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96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道紀 愛下-第811章 心魔不死,自在永在!看書-0rag9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呼~
似有巨兽在长长呼吸。
扭曲失神的林伯寻听不到比之之前更密集了不知多少倍的提升音。
大自在悍然出手,气息之中尽是贪婪之意。
为入此界,他付出的代价绝大,险些丢了【无上心魔系统】,若非是遭遇了菩提树中的意志攻击,他不知还要沉沦多久,甚至心魔系统真的易主也未可知。
而既然复苏过来,他出手自无丝毫迟疑,想要吞了这菩提树灵恢复自身。
呼~
踏破星辰
阴影垂流,带着无尽死寂的黑暗蔓延而至,所过之处,虚空都为之扭曲。
菩提树中,蓝灵童心头发毛,远远避让,躲在清光之下。
这魔影诡异至极,便只是看到都会扭曲一个人的魂灵,连它的信息体都要被扭曲。
这意味着其存在已摆脱了天地的影响,且反过来影响天地万物了。
这种境界,已超越了长生种了。
“自己尚且五劳七伤,还想着吞我?”
清光之中荡起一抹涟漪,一道恐怖级数的心灵之光喷薄而出,似能割裂虚无,粉碎真空!
两世为人,在道一图开启之前,他的精神就超乎常人,开启道一图之后,精神更是与日俱增。
承阳明心学大道之后,更是相得益彰,堪称一日千里。
悟透‘斩三尸’之法时,更似是突破了某道无形的屏障,进展之迅速远超任何人的想象之外。
元神斩出,初时尚且难以忍受,后来却反而有了更为莫测的变换。
一颗心不为尘埋,不为土遮,通透如镜,能照亮自我与天地,把握天地间冥冥之中的变化。
此时一念动,激荡而起的清光已充斥了虚无幽暗之地,任由那幽暗魔影鼓荡几次,都无法入内。
嗡~
一次碰撞在这方寸之地爆发,院落之中似有狂风骤起,掀起大片灰尘落叶。
原本扭曲又自平复的假山,花草,地板,乃至于湖水,都在一颤之后,无声无息的化作肉眼不可见的细微粒子。
庭院之外别无影响,庭院之内,却已一切尽毁。
唯独落叶大半,树干枯黄的菩提树以及其下跌坐的两人不曾被波及到。
小小王妃馴王爺
“呼!”
一击不中,那大自在魔影似是有些讶然,旋即已半探出林伯寻的体壳,硬生生探入了菩提树中:
“纵五劳七伤,吞你也只是弹指之间!”
嗡~
两色交织,碰撞,荡起一重重肉眼不可见的涟漪。
蓝灵童被涟漪一扫,心中陡生恐惧震怖之念,恍惚之间似看到了一方吞噬天地,傲笑无垠昏暗的梦魇九头蛇。
忍不住发出一声大叫,信息之躯轰然爆碎开来。
赫然是被引起了心中最为深层次的恐怖,震怖的无法自持。
外界菩提树猛然震动起来,无形的涟漪扩散所掀起的气流激荡,散逸出院落一缕,就化作狂风大作。
肆孽的飓风呼啸来去,在夜风之中恐怖而剧烈。
霎时间引起了镇海王府诸多高手的注意。
正自与诸多客卿在前院商讨讨伐事宜的乔摩柯闻听狂风,猛然一掌将身前的玉案拍的粉碎。
豁然起身,却已按耐不住心头的沸腾:
“何方鼠辈,敢来此放肆?!”
怒!
乔摩柯出奇愤怒!
数年以来,从暗中的摩擦,到明面的争斗,从那幽冥宫的神秘人来袭,到那自称‘神’的存在的突袭。
他心中压抑了不知几多怒火。
眼看消停数月,就又有人来,且突入后院,他心中的愤怒终于按耐不住,一下爆发出来。
轰隆!
其勃然色变的刹那,音爆之声已响彻前院。
身形如龙,撞破了重重气流狂风,直奔后院而去,其一众属下也都出奇的愤怒。
“又来?”
