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va6好看的都市小说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討論-317 防針眼鏡分享-7n5rw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吴非和牛皋也有这种感觉,金人新国主到鸭子泺“巡幸”,至于搞这么大的阵势?
而且,这些金人的骑兵并不是一下子出动,而是陆陆续续的,最多的也就一百来骑。
如果说是鸭子泺有大的事情发生,也不至于一点一点地出动兵力。
这种兵力调动,除了方向明确,其他好像是没有一点规律,就像是尿频。
疑惑间,大家看到了远处的会宁府城的城墙。
史载,“会宁府初无城郭,星散而居,呼曰皇帝寨、国相寨、太子庄。后升皇帝寨曰会宁府,建为上京。”
完颜阿骨打在此建都之后,一直设皇帝寨,晚年才开始修筑宫殿。
远远望去,会宁城内的宫殿已成规模,城墙只有一面是土石夯筑而成,南门有仿汴梁的城楼、角楼。
而西面的城墙,则是石头加木栅,看起来很是寒酸。
众人本以为会宁府作为金人的发家之地,城墙会很高大,最起码与北京大名府差不多。
王牌軍婚之持證上崗
不敗武魂 君如茶
现在看,和大名府差得太远了,他们的城墙连外包砖都没有。
这样的城墙,根本挡不住人!
宗舒早就想到会宁府会是这个样子。
“不要小看金人,他们修这样的城墙,根本就不是用来防我们,他们是来防骑兵的。”
宗舒害怕大家由此而对金人产生轻视之心,对大家解释这种城墙的利弊。
在这个地方修城墙,防备的人,当然还是游牧民族,特别是辽人。
金人不在乎城墙是不是光滑,是不是高大,只要能挡住马就成了。
如此粗糙的城墙,可供手攀脚踏的支点很多,很容易就能爬上去,但游牧民族不善攀爬。
金人修此城墙时,根本不会想到大宋人会攻到这里来。
除了卫青、霍去病等名将辈出的大汉,其他的朝代都龟缩在长城以内,何曾向外拓展?
荒宅迷兆
除了派出使者前来求和、派出公主前来和亲,他们的部队何曾进入过草原一步?
没有!
宗舒说到这里,众人不禁默然,汉代以来,面对外敌,一朝不如一朝啊。
随即,大家又不由得挺了挺胸膛,心中升起些许自豪和骄傲来。
这么多年来,没有军队来过这里,而我们,来了!
而且,我们是大摇大摆,拿着朴刀,闯入了金人的老巢。
不管能不能救出缨络,能到达会宁城,就已经是一种荣耀了。
宗舒如此一分析,大家顿时高兴起来,这样的城墙,对于这三十三人来讲,基本等同于平地。
李少言、曹宗申和牛皋等人不禁想起在大名府的时候。
那时大家都装备有铁爪,有了这个,大家才能够逃出大名府。
完颜萍太过狡猾,发现了城墙上的三个铁爪,连扔带砍的,让宗舒再也利用不成。
如果不是曹宗申跑得贼快,拉着跳下城墙的宗舒斜飞,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换成任何人,都会在那晚在大名府城下摔成肉饼。
不死為王
而会宁府的城墙,根本用不到铁爪。
对于经过训练的“牛家军”而言,简直不要太轻松。
李少言和曹宗申也经常在密县基地的军营里和牛皋等人一起训练。
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宗舒有行动,他们两个必然要跟着一起。
所以,李少言这个与宗舒一样的疲懒少爷,也勤奋起来,每天早晚都各来一个五公里越野。
爬这种简陋的城墙,三十三人当中,恐怕只有吴非是个困难户。
刀塔風雲之電競王座
吴非加入宗舒的队伍,时间并不长,宗舒用的,就是他的语言能力和分析判断能力。
吴非过去一直与书本为伴,任务是为太子讲书,平时哪里受过什么锻炼?
大家进城去救缨络,逃走的时候,吴非恐怕会拖大家的后腿。
宗舒稍作思考,随即提出了一个方案:吴非带着马匹留在城外,找一个隐蔽处待命,随时接应城内。
宗舒和牛皋带着其他吴直等三十二人进入城内。
会宁府的南城门,只有一个看守人员,看起来也就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雪,又飘飘洒洒地下起来。
李少言豪气干云:“吉人自有天象,好人必有天助!天降瑞雪,好兆头。今天,我们一定能救出缨络。”
宗舒隐隐感到一丝不安,这个时候下什么雪呢?
一下雪,想隐藏踪迹都不太容易。自己这帮人也不会什么传说中的轻功。
随即,宗舒又想到,完颜萍不在会宁城,完颜晟也应该到了鸭子泺。
特别是完颜萍这金国小妞不在,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
刚才,真是多虑了。
李少言有些着急了,要求现在马上进城。
星際之死神傳奇 金沙流水
宗舒说道:“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也就不急于一时。我们趁夜里寅时,悄悄潜入城内。”
寅时,也就是夜里三点钟左右,此时,正是人体最为疲乏的时候。
大家悄悄地后退在附近看了看,找到了一个高地,上去一看,里面居然是个环形的洼地,像极了月球上的陨石坑。
这个高地应该是一个死火山口。
这个地方很好,简直是一个天然的工事,人马在里面可以避风寒,趴到外圈,可以看到会宁府的情况。
既居高临下,又十分隐蔽。
致長久愛你的時光 了不起的閃閃
进可攻,退可守,这样的地方,似乎就是为宗舒这次行动准备的。
正象李少言所讲的,降瑞雪,有天助,好兆头。
雪下得不大,但一直没有停。
地上本来有一些冰棱碴子,看起来像癞头,被雪又盖了一层后,变得光洁如新。
入夜时分,天色昏暗,宗舒让大家戴上装备,仔细检查。
不管是进城的还是留守的,都统统戴上了宗舒让瓷器厂老冯特制的瓷器胸罩。
曹宗申又从马车里拿出了一套装备,给大家做了示范。
这是一对眼镜,戴上之后,大家马上感到天色更暗。
戴上这个做什么?
李少言都觉得不解,大晚上行动,不拿火把也就算了,何必戴上这个,连路看不清楚?
吴非感到李少言说得很有道理,但一看宗舒,感到,宗师决对不会有错,让大家戴上它,绝对大有深意。
吴非想了一下说道:“这个眼,眼镜,戴上,可以防吹针!我们有瓷吹针,保不准金人也有,又或许是其他的小型弓弩。”
金人早就吃过瓷吹针的亏。金国王子完颜绳果就是被吹针给弄瞎的。
完颜萍的手下,有不下十人中了瓷吹针,她自己也曾中了好几针。
如果不是宗舒怜香惜玉,完颜萍恐怕和他哥哥一个下场。
吃了这么多亏,完颜萍估计也会研制类似吹针的近战和夜战武器。
吴非,真不愧是给太子讲课的,想的就是全面。
对于吴非的理解,宗舒真的是大为佩服,他居然能想到这一点,我怎么没想到呢。
做出瓷吹针,最大的诀窍就是密封性,这个解决好了,谁都能做出来。
这种武器是宗舒受了亚马逊土著人的启发。
一婚成名
亚马逊土著人都能做出来,金人也应该能做出来。
这眼镜,还真的能防住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