉我喝湯 墨非寶
关九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其实是超越了普通民众的常识范畴,她只知道家里人很高兴她能够带回去这么多猎物,尤其是丁春花,在野山猪卖钱之后总会对她和颜悦色几天,所以原本她是打算着只要有机会,以后见到野山猪就一只都不放过的。
不过多得洪卫国提醒,她的确是收敛了,后面更是一只野山猪都没有猎杀过,到手的也基本都是小型猎物,最大的也不过是傻狍子。
但是这一回,刚才只顾着保命,杀了这么多狼,恐怕任是谁发现出自她手,都要胆战心惊一下?
狼群都敢独自对上的女娃,该是多么的心狠手辣?
关九烦恼极了,惯常木呆呆的小脸上也露出来懊恼的神色。
她兀自发呆中,便没有听见杨其民与洪卫国的议论,两人看见那箭头,还有其上的蛇毒,都已经猜测出这杀狼的始作俑者是关九了,躲在树上压根就解决不了问题。
“谁?下来。”
两个陌生人当中的年长者忽然神情一肃,视线精准地往她的藏身处投射而来。
“怡静?是你在那里吗?下来吧,已经没有危险了。”
洪卫国闻言立刻跑到树下,抬眼看去,一片衣角也没有。
他考试考不过洪怡静也就罢了,连打猎也是打不过人家。虽然算不上手无缚鸡之力,但是网鱼还行,上山来抓兔子猎狍子什么的,他却是没办法的,平时跟在大人后头进山,多半也就是采些野果野菜,顺带下山背点猎物,当个运输工。
八歲太後好邪惡 倩兮
因为总是被父亲笑话说比不过一个丫头片子,洪阳总是在背地里喊关九“男人婆”。
只是喊就喊了,不痛不痒的,关九只当他是个小孩子发脾气,所以次次都不当一回事,显得他好像越发幼稚了。这样他欺负起人来也不得劲,就好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里,对方丁点反应都没有,显得他是唱独角戏那般。
“哥,没人啊。”
年纪小一些的年轻人也跑到洪阳身边往上看,然后摇头。
“小家伙应该是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逃开,还是被狼追着。”
洪卫国没见到人,便不由自主地担心起来,杨其邺兄弟俩对视一眼,便想着在周围找一找,好歹他们手中有火铳,多少还有些自保能力,只要不是遇到数量众多的狼群,总会有救人的机会。
想到就干,他们跟洪卫国打了声招呼,让他领着人赶紧下山去,转眼之间却见洪阳的大表哥顾明川手脚利索地爬上了树,并且一蹿就蹿到了树干背后去了,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哥,你老大不小了,爬什么树?快下来。”
顾明山在下头急了,也在树下跟着转到了树干的另一头去,抬头一看,却“咦”的一声。
網遊之屠龍牧師 寶寶奶嘴
洪阳急忙跑过去,抬头望去,也傻眼了。在密密匝匝的树叶掩盖中,七八米高处的两根树枝交汇处,正坐着一个人,恰巧就是他最讨厌得同班同学洪怡静。
关九没有发现洪阳恼怒的火热视线,此刻她正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顾明川,在对方不发一言伸过手来时,她愣怔半晌,才乖乖地将背篓卸下给了他。
“跟上。”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十分冷淡,吐出两个字便不管她了,再一次动作利索地蹿下树去。
关九也不吭声,手脚麻溜地攀着树枝,像只惯常在树间跳跃的灵猴那般,脚往这里一点,手往那里一勾,三两下便站到了树下,几乎与顾明川前后脚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