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5rw4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抗戰韓瘋子 起點-957 絕境逢生讀書-zdj6w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不得不说,赵飞虎一行真是遵从本心的主。
耳听着四面八方的喊杀声响起,他们很清楚继续与曰本人站在一起的结果是什么。
再加上心底原本也对曰本人颇有憎恨,又倾向于韩烽一行此战所表现出来的英勇和气概。
索性倒戈一击,倒是成了压倒山本和野菊中队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要放跑了山本这个老东西,兄弟们,给我杀!”
终于扬眉吐气的赵飞虎怒吼着追击,从来没觉得像今日这样痛快过,一向高高在上的91旅团长山本三郎,今天竟是被他当成丧家犬一般追赶着。
伪军和赶来的和尚一行夹着野菊中队猛打了一阵,野菊中队以惨重的代价,护着山本一行几十人逃掉了。
赵飞虎领着队伍来降,纵然他身后还有几百号人,见了月光下鲜血浸透衣衫的韩烽,反倒觉得眼前的英雄杀气凛然,仿佛韩烽之前对他们的批判犹然在耳,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乖乖地将自己的枪支双手过脑袋的递送给韩烽。
“韩长官,我们这些该死的混蛋,糊涂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算是醒悟过来,以后什么也不想,就想着跟你一起打鬼子了。”
朱国寿的脸色不太好看,周围一些战士们的脸色也都不太好看,突击连可是有些兄弟死在这些伪军的手上。
这些家伙倒好,说叛变就叛变。
吞噬進化
導演萬歲
至于最根本的原因,除了心底那一丝愧疚之外,想来活命的成分更多,这一点朱国寿等人也再清楚不过。
韩烽的嘴唇有些发白,却还是在嘴角挂起了一弯弧度,道:“就在不久之前,你们讨伐队还追的我们是漫山遍野的跑,老子就有不少兄弟是死在你们手上,赵飞虎,不知道我说的可对?”
“你……”伪军副官张口欲言,却被赵飞虎拦住。
赵飞虎道:“韩长官说的一点儿不错一人做事一人当,命令是我这个做团长的下的,韩长官要是想替你的兄弟们报仇,只管来找我就是了,和我这帮兄弟们无关。
喪屍驚魂
只是有一条,我已经窝囊了大半辈子了,不想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韩团长要是愿意给我个机会,我可以拿着枪死在于杀鬼子冲锋的路上。”
網遊-追逐夢想
“团长——”
伪军将领们齐呼,瞧得出来,这赵飞虎不管怎么说,在这伪军团倒是颇有威望。
巔峰進化 君不見
赵飞虎伸手,打断了属下们的话语,然后就听到韩烽接着说道:
“只是不曾想,前一刻你我还是敌人,现在却站在了同一阵营上。
这世事果然难料。
说到底咱们的骨子里流的都是中国人的血,赵团长能够临时做出这个决定,我很欣慰。
不管之前是你伤了我,还是我杀了你,全都一笔勾销,不计过往,只看将来。
毕竟先前阵营不同,你我是军人,都明白其中的难处。”
赵飞虎一怔,对韩烽所说的话语十分意外,周围的伪军将领们也一起松了口气暗自庆幸。
这时四周的人马也慢慢露出头来,仅看人数,甚至比赵飞虎一行还多。
赵飞虎等人暗自捏了把汗,想起韩烽一行的战斗力,估摸着眼前这支就是远东团的主力部队了,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该有多么强悍,可想而知。
韩烽望了望赵飞虎的部队,问道:“赵团长,你部还剩下多少人?”
赵飞虎苦笑道:“韩长官,既然我选择跟你一起打鬼子,以后就不是什么伪军团长,还请你不要再叫我赵团长,直接叫我赵飞虎就行。
我部原本聚集在这里的有一千多人,之前和你们对阵牺牲了两三百,还有一部分兄弟家就在满州内,一家老小都被鬼子控制着,不敢跟着我一起叛变,人各有志,他们跟着山本那个老鬼子一起逃了。
最強老公:獨寵軟萌小甜妻
现在我这队伍也就剩下不到一个营的兵力。”
韩烽点了点头,“好,飞虎,留下的都是好汉,走掉的不必可惜。
这路都是自己选的,结果会怎样谁也不知道。”
“是,团长。”赵飞虎当即改口。
许牛多凑出个脑袋,冲着赵飞虎喊了一声:“嘿嘿,团长。”
赵飞虎骂道:“牛子,你小子可真他娘命大,还没死呢?”
许牛多只是身上挂了点儿彩,笑道:“俺可不能死,现在好了,俺还能跟着团长一起打鬼子了。”
赵飞虎道:“你小子别瞎叫,现在咱们团长可是韩长官了。”
韩烽道:“赵飞虎同志,你原本率领的是一个团,只是团长的职位我可给不了你了,这样,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独立把远东团多拉出一个营,由你来当这个营长。”
赵飞虎忙道:“团长,这没啥说的,你就是让我当一个冲锋陷阵的小兵也没有问题,只是这……行吗?”
韩烽笑道:“当然行,我们大政委就在边上,她可是有这一次我们来东北的部队直接任免权的。”
徐梓琳道:“既然是团长的决定,我没有意见,后续向团部的任免申请我会递送上去的。”
“是。”赵飞虎应道。
说话的功夫,和尚和王文礼终于带着队伍赶来与韩烽一行汇合,与赵文虎等伪军碰见,差一点掏出家伙就准备开火,幸好被徐梓琳连忙叫住。
“团长,俺就知道,你们肯定还活着。”铁骨铮铮的和尚差点儿泪流满面,再见到韩烽,满心的欢喜。
“团长!”王文礼也叫了一声,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终于见着和尚,韩烽的心底也是说不出的喜悦,原本紧绷着的神经一松,牵动全身的伤势,终于眼前一黑,整个人栽倒过去……似乎是被眼疾手快的和尚给抱住了。
韩烽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睡的是一间明显才搭建不久的木屋子,还是那种韩烽早就教过战士们的最好搭建的三角形木屋,从周围的环境来看,似乎是在山林里。
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似乎是和尚,正趴在自己的床头儿睡得真香。
韩烽在感动之余一时哭笑不得,真没想到,居然是和尚这小子愣是守着自己。
慢慢坐起身的时候,或许或许是动静儿大了些,把和尚惊醒:
“咦,团长,你终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