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jk熱門都市言情 猛卒-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布棋落子(四)讀書-uqrv8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杨密口中所谓的造假高手,自然就是蒋敏了,事实上不用造假,他想要的信,蒋敏已经给他准备好了,而且是真信,这本来就是郭宋精心策划的方案,否则他们买通张贵父子有什么意义?
蒋敏将杨密请到皮货店的后堂,笑道:“不用造什么假信,真信本身就有,我们已经安排人放在内书房的书柜内,在一堆信中,一共有两封,很容易找到。”
杨密有点为难道:“可是我已经说了可以造假,该怎么圆这个谎?”
破滅星河
泣貓靈異館
“这个容易,你就告诉刘丰,造假需要两三天时间,让他今晚先派高手去探一探,他晚上探到那两封信,自然就可以不用造假了。”
蒋敏又笑眯眯道:“要不要我再介绍一名晋卫府的高手,你把他推荐给刘丰。”
杨密心中一动,这倒是可以,他连忙问道:“来历可清楚?”
“来历当然清楚,洛阳最有名的夜盗,黑狸听说过吗?”
杨密连连点头,这个黑狸前些年可以说在洛阳家喻户晓,就连他不是洛阳人也听说过,此人轻功高绝,犯过无数大案,连皇宫都偷过数次,从不失手,他留下的标志就是一只黑猫,所以洛阳人都称他为黑狸,至于他的真实姓名,真实相貌,谁也没有见过。
“原来这个黑狸是晋卫府的人!”
“他和晋王殿下渊源很深,他的真实身份连我也不清楚,反正他是晋卫府的供奉,你去问一问,如果刘丰感兴趣,我让他晚上来相国府,你只要在大门前插两炷香,他就来了。”
杨密心中略略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他心知肚明,蒋敏绝对不是头脑一时发热,这应该是晋王殿下的安排,说明晋王殿下对刘丰越来越看重了,对自己当然也会看重。
果然,刘丰对这个黑狸大有兴趣,他就是洛阳屠夫,当然久闻这个黑狸的大名,对这个黑狸犯下的案子津津乐道,专门偷权贵和皇宫,还把王淑妃的凤纹展衣偷出来挂在城头上,轰动了洛阳,最后连累宫守、京兆尹、县令以及其他十几名官员都为此丢官,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如果这个黑狸能为自己所用,那当然是好事。
刘丰又有点担心,迟疑道:“万一这个黑狸是刺客怎么办?”
杨密笑了起来,“相国有点糊涂了,如果这个黑狸要刺杀相国,我们现在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说话吗?”
刘丰拍了拍额头,哑然失笑道:“我真的有点糊涂了!”
杨密又道:“介绍人说,这个黑狸年纪稍大了,想吃碗安稳饭,他不敢去投靠天子,那么投靠相国,就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行!”
刘丰痛快地答应了,“我先试一试他,如果通过了,我就重用他。”
刘丰随手在书桌上取了一只白玉狮子镇纸,“我把它放在我内书房中,如果他能取出来,我就用他了。”
………
入夜,杨密在相国府门前点了两支香,他和刘丰在内堂上等候,院子里站着数十名侍卫。
忽然夜空中一阵笛声响起,只见一个黑影从墙头飘然而至,就仿佛御空而行,侍卫们大骇,纷纷拔出剑,刘丰厉声喝道:“不准动手!”
他走到台阶前,黑衣人已经落地了,他身材瘦高,脸上应该戴着面具,看不到任何表情,他徐徐走了几步,张开鹰爪一般的手,手掌上正是刘丰藏在书房内的白玉狮子镇纸。
刘丰一怔,回头向杨密望去,杨密惊恐地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说,刘丰忽然明白了,顿时脸色大变,他下午和杨密说事之时,这个黑狸就藏在他的官房内,否则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出的题?
“相国满意吗?”黑衣人声音嘶哑着问道。
我的浪漫婚姻生涯 王大進
李易峰,快到碗裏來
“你就是黑狸?”刘丰反问道。
黑衣人点点头,刘丰看了他半晌,对周围侍卫挥手道:“都退下吧!”
众人侍卫都退下了,内堂上只剩下三人,刘丰又问道:“为何不用真面目示人?”
黑衣人慢慢揭开面母,露出一张枯瘦的脸庞,此人年纪大概五十余岁了,皮肤惨白,双颊深陷,眉骨高耸,脸没有一丝肉,只有一层皮,看起来就像个骷髅一样。
“你应该不叫黑狸吧?”
