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qqba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五章 前往後陵-yhdcn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行至山脚下。
一具须发皆白的老者的尸体出现在任以诚眼前,就那么仰躺在石阶上,赫然正是剑圣。
步惊云为了报仇已近乎偏执,为了不让雄霸死于旁人之手,一掌拍在了剑圣的身上,导致他元神消散,令即将得手的剑二十三功亏一篑。
“天意难违啊!”任以诚叹了口气,俯身提起了剑圣的尸体。
出了天下会后,他找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偏僻所在,将剑圣安葬。
“学了你的剑法,我也替你收了尸,咱们从此两不相欠。”
任以诚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他本来还想给剑圣立个碑,但想了想又放弃了。
对方生前剑术通神,冠绝江湖,万一被江湖中人发现了这里,定然难逃被扒坟掘墓的下场。
告别剑圣。
超級紅包神仙群 大愛豆瓣
任以诚驾着重新被术法伪装过的幽灵马车,循着就近的山径离去。
走了没多久,突然在路边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步惊云和那名之前跟着他的少女,于楚楚。
步惊云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脚步看起来有些虚浮,于楚楚跟在后边,一脸担心的模样。
“两位,需要搭车吗?步兄弟看起来似乎有内伤在身。”任以诚将车靠近两人身边。
“公子,是你!你和步大哥认识的吗?”于楚楚认出了任以诚,一脸惊讶的停住了脚步。
幽灵马车随之停住。
任以诚道:“不哭死神,威名赫赫,这江湖上不认识的人恐怕没几个。”
“步大哥……诶?你等等我。”于楚楚转头看向步惊云,却发现对方已经走出了老远。
她连忙追了上去,道:“步大哥,这位公子一番好意,你又被雄霸打伤了,不如就坐他的车,你也好休息一下。”
步惊云脚步骤停,霍然转身,冷冷的看了一眼跟上来的任以诚,淡淡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也不需要休息。”
任以诚笑道:“就算你不需要,这位姑娘也累了,步兄弟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吗?”
“与你无关,再废话,休怪我手下无情。”步惊云满脸不耐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任以诚悠悠道:“无双城的镇城之宝,好则好矣,只可惜这柄无双剑的剑心已老,强弩之末,难堪大用了。
他叹了口气,不等步惊云开口,接着又道:“也罢,既然步兄弟不领情,就当我任某没说过,两位慢走。”
“任公子是吧,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先走吧,不用管我们。”于楚楚对于步惊云的不近人情深感歉意。
“无妨,人在江湖,多个心眼儿总是没错的。”任以诚摇了摇头,言罢驾车离去,很快将两人甩开。
时近黄昏,天气依旧阴沉。
任以诚沿路行来始终没看到城镇的踪影,未免晚上突然下雨,便将幽灵马车驶入了附近的一座山神庙。
庙里显得有些杂乱,看起来香火已经衰败了。
任以诚点燃了烛台上残留的蜡烛,从幽灵马车里取出了先前在凌云窟剩下的食水。
吃过晚饭后,他再度拿出圣灵剑谱参悟了起来。
这是剑圣毕生剑术精华所在,万丈高楼从地起,不把前二十二式融会贯通,很难练成剑二十三。
夜色渐深,酝酿许久的乌云却散开了。
千金醫家 蘇小涼
山神庙的大殿中,道道人影交错,“嗤嗤”破空声不绝如缕。
圣灵剑法在任以诚手中依次施展开来,激荡的剑气,卷动烛火飘忽,摇曳不停。
他功力深厚,精力充沛,如此不眠不休,转眼,夜已过半。
“步大哥,我们进去休息一下吧。”于楚楚的声音突然从山神庙外传了进来。
任以诚剑势顿止,随着脚步声靠近,步惊云和于楚楚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任公子,好巧,我们又见面了。”于楚楚惊奇道。
“缘分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任以诚看着满脸疲态的少女,对方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不少,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他不由心中暗叹,真是难为这副不会武功的娇弱之躯,竟然硬生生跟着步惊云走到了这里。
这姑娘的脾气也是够执着的!
