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1eg笔下生花的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一百一十七章 怎麼可能會輸分享-1zdsv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一顿饭结束,廖文杰把三个维修工的资料交给周星星,让他帮忙查一下。
两个月内,这三人有无异常举动,比如性格大变什么的,又或者,他们近期接触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维修工有嫌疑,保洁员也有,这次调查八成没戏。
廖文杰实在没招,线索太少,他只能尽力而为,实在不行,被动点,顺其自然等幕后黑手自己现身。
这种情况可能性很大。
无缘无故扔块黑色石头,放在电梯里养鬼,幕后黑手肯定另有目的,说不定过几天自己就回来收割‘胜利果实’了。
想到这,廖文杰第二天又去了一趟钟发白的杂货铺,让其别住郊区,直接搬到佳鼎花园,就住六栋。
有心算无心,出现异常,两人联手也能及时应对。
房子的事,廖文杰让钟发白无需操心,他出钱租一间,不用钟发白掏一分。
和周星星较劲谁吃饭结账,纯属朋友之间的娱乐,他开心,周星星也开心。
这种时候,他不会吝啬一份房租钱。
钟发白没有拒绝,当即关了杂货铺,跟廖文杰一起打车返回佳鼎花园。
很巧,六栋二层就有一间房子没租出去,联系租房公司,钱管够,当天就办完了全部手续。
搞定这些,廖文杰让钟发白以后常住市区,别惦记杂货铺的生意,住得太偏,每次找人都要浪费两三个小时。
八極遊龍 雲中嶽
真要是能赚大钱也就算了,为那几瓶汽水钱,不值当。
钟发白点头同意,一来,廖文杰真心诚意,他甘愿断了杂货铺的财路;二来,妖人养鬼祸患无穷,他不能坐视不管。
下午,廖文杰带钟发白去了趟商场,先为他买了台大哥大,而后又置办一身行头。
钟发白的马褂太显眼,容易引人注意,普通点好。
吃人家最短,拿人家手软,租房、大哥大、衣服,三连下来,钟发白颇为羞愧,表示电梯放心交给他,日夜死守绝不懈怠。
有钟发白这句话,廖文杰就放心了,隐约间,直觉告诉他,黑石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千年輪回之鬼役 酒醒時分
搞不好,港岛其他地方,也被幕后黑手扔了几颗。
临近下班时间,廖文杰匆匆返回公司,又是一捧玫瑰花放在了程文静面前。
和昨天一样,嘘寒问暖完毕,拍拍屁股走人,一点也不带犹豫的。
宮·琳瑯傳
程文静:“……”
她完全不知道廖文杰在想些什么,如果害怕吃饭看电影被拒绝……
不试试怎么知道?
虽然她肯定不同意,但起码得试一试,没准她一时鬼迷心窍就同意了呢!
……
廖文杰这边,除了打算放置程文静一段时间,更主要的原因,实在是档期太满,抽不出多余的功夫。
比如今天,他请了曹达华和Madam 王吃完饭,饭局结束了还要和Sandy看电影。
过两天,等过两天他闲下来了,就约程文静出去happy。
饭桌上,廖文杰简单说了下自己开公司的打算,Madam 王非常赞同,年轻人就该多闯荡一下,输了也没关系,年轻就是资本,以后还有机会。
曹达华一脸懵逼,抓鬼公司是几个意思?
虽然他信风水,也信一些神神鬼鬼,可他不觉得廖文杰适合这一行。
“阿杰,你考虑清楚了,现在工作稳定,赚得也不少,没必要冒那么大风险。”
“老板不接受我辞职,职位一直都在,不上班也有工资拿。”
“???”
曹达华掏掏耳朵,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再次确认后,大怒:“阿杰,我怎么教你的,男子汉大丈夫,上顶天下立地,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吃软饭!”
廖文杰:(눈_눈)
就尼玛离谱!
“阿达,不要生气,让阿杰把话说清楚,这里面肯定有误会。”Madam 王拍拍曹达华的肩膀,急忙给廖文杰递眼色,让他赶快解释一下。
“莲妹,你不知道,我就这么一个侄子,从小就对他寄予厚望,看他吃软饭,我这心……”
曹达华捂着胸口,痛不欲生道:“心好痛,没把他教好,就等于我做人失败,这种感觉你理解不了。”
“阿杰,发呆干什么,快解释一下呀!”
“不,比起我解释一下,达叔才该解释。”
廖文杰白了曹达华一眼,对Madam 王说道:“他刚刚的话过于大男子主义,这很不应该,Madam 王你觉得呢?”
“还好,我就喜欢阿达这样霸道不讲理,有责任心,有魅力,是真性情的男儿本色。”
Madam 王依偎肩膀,含情脉脉瞄了曹达华一眼,四十五度角斜向上,只觉眼前的双下巴厚重沉稳,胡渣尽显阳刚之美,偏过头不敢再看。
廖文杰:(눈‸눈)
不知如何评价,是Madam 王中邪了,还是说,曹达华也是渣道高手,顶级的小颗粒男性。
还有,这碗狗粮味儿真冲,快把他隔夜饭熏出来了。
十年慕 大爺嘎意
“达叔,你想多了,我这人脸皮薄,学什么也不会学人家臭不要脸去吃软饭!臭不要脸,你说是吧?”
