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5ft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在諸天實現願望 ptt-第七九二章 藥塵的紅顏知己-zhcog

在諸天實現願望
小說推薦在諸天實現願望
但是烛坤忘了最关键的一点,他能够在乌坦城顺利清理门户,是因为萧薰儿事先通过精神联系给蒋锋打了招呼,负责维护秩序的红缎带军团宪兵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临时起意要去弄死天妖凰族,这萧薰儿可没给蒋锋打招呼,红缎带军团的宪兵,当然会公事公办。
不过蒋锋看在萧薰儿的面子上,还是网开一面,没有吩咐宪兵把胆敢在乌坦城闹事的烛坤当场击毙,作为食材用来喂食大黑猫。
挨了宪兵的一顿大头皮靴后,烛坤受到教训,鼻青脸肿的带着三具龙王的尸体,怀着死里逃生的心情,返回迦南学院来见萧薰儿。
原来邙天尺那个半圣并没有夸大其词,乌坦城,是真的斗帝扎堆!
在街上巡逻的小兵,都是斗帝!
大头皮靴踢在身上的酸爽滋味,烛坤再也不想品尝第二次了。
当萧薰儿信守承诺,把三具斗圣级别的太虚古龙的尸体送给天毒女的时候,天毒女眉开眼笑,高兴的差点竖起了尾巴。
药膳。
烧烤。
煲汤。
……
天毒女:“斗圣级别的龙肉,味道就是顶呱呱。”
过了几天,紫妍还是认了烛坤,毕竟血脉亲情,对于至亲,小萝莉的内心,也是有着渴望的。
五靈天眼
父女相认后,紫妍还是留在了迦南学院,而且萧薰儿还为她办理了入学资格,成为了迦南学院历史上的第一位魔兽出身的学员。
千香百媚
烛坤回到乌坦城,统帅重新统一后的太虚古龙。
有萧薰儿亲自架设的空间通道,烛坤想念女儿了,随时都能来到迦南学院申请探望。
除了安排紫妍入学,萧薰儿也没忘了对蝶的承诺,把海波东和青鳞接到了迦南学院,让他们一家团聚。
为此,萧薰儿又开了一条空间通道,通往石漠城,漠铁佣兵团的总部。
在萧薰儿等人离去后,还是发生了墨家大长老墨承,觊觎“碧蛇三花瞳”,意图劫持青鳞的事件。
至于一个斗灵级别的杂碎势力,哪来的胆子招惹有三位斗皇强者坐镇的漠铁佣兵团……
墨家不是抱上了云岚宗的大腿吗?
是云岚宗,给了他们这样的胆量。
然后墨家直接狗带,被暴怒的海波东,萧鼎,萧厉,连根拔起。
看在墨家孝敬了自己很多钱的份上,云岚宗的长老云棱,派出了十几个斗皇前往石漠城,要把漠铁佣兵团杀个鸡犬不留。
但当得知漠铁佣兵团的团长,都姓萧,是萧家大长老萧战的儿子,云岚宗派来的斗皇当场就怂了,赔礼道歉后灰溜溜的离开了石漠城。
和萧薰儿有关系的人,即使是已经抱上超级强者大腿的云岚宗,也是不敢招惹的。
因为在他们看来,比起云韵,无疑萧薰儿更受蒋锋的宠爱,一旦爆发冲突,肯定是云岚宗吃亏。
重生桃花朵朵
为了一个外围势力,就得罪萧薰儿,不划算啊。
何况还是墨家主动招惹的漠铁佣兵团,不作死就不会死,云岚宗也没有为墨家出头的理由。
望着重新团聚的海波东与蝶,最近忙着养殖异火的药尘,看透世间一切的双眼,出现了异样的神情。
“药尘,你终于想起来了?”
早已把药尘的异常,看在心里的萧薰儿,笑道。
“是的,老板。
当你在魔兽山脉的那个洞窟,复活了那个忘忧后,关于她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
药尘激动地说道。
“原来如此。
当时,因为忘忧不过是一个九星斗宗巅峰,而且已经死了几百年了,她的灵魂早已消散在天地之间,为了图省事,我是用倒流时间的手段,将她复活。
所以,你因为受到了时间力量的影响,才能重新想起,已经从时光的长河中被抹消掉的她。”
萧薰儿望着神情激动的药尘,笑道。
“还请老板出手,救救韩姐!她是为了救我和风闲,才……”
药尘已经泣不成声,萧薰儿还是第一次看到药尘哭。
韩珊珊是《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的女配,也是药尘的红颜知己之一,小丹塔弟子,七品炼药师,和药尘存在有实无名的师徒关系。
药尘和风闲,韩珊珊在陨神冰原的“死域”寻找异火榜排行十一的“骨灵冷火”时,遭遇致命的危机,为了救药尘,韩珊珊把自身献祭给了远古斗帝,但留下了一束刻有自己烙印的“骨灵冷火”给药尘,灵魂则被时间枷锁困住。
復唐
因为涉及到时间法则,韩珊珊的存在被抹杀掉了,所有和她有关的人都忘记了她的存在。
半妖憐
原本的剧情,药尘即使进阶到了天至尊境界,也没能想起这位甘愿为自己献出生命的红颜知己,更把有着韩珊珊存在过的烙印的“骨灵冷火”送给了萧炎用《焚诀》吞噬掉,彻底抹消掉了韩珊珊在斗气大陆存在过的痕迹。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遗憾。
对于舍命救自己的韩珊珊,药尘心中是有愧的。
“不要哭了,看到大男人流眼泪,我的眼睛就会很难受。”
萧薰儿掏出了一张帕子,一脸厌恶的扔给了药尘。
“药尘,要救韩珊珊对我而言毫无问题,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让我满意了,我就帮你救回韩珊珊。”
萧薰儿的嘴角,一丝坏笑悄然而逝。
“老板,请说。”药尘三两下擦干眼泪。
“我知道你年轻的时候,也是享受主角待遇,结识了许多的红颜知己。
韩珊珊只是其中一个,还有妖圣谷的小公主狐九九,花宗宗主花玉(《斗破苍穹》中的花婆婆,她在临死前将一身功力和宗主之位传给了云韵),还有丹塔的玄衣。
药尘,给我从实招来,你的这些红颜知己,你会选谁与你共度一生?”
萧薰儿饶有趣味的问道。
又一次领教了萧薰儿的无所不知,药尘觉得她的问题真的很棘手。
因为,和老板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药尘发现,萧薰儿的脑洞,一贯天马行空,毫无轨迹可循。
要让萧薰儿满意……
那自己要如何回答,才能让她满意?
这个问题,必须要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