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eqf优美都市小說 野性勳章-第一百九十章:光牆•誘逼(結局)鑒賞-9vo72

野性勳章
小說推薦野性勳章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              ——“神谕”
洪荒之極品通天
听铭泰说完那几句今古难辩的话后,林翼觉得很迷惘,随后林翼感觉到了一阵极为强烈的快感,仿佛是瘾君子刚刚吸食了足量的毒品,紧接着林翼就看到了一堵光墙,与此同时,他周围的同伴们都不见了,四面八方全都是浓雾,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只有那堵光墙像一面巨大的镜子似的,映照着林翼颤抖的身体。
最初被浓雾包围时,林翼大声的呼喊着铭泰、西焕等人,可是喊了好久他也没能听到回应,正当林翼决定停止呼喊、自己寻找出路时,那巨大的光墙内,林翼的身形忽然呈现水波状的波动,随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有些事情还是早点明白的好!”。
这声音将林翼吓了一跳,可是除了那光墙以及四周的浓雾外,他仍旧什么都看不到,疑惑的走到那光墙跟前后,林翼惊疑的道:“是谁!?”等了好半天,那声音仍旧没有响起,可是一些清晰而连贯的图像却出现在了那光墙之上!
腐朽的木质电线杆,坑洼不平的路面……在一条破旧的街道内,一个衣衫褴褛的儿童正在拼命的奔跑着,在他身后,几名手持棍棒的年轻人正在一边吆喝一边追赶,那儿童在跑到街道的拐角处时,脚下一滑,忽然摔倒了!一眨眼的功夫,后面的年轻人追了上来,随后不由分说举棒便打,脸上没有任何怜悯之情!那儿童也异常倔强,除了尽最大努力防护头颅以及周身脆弱的部位外,一声不吭,任由那几名年轻人疯狂殴打。
……看到这里,林翼张大了嘴巴,喉咙中发出“格格”的怪响,眼睛也快要从眼眶内飞出去了,可是那画面并没有停止,仍在继续播放:打了一会儿后,那几名年轻人似乎是累了,丢掉了手中的棍棒,随后一名壮实的年轻人伸手揪住了那儿童的衣领,没想到一抓之下那干瘦儿童的衣领居然破裂了,那壮实的年轻人也踉跄后退了几步,这一“意外”令那年轻人重新变得愤怒起来,对着那孩子又是一顿拳打脚踢,随后他掐着那孩子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怒喝道:“偷的东西呢!?”可是那孩子非但没有开口,反倒仰起了头望着天空,仿佛没有看到面前这个凶神恶煞般的年轻人。
暴怒的年轻人见那孩子居然当他不存在,更为愤怒,挥拳又要打他,可是他刚举起手,从街角的转弯处传来了一声怒喝:“住手!”随后一名身形魁梧的中年人缓步走了过来,伸手指着那年轻人道:“你们为什么要打他?”,看到那中年人后,那年轻人楞了一下随后冷冷道:“他偷了东西!”。
“偷了什么东西?你们再打下去这孩子就要死了!”那中年人说完后,看了看那个孩子。此刻那孩子的双眼已经肿得睁不开了,原本干瘦的脸颊也变得异常“丰满”。
“半袋‘光晶’!”说完后那年轻人用力的挥拳朝那孩子打了过去,可是他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那孩子,一旁魁梧的中年人忽然冲到了他面前,随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道:“我说过让你住手了!”。
“你说过?你算老几?”那年轻人一边愤怒的叫喊着,一边转身看了看其他同伴,其他几个年轻人见状拣起了脚下的棍棒,随后劈头盖脸的朝那中年人打了过去,可是那中年人并没有躲闪,仍旧紧紧的握着为首那个年轻人的手腕,片刻后,几截断裂的棍棒落到了地上,那中年人额头上也出现了几个大小不等的伤口,鲜血从伤口内汩汩的流了出来。
