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ecm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緣定你 起點-第一百六十八章 保命與殺人推薦-bmzg3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经法医鉴定,初亮死于脑溢血。六十余岁患上这种病,并不罕见。
只是经警方调查发现,他以往并无高血压或者其他易诱发脑溢血疾病的血液类病史。
由于身份特殊,户籍上标明他的性别是男性,而做过变性手术的他,身体具备女性的特征和功能性器官。
刑科所的心理分析师对他进行鉴定后认为,他的性心理取向也趋向于女性。
被捕前,初亮并未办理性别变更手续,更遑论提供法律规定的国内三级医院出具的性别鉴定证明和公证部门出具的公证书等等。
这样一来,他的性别就无法准确认定为女性还是男性了。
为了防止错误关押,影响到其他羁押人员的“思想和身体稳定”,看守所只得给他辟出一个单间,由两名干警全天候24小时轮流看管。
死亡当日,由于是元宵节,早饭看守所里每人分发了六个元宵,两根火腿肠,可分发到他手里却只有三个元宵,还是碎的。
他当时气不过,跟负责发饭的一个老退休干警争吵了几句。
中午吃的包子,虽然没有肉,但好歹也算是改善了下伙食。
晚饭依旧是米汤、馒头和清炖大白菜。
一整天下来并无任何异常,晚上九点吹哨就寝,他照常洗漱、铺床、睡觉。
半夜的时候,他起夜上厕所,之后就再也没出来。
经法医鉴定,给出的死亡结果是脑溢血,而非意外死亡,所以,那晚当值的干警并未受到任何处分。
只有顾颐和司华悦心下有疑惑,因为初亮的死亡时间太过于巧合。
初光元宵节当日刚见过他们俩,开出的五个条件中的第一条就是要求释放他的哥哥初亮。
现在初亮这一死,无疑是让警方失去了一份母毒的藏匿地点。
初亮在单窭屯这起案件中所起的作用甚微,他只是为了文化不得已饰演初师爷的替身和影子。
他甚至没有杀过一个人,更没有仗着身份压榨过任何人。
如果说他动过杀心想杀的人,也只有他的假想敌司华悦了。
总体而言,这个人算不得坏人,只能算是一个怪人。
据看守所里的人讲,当得知初亮的死讯后,羁押在同一家看守所里的文化哭成了一个泪人,不吃不睡,痴痴地望着监室外的天空发呆。
……
虹路看守所是奉舜市唯一一家高戒备看守所,关押在这里的都是一些重大刑事案件的重要涉案人。
人们背地里管这家看守所叫地狱周转站。
建所十三年以来,从这里走向监狱的人仅有七人,其他的已决犯都是从这里直接走向了刑场。
九十年代末就已经废除的武警看押犯人的规定,在这里被重新启用。
关押在这里的犯罪嫌疑人都是一人一间监室。
他们平日里根本不需要劳动,也不需要打坐或者背监规,除了吃饭和就寝时间与其他看守所一样,其他的均不同。
想在监室里自杀,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供自杀的载体。
监室内的墙壁是橡皮墙,连地面也是,里面没有桌椅板凳,床也没有。
空间足有三米多高,一扇不大的窗户高度也在两米以上,估计也只有姚明那样的海拔才能够得着窗户。
所以,想在这样的房间里撞墙或者上吊自杀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监室的墙壁四周分别安装了四个监控摄像头,仅有十五个平米的房间里全部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无一死角。
没人愿意被关押到这家看守所,仅心理暗示就足以让他们精神崩溃。
絕戀蜀山仙 柳夢璃
初师爷主动要求到这里来,是因为这里的高戒备管理条件完全可以保障他在死刑判决下达前,不会意外身亡。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被转来这里的当晚,他的哥哥却先他一步死了。
“谢谢你肯将这个消息及时告诉我。”初师爷对顾颐说。
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仿佛死去的初亮仅是他的一名普通的手下。
关进这里以后,他不需要再戴手铐和脚镣。
但只要离开监室,他的身后便会紧跟着两名持枪武警。
大唐武生
隱身高手在校園(曖昧在校園) 造化城主
提审室给犯人提供的座椅是带锁链的,坐上去以后,整个人就被固定起来。
顾颐没有说话,看着初师爷,在心里忖度他接下来会用什么条件来更换先前的那个。
“既然初亮已经死了,那这个条件里的第一条仅剩下文化一人了,我很想知道,你有能力护他不死,并释放他吗?”
