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7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靈臺仙緣 黃石翁-第644章 當關讀書-gmtx5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
这一刀,已经看不到刀身,杨晨仿佛举着一道粗大的闪电向着蟒妖劈斩而下。结丹期六层巅峰斩出了雷霆刀,威能何止提升了十倍?
蟒妖的眼中都露出了一丝忌惮,愤怒和无尽的杀气。
自己是元婴好不好?
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结丹期数次挑衅,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心中还升起了一丝忌惮!
“砰砰砰……”
地君 潤德先生
蟒妖心中的愤怒爆了,它豁上这次僵直的时间久一些,更难受一些,也要把杨晨干掉。反正即便是他僵直,那些人族小虫子也伤不到它。
它那粗大的尾巴抡了起来,比之前任何一次速度都快,快如闪电。比之前任何一次力量都大,打爆了空气,发出连绵密集的爆鸣。
雷霆刀和蟒尾相撞!
这一刀,雷霆在蟒妖的身上急速的攒动,蟒妖的身子僵直,头发根根直立。
呼嘯的槍刺
杨晨倒飞了出去,虎口崩碎,鲜血喷射,战刀脱手而飞,整个人在空中翻滚。连续撞断了几棵大树,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口鼻中喷射而出。
“机会!”
白无瑕眸光一闪,身形如同白色的闪电,瞬间来到了蟒蛇的头前,斩情刀向着蟒妖的眼睛刺了过去。
“噗!”
斩情刀刺进了蟒妖的左眼。
“嘶……”
蟒妖发出了痛苦的嘶鸣。
“嗤嗤嗤……”
一根根头发如同细剑一般,刺穿了白无瑕的身体,然后将白无瑕的身体缠绕,向着血盆大口拉了进去。
“锵!”
剑影如匹练一般横空斩下,将一根根头发斩断,白无瑕的身体向着下方坠落,抬眼看到了剑长歌的身影。
“嘶……”
蟒妖怒了,竟然被小虫子伤到了。
“嗤嗤嗤……”
蟒妖大口一张,喷射出一团冰锥,如同一条冰河向着剑长歌滚滚而去。
“锵锵锵……”
剑长歌识海内剑丸跳动,一道道剑气喷涌而出,一条剑河向着冰河对撞而去,同时他的身形高速飞退。
剑河和冰河在中间急剧地碰撞,剑河崩碎,如同烟花绽放。
“噗噗……”
两根冰锥穿透了剑长歌的身体。
杨晨正在飞来,目光向着下方扫视,伸手向着地面凌空一抓。一杆插在地面上长枪凌空飞起,被杨晨抓在了手中,脚步一踏。
妙手天師 燉肉大鍋菜
幻空步!
身形瞬间来到了蟒蛇的上方。
“昂……”
大成龙意释放,体内隐隐传来龙啸,龙意透体而出,向着蟒妖覆盖。手中的大枪如龙腾跃。
正在发飙的蟒妖,身子突然一僵,这次不是被雷霆电的,而是来自血脉深处的颤抖。对于龙的臣服。它感觉此时非常的弱小,弱小得颤抖,这是下等血脉对上等血脉的恐惧。它眼睁睁地看着如龙般的大枪刺向了它张开的大口。
想要闪,想要躲,想要闭上口……
但是,却只有恐惧的颤抖……
“噗……”
大枪刺进了蟒妖的口中,杨晨松开了握枪的双手,身形上纵,一脚揣在了枪尾上。
“噗……”
整杆大枪没入了蟒妖的口腔!
“走!”
杨晨身形在空中盘旋,向着一线天的方向飞去。伸手向着下方一抓。
分灵千丝术!