两人打着招呼,步惊云则依旧一言不发,无视了任以诚,自顾自走到墙角盘膝坐下,准备运功疗伤时,却忽然脸色一变。
“这秘籍怎么会你这里?”
步惊云死死盯着放在地上的圣灵剑谱,适才他随意一瞥,却发现了这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步兄弟莫非忘了,这可是你在极寒之地亲手交给我的。”任以诚蓦地一笑,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这事情也着实没什么好隐瞒的。
“什么!你是那个女人?”步惊云性情淡漠,但此刻仍忍不住大吃一惊。
于楚楚听着两人的对话,整个人愣在了那里,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任以诚挑眉道:“一别数日,看来步兄弟已经将孔慈的尸身安顿好了。”
“装神弄鬼。”步惊云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即便不在理会任以诚,开始闭目运功疗伤。
“任公子,步大哥刚才说得……是什么意思?”于楚楚目光很是怪异的打量着任以诚,小心翼翼的问道。
任以诚嘿嘿一笑,促狭道:“就是你听到的那个意思。”
于楚楚“啊”的一声惊呼,讶然道:“难道你其实不是公子,而是……”
職場風雲:我的壞壞女上司
“你猜。”任以诚闲极无聊,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于楚楚初涉江湖,天真烂漫,哪里能看出他的恶劣心思。
难以分辨之下,只觉得眼前本来很顺眼的人,变得古怪非常,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就在这时,庙外又有脚步声响起。
“楚楚姑娘,来吃些东西吧。”一个器宇轩昂的青年,拿着食物走了进来。
他的右手中提着一柄连鞘长剑,隐隐透发出一股凛然正气,令人无法忽视。
“剑晨大哥!”于楚楚惊喜的看向来人。
“哦豁!”任以诚暗自惊讶了一声,眉角微微扬起。
对于剑晨这个人,他印象最深的不是“楚楚,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和“我当爹了”。
更不是天剑无名和英雄剑的传人。
田園小王妃
而是,剑晨把无名口中‘绝世好剑’这四个字,从一个形容词变成了名词。
于楚楚接过食物,转身送到了步惊云面前。
“我不想吃。”步惊云神情淡漠的站起身来,很是不满的看着剑晨。
“步大哥,你又怎么了?”于楚楚不解道。
任以诚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看戏。
这三个人的关系,算起来比起之前风、云、霜、和孔慈的复杂关系,也没差多少。
步惊云板着脸道:“今天雄霸本应该死在我手里的。”
剑晨摇头道:“步兄弟,这是不可能的。
雄霸的三分归元气已经大成,你打不过他的。”
步惊云断喝道:“你闭嘴,还不都是你们坏了我的大事。”
“此言差矣,人贵有自知之明,凭步兄弟目前的武功,想要打赢雄霸,实在有些异想天开。”任以诚忍不住插嘴道。
步惊云冷哼一声,却没有反驳。
在他看来,如果眼前之人真的是在冰洞里交易的那个女人,那么他定然不是对手,所以多说也无用。
剑晨苦口婆心的劝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只有放下,你才能得到自在。”
任以诚闻言,不禁又插嘴道:“此言也差矣,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楚楚姑娘,我劝你最好离这位兄台远一点,免得他遭雷劈的时候连累你。”
剑晨的脸色一僵。
于楚楚没好气的瞪了任以诚一眼,埋怨道:“你到底是帮哪边的?”
任以诚挺了挺腰板,义正言辞道:“本人从来都是就事论事,绝无偏颇之意。”
步惊云看着剑晨,冷笑道:“说的没错,你又不曾背负过血海深仇,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
剑晨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步惊云提前打断:“请你离开,我不想再见到你,听你说那些废话。”
“唉——”剑晨长叹一声,心知再劝不能,无奈转身离去。
楚楚陷入了对任以诚刚才说得那些话的沉思,步惊云继续运功调息。
任以诚再度拿起了圣灵剑谱,偌大的山神庙里突然变得格外安静。
片刻后。
外面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紧跟着,就不断有天下会的部众从门窗各处冲了进来,目标直指步惊云。
“步惊云,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人能逃得过我们天池十二煞的手掌,你乖乖受死吧,给我上。”
始皇病毒
一道人影飞身急掠而来,面目凶恶,态度更是蛮横。
这人号称“铁帚仙”,手中的兵器颇为奇特,是把黝黑发亮的铁扫帚,一看便知分量不轻。
他一声令下,庙中的天下会部众,齐齐举刀围向了步惊云。
杀声四起。
锵!