黑狸是洛阳人的称呼,当然不是他的本名,黑衣人笑了,“贫道不打诳语,太行山雷灵子是也!”
此雷灵子自然就是崆峒山雷灵子,和郭宋渊源很深,他是甘云之弟,出身河西李氏名门,也曾是木真人的徒弟,因吃不了苦,背叛师父去了赤猿宫,后来成为张雷的情敌,但最后他还是放了张雷和李温玉私奔。
雷灵子最后一次帮助郭宋是在河西夺取大斗拔谷,然后他便回崆峒山养伤了,三年前,他静极无聊,来投奔师弟郭宋。
不料郭宋却有点嫌弃他年纪大了,雷灵子一怒之下,跑去洛阳犯下无数惊天大案,赢得一个黑狸的称号,郭宋无奈,只得安排他进了晋卫府,成为供奉,这次郭宋为了充分利用刘丰这个资源,郭宋便把雷灵子又派回了洛阳。
刘丰看了看手中的白玉狮子镇纸,心有余悸,但他至少明白一件事,对方绝不是来杀自己的刺客,否则自己的脑袋早就没有了。
總裁追愛:隱婚寵妻不準逃
他行了一礼,一摆手道:“天师请上坐!”
………..
雷灵子悄然遁入夜色中,刘丰望着他消失,着实有点担忧道:“让他去取信,是不是对他的信任太快了一点?”
杨密笑着劝道:“这种江湖人对自尊最为敏感,相国信任他,他自然会感激涕零,为相国卖命,若相国怀疑他,他很可能就会拂袖而去,所以相国信任他是对的,既用之,又何必疑之?”
刘丰轻轻叹口气,“我其实担心他是郭宋派来的!”
杨密心中一跳,刘丰还真会猜,居然猜对了。
僵屍道長
杨密呵呵一笑,“郭宋不至于无聊到派人去偷皇妃的衣服吧!”
一句话便让刘丰心中释然,他点点头笑道:“说得对,既用之,又何必疑之!”
半个时辰后,雷灵子又从黑暗中飘然而至,手中拿着一叠信,一共有五封,他不仅把这次特地写的两封信找到了,还把之前郭宋和张光晟的通信也一并找了出来。‘
刘丰大喜,一封封信细看,越看越激动,虽然没有看到张光晟给郭宋的去信,但从回信中能看出一点端倪,张光晟很后悔跟随朱泚。
尽管刘丰恨不得现在就把信交给朱泚,但杨密还是劝住了他,“这些信必须让天子派人去取,相国不能让刘思古抓到把柄,说我们和梅花卫有勾结!”
刘丰醒悟,又把信交给雷灵子,叮嘱道:“把它们放回书房,放到一个稍微隐蔽,但又容易找到之处。”
雷灵子点点头,接过信又飘然而去,杨密望着他的背影笑道:“相国明白了吧,真正有本事之人,不会逞口舌之利,但绝对会把相国交代的事情办得妥妥帖帖!”
杨密的一番话令刘丰深以为然,他缓缓点头道:“先生说得不错!”
………
次日一早,刘丰接到天子宣召,让他立刻赶去御书房,刘丰心知肚明,当即乘坐马车赶到了皇宫。
刘丰的相国府其实就紧靠皇宫,只有一墙之隔,从上东门进去,距离天子的御书房只有一千步,一盏茶时间便赶到了。
刘丰在一名宦官的引领下,进入了御书房,却只见天子朱泚满脸怒色,刘思古正在苦苦劝说。
“陛下,梅花卫的证据并不充分,王临海一口咬定张光晟收了四箱黄金的贿赂,但这些都是推测,他并没有抓到赃物,就这么贸然认定边境大将和敌军勾结,这会寒边境将士的心,尤其在我们即将发动东征之际,更不会随即临阵换将,这是兵家大忌啊!”
朱泚显然没有被刘思古说服,他哼了一声道:“朕不糊涂,晋卫府的人跑去崤关,不会只是给他送几箱山货那么简单吧!找不到黄金也很正常,被他藏起来了,但他的家仆既然证实有四箱黄金,这显然比他自己的解释更有说服力吧!”
“陛下,微臣是担心郭宋用反间之计啊!”
这确实有可能,朱泚倒一时沉吟不语了。
这时,刘丰走上前躬身施礼道:“微臣参见陛下!”
朱泚点点头,“相国来得正好,这里有梅花卫的一份弹劾书,相国看一看吧!”
刘丰从宦官手上接过梅花卫的报告,一本正经地看了起来,刘思古恨得双眼喷火,他就不信刘丰事先没有看过这份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