一道道灵力如绳索,捆住了正在摔向地面的白无瑕和剑长歌,向着杨晨飞了过来,杨晨冲天而起。
“呖……”
“扑啦啦……”
遮天蔽日的妖禽向着杨晨俯冲了下来。杨晨分出一缕精神力进入到水脉,激活水脉壁上的一道龙纹。
“嗤嗤嗤……”
一片冰锥在阳光下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向着天空中俯冲下来的妖禽激射而去。
“噗噗噗……”
一只只妖禽的身体被洞穿,喷射着鲜血,向着下方坠落,但是更多的妖禽俯冲了下来。
杨晨的精神力再次激活了水脉壁上的一个龙纹。
“昂……”
一条数十米长的水龙蜿蜒出现,杨晨站在水龙后背上,水龙向着下方俯冲了下去,钻入了密林中,在一棵棵古树的间隙中游走,急速地向着一线天的方向飞去。
“嗖嗖嗖嗖……”
一条条疲惫的身影落在了水龙的后背上,只剩下十几个结丹期修士,包括杨晨在内个个带伤,脸色苍白,透着虚弱。
衰女被穿越:帶著異能泡美男
水龙在林间急速的游走,站在水龙背上的一个个修士望向杨晨,眼中充满了敬佩。
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体内的灵力都已经透支,如果让他们自己飞向一线天,恐怕半途就会被兽潮淹没分食。但是,杨晨却依旧能够释放一条水龙,速度极快,超过了树梢上空的妖禽。
杨晨体内的五滴灵液正在源源不断地补充他体内消耗的灵力,弓箭再一次握在了手中。
“嘣嘣嘣……”
弓弦声响,一支支箭矢划空,一个个妖兽栽倒在地上。
“昂……”
水龙在游动前行的途中,摇头甩尾,将一只只靠近的妖兽抽飞。
剑长歌坐在水龙后背上,望着杨晨挺立的背影,眼中的战意几乎凝聚成剑。在他的身后坐着白无瑕,望着杨晨的背影,眸中频频闪过一丝丝异彩。
“追上了!”站在水龙后背上的相无邪突然开口。
在他们的视野中,他们看到了人族的队伍,此时剩下不到六百修士的队伍,正在不断地撕开兽潮,不断地前插,不断地逼近一线天。
不时地有修士栽倒在地上,被后面赶过来的妖兽践踏成泥,或者被吞噬。
一路爆到底 爛蛤蟆
“到了!”
有人亢奋的狂喊,奋力地斩杀妖兽,冲进了一线天峡谷。而这个时候,杨晨已经御使着水龙,越过了大半的修士,向着一线天峡谷俯冲了下去。杨晨站在水龙的后背上,回头望去。如同潮涌起伏的妖兽扯地连天,紧紧咬在了修士队伍的后面,眼睁睁地看着后面的三个修士被妖兽撕成了碎片。
昆吾宗的一个结丹后期凝眉道:“这样不行,一线天太狭窄,修士会在一线天内拥堵,而且无法组成战阵。”
“嗖……”
杨晨御使着水龙向着一线天俯冲了下去:“我来拦截兽潮,你们快速通过一线天去求援,那边有大修士吧?”
“有,距离一线天三百里有一座一线城。城主是一个化神期大修士。我和你一起守一线天,其他人去求援。”
“我留下!”
“我也留下!”
“…………”
十几个结丹期纷纷开口,虽然这些结丹期分属不同的宗门,有正有邪,但是这十几个修士,毫无疑问都是各个宗门的天骄。
天骄最大的特征就是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神泣 水無憂
哪怕是知道自己现在疲惫得到了极限,哪怕是知道自己留下来,很可能就永远留在了一线天,埋骨此处。但是他们的心中依旧放不下属于自己的骄傲。
因为他们更加知道,一旦放下了自己心中的骄傲,也许可以逃出这次危险活下来,但是却从此之后失去了骄傲,失去了锐气,以后的自己会变得平凡。
而平凡是他们最无法承受的,毋宁死,也无法接受平凡!
你杨晨不怕,我为什么要怕?
你杨晨能留,我为什么就不能留?
杨晨理解这些拥有强者之心的人,因为他就是此类中人,所以他没有劝阻。
殺手王妃
水龙散去,十几个修士落在了一线天峡谷口。
一线天峡谷很狭窄,只能够容许两个人并肩而立。杨晨刚刚落在峡谷口最前面,就被相无邪上前一步,挤在了身后:
帝非良人 青蓮樂府
“你射箭,我来挡妖兽!”
别说,剩下这十几个修士中,即便是杨晨都曾经吐血受伤,只有相无邪几乎完好无损。这家伙御使的**被蟒妖轰飞了两次,去追了两次**之后,和蟒妖的战斗就结束了。所以他现在的状态要比其他人强出太多。而且这个建议也不错,杨晨果断地选择了配合,后撤了两步,取出了弓箭。而其他十几个修士纷纷服食丹药,盘膝而坐,抓紧一切时间疗伤恢复。
“嗖嗖嗖……”
一个个修士看到了相无邪和杨晨摆出的姿态,心中了然。一个个纵身而起,从相无邪和杨晨他们的头上飞过,同时吐气开声:
“多谢!”
杨晨手持弓箭,凝目前望,高声喝道:“各位同道,前往一线城求援!”
