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gye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昆吾劍 線上看-第九十九章 膽小的很!讀書-193rv

昆吾劍
小說推薦昆吾劍
将沈落落安排妥当之后,肖夜跟叶熙和也动身前往海外,无尽海域位于中州以北,也被称之为北海,也许是中州刚平息动乱,肖夜跟叶熙和一路都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三日之后,二人来到离北海最近的一个镇子,不同于中州腹地,这里可能是远离动乱中心的缘故,好似并没有受到动乱的波及,镇子依旧繁华无比,买卖吆喝声,酒楼的谈话声,不绝于耳。
“熙儿,我们先找一间客栈歇息一晚,打听一下情况,明日再随渔船出海吧。”肖夜偏头问道。
叶熙和点了点头,实际上出来之后,叶熙和完全就是一副小妻子的模样,完全由肖夜做主,这让肖夜感叹女大十八变的同时也忍不住窃喜,叶熙和的改变源于跟他分离之时的想通,以及云起的叛变,都让叶熙和想了很多。
想到云起,肖夜心中就有一丝压迫感,他始终觉得云起会是他的最大劲敌,而且,日后他跟云起之间,必然会有一场大战!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肖夜却是如此肯定。
二人径直来到位于镇子中央的一间客栈内,由于过往商人很多,尽管现在还不到午时,客栈却已经是客满为患,一楼大堂几乎没有空位。
“两位客观,里面请!”店小二见肖夜跟叶熙和穿着不凡,又背负长剑,男的俊俏女的美若天仙,一想就知道二人不是凡人,立即点头哈腰的过来招呼。
肖夜点头之后便跟着店小二往大堂里面走去,那里还有一张空桌,只不过位置不太好。
不过肖夜二人也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打听消息的,自然不会嫌位置不好,当即便落座,让店小二上点好酒好菜。
店小二答应一声,转身忙活去了。
茅山天師 趙公明
落座之后肖夜便环视打量了一眼,这里在坐的基本上都是商人,常年住在这里的老百姓一般是不会来客栈的,有自家的饭不吃跑外面吃什么。
甜蜜丫頭:惡魔校草的天使
“看来这一带临海还蛮繁华的。”肖夜小声的笑着对叶熙和说道。
都市藏龍
“海产多比土产丰富,有商人经商,自然会带动这一片。”叶熙和微微点头,他们二人都没来过这么远的地方,初次看到肯定会好奇。
“客官,您要的酒。”肖夜二人交谈了片刻功夫,店小二就把酒菜给上了。
“小二,这儿还有没有客房?”肖夜叫住转身准备离开的小二,开口问道。
“上好的客房有两间,其他的没了。”小二说话的时候眼睛大多停留在叶熙和身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姑娘。
兩小有猜很曖昧 曬月亮的兔子
“准备一间。”肖夜说道。
“好的客官。”店小二恋恋不舍的看了叶熙和一眼,转身去了。
店小二刚离开,叶熙和就微红着脸蛋白了肖夜一眼,那一眼的风情万种差点让肖夜把持不住。
“嘿嘿,熙儿,这不是为了省钱嘛。”肖夜自然知道叶熙和为什么白他,他是故意只准备一间客房的,自从在沈落落那里尝到了甜头,现在又有如此绝代佳人陪着,肖夜哪里还把持得住。
最主要的是,在肖夜的三寸不烂之色下,沈落落也初步接受了叶熙和,此前沈落落跟叶熙和之所以互相看不顺眼,是因为二人的阵营不同,都是宿敌,岂能共侍一夫。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沈落落跟杀教决裂,不仅如此,齐天高还是她的仇人,这样一来,二女的矛盾自然就好解决了。
“小二,准备两间上好的客房,现在就要!”就在这时,客栈门口进来六七个穿着相同服饰的年轻人,那最前面的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喊道。
这客栈经常生意爆满,店小二自然也不止一个,那年轻人喊完之后,立马就有一个小二泡上来招呼,不过当听到那年轻人说要两间客房时,小二的脸色垮了下来。
“这位客官,您要是早来几步,还真有两间客房,可是现在,本店只有一间客房了啊。”小二哭丧着脸,做他们这一行的,察言观色的能力都很强,他一看就知道这几个年轻人肯定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嚣张跋涉惯了,不好伺候。
那领头的男子听了,脸色立即冷了下来,一脸不耐烦的喝道:“老子跑了几家客栈了,你这是最后一家,说什么也要给老子准备两间客房,钱少不了你的!”