逆戰之異種病毒
“那半袋‘光晶’我替这孩子偿还,你们告诉我失主的地址就行了。”若无其事的抹去头上的鲜血后,那中年人冷冷的道,随后伸手将那孩子夺了过来。
“你当我们和你一样傻?你负责偿还是吧?可以,现在就拿出来!否则就把那孩子还给我们!这年头除了‘光晶’是真的之外,还有什么能够相信?就凭一句话你就想让我们放这孩子走?”为首的那名年轻人说完后,对着身后的几名同伙挥了挥手,随后那几名年轻人将那中年人以及那孩子团团围住了……看到这里,林翼的表情更为古怪,脸上现出了愤怒的神情,可是眼里却满是哀伤。
古典音樂之王重生 莫晨歡
“好的,我现在就命人给你们送过来!”那中年人说完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方块,看到那小方块儿后,那几名年轻人楞住了,在那中年人对着小方块说话的时候,一名年轻人悄声对一旁的同伙道:“区长大人也配不起这东西啊,看来这人来头不小呢!”而他的同伙则目露凶光、恶狠狠的道:“管他是什么来头!没了光晶我们能活几天?你想过没有!”。
“好了,等下就会有人送光晶过来,你们在这里等着吧!”将那小方块儿放进口袋后,那中年人抱着那干瘦的孩子转身要走,可是那几名年轻人纷纷冲了上去,似乎是想拦住那中年人,可是与此同时,街角处忽然出现了几辆银白色的大卡车,随后数十名手持枪械、衣着统一的年轻人从那几辆大卡车上跳了下来,必恭必敬的对那中年人行了个礼后,数十支长枪对准了那几名手持棍棒的年轻人。
点了点头后,那中年人走到一辆卡车旁,随后从车厢内拎出了一个袋子,丢到那几名年轻人身前后,中年人冷冷的道:“我说过我会补偿的,这些够不够?”,从看到那几辆银白色的卡车起,那几名手持棍棒的年轻人就已经傻了,中年人的话令那为首的年轻人身体一震,随后颤抖着打开那小袋子看了看,接着点了点头。
“好了,现在这孩子已经不欠你们了吧!?”那中年人一边说着一边后退着朝卡车移动过去,为首那壮实的年轻人连连点头,随后和其他几名同伴一起转身想要离去,可是那中年人叫住了他们,随后道:“反是你们还欠我的!”说完后他将那名已经昏迷的孩子放到了车边,接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片刻后,几声枪响,那几名手持棍棒的年轻人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每个年轻人额头的正中央,都有一个红色的血洞。
“我今天怎么鬼迷心窍一个人转到这里来了呢?真奇怪!”那中年人摇了摇头,随后坐到了一辆卡车里,与此同时那数十名手持枪械的年轻人也都跳上了车,转眼间,几辆卡车绝尘而去。
……看到这里,林翼的身体已经颤抖得像触电似的,可是光墙上的画面仍旧在转换:洁白的房间内,那干瘦儿童大睁着眼睛,神情紧张的东张西望着,片刻后,先前那名中年人缓缓的走了进来,随后盯着那孩子道:“你为什么要偷东西?”那孩子楞了一下随后道:“为了救我弟弟!他好多天前就开始发低烧了,可是我杀不死那些魔兽,也弄不到光晶,所以换不来必须的药品,因此只能去偷!”。
“那你运气不错,居然偷到了!”那中年人看了看那孩子身旁的一台仪器,随后点了点头道。停了一会儿后那中年人又道:“不过我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的弟弟已经死了。”说完后那中年人朝门外招了招手,片刻后两个年轻人抬着一副担架走了进来,在那担架上,一个比在床上躺着的孩子更为干瘦的儿童双眼紧闭、脸色灰白。见状在床上躺着的那个孩子猛的蹿了起来,随后抱着担架上那具又瘦又小的尸体,用力的摇晃起来!
