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lbx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 壞習慣要不得看書-0jq5y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平板电脑上最新的消息,是布锐藤那边愿意在论坛上给华夏一些照顾,而他们的诉求是,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交流团对此也相当不能忍受,不是吃不了这点亏,而是这才是欧罗巴的第一站,就发生了这种事,如果不做出点什么反应,麻烦只会接踵而至。
然而坑的也就在这里了,他们也能理解布锐藤拼命维护面子的想法——日落西山的帝国,是脆弱而敏感的,甚至都许了这件事结束之后,一定处理那名警官。
超級大野怪
有人觉得,要不这件事暂时先这么着吧——总不能跟布锐藤撕破脸,还是要大局为重。
所幸的是,冯君回来了解消息了,林美女认为,大家可能多出了一种选择。
冯君搞明白了一切之后,点头沉声发话,“需要我做点什么?”
“最好能查清楚幕后元凶,”林木美女成生回答,“对于布局者,我们有一些猜测,现在是希望你能找到证据,我们好安排对等还击。”
“只是对等还击?”冯君的眉头皱一皱,“还是那句话,我可以帮你们杀人的!”
“人家只是刁难了一下,”林美女一摊双手,很无奈地表示,“这种事情最注重的是对等,咱们如果杀人了,对方自然也就能杀人……上次澳洲的事情,我已经跟你们说过了。”
蜜戀1001:惡魔校草的笨丫頭
“对等?”冯君闻言笑了起来,但是眼里没有任何笑意,“他们明显是要给一个下马威,如果受了这口气,再去其他国嘉,难度明显会增大,这种影响……你怎么来对等还击?”
林美女的嘴巴动了一动,最后还是出声发问,“那你的意思是?”
“挨打之后才还手,永远是被动的,”冯君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种时候,才应该是矫枉必须过正吧?他们增加了我的安保难度,还影响了我的游兴,我很生气。”
林美女没有办法反驳他的话,于是在想一想之后,正色发话,“最好还是先别杀人,比如说那名警官……对方已经答应事后处理了,先让他蹦跶几天吧。”
冯君闻言,无奈地翻个白眼,“本来我做事,不希望你指指点点,但是这件事我还真要说你了,亏你也是做这个行业的,人家答应了处理,就一定会处理?别那么幼稚好不好?”
林美女闻言顿时一怔,“可是面子已经留给他们了呀,你是说……”
冯君哭笑不得地回答,“如果不处理,也没有什么后患的话,人家为什么要处理?等咱们的人离开了布锐藤,事情的热度已经过了,就算不处理,咱们还可能再回头找后账吗?”
“莫非你还真的相信布锐藤人说的‘绅士风度’?真讲绅士风度的话,他们也不会获得搅毛棍的称号了,要讲恶心人,还真没几个国嘉能超过它。”
林美女想了想,最终还是颓然一摆手,“随便你吧……对了,你能帮着带一批电子设备过去吗?那边需要补充一些,主要是接下来的任务还很重。”
冯君楞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行,十个小时之内送过来,对了,直升机不许停在小镇。”
林美女点点头,转身离开,大约在午夜的时候,相关的电子设备已经被运来。
这一次,冯君甚至没有带着索菲亚等人离开,他孤身一个人前往布锐藤。
到了雾都之后,他先按着林美女交待的渠道,联系上了一个高卢人,那人是开理发店,也不知道林美女他们是怎么将此人发展成自己人的。
那是一个五十岁出头的中年女人,接待冯君的时候,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目光也极为浑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一般。
冯君也不跟她多说,使用了两个超大行李箱,将运来的设备放进屋里,转身离开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有电话打进了鸿胪寺,表示有人匿名捐赠了一批电子设备……
冯君对这些操作不感兴趣,他过来的时候是当地时间晚上七点,想要对付那个警官的话,起码也得等到午夜。
等到八点的时候,他找到了那名警官的位置,那厮正在一家小酒馆里喝酒,而好死不死的是,他正在跟大家吹嘘,自己是如何对付那些“可恶的华夏佬”。
末世神牧
我在時光深處等你