蓦地一声铮鸣,步惊云无双剑出鞘,寒光疾闪,地上顿时横尸一片。
铁帚仙见状,怒而出手,铁扫帚猛然横抡,向步惊云面门扫去。
铛!
步惊云挥剑格挡,剑刃与铁扫帚撞击之下,星火四溅,旋即招式一边,无双剑锋刃一晃,接连两道剑气交错而出。
“剑八!”铁帚仙骇然失色,心胆皆惊。
他们天池杀手原有一百零八人,多年前被剑圣杀上老巢,大战七天七夜,连杀九十六人。
剩下的十二人,被刚开宗立派的雄霸收入麾下,但是对于剑圣的恐惧,早已刻入了他们的骨子里。
此刻一见步惊云竟然使出了圣灵剑法,惊惧交加,顿时落入了下风。
与此同时。
天下会的作风向来是宁枉毋纵,一部分部众在入庙之后,直奔任以诚便挥刀砍去。
“剑一。”任以诚翻了个白眼,剑指横划了个“一”字,围攻之人的咽喉处当即浮现出一道红痕,命丧当场。
“啊——!”
于楚楚陡然惊呼出声,另有一部分人已趁隙将她包围。
步惊云心神一凛,一剑震开铁帚仙,转身欲救时,发现任以诚已抢先出手。
就见他隔空两道剑气射出,伴随着“嗤嗤”声响穿喉而过,地上立时又再添了数缕亡魂。
步惊云当机立断,再向铁帚仙攻去。
cs之中國戰隊
獨愛佳妻
无双剑配合圣灵剑法,铁帚仙胆气已失,只三招便被削断铁扫帚,森寒剑锋凌厉直取他颈间要害。
铛!
突然一柄剑鞘横插而入,将无双剑挡住,步惊云脸色一沉,怒道:“又是你。”
来人正是剑晨。
“步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
步惊云冷漠道:“他奉雄霸之命而来,今天我不杀他,明天他便会杀我。”
剑晨面露悲悯之色道:“凡是太尽,缘分势必早尽,步兄弟,你就是因为杀孽太重,才引来这一连串的杀机。”
步惊云闻言,终于将剑锋收回。
剑晨见状不由心中一喜,不料步惊云猛地一腿扫出,砰然一声,正中铁帚仙头部,整个人旋飞着撞向了任以诚。
剑晨不及反应,就见任以诚凌空一指,剑气已从铁帚仙后脑透出,“哧”的一声,射入了上方横梁之中。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兄台何必赶尽杀绝。”剑晨看着铁帚仙的尸体有些于心不忍,
任以诚哂道:“那也得看救的是什么人的命,天池杀手的命救了,只会让更多的人下地狱,慈悲心不是这么用的。”
“……”剑晨皱了皱眉,想要反驳却又无从开口。
“楚楚,我们走。”步惊云看着剑晨,眼中闪过一抹讥诮,迈步出了庙门。
“步大哥,天还没亮呢。”于楚楚一边说着,一边追了出去。
“兄台既然有颗慈悲心,那就有劳你帮这些人收尸吧,我也告辞了。”任以诚拍了拍剑晨的肩膀,笑着向庙外走去。
蹄声轻响。
幽灵马车再度靠向了步惊云和于楚楚。
任以诚问道:“步兄弟准备去哪?我要去后陵,顺路的话我载你们一程,大家也算是老相识了,无需客气。”
“你去后陵做什么?”步惊云霍然转身,目光瞬间变得如刀凌厉。
任以诚耸了耸肩道:“我的兵器断了,需要后陵的隔世石方能重铸。”
“楚楚,上车。”
步惊云看着脸上疲态未消的少女,终究是心有不忍,答应了下来。
“请!”
任以诚欣然让开了车厢门,有了步惊云带路,也省的他再去找人打听后陵的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