降臨無限世界
……看到这里林翼反倒平静了许多,可是,接下来出现的画面令林翼的身体重新颤抖起来:一座破败的房屋内,那个原本已经死了的孩子此刻正躺在一张又破又脏的小床上,辗转**,看起来极为痛苦,片刻之后,那中年人忽然走了进来,看了看那孩子后,对着门外招了招手,随后一个手持针管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在那孩子的胳膊上打了一针,没过多久,那孩子停止了**,身体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把这具尸体抬去给那个我救回来的孩子看!”那中年说完后,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这里,林翼眼中已经没了泪水,取而代之的是炽烈的怒火,双手骨节处也在噼啪作响,可是光墙的上画面并没有因为林翼的愤怒而停止:豪华的办公室内,那中年人沉声对身旁一位老人道:“又一个好苗子,他已经没了牵挂,待他恢复后就可以开始训练了。”那老人听完后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了,而那中年人则缓缓的走出了办公室,过了一会后,他出现在了那洁白的房间内,随后对那神情木然、不吃不和不动的孩子温和的说道:“别太伤心了,在这个世界里,伤心是种奢侈品!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劝慰你,你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更坚强!”,说完后那中年人走了出去,而那孩子则仍旧一动不动。
画面从这里开始忽然加速了:一眨眼的功夫几天过去了,那孩子逐渐愿意吃东西了,精神也好了许多,而那中年人则一直没有出现,又过了几天后,那孩子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而那中年人则又一次出现在那个洁白的房间内,冷冷的对那孩子道:“你只能在狙击手和死人中选择一个。做一个平凡人是对你自身的浪费,也是对我眼光的侮辱!”。
靈藏 燧羽
甜婚蜜愛:天價替身媽咪 袁誕
……林翼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才是他加入特种部队的真正“前因后果”,他一直以为所有的事儿都只是巧合,一直将卡诺上将看作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可是没想到卡诺上将居然是杀害自己弟弟的元凶!这一发现令林翼变得疯狂起来!以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没有意义了,那长达十二年的基础训练、那长达六年的狙击手生涯在这一瞬间统统都变成了笑话!
“我为杀害自己弟弟的凶手工作了十八年……”光墙上的画面停止后,林翼的视线落到了光墙上卡诺上将那微微张着的嘴巴上。林翼话音刚落,那画面忽然又变了:林立的高楼大厦在夜幕的映衬下看起来异常醒目,无数的窗口中透出了点点亮光,在其中的一个窗口边,卡诺上将手持酒杯笑着对林翼道:“此刻所有的破败丑恶都已经被黑暗掩盖了,就连我和你初次见面的那条街道,经过这黑夜的‘加工’也变得有些美丽了……”说完后卡诺朝地面一条灯光黯淡的小街道指了指,而林翼则点了点头,随后感激的对卡诺道:“若不是当初卡诺将军您救了我,说不定我已经死了。”听林翼说完后,卡诺摇头道:“优秀的人才终究是会发光的,你这么说有拍马屁的嫌疑,还是不说的好!”说完后卡诺哈哈大笑起来,而林翼则也跟着低声笑了起来……看到这里,林翼恨不得跳到面前的光墙里,随后抓住卡诺将其掐死。
画面继续转换,一张洁白的纸忽然占据了整堵光墙,在那张纸上,写着一行字:“检验报告:林勋,九岁,被病毒感染,已无法救治,建议人道毁灭。随后那张纸缓缓缩小,出现在了卡诺上将的手中。看完那张纸后,卡诺叹了一口气,随后道:“可怜的孩子,这究竟是老天要杀你还是我要杀你?”。卡诺的话音刚落,光墙上出现了两个血淋淋的大字“宿命!”。
看完后,林翼神情呆滞的跌坐在了地上,往事接连不断的出现在他的脑海内。此时四周的雾气越来越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光墙反倒越来越清晰了,片刻后,林翼的思绪被一声叫喊打乱了。抬头朝那光墙上望去,林翼看到了一幕他最熟悉的场景:在一个巨大的密封空间内,许多神情彪悍的年轻人身着黑色制服,手持各式武器,正对着卡诺上将行礼,而卡诺正挥动着手臂,大声的说着什么,片刻后,那些年轻人依次沉入了地下,而站在最前面一排最左边的一个,正是林翼——这是执行大型任务前的动员会,与此同时林翼还注意到卡诺手中拿着的纸上写有两个红色的数字“28”,看到那两个数字后,林翼楞了。那数字是任务的代号——林翼失足坠楼的那次“倒霉任务”,代号正是“28”……
画面继续转换,林翼忽然出现在了一栋大厦的顶部,就位后他驾轻就熟的架上了***,随后瞄准了那个背上有着五彩缤纷的纹身的男人,随后画面开始切换,在楼下负责警戒的几名特种部队成员忽然踉跄倒地,随后一个疯女人快速的冲到了楼顶,接着在林翼身后不远处尖叫了一声,与此同时,光墙内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执行命令!”紧接着,林翼手忙脚乱的去捞那掉下去的***,随后他的身体像沙袋般的落了下去!