你一心求死,我也不介意送你一程,冯君扬一扬眉头,打算等这厮离开之后再动手。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酒馆里的人对他的话题并不感兴趣,很快地,就有人用更大的嗓门岔开了话题,说的却是一支甲级足球队的事情。
原来这个酒馆,竟然是一个球迷聚集的地方,而且算是这支甲级球队的大本营之一。
冯君化身为一个北非人的模样,坐在路边喝着啤酒,有人远远地见到他,就从马路对面绕着走了。
大概到十一点的时候,有个醉鬼踉踉跄跄地走过来,还想抢冯君的酒喝,被他一拳打翻在地,在地上躺了两分钟,爬起来又走掉了,倒是让闻声出来的诸多球迷打起了口哨。
雾都的深夜里,这是常见的一幕。
那名警官终于在十点半离开了,冯君也没有跟着,只是神识锁定了就好,一直等过了十二点,才干掉手中的啤酒,踉踉跄跄地消失在雾都的夜色中。
通过一晚上的偷听,他已经大致知道了那厮的情况,确实是个白人至上主义者,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他并不掩饰这一点,甚至不止一次被人投诉,说他有种族主义的言论。
每一次被投诉,他都会很干脆地道歉,但是过不久又故态复萌,久而久之,别人都习以为常了,除了那些第一次接触他的人,别人都懒得再投诉了——没用的,就是个滚刀肉。
此人生有一子一女,不过现在已经离异,孩子判给了女方。
他住在一栋公寓楼里,冯君用神念从内部打开窗子,直接穿窗而入。
夢回甲午
原本他是想搜魂的,但是进了房间之后,又有点犹豫,早就决定了不再轻易使用搜魂,怎么现在……越用越频繁了?
要不带着这厮去找麻三娘?他觉得自己真不能随意放任自我,在这个位面,已经没有人能够约束得了他,但越是这样,他就越要学会控制自己。
反正麻三娘帮他搜魂也不止一次了,再劳烦一次也是无妨的。
然而,就在他打算动手将人收进灵兽袋的时候,才猛地反应过来:我可以推演的嘛。
此前他搜魂那些通讯专家,主要是想到获得对方的相关专业知识,这可不是能靠着推演得到的,只能通过搜魂。
但是现在……只想知道对方动向的话,实在没有必要搜魂。
尤其是这人对华夏人做的事情,应该是近期发生了些事情,他都不需要查太久之前的事。
意识到这一点,冯君无声地笑一笑,又摇一摇头:还是搜魂的便利,惯出了自己的毛病。
既然意识到不妥了,他当然会通过推演来解决问题。
不过凭良心说,使用推演还真的是比搜魂麻烦,冯君用了足足五个小时,换了好几个场所,对当初的场景做出了还原,才得出了结论。
他没有想到的是,指使这名警官这么操作的人,正是他的上级——此人有些小把柄在上级手里,上级又愿意支付五百英镑,他就接了这个活儿。
没错,只有区区的五百英镑,他就制造了这么大的事情出来,由此可见在这家伙心里,果然对华夏抱有不小的敌意。
美人屍香
更让冯君感觉哭笑不得的是:负责跟华夏交流团沟通的布锐藤相关人士里,就存在那个主使者。
神醫妖後
没准做出“事后一定处理”承诺的人,就是这家伙呢,冯君想到这个可能,对布锐藤人越发地鄙夷了起来:还真不愧是搅毛棍,在自己国嘉都这么搅和。
然后冯君就来到了那位上级的住处,此人倒是跟家人在一起,住着一栋独栋小别墅,在雾都能住起这样房子的主儿,身家绝对都不会太差。
这一家也是夫妇双方和两个孩子,不过孩子都比较大了,各自有房间,那位上级也是跟妻子分开房间睡,不影响冯君的操作。
这一片别墅区的安保不错,监控也多,冯君花了一些小手段,才进入了此人家中。
其实这小手段也很简单,无非是他迎着监控走过去,拐到监控无法监视的角落,然后再大大方方出来,离开之后再通过足迹返回。
对这人的推演,比对那个警官还简单一点,此人本来就心向迈国,跟迈国的情报机关也有接触,也收到过一些经费。
正应了那句话,迈国人刺探盟国情报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手软。
蒼穹龍騎 華表
更让冯君感觉有意思的是,这家伙虽然相当谨慎,手机和电脑上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但是……他居然有记日记的习惯!
他的日记锁在保险柜里,不过对于懂得推演的冯君来说,这跟搁在桌边没太大区别。
他取出日记本,咔嚓嚓一阵连续拍照,等拍完之后,看一看远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悄然消失……
使用推演手段,终究来得不如搜魂痛快呀。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