秦洪海心中也有着愤怒,一步踏出。
只见深沉的夜幕之下,滚滚狂风之中,一尊伟岸昂藏的神影横掠长空,其骑乘巨象,手持宣花大斧,一条龙影盘绕其臂膀之上。
“王爷竟将‘巨灵镇世道’修炼到了这般地步?”
梟寵狂妻
秦洪海倒吸一口凉气。
随着巨灵神在临西城,军中的传播,数以十万百万计的行伍参拜之下,他所获良多。
虽未凝成金丹,却已有了金丹之躯。
但相比于神御龙象的乔摩柯,却远远不及了,他这分明是已经将自己前半生修持的龙象大金丹炼入了巨灵镇世道之中。
突破了困扰其数十年的瓶颈,实力比之数月前强了何止十倍?
“走!”
乔升瞥了一眼秦洪海,与一众客卿追向后院。
呼呼~
菩提内空间之中,森冷肃杀之音充斥虚无,如泄地之水银,无孔不入,竟硬生生穿透了清光的笼罩,洞入菩提树的内空间。
心魔者不在于外,而在于内。
安奇生斩却全部外显之元神,心灵纯粹至极,更无丝毫杂念,其自然无法洞彻,但蓝灵童虽是信息之躯,其心中仍有着无法释怀的恐怖。
其心魔被引动,自然,也就被其随之而入。
“欲自心起,玩弄七情者,说是心魔也不为过。”
被魔影侵入的清光之中,安奇生的声音有了波动,似是洞彻了这魔影神通的本质。
“他究竟来自哪里?”
与魔影交映的清光之中,安奇生有着一抹凝重,再度感觉到了此界对于自己的深沉恶意。
他此时所联想的,却不是这魔影的来历,而是其来意。
是机缘巧合?
还是魔圣窥探到了什么前来试探?
亦或者是那幕后之人的算计?
他心念转动间,四周涌动的魔影已然越发的汹涌酷烈,隐隐间,似有无穷鬼哭狼嚎之音回荡。
蓝灵童望风而逃,身有三心,却也险些陷入彻底的死地,让它如何敢靠近?
只是听着耳畔的呜呜哀嚎之音,心中不免还有些发毛。
这说明连怪物先生也无法将其彻底的隔绝在外。
“你果真有着古怪,心中竟似毫无杂念……”
魔影之中,大自在的声音也有着剧烈的波动,似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孱弱的菩提树灵,竟能抵御住他的诸般侵袭手段。
这让他心中疑窦丛生,这菩提树虽是此界‘大事件’中留名的存在,可莫说其是依仗于佛尊方才有资格留下名讳。
相術大師 人生若初
即便是其未来果真有些手段,但到底此时只是一株尚未化形的菩提树妖,凭什么能抵御自己的手段?
唯一的可能就是其心性修持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
異界混混 木易合作
安奇生没有回应,清光纵横交织,无时无刻都在变换成种种阵法禁制用以抵挡魔影的侵袭。
心中高度凝神,道一图上波光缭绕,似在徐徐展开。
呜呜~
无尽阴影缭绕之间,清光显得明灭不定,似随时都可能被魔影磨灭,但这个过程显然不能让大自在满意。
他深深知晓此界的凶险,并不愿过多的暴露自己。
心念转动只是一瞬,其扭曲虚幻的身影已变得清晰,灌脑魔音骤然大作,冷寂的声音似要燃烧:
“贪嗔痴恨爱恶欲,七情成灵也致命!有灵有情众生皆在心魔掌握之中,莫能逃脱,吾却不信你能例外!”
似是察觉到了外界的变故,大自在发出一声长啸,魔影沸腾激荡,似有实质的刀兵显化,割裂清光。
洞穿了大片扩散的清光,直击那徐徐转动的清光核心。
一时间,墨色大盛,竟压下了清光之影。
“怪物先生!”