在林翼的身体坠落的过程中,画面又切换到了林翼发现自己有特异功能的那次任务中。当林翼忽然发现自己能够看清远处的情形时,在他的脑后,一道迷蒙的白色光晕像幽灵般在他头上盘旋了几圈,随后消失了,接着林翼变得欣喜若狂,丝毫没有觉察到身后的异常,这时画面忽然消失了,又一行血淋淋的大字出现了——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没等林翼想明白这行字的意思,光墙上出现了银狼族的景象,出现了驾车出游的提娜,与此同时,林翼的身体从高空坠落,起初落点明显不是提娜的头顶,可是在下落的过程中,林翼的身体忽然发生了奇怪的扭曲,下落的线路也随之改变了……在随后的许多画面中,一切不合理的现象都有了合理的解释。看到潜入地下城后,那画面停止了,光墙上出现了另外一行字:偶然的背后是必然!
一瞬间林翼觉得自己做了个噩梦,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近乎疯狂的林翼亮出狼息在地下城的最后一层内疯狂的嚎叫起来,似乎想要将那看不见的幕后黑手斩断!又过了一会儿后,光墙内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色袍子的中年人。
“继续看下去!”那中年人说完这句话后就消失了,接着林翼又看到了一些根本不知道发生在什么时间的事,看完后林翼冷汗淋漓,他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儿,他来到这个世界并非偶然,而是一个阴谋的某个组成部分!而且,他根本不是什么祥瑞,但也不能说是灾星,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预先安排好的发生的!迄今为止,从撞到提娜到他们出现在地下城,都是已经计算好了的,而他,只不过像个木偶似的,被那看不见的手用线绳操控着,按部就班的履行自己的“职责”。
原本那些在林翼看来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才改变的事物,竟然是已经注定了要改变的!原本那些在他看来由于不小心才犯下的错误,其实早已经注定了是个错误——命运的轮盘似乎早就被一只无形的手牢牢的控制住了!这一发现令林翼觉得生趣全无……银狼族人的种种悲惨遭遇是已经设定好了的,银狼族人最近获得的幸福生活也是已经设定好了的,就连卡卡的出现,也是已经设定好了的!所有的事情都有其不为人知的“真正原因”!
“这样一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当林翼脑中生出这样的念头时,那白衣中年人忽然又出现在了光墙之上,笑着对林翼道:“你必须活着!”听到那中年人的话后,林翼大怒道:“我若是非得要死,你又能拿我怎么样!?”说完后林翼将狼息猛的朝自己的脖子抹去,可是狼息从林翼的脖子划过后,林翼仍旧安然无恙——狼息仿佛“失效”了!