“啊这……”
曹达华眨眨眼,而后严肃脸点头:“确实,是挺不要脸的。”
“我老板汤朱迪之所以愿意保留我的职位和工资,是因为她投了我的项目,买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廖文杰解释一句。
“阿杰,你卖了多少钱?”
曹达华立即来了兴趣,他以前没什么存款,最近手头才宽松一些。而且,Madam 王的信用卡附属卡就在他手里,刷个十万八万不是问题。
有一说一,他也想做老板。
“一股二百万。”
“噗————”
正喝水的曹达华直接开喷,对面廖文杰早有准备,一个盘子竖在曹达华面前,滴水不露,全挡了回去。
豪門影後:國民男神拐回家
“咳咳咳……”
曹达华咳了半晌,眼泪都咳出来了:“阿杰,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一股二百万,汤朱迪买了十股,总计两千万。”廖文杰淡定解释,慢条斯理端起果汁抿了一口。
小钱,真·不值亿提。
“阿杰,你手上还有没有其他软饭,介绍给我……”
察觉到胳膊上九阴白骨爪一紧,曹达华瞬息改口:“我朋友老王,也就是你王叔,他最近下岗了,整天游手好闲没事干。”
“不会吧,王叔可是金牌卧底,怎么会下岗呢?”
廖文杰很是诧异,上次见到老王,还是那起大飞的军火案,被黄老大安排假扮植物人,身体应该无恙才对。
“他那次伤得不轻,申请提前退休,劳苦功高,他上级就同意了。”
“原来如此。”
廖文杰点点头,眼前一亮:“这样好了,达叔你帮我问问,我公司里缺一个镇场子的老江湖,要是王叔愿意,我高薪养他。”
“真的假的?”
“比真金还真。”
……
願意為你等待 珠靈
接下来两天,廖文杰忙着新公司的事,证件那边有程文静帮忙,效率惊人,可能装潢还没结束,全部证件就已经批下来了。
装潢这边,有点慢,他正带着几家装潢公司的经理看房子。
几个竞争对手凑在一起,尤其是在大家都是熟人的情况下,气氛异常尴尬。
廖文杰不尴尬,别看这些人现在一个比一个谦虚,报价时肯定一个比一个低,低到被同行大骂破坏市场秩序。
“嘟嘟!嘟嘟嘟————”
最高通緝
大哥大响起,廖文杰抬手接通,是汤朱迪,呼吸急促,很激动的样子。
廖文杰满脸黑线,汤朱迪也真是的,大白天就没羞没躁,关键是,这种时候打电话给他干啥?
他这人很正直的,拒绝组团邀请,除非强烈要求。
“阿杰,有人来找你,说是你朋友,就在办公室。”
汤朱迪语速飞快:“你是不是在十八层,是的话赶紧上来,别让人家久等了。”
“啊,我知道了。”
廖文杰无语挂断电话,都听到了,不是他不纯洁,是汤朱迪不说话光喘气,误导他想歪了。
“各位,麻烦你们稍等一下,我先去见一位客人。”
还有竞争对手?
几个经理面面相觑,这次的客户略无耻了一些,搞得他们想接单子又拉不下脸面。
说着,几人走出楼道,想看看是哪家同行。
“嘟嘟!嘟嘟嘟————”
电话再响,廖文杰以为是汤朱迪催他,随手接通。
还是不说话,但不是汤朱迪,换了个男的,对着电话就是一阵瞎嚎嚎,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差点让廖文杰以为大白天见鬼了。
“神经病!”
他直接挂断电话,站在电梯前等待,结果,上来的电梯没等到,一部下来的电梯停在了十八层。
“阿杰,阿杰!”
汤朱迪一步冲出电梯,吧啦吧啦说了一堆不知是哪国的鸟语,廖文杰没理她,看清电梯走出的三个男人,微微一愣。
高进、龙五,还有一个卖相不俗的年轻人。
“你好,廖先生。”
“高先生、五哥,两位不去公海参加赌局,跑到这来做什么?”
汤朱迪口中的朋友就是高进,这也是她过于激动的原因,以前只在报纸和慈善晚会转播上见过赌神,真人还是头一回。
得知廖文杰人在十八层,高进果断下楼,直接把汤朱迪看傻,嘀咕着不应该,急忙跟了过来。
“赌局昨天就结束了,因为是私人小牌局,随便玩玩的,所以消息传的慢了些,廖先生没收到很正常。”
高进笑着说道:“多亏廖先生指点迷津,不然我这次肯定一败涂地,今天专程上门道谢。”
“说笑了,有我没我都一样,你可是独孤求败的赌神,怎么可能会输。”
廖文杰微微摇头,花花轿子人抬人,轮客气他还没怕过谁,笑道:“这里说话不合适,连个能坐的地方都没有,我们上楼再谈。”
“好,廖先生请。”
“还是你先吧,五哥老拿眼神戳我,我怕他直接拔枪。”
龙五:“……”
廖文杰有个漂亮女老板的事情,他一定会告诉龙九。
电梯门合上,几人离去。
楼道里,装潢公司的经理们大眼瞪小眼,刚刚那位高先生,似乎、貌似、有可能在报纸上见过……
“嘶嘶嘶———”x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