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su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真名之神 ptt-新書《侵入人間》已上傳!推薦-zawg5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站在人群中的李察德·亚伯拉罕,百无聊赖间将目光不经意地往侧边瞥去,那是一面巨大的恍若镜面的落地窗。
站在铁栅栏构筑的窗户往下俯瞰,能见到无数起伏的山峦与宽阔的河流,风景壮阔而美丽,无论见过多少次都让人心生感慨。玻璃窗户外是光滑宽广的金属墙面,淡淡的云雾缭绕其上,竟一眼望不到尽头。偶尔能见到振动翅膀的白色飞鸟在云层中穿行而过,在高高低低的塔楼中滑翔。
諜海之狐
他现在身处的地方是一座高塔,但这绝非寻常可见之地,因为这座塔并不矗立于大地之上,而是漂浮在云海之间。只要有人在窗户边上多站一会儿,就能注意到底下的山河大地正随着时间流逝缓缓往视野后方移动,这是整座云中高塔正在航行之中的证明。在大陆上,这种能像鸟类一般飞行的塔有着广为人知的称呼:
——“巫师塔”。
顾名思义,这里是由巫师们打造、巫师们居住的地方。只有极少数法力强大的巫师,才有可能建造和维持这样一座云中塔,因为它需要庞大的能源支撑才能正常运转,需要完善的防护阵法才能在暴风雨和高空气流中屹立不倒,巫师塔本身就是力量与地位的象征。
而李察德目前身处的这座巫师塔,纵使在它的同类们里,依然显得与众不同:它比一般巫师塔更为高大,内部面积广阔,等同于一个城镇。
想要维持这样一座沉重的飞行塔对于凡人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哪怕是位于顶端的传奇巫师都很难拥有这种程度的魔力;事实上,统治这里的强大巫师不止一位。
这座又被称作“黑塔”、“魔塔”的巫师塔,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自由巫师。他们不属于任何学派,不为国家服务,甚至可能是属于某个势力的叛逃者和通缉犯。因此这里又被看作是世界上最危险和混乱的地方之一。
巫师塔被分为七层,不同楼层分隔开不同的阶层,每一楼层间位阶森严,泾渭分明。居住在最顶层的便是被称为“荒原狼”的五人团体组成的最高巫师议会,他们是整座塔的主人。魔塔内拥有超过三千名正式巫师,总人数逾万。
……
天上悬挂着三颗巨大的火球。今日的阳光尤为灿烂,于是第一层的魔塔住民们有幸享受到足以将窗户照得通透的明媚光芒。
平常时候,来自上层的大量扩张建筑投落下来的阴影,往往会遮挡住光线,这导致位于一楼中心的穹顶大厅即使在白天依旧昏沉黯淡,最底层的人们长时间生活在黄昏和黑夜里。
当然,从来没有人会因此去向上面的人们抱怨——哪怕生活在第一层的人数才是最多的。因为谁都很清楚,在魔塔里,力量才能代表一切;居住在最底层的学徒们根本没有话语权。唯一从困境中解脱的办法,就是不断地向上爬。
穹顶大厅里熙熙攘攘。由于这稀缺的阳光,平日里阴沉着脸的人们也会不自觉地露出笑容。但李察德是例外,因为今天对他而言难说是个好日子。
“黑蛇草两盎司,橙红水晶十分之一盎司,星罗花三分之一盎司,精制红砂十盎司……剩下的呢?”
站在李察德身边的男人脸色阴沉地说道。他穿着布料精致的黑色长袍,衣领袖口干净笔挺,加上人又高又瘦削,看起来颇有几分高塔巫师的风采。只是那硕大的鹰钩鼻和阴鸷的眼神破坏了他的相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对、对不起……我的店里没有那么多存货……”
一个矮胖的青年男子跪在地上,圆乎乎的脸上苍白而毫无血色,额头沾满汗水,笨重的身躯抖得跟筛子似的。
“喔?”瘦削男人刻意拖长声调。男人不动声色地看了李察德一眼,见到他摇了摇头,才继续说道,“你该感谢使者大人的仁慈,安德先生。他允许你用金币垫付欠下的东西,莱茵王国币制,缺少的材料以市价五分之一的浮率补上。明白了吗?”