蓝灵童心头狂跳,忍不住的化作电光冲了过去,积攒了无数年的讯息不要钱也似轰击了出去。
它很清楚,安奇生这般老谋深算之辈,即便被打的措手不及,也未必就没有后手。
反倒是它自己,大大的不妙。
是以,一向惜命的它,竟直接冲向了魔影。
“若是数月之前,或许真要被你引出心中魔念……”
魔影缭绕的清光之中,安奇生的声音再度平静下来,甚至显得有些漠然冷酷的味道:
“可惜,此时的我,心中无魔,所思所想所见,皆是圣……”
心魔,并非是实质的魔头。
而是一个人毕生所经历的一切,喜悦的,悲戚的,哀怨的,快意的,绝望的,恐惧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心魔滋生之土壤。
心魔之恐怖,在于其诞生在其心中最为渴望的念头之中,且,不会因为你境界高深就消失。
反而,越是经历的多,心魔越是无可避免。
传说之中的仙魔神佛尚有心魔,此时的安奇生,何能例外?
甚至,因其入梦所窥之人,事太过繁多,心魔比之寻常修行者还要恐怖无数倍。
但其先后两次自斩元神,已将除却本我慧光之外的一切元神显化皆排斥在外。
除却心灵之光别无手段。
同样,也如赤子,心无杂念,更无外魔心魔诞生之土壤!
“嗯?!”
大自在心头一震,已侵入清光内核的他,发现面前这菩提树灵的心中无思无觉,无惧无喜。
竟没有丝毫心魔诞生的土壤!
“不好!”
发现了不妙,大自在心魔无比果决的就要放弃。
但哪里还来得及?
他的魔影撕裂清光已入核心,安奇生发话之同时,沸腾的清光陡然为之一变。
其内一点心灵之光如‘奇点’爆发,便有无穷奥妙随之流溢而出。
阴阳交织,四象衍生,五行变换,八卦转动……
转瞬而已,已化作一方太极阴阳八卦图,将那魔影团团围困,揉捏,挤压,硬生生的将其逼入‘阴极’之点。
徐徐转动,如磨盘一般,将其死死的捆缚其中!
“不妙!”
突生之变故让大自在心头一跳,感受到了无穷大的吸力自那清光核心之中传荡出来。
将其死死束缚,且要将他整个意志尽数拉入其中!
心魔无孔不入,是以能够横行无忌,但偏生这绽绽清光纯粹已极,让他无从下手。
真正能够将他困住!
这一下,大自在终于色变!
但他无比之果决,在发现事不可违,竟硬是停下了遁走之势,不退反进,悍然而绝然的冲向了那清光太极图的核心:
“你之心境不过是斩却魔念所成,一时心无杂念,吾便不信,你此生皆无杂念!”
嗡~
清光徐徐转动,安奇生已无意会他,其心化太极,缓慢而坚定的将其镇入心海之下。
大自在不甘而冷冽:
“心魔不死,自在永在!你心念变换之时,你的一切,终将归我!”
轰隆隆!
伴随着这一道深沉冷厉的嘶鸣,夜幕之中似有千百雷霆划破虚无,电蛇也似的闪电照亮天地一瞬。
狂风之中的乔摩柯突然止步。
目之所及,那小小院落之中,那一株枯黄衰败的菩提古树之下,有着柔和神圣的金光如浪涌起。
自那小院起,倏忽而已已亮过雷霆闪电,煊赫偌大的镇海王府。
绚烂佛光之中。
一个小小的人儿晃晃悠悠站了起来,似睡非睡的打起了拳。
仙神劫
其身形小小,拳脚却恐怖至极,一拳一脚之间,竟发出一声声堪比雷霆炸裂之音。
指掌垂流之地,掀起气流‘呼呼’如同飓风激荡!
而在其身后,金光如瀑如浪,层层叠叠,竟凝聚成轮,如同传说之中的真仙佛陀!
乔摩柯愣住半空,凝视半晌,声音竟有些干涩颤抖:
“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