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4i8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笔趣-第六百四十三章 不安鑒賞-qpdc0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段毅在心里捋顺了一下,大夏皇室有三方和他利益攸关。
第一方,就是镇北王府,他们之间应该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各取所需,尽管的确有血缘上的亲近,但多年的疏离早就埋下根子。
他不论怎么做,做什么,都不可能真正得到镇北王府的认同。
换言之,他要是老老实实的听从夏宏的安排,双方相安无事,要是他心里另有想法,对这世子之位,甚至是王位起了贪心,那么这个平衡和默契必将被打破,他们之间或许也会由血缘亲人变成生死相向的仇人。
第二方,就是端王一脉,段毅对端王可能没恶意,也没什么别的想法,然而他的存在,以及夏宏等人的有意行事,使得他和端王在一开始就处于敌对关系。
有他在,端王得到朝廷的支持可能大打折扣,甚至没有。
没有他,端王或许就能如愿以偿,借助朝廷的力量,入主北方大地,成为新一代的镇北王。
追夢–生物依青 onion
邪魅鬼夫生個娃
招搖醜妃:王爺,跟我混吧!
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端王本人对于段毅的存在,该是多么的深恶痛绝,甚至杀之而后快。
第三方,也就是这陈行,以及燕云霄所代表的大夏中央皇室,代表人物之一,太子,对段毅持友好态度,当然,也是因为段毅有被利用的资格。
说白了,太子这等人物,和夏宏一样,把段毅当成一个工具人,就算真的扶持他当上镇北王,也不过是太子以及太子背后的大夏皇帝用来收束北方大权的工具。
神偷萌寶:天價俏逃妻
得,说来说去,始终还是逃不过工具人的宿命,不过段毅反而放心了。
“那么,这位贵人能给我多少帮助?”
段毅虽然自有想法,不过眼下没必要向这外人透露,反而好奇问道。
神明狩獵遊戲 吳楚飛
陈行见段毅这么问,以为他有了自信和底气,捏着胡须,神采飞扬道,
“其一,是出身问题。
婚色撩人:總裁輕點愛
别看世子现在春风得意,但事实上,镇北王居心叵测。
按照正常的流程,镇北王应该在得到你的消息后,上禀帝京的宗人府,请宗人府派人核实你的身份,并录名在册,成为宗室一员,享有相应的福利。
然而,他没有,这就是一个漏洞,眼下他用的上你,你是世子,但若是你没了价值,他一脚将你踢开,你又能如何?
那位贵人,首先要做的就是帮你把身份坐实,到时候镇北王想反悔,也得看宗室们答不答应。
这件事我们已经在办,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还请世子放心。
其二,则是人手问题,偌大一个王府,涉及军政要事,不是光凭匹夫之勇就能成事的,故而,那位贵人派了许多人手来帮助世子。
在下就是其中之一,另外,世子最近结交的那位杨阳,杨少侠,也是一个。
而最关键的人物,其实是奋威将军杨振文,他手掌三万大军,其中还有一支多达万人的精锐骑兵,也是北地除了王府亲军外的第一强军,足够安定人心了。”
“其实有这两点,在大义名分上,以及实力上,已经足够让世子站稳脚跟了。”
我在烈火中等你
段毅赞叹的点点头,看起来帮助不多,但实际上已经足够了,而且切中要害。
大义名分,这是重中之重,就像是一对同居的男女,扯了证,代表着是夫妻,受到法律保护,要想分手,也得走程序,不是说离开就能离开的。
但若是没扯证,那就是要留要走看心情,变数太多。
人手上,段毅是真没想到,杨阳以及杨无暇的大哥杨振文居然也都是太子手下的人,尤其是杨振文,实权将军,手握大军,算是北地数得上的大人物,现在不声不响的被太子拿下,实在是厉害。
不过或许也不能这么说,杨振文乃是神捕之子,天然就是亲近中央皇室,说不定当初他来北地从军,就是皇帝走的一步棋,如今是发挥作用罢了。
镇北王府或许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但也捏着鼻子认了下来,等于让皇帝在自己的地盘上插一根旗,算是表明自己的立场。
而且杨振文若真的是新投靠太子,改换门庭,绝对是一招定生死的底牌。
段毅就不信这陈行敢这么大大方方的将这个信息透露出来,不怕他转头卖给镇北王府吗?到时候死的就不是一两个人那么简单了。
总而言之,有太子这两个承诺,段毅是真的有资格介入这盘棋了。
当然,他的身份还是棋子,但棋子也有分别。
以象棋来举例,他过去是属于车马炮之类的,如今则升级成了将,举足轻重,事关成败。
魯濱遜漂流記:流落荒島孤獨求生 [英]丹尼爾·笛福
段毅也同时从陈行透露出的消息,把握到现在朝廷对于镇北王府的一个态度和政策,怀柔为主,但如果真的捏到七寸,绝对是一下捏死,不留后患。
想想也对,朝廷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把镇北王府拿下,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因此,这事情不能急,不能用强力弹压,要用柔和一点的方式解决。
段毅,眼下就是镇北王府的七寸,是朝廷眼中用来撬开一丝缝隙的机会。
但令他感到不安的是,这个缝隙,是镇北王府主动给出的。
而且他虽然弄清楚了朝廷的想法,却搞不懂镇北王府是怎么想的。
首先,王府绝对不是逆来顺受的软弱势力,不然朝廷也不用这么忌惮和顾忌了。
其次,若是说起兵造反,也不现实,虽然会闹出一些动静,甚至给北方甚至神州大地带来一些沉重的伤害,但王府绝不会是大夏朝廷的对手。
那么,慢性死亡?
段毅也不觉得夏宏是这样的人,尤其在知道他暗中建立如意楼的情况下。
因此,在没弄清楚夏宏的具体想法前,就算太子对他的支持力度再大一倍,他也不会轻易涉险,谁知道是不是夏宏设的一个圈套,等着他往里钻?
捉鬼道人I之冤冤相報 行書1989
工具人若是武力高,有心隐退,王府不会过分追究,这也是他眼下敢踩钢丝的倚仗。
但一个心怀叵测之人要退走,夏宏绝不会轻拿轻放,当王府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想通了这些关节,段毅长长吐出一口气,卸下了什么心事,对于殷切期盼的陈行,段毅笑笑,最终还是摇摇头。
陈行失望,本还想再劝一下,但想到那位贵人在来前的嘱咐,将嘴边的话给重新咽回去,拱手一礼后,大步离去,颇有几分洒脱磊落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