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1qs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朱雀 起點-一二五 天外飛仙鑒賞-xuych

朱雀
小說推薦朱雀
破煞,自千百年来,从来没有人再见过这把传说中的神兵,人只道是破煞为剑之首,可诛杀万魔,却从来不知道破煞到底是什么模样,即便是天都谷的谷主,也从未见过此剑。
破煞,是一个谜。
墓地挖出的靈異古物 鶴童
顾胜澜在请出四剑之后,也曾经怀疑破煞的存在,可自琉璃幻境读遍三卷天书之后,方晓得破煞的所在,更知道破煞之威力,不可轻用。
只不过眼见鬼冥化身魔帝,更炼化成了魔帝神珠,若不出破煞,绝无法将其诛杀,更无法让这世间清净。
顾胜澜立与光芒之中,手中剑图光芒大涨,四剑齐飞,那四道利芒若闪电一般,却没有飞向鬼冥,相反却直直的刺进了顾胜澜自己的身体。
眼见着那四把古剑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顾胜澜那张俊朗的脸上终于闪出一丝痛苦的表情来,却是转瞬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决然的表情,随着四剑齐入,顾胜澜的身体猛然间光芒暴涨数倍,背后那巨大的翅膀烈焰蒸腾,顷刻之间,天边似有浓厚的乌云聚集而来,就仿佛墨水洒上去一样,只顾胜澜周身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
破煞无形,以身引之……
顾胜澜的脑海里翻涌一样,回荡出那天书之字,一个个金色的影像不住的敲击在神海之中,而能量却是越来越盛,猛然间,顾胜澜一声的怒喝,高高的举起单手,瞬间整个人就仿佛完全消失在那无尽的火焰之中一般,再也看不到半点的影子,远远的看上去,只仿佛一把巨大的长剑裹夹着熊熊的烈火,腾空而起,仿佛要将天地劈开一般,直向魔帝鬼冥劈去。
毒妃傾城,鬼王寵上天
周遭的狂风顷刻间卷裹着那浓厚的乌云带着道道闪电若雨一般从天而降,仿佛在整个的山巅上布满了一个电网一样,任谁也无法逃脱。
蒼月星空 血薔薇公爵
縱意人
魔帝鬼冥那双狂妄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的恐惧,将手中那原本由舍利炼化而成的魔帝神珠高高的举过头顶,那乌黑的珠子洒出一层层的光芒来,绵绵而出,一波连着一波,却又是连绵不绝一样,将鬼冥完全笼罩在其中,竭力的阻挡破煞的一剑。
此时的魔帝,忽然生出一种感觉来,自己就仿佛是那狂风暴雨之中的蝴蝶一样,即便是如何的躲闪,却也躲不过那倾盆大雨的侵袭。
只见那烈火中由人所化成的巨剑,劈在那神珠荡洒出的光芒上,却并没有丝毫的停滞,相反若摧枯拉朽一般,劈开层层光芒。
鬼冥只觉得双手已经不住的颤抖,仿佛有泰山一般的重力压在上面一样,那怒卷的狂风和天雷,已经将自己的衣角撕裂,忽然凭空之间,听到一声啪的脆响。魔帝猛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来。
邪武至尊
再看那颗神珠,已经被破煞一剑重重的劈碎,随后,在一团再难让人睁开眼睛的光芒之下,破煞重重的劈在了魔帝鬼冥的额头之上。
弹指的瞬间
力量仿佛波浪一般,从中间而起,向四面八方迅速的蔓延,整个的十万大山轰轰作响,转眼之间,竟硬生生的被削平了小半截。
“破煞,竟是这样的一剑……”鬼冥在神明尚存的最后一瞬间,轻轻的吐出了这样一句话,旋而便被破煞那熊熊的烈火所炼化,魂飞魄散,从此消失与这尘世之间。
魔帝虽去,可顾胜澜所化成的破煞却没有要去的意思,那天空中倾盆大雨带着闪电更加的肆虐,仿佛破煞一剑,已经打破了这世间的平衡一样,一切都改变了模样。
破煞之戾,不可轻用
顾胜澜身在剑中,神明尚保持一点的轻灵,只双眼却已经微微的闭合上,神海之中那熊熊的烈焰似乎已经要将自己所有的理智炼化,而若自己还在这里,必然将是下一个鬼冥……
九陽籃球
天空之中忽然一声清丽的鸣叫,只见在十万大山之巅上,突然升出一只巨大烈焰玄鸟来,只见它双翅过丈,眉如角质,金翅鹫尾,凤冠如火,在那十万大山之巅盘旋而起,直冲向九霄而去!
一道道的电光不住的打在这巨大的玄鸟身上,却丝毫不能阻挡它半分的去势,而身上的烈火却是越燃越烈,几乎燃烧了整个天边,那倾盆的大雨,已经完全化成了朦胧的水雾蒸汽,再看辨真切。
朦胧之中,只见那巨大的玄鸟越飞越高,而即将消失的那一瞬间,天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七彩的光环,那光环即便是在那浓浓的水汽之中,仍散发着夺人的色彩,远远看过去,若一道彩虹横与天边一样,云蒸霞蔚,蔚为壮观。而在那光环之中,似隐约可见一婉约女子,正端然站在其中,望着那巨大的朱雀神鸟。
那朱雀神鸟势头不改,便转眼飞进了那光环之中,弹指而消逝,而那光环,也在朱雀完全飞进的一瞬间,消失在茫茫的天边……
黑道世家的迷糊公主 風淩若
整个的十万大山顷刻之间陷入到了大雨之中,那瓢泼的大雨从天上滚滚倾洒而来,似乎要冲尽一切的混浊,还原世间一个原本的清明一样……
清上浊沉,万籁俱寂……
华笙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脸庞上仍挂着晶莹的泪花,适方才在睡梦之中,她似乎见到了小顾,只见顾胜澜仍是那么一脸淡淡的笑容,就那么看着自己,可任凭华笙如何的呼喊,却仍是不说话……而待自己要上前拉住他的时候,他却是一闪而去。
一切都在梦中,可却又是如此的真实,那张熟悉的脸,熟悉的笑容,是如此的真切。
华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却知道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窗外月明若昔,院子里父亲几个人正坐在那里,诉说着当夜那惊人心魄的一瞬间,记得那一刻,地动山摇,即便是天都谷如此福地都无法幸免,而那力量,来自最南端,随后,有四道利芒从南而来,若流星一般,直落天都谷,便再无半点动静……
你若安好我便是晴天 劉七七丶
数日之后,南荒狼骑全数退归荒漠,远离中原,而大祁,却已经是摇摇欲坠再难中兴。只不过这尘世之事,终逃不过兴衰浮沉,哪若万物轮回,周而复始不断将生命延续。
相逢一刻,相别一瞬,都不过是如此的匆匆,便当若这人间,弹指已是千年,日后当华笙重新开启了琉璃幻境,请出了冰魄神兵,才明白那一梦之中顾胜澜的笑容那么真切又是所为何故。
有缘人,自己便是他与这尘世之间的有缘人…
(全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