少帥你媳婦又不聽話了 謝安年
顾颐没想到初师爷居然还要继续先前的条件。
原先他以为文化只是沾了和初亮的特殊关系的光,才让初师爷在开出条件时将他一并给加了进去。
来前,他曾设想过很多初师爷会更替的条件,没成想他居然维持原条件不变。
“我可以尽我最大的努力保他在羁押期间不死,但释放后,我不可能专门派出警力去护他周全。”
初师爷沉吟良久后说:“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初师爷接着道:“初亮的骨灰麻烦交给文化,让他找个地方给好好安葬。”
“文化释放后一个星期,你来见我,我会履行之前的约定,告诉一个藏毒地点。”
文化在单窭屯的案件中所起的作用虽然与初亮大同小异,但他在担任替死鬼期间,曾杀害过无数人,也参与过无数起贩毒和窝藏罪犯的案件。
他最终的刑期定然也是难逃一死。
但为了从初师爷的嘴里套出藏毒地点,顾颐只得先答应下来。
顾颐知道,初师爷所谓的文化释放后一个星期来见他,必然会提出与文化视频通话,确认顾颐是否真的将人释放了。
现在的首要问题是,怎么能保证文化在羁押期间的安全?
返回的路上,顾颐接到闫主任打来的电话,“初亮的确是死于脑溢血,但却是一种药物引起的脑血管破裂!”
这愈发让他不敢将文化继续留在看守所了。
可如果连看守所都不安全了,要么跟初师爷一样,送到虹路看守所,要么释放。
虹路看守所并非什么人都能进得去的,那里的一应消费需要家属承担,就连以后枪毙时的子弹费用也要由其家属购买。
一个初师爷就已经废了好一番力气才弄进去,不可能再将没有家属的文化也给关押进去。
初亮的死并未引起看守所的重视,现在他们大概还在以为初亮是病死,而非意外死亡。
这样一来,文化的生命将受到很大的威胁。
斟酌再三,顾颐将电话拨到公安局大局长的办公室,将这些情况简要地对他讲了下,让他直接对看守所下达戒严的指令。
顾颐这边在忙着保人性命,而司华悦这边却在谋划杀人。
袁木二审判决死缓,保住了一条命,已经随春节前最后一批投狱人员送达了监狱。
司华悦自知自己的力量无法做到杀死一个在监狱服刑的犯人,便将初师爷对她说的话讲给了司文俊和司华诚听。
她没想到,司文俊和司华诚居然早就知道了袁木并非司家人。
生化末日之重活暴君
当初之所以帮袁木请律师,只是因为刘笑语的临终嘱托,尽管袁木不是司家人,但却是刘笑语的孩子。
他们是看在刘笑语的面子上才帮袁木的。
现在听了司华悦的讲述后,司文俊和司华诚均沉默了下来。
怎么说都是一条命,就算袁木不在监狱里服刑,他们也不可能说杀就把人给杀了。
“你刘阿姨人已经走了,她的遗书已经没那么重要了,该知道的我们都已经知道了,遗书就跟遗像一样,只是留给亲人的一个念想。”
司文俊的情绪不高,说:“所以,这件事,我们不能答应,我们有能力保护袁禾,将来即便袁木出狱了,我们不认她,她根本就没有能力对袁禾做出什么事情来。”
“至于你的那个植物人朋友,爸爸会想办法找到最好的医生来救治她。如果说闫主任都没有办法救活的病人,那个初光照样不行,不要上他的当!”
听司文俊这样说,司华悦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却又无计可施,如果监狱里有能为她所用的人就好了。
假设仲安妮现在还在监狱里,司华悦只需一个暗示,她就会为她铤而走险。
可现在唯一一个跟她铁的人却变成了植物人躺在病床上。
走出家门,正在准备发动重机时,袁禾跟唐老爷子买菜回来。
见到司华悦,袁禾将手里的菜递给唐老爷子,走到司华悦身边跟她打招呼。
“华悦,有件事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讲给你听。”
“啥事?”司华悦拿下头盔问。
“你还记得余小玲吧?”袁禾小声问。
“记得,榆木疙瘩,那个杀死自己新婚丈夫的女人。”
司华悦上一次去监狱见袁禾的时候,还在大门口遇见余小玲跟另外一个女犯一起出去送垃圾。
“她管我要你的电话,我没给,她想让你帮她翻案。”
“我又不是律师,我怎么能帮得上这个忙?”
司华悦说完,猛然间想到了袁木,续道:“成,改天我去监狱里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