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9x0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討論-第1804章 思捷而才俊,慮詳而力緩(2)分享-ch587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驸马,我这一路过来都怕,乔装虽避开了完颜君剑,却躲不过海上升明月!他们早晚会告诉林匪:连高手堂都瓦解,连我都崩溃了!”移剌蒲阿捧着姜汤迟迟没下口,因他知道这是曼陀罗煮给林陌用以御寒的。他哭得鼻涕都冻在人中上了,很难擦干净,不敢污染碗。
“不和、崩溃之事,不必对宋谍掩盖。”林陌微笑,似有深意。
“难不成,段大人和薛大人是演出来的!”移剌蒲阿一喜,翘首以盼。
“不是啊……”林陌一脸无辜。若要演也不是这么个假戏真做的演法,会对金军造成不可磨灭的不可逆的创伤。
“唔……”移剌蒲阿立刻萎了回去。
“是真不和,但可以利用啊。”林陌温和凝视,循循善诱。
“怎么用?”移剌蒲阿又一喜,又翘首以盼。
我的青春你的城
“诱林阡以为,此刻发动总攻,劲敌只有剑冢一个死物,金军羸弱分崩,宋盟稳无一失。”林陌压低声音。
“其实他必输无疑?!”移剌蒲阿追问,眼眸清亮。
“他有五成会输。”林陌不想把话说满,既因林阡不按常理出招,又因曹王府政敌不少。
棄妃馭夫記 陌心顏
“只有五成?”移剌蒲阿又萎了回去。
“好吧,八成。”林陌觉得,万事俱备,还是不用妄自菲薄了,“只要你们别被这不和当真影响了士气。”
“八成好!”移剌蒲阿再一喜,来了精神,忘乎所以,将汤一饮而尽,“放心,驸马,我会好起来、助您守住的!”
“记着,回去路上,不管别人瞧没瞧出你是谁,你都要一脸愁苦,和来时表现一样。”林陌务必要让林阡输在曹王府群雄从沮丧到振作的时间差——再怎么戒骄戒躁,林阡都不可能尽力打一个“萧条”的金军。没尽到力,能不输给这些铁骨铮铮的刺头吗?
目送移剌蒲阿离开,林陌在曼陀罗给自己递上的又一碗姜汤里加了些药粉,若无其事地喝了起来。
不为别的,他要继续让林阡深信不疑——林陌失去一切、万念俱灰、常常抑郁想要自杀;林陌再也不是曹王府的主事者了;宋军在谋略上少了个绝无仅有的对手……
没错,林陌从头到尾都在演。双胞胎感应在这里ꓹ 他不吃点“伤心散”,怎么骗得过林阡?这药粉定时定量就快吃完ꓹ 标示着林陌的反攻部署将至!
虽然薛焕与战狼的插曲不在他预期,但其余的事,他和战狼在上旬宋廷撤离时就已有约定:我从现在起开始装消极ꓹ 您对谁都别提及真相;此刻就将局势全部梳理和预测完,接下来所有情报都由控弦庄对我有来无回;不到万不得已ꓹ 我不再出一策一谋;您且以小曹王马首是瞻。我们一起,骗过海上升明月……
如此才好在林阡势如破竹的征途中设伏ꓹ 送他和他的宋盟变轨去末路。
铁骨铮铮的刺头ꓹ 需要配千变万化的方针,而对敌人掩蔽成一潭死水。

有些事情,盟军一直没深入去想。芝麻大点事,忽略了也正常……
婚不厭詐 洛汐靈
譬如,那晚林阡错判江星衍的根因在于:江星衍出现在宋营外围是很有问题的。路成也是这般说得几乎所有人都哑口无言。林阡当时误会成:江星衍仇视红袄寨已到魔怔,无时无刻不在阻挠盟军与红袄合作,一旦听闻我和鞍哥重归于好ꓹ 就又到我军驻地探头探脑。飘云则始终认为:星衍想回来。但飘云却解释不了星衍出人头地为何想回。
林阡也好、飘云也好,都不知星衍的动机是“梦寐以求回宋”、原因却是“不能融入金营”——九月底ꓹ 他遭遇了小曹王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归根结底ꓹ 这属于仙卿比任何人都要超前的布局。那一厢ꓹ 林陌在获知小曹王打压江星衍的第一刻ꓹ 俨然对“夔王府又在酝酿阴谋”有所觉察,但当时的他正在全力引韩侂胄及其南宋王师冒进ꓹ 因而无法杜绝夔王府对曹王府的渔翁得利。
然而仙卿此人ꓹ 向来打算远、格局却小ꓹ 注定他平面棋盘虽大、空间细节却可能顾不上——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如果江星衍和小曹王这件事闹大ꓹ 海上升明月第一时间就告知林阡,林阡又哪会对江星衍产生错判?
当然了,林陌算不到这么龌龊的故事细节,只觉得“情报”很可能成为仙卿对林阡的破绽。没关系,小曹王与江星衍的不和,本来就是小事,我来帮仙卿对宋谍掩盖、封锁!毕竟,这对我们曹王府有百利而无一害。
终于事件没发酵,海上升明月错过这条线。
相反,曹王府易主,因为事件太大,封不了;而且林陌也不想瞒林阡。为何要瞒?推动还来不及,这说明我失势了,先让他高兴几天……于是落远空对这件事很快探知。
抓個妖狐當小妾 火熄余灰
因此,根本是在林陌的帮助下,“江星衍偷刀”之夜,仙卿的连环牌才全部立起。