跪在地上的胖子巫师张了张嘴,过了一会儿才喃喃道。
“可、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
瘦削男人挑了挑眉毛,正待发作,那巫师却一把扑了上来,抱住了李察德的脚——这显然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向旁边那人求饶毫无意义,他深知对方冷酷残忍的性格,而向那位来自高层,看起来年轻和善的使者先生请求,或许还有一丝微弱的希望。
金牌寵夫 柚子冰茶
“求求您,使者大人!求求您再宽限几天,我现在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我被人骗了!我是被黑血社的人骗了,所以才会……!”
黑血社。李察德听说过这个名字,那是几乎遍布魔塔每一层的巫师结社,是塔内部势力最为庞大的团体之一,不会有人愿意招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而之所以有如此声势,显然和它的后台分不开关系:黑血社的领袖正是“荒原狼”中的一人。
瘦削男人又一次隐蔽地看了李察德一眼。这一回,李察德虽然在心中微微叹气,但还是轻轻点头。于是,身边的这位街区主管先生不再犹豫。他打了个响指,只听“啪”的一声,一道电火光在胖子巫师身上闪过,将他整个弹飞。
萬界至尊 殘夢刀
第一层的魔塔住民们大部分都是学徒位阶,也就是处于1级或2级,眼前这个胖子亦不例外。在绝大部分巫师眼中,处于这个位阶的人甚至称不上真正的施法者。
而瘦削男人则不同,他是第一层的七个街区主管之一,目前已经取得了3级的正式位阶,想要打飞对方实在是轻而易举——何况即使不论实力上的差距,胆怯又懦弱的巫师学徒们根本不可能有胆量违抗对方。
胖子巫师像个球一样在地上瑟瑟发抖。街区主管则不紧不慢地朝他走去,他咧开嘴角,瞳孔中闪动着像是盯上猎物的鲨鱼般贪婪的光,弯下腰低声说道。
“你说你一无所有?安德先生,这恐怕不是实话。你不是还经营一家炼金材料店铺吗?”
“不、不要……!”
刚才还在沉默的胖子巫师顿时尖叫起来。
“那是老师留给我的!你不能夺走它!”
那人张开双臂,故伎重施想要抓住他人的脚。但街区主管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这位正式巫师施施然地再次打了个响指,面前的学徒的手才刚伸到一半,就再次被弹飞,整个人像球般往后滚了两圈。
李察德微微眯起眼睛,一言不发。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他的内心仍然会产生沉重感。但李察德并没有选择阻止,因为他不具备这份能力。遵守规则的人才能在魔塔中活下来。这里是混乱之地,弱者必须找到足够强大的庇护,而一旦逾矩,只会引火烧身。
萬能修理鋪
“别像个妓女似的哭哭啼啼。”瘦削男人的唇角微微往上翘起。“相信我,我会托人帮忙的。如果你能将债务偿还清,再支付一点点这段时间里的管理费用,安德先生,那家店铺还是你的。”
他不再理睬躺在地上的可怜虫,向李察德微微鞠躬,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
和刚才那副贪婪恐吓的表情截然不同,此时陪同在身边的主管先生那张阴沉的脸庞正努力挤出笑容,看起来相当瘆人。
“使者先生,这次要多谢您的帮忙。”
李察德摇了摇头。
“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能如此快地将‘月税’征收完毕,还得多亏了主管先生的帮忙。”
“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瘦削男人咧开嘴角,态度谦虚地说道。
他们行走在低矮的铁质屋檐遮挡下的街道。脚下的青石路面污水横流,潮湿的角落里散发着腐烂的气味。远处,鳞次栉比的楼房朝着几乎看不到边的街道边沿蔓延,高高低低的烟囱里冒出蒸腾的白汽。
这就是魔塔最底层的景象……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了,李察德依然感到有些恍惚。这里与最顶层的环境堪称天差地别。
