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igc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愛下-第369章 呼倫貝爾頭籌鑒賞-x90ya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时间到了1919年,自年初起,俄国内战已如火如荼,战火有越烧越旺之势。
在东线,3月高尔察克在西伯利亚调集40万白卫军越过乌拉尔山,侵入伏尔加河流域。在远东,日本干涉军在海参崴登陆。
在南线,英法联合舰队进入黑海、法国海军陆战队在敖德萨登陆、英国干涉军占领巴库。高加索的邓尼金得到美国10万人的武器装备和200名英国军事顾问开始北进,6月底占领察里津、7月向莫斯科进军、10月占领顿巴斯地区和基辅。
在西线,英国舰队入侵波罗的海、尤登尼奇白军于5月中旬向彼得格勒发动进攻。
俄国三线危急,因西伯利亚大铁路被白军占领,东、西方被切成两段,造成首尾不能兼顾。奉系政|府乘此时机控制了北满铁路后,也就掌握了黑龙江全省的经济命脉和战略支点,俄国在中国最后的据点,只剩下一个:呼伦贝尔了。
風神之征戰天下 JS黑豆漿
呼伦贝尔地区原来就属于黑龙江。
北满铁路的西端首站满洲里,是中俄的边境城市,原称“霍勒金布拉格”,蒙语意为“旺盛的泉水”。1901年中东铁路西部线建成后,这里建火车站,因是俄国进入中国东北地区(当时惯称满洲)的首站,故称“满洲里站”,俄语为“满洲里亚”,音译汉语即为“满洲里”,归黑龙江行省管,设胪滨府,民国初被废止,呼伦全境易位。
自1912年1月15日沙俄怂恿呼伦贝尔“独|立”并得逞起,至1915年11月6日、中俄在北京签订《中俄会订呼伦贝尔条件》亦称《呼伦条约》、北洋政|府取消其独|立地位止,将近四年的时间这里一直处在沙俄的实际控制下。虽然该条约名义上说明“呼伦贝尔定为一特别区域,直接归中|央政|府节制”,实际上沙俄在彼仍享有充分特权。
在政治上,设最高官员副都统享有“省长之职权”,只“受黑龙江长官监督”,但在行政上是平行的,而且要“由总统择该地三品以上蒙员直接任命”;虽规定了“呼官吏若认为地方不清无力弹压之时,可由中|央派兵前往”,但“惟先应通知俄国政|府”,使俄国干涉合法化;
承认前俄商与呼“自治政|府”所订50余项经济合同的非法权益—-“俄国企业家,和呼伦贝尔官宪,订结契约,经过中俄两国委员审查者,中国政|府,应即予以承认”,并且“将来筑造铁路,借款须先尽俄国”…
这是一块不是租界的租界,因为“中国人在呼伦贝尔,仅有借地权”。这个“借”字说得妙,倒变成了外国人是地主,而中国人是佃户了。
乘其病,要其命,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可以趁机将俄国在东北的势力一鼓作气扫平。而通辽、兴安盟、呼伦贝尔如果拿下,与东北三省连成一片,这是多么广阔的前景啊!
新年刚过,张汉卿便抛出了收复呼伦贝尔的提案。讲起来,这个战略想法,除了机会难得之外,为自己的嫡系考量也有大半关系。
因为少帅这得天优势,张汉卿在短短两年多时间里搞了许多大动作,锋芒毕露,已经俨然凌驾于奉系诸巨头之上。东北的利益是有限的,现在人民党已经在全区域开花,行政事务也多方插手,兵工厂、讲武堂等军事资源也都据在他的手中,这样一来,老奉系的奶貉都端到他一人碗里,自然会有人不平。
虽然明面对张汉卿的举措不会反对,但渐渐地在一些事情上有了反弹,特别是关乎生命的军权上,明争暗抢得很厉害。作为老帅的张作霖是一碗水端平,有好处大家分,基本上东北形成吴俊升、孙烈臣、张作相各领一省的三分局面。而作为后起之秀的张汉卿以及他的少帅系因为资历的原因,始终不能名正言顺地和这些老帅们并驾齐驱,毕竟吃相不能太难看。
在这种情况下张汉卿若想有所突破,势必要从他们的口中夺食,在羽翼还不丰满的奉系初期,这种内部的争端还是不必要的好。
重生日常之主 我爭天下
但是被动地等待局势变化亦非良策,握有重兵的张汉卿打起了向外扩展的主意,而北部正是很好的突破口。他在与奉系高层讨论时局时认为有四重优势,足以用最小代价达成最大成果:
“俄国陷入内战,没有余力来对原有在华的势力范围进行保护,风险最小,这是一;
北方日本人正在西伯利亚游荡,如果控制了呼伦贝尔,可以保证西北地区的安宁,它像一把尖刀扼守蒙古、西伯利亚与远东之间的联系,这是二;
呼伦贝尔守军力量薄弱,成功有极大把握,这是三;
最重要的是,这里是中国领土,对内对外都有交待。”
奉系军政要员对此大多赞同,曾在这一带参与剿匪、已经成为黑龙江督军的吴俊升更是极力支持,他说:“呼伦贝尔本来要归黑龙江省管辖,硬是让老|毛子抢了去。咳咳,我吴大舌头一直不服帖。现在咱们兵强马壮的,一鼓作气拿下它,也绝了老|毛子的念想。”
老吴怕日本人,却不怕俄国鬼子。因为近来落魄的白俄来东北讨生活的多了去了,这些原本的天之贵胄一旦沦落也就那么回事。虽然没到乞讨的地步,但男的潦倒、女的失足,在哈尔滨街头屡见不鲜,在吴俊升的府上就收有一个极漂亮的白俄贵族小姐,比中国女人还会来事。
人一旦有心理优势,这胆气也就油然而生了,关键是他拥有两个师的兵力。能有机会扩大地盘,是每个军阀的梦想。张汉卿为了获得他的支持,事前已经答应,控制呼伦贝尔之后仍然把该地划归黑省管辖,老吴岂有不大赞而特赞的道理?