肖夜跟叶熙和对视一眼,皆皱了皱眉头,那店小二说话很有技巧,他不说直接没有客房了,而是说要是早来一点就有,这样一来,就算这些人大闹,店小二也可以把他们供出去,因为上一间客房,就是肖夜要的。
不过就在这时,门口再次涌进来四个人,两男两女,男的风度翩翩,女的也摇曳生姿,气质也在这前面几个年轻人之上。
“小二,要两间客房。”两男两女中一位男子冲那店小二说道。
“这里没有客房了,小爷我要了!”店小二还没说话,那之前进来的领头年轻人便嚣张的开口说道。
我們的愛完好如初 紅豆入骨
这下店小二也没辙了,只得转身往内堂跑去,不问可知是去找掌柜了,他们常年在这里开店,这类事想必是经常见,所以那店小二虽然没辙,却也不慌。
拐個相公來種田
看到这四人,肖夜跟叶熙和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这两批人无疑都是门派弟子,前面那几人肖夜不知道,但是后面四人,肖夜却是清楚得很!
帝少掠愛成癮
他们的服饰,正是沧海阁的服饰!当初诸派论武时,沧海阁阁主沧冥胜带着四位弟子在中途横插一脚,只不过后来被肖夜也全灭了,就算是这次中州动荡,好像也没有祸及这里。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肖夜疑惑说道。
“沧海阁传承久远,一直传言在这一片是实力顶尖的门派,而那几个年轻人所穿的服饰我们却没见过,难道是能跟沧海阁分庭抗礼的门派?”叶熙和也颦眉说道,他们似乎来的不是时候,两派弟子同时齐聚这不大的镇子,而且听那几个年轻所说,似乎其他客栈也客满为患。
“看看再说。”肖夜示意叶熙和不必担忧,怎么地也得先填饱肚子再说。
听到那领头年轻男子说话,沧海阁的人发话了:“不知阁下是何方弟子?不知道这里是我沧海阁的地域吗?”
“沧海阁?”那领头年轻男子一怔,随即有些惊讶起来。
“不错。”沧海阁的弟子见那男子面露惊讶之色,顿时一个个眼睛看起了天上,他们在这一片有着绝对的优越感。
“沧海阁算个几吧!”岂料那领头年轻男子脸色瞬间由惊讶变成不屑,当即就出言不逊起来。
这话差点把肖夜吃进口中的菜一口喷出来,敢情这领头的年轻男子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不过这倒是令肖夜来了兴趣,毕竟他跟沧海阁可是有仇的,他毫不怀疑,要是沧海阁的人认出他,肯定会出手欲杀他而后快。
有一句话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看这架势,这两伙人是要闹起矛盾了。
果然,沧海阁的弟子闻言一个个大怒,便是那两位女弟子也是俏脸寒霜,手已经握在了剑上,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架势。
看他们这模样,那些原本还聊的兴起的商人纷纷停下来观看,只要这两伙人动手,他们就趁乱跑出去,还可以省一顿饭钱。
“狂徒,竟敢出言不逊!”沧海阁那男弟子‘锵’的一声拔出佩剑,冷冷的看着那领头的年轻男子,就差喊一声看招了。
“怎么?想过几招?”那领头的年轻男子却也是丝毫不惧,一脸傲然的看着沧海阁的弟子,一副你快来打我我就可以还手了的样子。
他这番模样反倒令沧海阁的弟子有些惊疑不定了,这一片几乎都知道沧海阁,就算是实力比他们强上几分的其他门派弟子,也会给他们一点面子,卖个人情,可是此人却一步不退,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最最重要的是,沧海阁的四人压根就不知道这几人是哪个门派的,要是他们属于哪个隐世的牛逼门派,那他们不是踢到铁板了?
就这样对峙片刻之后,沧海阁的弟子冷声说道:“好,今日我沧海阁就卖阁下一个面子,怎么说这里也是沧海阁地域,若是传出去,还说我沧海阁没有待客之道,也罢,我们走!”
一场好戏就以这么戏剧性的结局收尾,沧海阁四人冷冷的看了那领头的年轻男子一眼,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人了。
这结局也让肖夜直呼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沧海阁的人就这么被吓跑了?不过这也让肖夜多看了那几位年轻人一眼,能有胆子把沧海阁的人吓跑,要么是有真实力真背景,要么就是装逼高手。
“那个,大哥,他们可是沧海阁的人啊!”直到沧海阁的四人远去后,那领头的年轻男子旁边有个人贴上来小声的说道。
不过这个小声也是对别人而言,在坐的这些商人自然是听不到的,但却瞒不过肖夜跟叶熙和的耳朵,那男子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肖夜跟叶熙和的耳中。
那领头的年轻男子闻言也小声的歪头说道:“沧海阁的人又咋滴?还不是被俺给吓跑了,听大哥的,那些人都是龟孙子,胆小的很!”
“噗——!”肖夜终于还是没忍住,一口酒水喷出去老远,叶熙和也是俏脸被憋得通红,像极了红透的苹果,诱惑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