“到了这个时候,有些事情……”那中年人笑吟吟的道,没等他说完,林翼怒吼道:“你究竟是谁!?这一切究竟是谁在控制!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你更有耐心一些,那么你很快就会知道答案。”那光墙内的中年人说完后对林翼挥了挥手。一瞬间林翼觉得很疲倦,软软的倒在了地上,除了勉强能够睁开眼睛外,其他的动作他居然都无法完成了。
朝林翼看了一眼后,那中年人缓缓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帕拉丁,其实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点你必须得明白,无论是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在你们的那个世界里,一切都是已经注定了的,在虚无缥缈之中,都有那么几位“管事儿”的……用你们的话说——神灵,你来这里,是因为我需要你,原本的平衡若是不被打破,我除了一次又一次的忍受来自敌对势力的食言以及挑衅外,别无他法,所以……你来了。”。
听帕拉丁说到这里,林翼额头青筋暴起,似乎想要说话,可是他忽然发现自己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帕拉丁则接着道:“也许我将你说成是一颗种子会更贴切。原本这个世界像是一块儿坚硬的岩石,没有缝隙,可是最近有些不太平,因此就出现了一些裂缝,在这种情况下,我将你弄到了这里,让你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你的存在最终将会令世界以某种形式迸裂随后重组!为此我已经精心筹备了很久,在重组完成后,我将拥有绝对强大的力量,届时其他的两股力量将对我俯首称臣!一切都已经在我的算计之中,虽然银狼族人的苦难是另外一股势力的恶作剧,可是我早已经预见到了……自以为聪明的塔克西丝绝对想不到她的所作所为只是在帮我的忙!”。
说到这里,帕拉丁脸上的笑容更为慈祥了,盯着林翼道:“我说的这些只不过是为了方便你理解,接下来你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一切你都会忘记。”说完后帕拉丁在那光墙内走了几步,停下来后又道:“以后的一切都会按照我的预想进行,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做我让你做的,我就能够成功,而你和那个叫提娜的女孩子也能幸福的在一起、银狼族也会平安无事,记住了吗?……对!你的想法太对了!就像木偶一样!完完全全的按照我要求的做,你将会有幸福美满的结局!”,听帕拉丁说出自己的想法后,林翼的眼睛变得更红了,在他看来,这绝对不是什么幸福的事儿!
想了一会儿后,林翼转怒为喜,躺在地上望着帕拉丁笑了起来,与此同时林翼心中暗想:“你若是真的能够掌控一切,又何必来向我絮絮叨叨?”林翼刚想完,帕拉丁笑呵呵的说道:“我只是想让你更明白一些,你若是觉得局面已经不再我的控制之下,那你就错了!你的错误将导致银狼族人遭受更多的苦难!”。
“我并没有向你要什么解释,你又何必急着向我解释?我并没有向你要什么奖励,你又何必说什么‘新神’!?”帕拉丁的反应令林翼觉得更为放心,脑中生出这样的念头后,林翼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自然了。
“你和我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生物,因此千万不要拿你的观点来评判我的行为!你所要做的只是牢记!顺从!好了,我已经说得太多,剩下的你自己看吧!”说完后帕拉丁消失在了那白色的光墙中,与此同时光墙内又出现了许多画面,那些画面从各个方面诠释了帕拉丁的强大、证明了帕拉丁计划的可行,虽然先前很怀疑帕拉丁的真正实力,可是看完后林翼除了由衷的佩服外,剩下的就只有绝望、惊恐——这个笑容慈祥的‘中年人’比恶魔更邪恶。
不負梵心不負妖 兮同
林翼清楚的知道自己看到的只是计划的一小部分、只是一些表面的现象,可是看完后林翼觉得自己即便是知道了一切、即便最后帕拉丁失败了,可是在他失败之前,自己仍旧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仍旧只能像个木偶一样任由他摆布。对于林翼来说,这种感觉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斩首更恐怖。
……林翼不知道那光墙是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无边的浓雾中躺了多久,终于,他被困意淹没了,缓缓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