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8wn2妙趣橫生小說 《代號候鳥》-第六十九章 誰是侯鳥看書-m15y8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晚上八点圆月宴开始,而这个时侯离尚清源牺牲过去了12个小时整。
仙道無疆 藏鋒卸甲
夜色如水,西式餐厅里灯火通明,觥筹交错,吴同光已经打理这种事情很多年了,这种场合处理的得心应手。站长肖国栋正襟危坐,一脸的冰冷,一点人间的热气都没有,此人资历自高,性格更是变化无常,同时久历沙场,早已民成镔铁,他一抬手,整个场面安静下来。他素来变化无常,清了清嗓子,似有意要说。吴同光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看站长肖国栋那冷冰冰而又狰狞的脸孔,顿时警觉之意直接骤升。
刁蠻王妃:踢夫下花轎
肖国栋举起酒杯,眼神不知道是望向谁,然后说道:“我来给大家作个游戏,活跃一下气氛。”说着肖国栋拿出一叠白纸,上面写满了数字:“1423,8186,1099…….”
“在座在诸位都是党国的栋梁,也是我们南京保密站的精英、骨干,即便当中有的人不是从事专职密码工作,一些最基本的,最常见的译码也应该是知道的。”他拿起了一本薄薄的书册《通讯基础手册》,接着说:“我们通讯的电码很多,这本是最低级也是最基本的母本,各位入行时候想必都背过,只不过术业有专攻,后来的分工上你们一些人跨入了更为专业的通讯工作,进一步记忆更加高线的母本。”
“谜面很简单就是这些数字,母本就是这本入门手册,我们来试一下谁先译出来,最后译出来的一个要罚酒!”站长有雅兴,无疑会得到各位下属的捧场,徐伯豪第一个叫好起来。
吴同光本能的意识到这次危机,如果在中秋的饭局上要玩些行酒令、猜猜拳都是可选项目,这个肖国栋确突然玩起破译密码就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最关键的是侯鸟和杜鹃花都在这张饭桌上,肖站长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呢?
在过去,拍发电报常用的密码方式是摩斯码,也就是用“滴”和“哒”两种符号来表示数字,再由数字对应查找母本中的汉字字符。通常是每几个数字对应密码译电母本上一个字符位置,母本可能是一些简单的电码本,也可能是特别约定的某一本书。
校花保鏢 碼頭的漁人
母本的复杂程度,决定了密码的破译难度系数,真正的高超通讯人员是能够将整个母本中所有汉字排列顺序都全部记在脑海中,一提及任何四个特殊的数字,就能立即反映出该组数字在母本中对应是哪个位置,是哪个汉字。
而反破译的关键就是在于定时更换母本和数字配对方式,这样即便对手截获了电讯数字,没有母本也是无法破译内容,这也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密码本。
肖国栋现在玩出的是最基础入门密码,就是用数字对应母本中的汉字,比如第一组数字“1423”,对应的就是母本第1项、第4列、第23个汉字,在母本上对应的是个“圆”字。
而这本简单电码本不过一千来了字,在座的都是敌特骨干和吴同光入行时都背过,对于从事通讯和机要的干部来说,记忆缤繁复杂的母本就更多。
于是很快徐伯豪第一个译出了答案,袁一笑第二个译出来答案,随后各部件的首脑人物陆续译出了答案,而吴同光成了最后一个。各人手上的纸笺变作了不同的颜色,但答案却是一样的:
圆月良宵,蝶香似妖,内鬼似醉,鹃花擒鸟。
肖站长从鼻子里冷冷一笑,这声笑得像阵妖风一样穿过饭桌,从上方座位冷冷的吹进了每个人的后颈,让人不寒而栗:“好吧,谁是‘候鸟’,都该清楚了。”
情报处情报一科的一名下属被带走了,带走的时候大喊冤枉,行动处副处长徐伯豪狠狠抽了他几个耳光,鲜血四溅,喊声震天。
谁是侯鸟?
黃石的孩子 (英)邁克馬努斯
这个问题此时没有人比吴同光自己更加清楚,译密码的游戏就是一道暗箭!成功找了一个替死鬼,解决南京站里的猜疑。
吴同光长舒了一口气,这场躲暗箭的游戏终究还是成功掩护了他的身份 ,也看出来杜鹃花的身份,为挖出内鬼并为尚清源报仇的事终于有些眉目,他以身犯险总算也是值得。
袁一笑借着酒意,官威发作,怒斥吴同光:“吴同光你TM咋译得这么慢!简直给老子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神秘寶寶:首席壞爹地 清澄若澈
吴同光赶紧说道:“我该罚,我该罚。”
魔君絕寵囂張妃
袁一笑依旧骂骂咧咧,引起众人的一阵哄笑。
樹的背後 秦摩
肖国栋冰冷的脸有了丝丝的笑意,缓缓说道:“基本功的确不能忘啊,但是业务归业务,对党国的忠诚才是最重要的,尤其现在时局很乱,正需要大伙团结的时候,内鬼固然不可轻饶,手足也不得轻辱啊。”这后面的话似乎说的有点重了,袁一笑连忙连忙闭口,转头向吴同光使了个眼色,吴同光识趣地端起酒杯,大口大口罚完了酒,肖站长也就吩咐散了酒席,从他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出些许自得。
超級朋友圈
吴同光走出机关大院时,如释重担,感觉外面的空气清新极了,干燥的街道路面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干净。
一辆人力的黄包车慢慢驰到吴同光跟前:“长官,今天你要去看戏吗?”
吴同光皱了皱眉头道:“戏院可有‘南天北海’的新戏目。”
那黄包车师傅道:“有有,听说有个‘南天北海’的新班子。”
分期說愛我
“长官,你坐好,走起!”很快黄包车就把吴同光带到了南京城里的老戏院。
一进戏院门,里面已经围满了人,上演的正是《花木兰从军》,台上的女角微显青涩,但马步稳,桩子活,身手看来不错。戏文已经演到花木兰同敌人厮杀,只见她连续几个翻腾,站上了军鼓架,随手击起冲杀鼓,鼓声阵阵,激扬人心,戏里戏外,正当战争风云之时,台下的观众竟被她的击鼓之声感染,一时院内发出阵阵叫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