街道上一旦有人瞧见他们,就会立即匆匆改变方向,或是躲入一侧的房屋里。看来街区主管在这片地区能称得上“恶名昭著”。但瘦削男人显然不以为意,神情中反而是得意的成分更多一些。
李察德能理解他的想法。只要他还是得到正式位阶的巫师,以及背后的高层势力作为倚靠,就没有人敢动他。在第一层,这类人行事向来肆无忌惮。
李察德猜测这便是他们不愿意前往更高层的真正理由:一旦到了第二层,像瘦削男人这个等级立刻就会从为霸一方的“特权阶级”变为普通人。
真正有才能和野心的年轻巫师,自然会看不起这种人,认为他们就像阴沟里的老鼠。但李察德却觉得这是明智之举,因为魔法一途最重要的就是天赋,平庸之人就该学会趁早放弃,否则迟早会落得悲惨的下场。
就像身边这位街区主管先生,日子过得想必很幸福——尽管这种“幸福”是靠压迫比自己更平庸和弱小的人来获得的。
錦繡豐園:肥娘種田好發家
“使者大人,接下来就让我带您去住处休息吧?我已经让底下人都准备好了,还有几位年轻漂亮的女学徒。”瘦削男人朝着他挤眉弄眼,“放心,她们都是自愿送上门的,保证会让您满意。”
李察德摇摇头。
“不用。带我去天梯吧。”
“是,是。”
街区主管满脸堆笑,走在前面。他并不觉得奇怪,因为在他看来,眼前这位男人的年龄估计在二十岁左右,像这样年纪轻轻就能居住在顶层的巫师,无一例外是被大人物们看中才能而收为学徒的少年天才,未来前途远大。对于这一类人来说,认为探索魔道奥秘远比满足生理需求更加愉快的想法并不罕见。
……
被称作“天梯”的地方,是坐落在黑塔西南角的巨大螺旋式建筑,每一层都能在相同的位置看到它。
美男襲來:轉校生的奇跡之吻 朧月之願
一路前行,他们很快就能看到这栋矗立在黑塔尽头的庞大建筑。螺旋楼梯的狰狞一角朝着明亮高远的天穹刺去。它就像蹲伏在地上的巨人,脊背高高隆起,无目的视线俯瞰着从身前街道上走过的渺小人类。
一旦来到这里,匆忙来往的身影们便立刻稀疏起来。天梯联通着上下楼层、乃至外界,寻常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是禁止靠近这里的。当然,身为顶层使者的李察德并不会受到这方面的限制。
瘦削男人站住脚步,陪笑着说道。

“大人,再往前就不是我能去的地方了。”
“没关系,你就送到这边吧。”
李察德耸耸肩,就准备往前走。
……
完美戰神 木斯辰
对于主管先生而言,这大概是他所见过的态度最温和的顶层使者。过去派来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些冷漠高傲的类型。虽然不至于无聊到动手教训他,但往往将人当作空气的态度却并不罕见。
瘦削男人意识到,这说不定是个机会。不管如何,和像对方这样的人搞好关系,总没有坏处。而根据之前的经验,使者们并不会拒绝下层人的馈赠。
他咬了咬牙,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
超級兵王混花都
“等等,请留步,使者先生!”
李察德转过头,只见到他手里小心翼翼地拿着玻璃瓶,一副视若珍宝的模样,却将它塞给了自己。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李察德的视线往下一瞥,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
这是一瓶“活能药剂”,服用后能促进感知魔网的活跃度,相当适合冥想前使用。在顶层算不上特别稀有的魔药,但对于眼前这位生活在魔塔第一层的巫师而言,确实能称得上是罕见的宝物了。何况两人只是初次见面,也未必有再见的机会,因为下一次前来收取“月税”的使者不会是同一人。
但他并没有收下。李察德摇了摇头,将药剂推开,转身离开。
“这……”
瘦削男人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对方的背影。
这次是真的出乎他的意料,如果说拒绝主动送上门的女人还能理解的话,可拒绝能帮助晋升位阶的材料,对于任何巫师来说都是不可理喻的。难道对方真的无欲无求到了这个地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