又譬如……
那晚所有的打斗结束以后,百里飘云曾对林阡请罪:末将的错,没想到高手堂伤养一半跑出来;林阡摇头说:不是你的错,我也没想到他们跨府会合作这么好。林阡当时要是再多想一层,就能侥幸触到林陌的思想外沿——
那一战,后半场的高手堂并不是小曹王调动,而压根就是战狼全权指挥,也是林陌早已有之的授意!
“宋廷撤离,见我消沉,仙卿必会祭出他酝酿已久的重大行动。这阵子,汝等且对小曹王言听计从。”上旬,林陌与战狼见的最后一面,如是说。
“重大行动,大约是什么?”战狼问。
“还能是什么,他想削弱林阡,生怕战力不够。”林陌跟战狼要了十几包伤心散,预测仙卿会在中旬登台、林阡总攻会推迟到下旬。
所以那一战,不光是仙卿想把曹王府推到阵前后伺机捡漏,更是林陌想借仙卿的诡计来由高手堂获取硕果:被仙卿削弱的林阡一定很适合围殴!
这出“相互借刀”,政敌互斗确实是很容易,但如果两府的高手堂不幸围殴失败、全被林阡反杀或生擒活捉,总不能寄望于仙卿想办法交换战俘,林陌也得备一个后招——那么他的后招又是什么?可别阴林阡到下旬、下旬手头上都没兵了!
实战中,控弦庄的战报曾对林陌的帅帐纷至沓来:“高手堂命悬一线!”“林阡他赶尽杀绝!”“驸马,我军败退,您不能再睡!”
林阡赶尽杀绝?不对,他只是想试探我是不是在演病弱。不过很可惜,他才是演砸了。他这样打,用力过度,反而对我透露出,他虽触不到我的思想,却对我“宁可高估”。
深知海上升明月加大监视力度,当夜,擅长反侦查的林陌继续消沉,继续睡。
“都怪那牛鼻子老道,竟能和地魔都战成平手……”控弦庄见林陌悲伤过度不闻不问,也万念俱灰,边离开边哭。
林陌到这份上了也没有一谋一策,不是说万不得已会出谋划策吗?正是因为,那还没到万不得已,那还没有超出他离开前对棋盘的规募。
听他们全走了,意识到环伺的“惊鲵”一脉也信了。静默的林陌,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怎会没有对策?我的后招,一早就在棋盘里啊。
全真教本就在山东传道,和莒县战场仅仅一步之遥。林陌不相信,夔王府抓了那么多壮丁,这些天民怨沸腾到达了极限,全真教那位丘处机还能坐得住?
掌勺農女之金玉滿堂 安如遇
是的,丘处机,也是仙卿那晚连环计的一张牌,只不过是被攥在林陌手里添进去的。
那晚,不管夔王府愿不愿意、丘处机承不承认,他们都被曹王府通力合作了一次!

此刻,血橙色的夕阳下,他翻阅齐鲁群山的风起云涌,好像能听到林阡对徐辕说“上一局,又被扰”。
“上一局”?林阡,你以为,内鬼暴露就算完了?这一局,还未结束啊。我林陌还没出手。
你的情报网虽稳虽真,却时灵时钝,深受我的干扰而不自知;
总算你认定我已经出局,然而,从来就没一蹶不振的我,一直在高手堂背后调控着曹王府,即将发力,你防得住?
不必等曹王的书信来解救,你说得对,我骨子里流着属于林阡的热血,顺境逆境都从未变过!
这世上,有人思捷而才俊,锋芒毕露;就有人虑详而力缓,劲力内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