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drc都市小說 承包大明討論-第一千零八章 反擊相伴-l8opl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不管是王一鹗,还是赵飞将,心里都非常清楚,郭淡在盐商大会上的那番言论,无疑是拉开了这场战争的序幕。
对方当然不会轻易将这盐利拱手让人。
虽然这其中涉及到许许多多利益,其实盐利并不是最关键得,但是郭淡先对盐商动手,那么盐利自然一个非常关键的领域。
双方都不可能做出丝毫退让。
那万鉴走后,立刻又有人上门来,都不给王一鹗、赵飞将喘息之机。
这让王一鹗、赵飞将也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没有办法,万历这回是要对整个国家进行大手术。
花都小刁民
事已至此,一切皆有可能发生。
那万鉴在离开兵部之后,便立刻去到魏国公府。
这魏国公徐维志乃是开国功勋徐达的后人,徐达毕竟是开国第一功臣,是一门两公,一支在北直隶,被封为定国公,另外一支就是这魏国公,目前魏国公徐维志担任南京外守备。
这南京守备是分内外守备,内守备自然是由宦官担任,手握大权,而外守备一般都是由功勋担任,权力是不如内守备的。
然而,上一任南京守备田义在一年前突然被调往京城担任东厂都督,由于万历并未立刻安排人来南京继任,毕竟这个职位非常重要,万历也得慎重考虑,故此暂时是由田义身边一个名叫罗智的宦官担任内守备。
由于只是临时的,再加上罗智得能力是远不如田义,原本属于内守备的权力,暂时是控制在兵部尚书,南京提督和南京外守备手中。
異世界之數碼召喚
“幼稚!”
徐维志轻哼一声:“真是想不到那王一鹗是如此幼稚,事已至此,若他还想南直隶太平,那就必须将郭淡赶出南直隶,否则的话ꓹ 这南直隶如何能够太平,难道让我们将一切都拱手送给郭淡这个商人么?”
作为权贵中的权贵ꓹ 徐维志自然是非常反对新政的,盐利只是其次,只要他们有权力ꓹ 即便将盐利让出去,迟早还是会回来的ꓹ 关键取消免税特权,这个对于他们这种权贵而言ꓹ 可就是非常致命得ꓹ 再加上军制改革,更是严重伤及到他们的利益。
他家里得田地,可全都是兵户在种。
山賊皇後妖孽夫 和瓊
之前他一直忍让,可见万历一步步削弱权贵的权益,同时又压制住朝中的权贵势力,他可也坐不住了。
万鉴道:“国公爷,那一声炮响ꓹ 可是将那些盐商吓得是屁股尿流,若是我们再不做些什么ꓹ 那些盐商可能会选择投靠郭淡ꓹ 虽然那些盐商事不足为虑ꓹ 但他们的投诚会令更多人选择向郭淡投诚ꓹ 我们必须要马上反击郭淡。”
徐维志点点头道:“也是该给郭淡一点颜色瞧瞧,否则的话ꓹ 他还真以为自己能够南直隶一手遮天。”
“阿弥陀佛!”
坐在旁边一直沉默得一个中年和尚突然开口道:“区区商人ꓹ 何许国公爷您亲自动手ꓹ 若国公爷不嫌贫僧能力微薄,贫僧愿为国公爷分担此忧。”
徐维志闻言大喜ꓹ 忙道:“若妙法方丈愿意助我一臂之力,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妙法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
天色渐渐暗下来,随着钟声响起,喧闹一日的南京城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
“看来你的计策是奏效了。”
窗前的徐姑姑回过身来,向郭淡道:“王一鹗最终选择了中立。”
其实他们回到牙行之后,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
按理来说,他今日搞了这么多事,王一鹗完全有理由将他叫去问话,他们也不敢肯定,王一鹗就一定会保持中立,或者倾向他这一边,但是直到天黑,官府那边依然没有动静,可见王一鹗是真的被郭淡给唬住了。
鳳禦九天:腹黑魔王囂張妃 子墨千羽
變種超人 易小樓
郭淡笑道:“谁也不希望见到外人在自己家打架,因为不管谁输谁赢,自己一定是个输家。”
徐姑姑道:“可惜得是王一鹗代表不了所有人,南直隶的权贵是多如牛毛,且根深蒂固,而你今日的举动,无疑会激怒他们,这一场战役才刚刚打响啊。”
噓!鬼王駕到 風景曦
郭淡问道:“夫人以为他们下一步会怎么做?”
