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8xm2妙趣橫生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3497章 賊匪展示-rmpd3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所以说,有权有势的,无论在哪里,无论在何时,都是最受欢迎与尊重的。
哪怕身着便服,破布积灰,但只要背靠大佬,就没人敢嘲笑,至少,没人敢当面嘲笑。
花一開滿就相愛 單小秋
瞥了眼机车卖场工作人员脸上挂着的谄媚笑脸,我也只是轻轻一叹。
举步进了卖场,刚路过两辆机车,大太刀的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响起:“刚才那人恶意嘲笑你。”
“哪个?”
“就是对你露出谄媚笑脸的那个。”
“你怎么知道的?”
“我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的浓浓恶意。”
“对我有恶意,就是在嘲笑我?”我笑呵呵回应道:“你的想法有点偏激。”
“偏激?”大太刀冷笑两声,道:“别忘了,我可是最纯粹的灵魂体,能够感知到的,也是源自人类心底最纯粹的本能,而本能与本能之间,也是有差别的。”
“单以欢笑来说,发自真心的欢笑,勉为其难的欢笑,虚与委蛇的欢笑,就会反馈出不同的本能,而能够读取这种本能的我,也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的读取对方的大概想法,就比如说那个家伙,在刚刚遇到你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本能情感是厌恶与鄙夷,在得知你掌握了无间者·伊奇的通行证后,他的情感又变为了惊恐与战粟,在察觉到你不会对他如何以后,内心深处的感觉又变为了鄙夷与嘲弄。”
“大概是因为我衣着破旧,气质普通的缘故吧。”
“很有可能”大太刀道:“如果你能在进城之初,先购买一套华贵奢靡的衣服的话,他对你的感情必定是摇尾乞怜。”
“或许吧”我道:“但也无所谓,一辆机车而已,并不能花费我多少钱。”
涼緣策:上司,請擦肩而過!
很快,我就挑选了一辆看起来很舒适的机车。
这辆机车的价格却无法让人感到舒适——足足要上千金币。
机车的价格一般浮动在数百枚银币到数百枚金币之间,这还是我上一次来这儿时得到的数据。
而上一次与这一次相隔时间不到数月,机车的价格不可能长的如此迅速,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卖车方看我是衣着简陋的年轻陌生人,在鄙夷我的同时,提高机车价格,好叫我知难而退。
然而,心系战场的我,又如何会就此退缩?
直接拿出数枚金币,递了过去。
起初,机车推销员在看到寥寥数枚金币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般的笑容,下意识就要开口怼我,却在看清金币之后,陡然愣在原地。
他判断出了,这些金币,不是普通金币,而是拥有魔法波动的金币。
“客、客人,您的金币有些……与众不同,还请您稍等片刻,我这就请店长过来。”
说罢,快步朝机车卖场深处走去。
不多时,一个衣着板正的胖子,在推销员的引路下,来到我面前。
胖子的城府显然比其他推销员更深一些,并没有因为我的衣着而显露出鄙夷之色,相反,他笑容可掬的伸出手,自我介绍了下。
鬼宅靈異事件
面对他的热情态度,我也笑着回应道:“你好。”
对方见我态度敷衍,便又想要邀请我去后面一谈,可我哪有那闲工夫啊,当即拒绝了邀请,而是直言,想要尽快把机车提走。
然而,胖子店长似乎没听到我说话般,继续热情邀请我入内一叙,真是给我烦的够呛。
就在这时,大太刀的声音再次响起:“臭小子,这胖子对你很有恶意啊!”
“嗯?”闻言我一怔,不解道:“为何?”
“还不是出于金币的原因!”
眉头微微皱起:“他想谋财害命?”
陰陽師 鬼玉
“并非如此”大太刀道:“他大概是把你当成贼匪了,应该是觉得你的金币是偷来的。”
说到这儿,它还啧啧的叹了一声:“所以我才会让你换套衣服啊!”
“真够麻烦的”叹息一声,我无奈道。
事实果如大太刀所料,不多时,一支看起来满威武的冒险家闯入店中,喝问道:“盗匪在哪儿?”
胖店长连退数步,伸手指我,喝道:“大人,就是他!”
同时,他摊开手,将几枚带有魔法波动的金币展示出来,道:“这些带由魔法波动的金币,就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
“你……是什么人!”
为首的冒险家,满脸横肉,凶神恶煞道。
“我是一个冒险家。”
为首冒险家从胖店主手里接过金币,打量了眼,顿时,眼中闪过一抹贪婪,随后,他转向我,厉声喝问道:“说!这些金币,是你从哪儿偷来的!”
“偷?”蹙起眉头,我疑惑道:“这本来就是我的钱,我为什么要偷?”
官場驕子 小農民
“呵”一众凶神恶煞的冒险家皆露出不屑冷笑,道:“偷东西的人,从来都不会说,自己的东西是偷的。”
Boss兇猛:嬌妻,太難訓
“也罢,既然你不肯老实配合,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为首冒险家冷冷道。
这要是跟他们走了,后续的事情肯定多到令人发指,说不定上战场的时间还要再延后许久。
婚色襲人:天價二婚妻 南晞
情报这东西,越早获取,越有利,所以,我不打算再与他们过多纠缠,先喝止住想要冲上来制服我的冒险家,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儿号码。
很快,话筒中传出熟悉的声音:“是小毅吗?”
“是我。”
“你现在在哪儿?”
“魔界,某座城镇,我也不知道这座城镇的名字是什么,我只知道它和伊奇的城镇相距一千多公里。”
话筒那便,稍作沉默,而后道:“我想,我知道你在哪儿了,现在要我去接你吗?”
“不,我现在遇到一桩麻烦事儿,需要解决,你告诉我,这座城镇是谁的地盘儿。”
又过了数分钟,话筒里再次传出海洛伊丝那熟悉的声音:“起初是暴龙王·巴卡尔的,接着被制造者·卢克获取,现在划归到普雷·伊西斯的名下。”
“普雷吗,嗯,能帮我联系上他吗?”
当我提到普雷的名字时,围观人群中,开始出现短暂的不安骚动。
只不过,店主胖子和一众缉拿我的冒险家却是冷笑连连,或许在他看来,我只是在借用使徒的大名虚张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