“明白!”一个个修士纷纷回应,在一线天内飞掠奔逃。
“嗖嗖嗖……”一个个修士飞跃而起从杨晨他们的头上飞掠而过。然后在峡谷内低空飞掠。
“踏踏踏……”兽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如同海潮就要拍击海岸。
“相无邪,不行的时候,别逞能,换我。”盘膝坐在杨晨身后疗伤的剑长歌淡淡地说道。
“你都要嗝屁了,你啰嗦个屁!嗡嗡嗡……”六个**在相无邪身体周围盘旋,他在等着兽潮奔腾而来。
“嘣嘣嘣……”
而此时兽潮已经进入了杨晨的射程,杨晨双脚不丁不八而站,左手持弓,储物戒指内的箭矢飞快地出现在他的手中,没一次都是一弦四箭,弓弦密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密集的箭矢汇合成一条箭河,划过长空。
有的直线,有的弧线,有是上下剧烈的颤抖,有的急速地旋转……
但是,每一箭都避开了人族修士,在人族修士之间的缝隙急速穿行。千米的距离,意味着有着千米的加速。
“噗噗噗……”
一只只奔腾的妖兽轰隆隆栽倒在地上,绊倒了后面的妖兽,妖兽前冲的态势都不由为之一顿。如雨的箭矢落下,无数的妖兽哀嚎着倒下。
但是……
再密集的箭雨也没有妖兽多。
轰隆隆……
大地颤抖,声如闷雷。潮涌一般的妖兽冲撞到跟前。
“轰轰轰……”
六个**犹如六个满月,呼啸而出。轰碎了一个个妖兽的脑袋。而此时所有的修士都已经进入到一线天,向着一线天外奔逃。
不用杨晨说话,相无邪就主动后撤。十几个结丹期修士后撤了大约五十米,如此留给妖兽的空间也极为狭小。妖兽最多也只能够进来两个。碰到体型大的,只能够进来一个。
杨晨已经收起了弓箭,从储物戒指又取出一柄战刀,是那柄他打造的法器战刀。上前一步,和相无邪并肩而立,长刀纵劈而下。
这一刀,如同一座山向着对面的妖兽撞击而去,不是雷霆刀,而是山刀。那厚重的刀势,一击就将对面的妖兽整个身体轰飞了出去,在半空中身体就凹了进去。
“这么凶残?”
相无邪眼角直跳,原本还想着等自己修为追上杨晨,再和杨晨一战,弄死杨晨。但是,这样的一刀,自己根本挡不住,如此强横的杨晨,还让自己如何报仇?
相无邪双目微眯。
“不能让杨晨看扁了,是时候显示自己真正的实力了!”
嗡嗡嗡……
六个**在空中放大,威能陡增。
“轰轰轰……”
浩大的轰鸣,峡谷都在震动。当面的妖兽被轰碎了脑袋,六个**如同六星连珠,轰轰轰地击碎了一串的妖兽脑袋。
杨晨保持着劈刀的频率,一刀接着一刀,如同机械。刀意如龙,每一刀都斩杀一个妖兽。在没有元婴期的兽潮中,没有任何一个妖兽承受得住他一刀劈斩。
神魔書
“好强!”剑长歌目光如剑:“我不如,但未来必定比他强!”
白无瑕眸光清漾:“沧海宗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天骄?倒是一个绝佳的斩情对象。我斩情的对象越强,斩情后的我也就会更强!
只是……他救过我一命,我真的要拿他斩情吗?”
相无邪被换下了,剑长歌强硬地插在了相无邪的前面。相无邪骂骂咧咧地退了下去,盘膝调息。
杨晨有些想笑,他发现相无邪的性格隐藏着逗比属性,和最初见到相无邪的印象大相径庭。剑长歌很冷,白无瑕又纯又欲!
剑长歌的伤势原本就没有恢复多少,坚持了半个多小时就被白无瑕换了下去,十几个修士开始左侧,只有杨晨一个人坚持在右侧。每个人虽然貌似都在专心的厮杀,但是心中的情绪却波澜起伏。
杨晨哪里是结丹期?
这种实力已经能够挑战刚刚突破的元婴期了吧?
最少也能够挑战半步元婴!
随后他们的心又坚定了起来,在剑长歌他们看来,自己现在是结丹期三层,如果自己也是结丹期六层,同样能够挑战半步元婴。
换句话说,他们不服!
+++++++++++
感谢:
寒夜独钓客打赏500起点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