徐姑姑沉吟少许,摇摇头道:“这还真不好说,最好的情况,是他们继续想办法向王一鹗施压,还是企图利用官府的权威来对付我们,如此我们还能够与他们周旋,最坏得情况,就是他们对我们无所不用其极,这可是令人防不胜防。”
郭淡点点头,道:“不过这不是在下棋,走了一步,就得等对方走一步,然后才能走下一步,我已经让寇义明日去约那些大地主前来商谈合作事宜,这其中也涉及到一些权贵,只要我能够跟他们签订一份长期合作契约,给予他们足够的利益,那他们自然也就不会与我作对。”
说到底,就还是节奏问题。
他要发挥资本得力量,这也是他为什么一上来就要对付那些盐商,盐商到底也是商人,他期望用资本打响这第一枪,让这场战役在他的节奏中进行。
……
三更时分。
帝霸 厭筆蕭生
牙行的办公室兀自亮着烛光,真是资本家在哪里,哪里就有996啊!
但全牙行也就资本家一个人在加班,就连寇义都已经去休息了,唯独郭淡一人坐在里面,查阅着那些大地主、大富商的资料,毕竟接下来就跟这些人进行合作谈判,而这里面又涉及到军备供应,他必须要谨慎。
别看他平时谈判的时候,是胸有成竹,是充满着自信,且屡屡能够取得成功,但其实这一切并非是建立天赋上面,而是建立努力上面。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香气,郭淡下意识耸动了下鼻子,抬头往门口看去。
吱呀一声。
门打开来,只见徐姑姑带着丫鬟凝冬走了进来,凝冬双手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一个汤盅和一个碗。
“看了这么久,先休息一下吧,我让凝冬煮了一碗参汤。”徐姑姑关心道。
“你这一说我还真觉得有些饿了。”郭淡放下资料,来到沙发前坐下,凝冬赶紧为他盛了一碗,闻着这浓浓香气,郭淡风卷残云般将整盅参汤喝得干干净净,整个人往沙发上一靠,“呼!真是舒坦啊。”
凝冬将碗筷收拾了,便走了出去。
“给。”
還珠之我是皇後
这时,徐姑姑又递上一杯茶来。
郭淡一连喝了好几口,只觉精神气爽,突然向徐姑姑道:“夫人,你这茶到底有什么玄妙之处,自从喝你泡的茶,别人泡的茶,完全就不能入口。”
徐姑姑轻轻笑道:“少说这些恭维的话,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郭淡斜目一瞥,突然伸出手来,拉着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搂着她,笑嘻嘻问道:“那不知夫人吃我哪一套?”
徐姑姑沉吟少许,十分认真地回答道:“我想应该是你对事业的态度,你虽坐拥万贯家财,却也从未停留片刻,去贪图享乐,你虽…..!”
话说至此,她突然红唇一闭。
郭淡笑道:“我虽坐拥两位国色天香的娇妻,却也未有沉浸女色。”
徐姑姑莞尔不语。
当初徐梦晹最令她失望得一点,就是过于保守,这上进心不足,止步于太仆寺,最终还是没有进入内阁这个权力中心,可见她是比较欣赏那种有上进心,有野心,且不惧困难,不断进取的男人。
郭淡却又是叹道:“原本此时本该是我们夫妻如胶似漆的时候,而我却坐在这里,看着那些枯燥无味的资料,唉…..!”
这都已经同床共枕,他们的关系本该取得进一步突破,可惜他这两日都是工作到三四更天,这心思也都在工作上面,当然,他也不想匆匆忙忙就夺取徐姑姑的第一次。
徐姑姑笑道:“这就是你能够战胜他们的原因。”
“夫人不打算给点鼓励么?”郭淡冲着徐姑姑眨了眨眼。
徐姑姑那娴熟得脸庞微微一红,却更显得娇艳无比。
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郭淡探过头去,正欲一亲芳泽时,门外突然有人道:“郭顾问,你在里面吗?”
是李虎的声音。
徐姑姑下意识地站起身来。
该死的!郭淡不禁暗骂一句,语气不爽地问道:“什么事?”
门外的李虎道:“郭顾问,出事了。”
邊荒傳說 黃易
“这么快?”
徐姑姑不禁美目一睁,又与郭淡相视一眼,一种不详得预感油然而生。
……
只见三十余个护卫手握火把,将一诺牙行门前得街道照得通亮。
而在他们中间站立着一匹马,不断踢打着前蹄,然而,在这一匹马的后面,却还拖着一具尸体。
“方才这一匹马突然跑了过来,被我们的人拦住,不曾想这后面还拖着一具尸体。”
李虎向郭淡禀报道。
郭淡稍稍瞥了眼那尸体,差点没有吐出来,赶紧将目光移开。
“出什么事了?”
只见寇义一边穿着外衣,一边跑了过来,当他看到那具尸体时,先是吓得一声惊叫,魂飞魄散,可突然又觉这尸体看着有些面熟,鼓起勇气上前一步,这定眼一瞧,当即指着那尸体道:“这这这不是…张…张炳怀。”
这一具尸体正是与一诺牙行有着不错关系得张炳怀。
徐姑姑偏头看向郭淡,道:“这下我们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