“少帅说的对,趁现在把毛子抢的地盘一个一个都拿回来,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三大派系中吴俊升率先赞同,那和张汉卿交好的孙烈臣、张作相是绝对不会反对的。奉系部分人员因呼伦贝尔处于俄国的势力范围还心存忌惮,在张汉卿讲明苏俄局势后也积极起来。
已建起八师架构的东北奉军实力已急剧膨胀,急需渲泄。但山海关以西、北方热河、察哈尔两特别区均为皖系控制地盘,皖系首领段祺瑞现为政|府总理,皖系控制下的“安福国会”已经选举出皖系徐世昌为总统,于法理上、实力上奉军均不能出关外一步。只有陷入三不管状态的辽北,才是最有可能被奉军征服的。
对于辽北之争是否会引起日、苏的反弹,奉军将领均是拿捏过多。只有张汉卿清楚地知道这段期间的历史大势:乘着日、苏狗咬狗,抓紧一切机会造成既成事实才最重要。他不遗余力地游说各高层,反复说明日本人无力干涉奉军的动作,而苏俄已无暇它顾,此时正是收复国土的好时机。
张作霖也对扩大奉系势力十分动心,他也是有决断力的,当下以原奉军副总司令孙烈臣为此次军事行动总指挥,统一调度各军,张汉卿为前线总指挥。
孙烈臣以黑龙江万福麟29师一部沿北满铁路西北向由齐齐哈尔进击扎兰屯。这回用兵,体现出了交通命脉控制在自己手里的好处了。全部辎重及人员在车站工作人员的配合下,重装上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逼扎兰屯。
轻松拿下后,继续西行至牙克石,与首先反应过来在海拉尔河的呼伦贝尔特别区部队骑兵第18旅激战。万福麟部并不恋战,除一部阻击外,大部向西夺路急进,直逼海拉尔。18旅目的本为骚扰并滞后奉军的进攻,被万部猛烈火力逼退到河北岸后,不知虚实,不敢过份紧逼,与奉军殿后部队隔河相峙。
卫队师以奇兵从平齐铁路经白城下车北进乌兰浩特,后连夜急袭阿尔山。为了稳固成果,1、23、27、28四个师都护卫在辽宁各地和日本人周旋,16、30师守备吉林,这样,特别是在宽城子以北完全被奉军守住,以掐死日本北进的任何想法和动作;相对安全的黑省只要29师一个师和一个保安师就足够了。
boss甜寵:金牌萌妻太嬌蠻
这样,能机动的部队只有卫队师,29师在可能的条件下也可以出去部分,呼伦贝尔一役,就由此两支部队为主力。
基因叛徒
夜幕中只见钢铁巨龙在洮水河岸急速翻腾,清澈的河水涓涓的流声被人员喘息和脚步声所掩盖。凌晨,阿尔山驻军一个团睡眼惺惺地在营地被缴械。
邪爵
拿下阿尔山后,完全切断了兴安盟南北的联系,使整个通辽在西、东、北三个方向完成被包围。
九陽劫帝 寞冬雪夜
卫队师从阜新进入通辽地界,占领奈曼旗,后向北急进,相继拿下西辽河和新开河,围困开鲁,以切断通辽驻军西退路线。通辽本无多少驻军,退路被阻,守军很快投降。
3天之后,卫队师占领辽源、兴安岭两地主要城市,29师前锋部队已兵临海拉尔城下。
奉军在呼伦贝尔、兴安盟的军事行动,很快惊动了苏俄政|府。苏俄继承沙俄在呼伦贝尔的利益,当然不肯坐视奉军占领呼市,俄驻呼伦贝尔商务全权代表巴罗德洛夫奉命抗议奉军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