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b6r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最強狂婿-第四百零六章 試探身份相伴-e2tww

都市最強狂婿
小說推薦都市最強狂婿
白凝冰的话现实至极,可陈天却没有生气。
黑道縱橫 謝嘯天
尤其在他清楚这女人想法的时候,对方还能这么坦然的说出来,这就已经让他放心不少。
虽然他不知道白凝冰这样做是不是被授意的,但至少目前来看她还算坦诚,哪怕现在他不喜欢听这种话,可为了彼此的坦诚,他还是笑了笑,并跟着点点头。
這個喪屍很有愛 貓耳
“你还真够不把我当外人的,理由也够充足,就是太牵强了点。”
“毕竟我不是物体,不是你想得到就可以想办法得到的,再加上白以欣的确太小了,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放弃这念想吧。”
豪門禁寵夜歡妻
听到这话,白凝冰不但不以为然,而且还开口反驳。
破滅時空
“欣儿哪里小了,她现在已经成年了好不好?就算你觉得年龄不合适,再过几年,只要她不嫌弃你大,这些还会是问题吗?还有,苏家那两个女人如果你真的放不下,只要你能答应入赘白家,这些我甚至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看怎么样?”
白凝冰的条件让陈天惊讶,尤其是最后那句,更是让他瞬间刷新了对这女人的认识。
鋼鐵雄心之艦男穿越
虽然他知道这话是玩笑,但也正因为是玩笑,他才明白这女人想让他入赘的决心是有多大。
“看来你已经打算跟我死磕到底了,虽然我应该继续反驳你,但仔细想想这样也挺不错,至少以后我在苏家混不下去了,可以再去你们白家混口饭吃。”
“不得不说,长得帅还是有先天优势,再加上运气好点,这吃软饭都可以挑好的,所以你的建议我收下了,但这件事我现在不会考虑,而是要等到解决苏家麻烦之后。”
听到这话,再看到陈天一副调侃的样子,白凝冰也跟着笑起来。
虽然她知道陈天现在肯定不会答应,但她却始终相信没有什么事是能熬过时间的。
尤其在陈天对白家越来越需要的时候,以后她有信心让陈天乖乖就范。
“能想通就好,毕竟活的舒服才是最终的目的。”
“还有,别的我不敢跟你保证,只要你能保持现状,以后什么时候玩累了,都可以来白家休息,直到你再次离开,或者不愿离开。”
白凝冰的劝说很有诱惑力,至少现在陈天已经觉得不反感了。
虽然他不是一个能被劝动的人,但想到今天的目的已经差不多完成了,跟着他就起身再次告辞。
毕竟他还等着回去找苏德木,尤其在确认了消息之后,他更是迫不及待的想确认这家伙的身份是不是当年苏山河埋下的棋子。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离开,白凝冰没有再阻挡,而是起身相送。
虽然他意外这相送,但想到这女人的目的,他就没说什么,只是被她目送着离开。
“行了,赶快回去吧,知道的是你来送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是来相亲的呢。”
面对调侃,白凝冰也不生气,反而点头肯定。
穿越之藕斷絲連
“我倒是希望你是来相亲的,只可惜,你全程只顾着喝茶。”
听到这话,陈天笑笑,没准备再接话,而是转身离开。
毕竟该说的他都已经表明,现在也就没有再开口的必要,然而,白凝冰看他离开,不但没有回去,反而在背后又提醒一句。
黃泉陰鏢 流浪的法神本尊
“这两天小心一些李家,听说李文远这次很生气,我估计他可能会再次对你下手,你多注意一下。”
陈天意外这临别消息,尤其想到韩非宇成功脱困,他更是想不通。
只是就算如此,他也没有再问,毕竟李家的事太复杂,尤其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他更不是贸然出手,所以对于这消息,他只是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
……
半小时后,陈天没有回家,而是来到公司,并找到了苏德木。
虽然苏德木很意外陈天的来找,但碍于之前陈天给他的那把假钥匙,他还是收起了不爽,并跟着谨慎一句。
明末烽火
“陈天,你不上班来我这干什么?难道你又有剩余半截钥匙的消息了?”
听到这话,原本准备了一套说辞的陈天不但立刻把话咽了回去,更跟着点了点头。
“没错,的确有点眉目了,只是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可跟我换的,所以就来问问你。”
面对肯定,苏德木意外,但随后就露出惊喜,并问道。
遇見你是冤還是緣
“是什么线索?还有,这次你想知道什么?知道我了解的,就一定不会隐瞒你。”
陈天意外苏德木的反应,可转瞬当他想到这家伙应该是没发现钥匙是伪造的,又或者还没来及拿去给黑影验证,他就暗自庆幸之前做假钥匙的时候没有随意糊弄。
否则别说这次机会,恐怕苏德木知道真相,早就来找麻烦了。
想到这,他先是去沙发旁边坐下,跟着还没等他开口,苏德木就很识趣的过来,并主动倒上一杯茶。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想问什么,但如果你真有诚意助我找到剩余的半截钥匙,我不但可以立刻退出公司,更可以把之前被李文远打压的资源拿出来给我这个侄女发展公司使用。”
苏德木的主动再让陈天惊讶,尽管他已经猜到了原因,可他却没有得意忘形,而是继续用平常心态面对这家伙。
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现在苏德木这么勤奋,甚至愿意退出公司,这让他下意识想到白家的调查会不会让这家伙发觉什么了,所以跟着他不但没有答应,反而提出了一个试探。
“你离不离开公司我管不着,毕竟这是你们苏家内部的事,我一个外人不好插手。不过对于苏家的秘密,我却是很想知道,尤其是当年苏山河还在世的时候,我想听听那时候的故事。”
听到这话,苏德木意外,表情也跟着惊讶,但却没有露出异常。
陈天虽然意外这个结果,但想到目的如此,他就顺势催促一句。
“怎么,看你的样子难道是不愿意?既然这样,那就当我没问好了,反正我也不着急去找那半截钥匙,等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来找我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