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0落幕:中國戰隊憾獲亞軍,電競產業成最大贏家

S10落幕:中國戰隊憾獲亞軍,電競產業成最大贏家

(原標題:英雄聯盟S10落幕:中國戰隊憾獲亞軍,電競產業成最大贏家)

作者:邱智麗 責編:楊小剛

S10的成功舉辦,吸引了世界各國大批電競愛好者爭相觀看,也由此瞭解中國電競文化,更窺見中國電競產業的發展之勢。

精彩十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上演。

這場S10最終之戰,韓國DWG戰隊3:1戰勝中國SN戰隊。雖然不無遺憾,但現場的觀衆仍起立爲DWG戰隊送上了掌聲。

10月31日晚,英雄聯盟S10總決賽在上汽浦東足球場正式開幕,來自中國LPL賽區的蘇寧戰隊和來自韓國LCK賽區的DWG戰隊展開了一場激烈角逐。時隔多年中韓戰隊再次於全球總決賽最高舞臺相聚,也讓這場比賽充滿了關注。

別等年底了 這個”雙11″奇瑞捷途狂歡節買車最划算

雖然中國戰隊這次無緣在“家門口”捧起冠軍獎盃,但伴隨2020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全程在中國上海落地舉辦,大衆對於電競的認知度和認可度都有了極大提升。

這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全球範圍內舉辦的首場頂級規格電子競技總決賽。

“世界上沒有另外一座城市,能夠在現在這個時間,還能像上海一樣舉辦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這一年上海或許已經成爲了全球電競之都。”在2020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賽前發佈會上,拳頭遊戲首席執行官尼克洛·勞倫特(NicoloLaurent)說道。

2020年金翼獎評選投票專題

而2021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將繼續在中國舉辦。

進口豐田考斯特12座白金埃爾法蒙娜麗莎

精彩絕倫的比賽背後離不開賽事導演、賽事裁判、電競選手、電競解說、賽事教練、賽事攝影師,乃至每一位電競玩家的共同付出,他們背後的故事正是中國電競產業成長的縮影。

聚光燈內外都是他們的青春

拜登競選大巴被特朗普支持者包圍,特朗普:他們是在保護拜登的大巴車

在首場敗落DWG戰隊的情況下,SN上單選手陳澤彬(Bin)使用劍姬直接五殺DWG戰隊,拿下了決賽場上的首個五殺,創造了十年全球總決賽的賽史。現場觀衆瞬間歡呼沸騰,隨即“阿Bin劍姬五殺”就衝上了微博熱搜前五。

這位在世界賽前夕剛滿18歲的少年,在第一年打入英雄聯盟職業聯賽(LPL)的情況下便收穫了世界亞軍的成績,被玩家稱爲“國產上單之光”,而他的成功離不開父母的支持和理解。

14批次太陽鏡不合格,涉ZARA、FILA等品牌

與大多數電競選手遭遇父母的阻撓不同,Bin的父親並沒有反對兒子玩遊戲,由於家裏只有一臺電腦,父親會帶他去網吧一起玩遊戲,父親深知相較於孩子自己偷偷出去,不如自己帶他去,這樣可以讓孩子在自己的視線中,更好地教育他去做一些事情。

關係較好的同學發現了Bin對於電競職業的渴望,並告知了班主任。班主任瞭解此事後和Bin的父母溝通,建議他白天在校上課,晚上回家練一段時間,看是否有潛力去打職業。父母在短暫猶豫後同意了,並且給他購買了一臺新的電腦。

在班主任和父母的支持下,Bin開始了自己的上分之路,憑藉出色的表現,Bin被SN青訓選中,不瞭解電競的父母害怕兒子被騙入傳銷,還陪同Bin來到蘇寧基地,在瞭解了電競職業的“正規”和“殘酷”後,臨走前父母對Bin說“你要想走這條路,一定要打好”。

父母一輩對於電競態度的改變源自電競概念的日益普及,在越來越多的粉絲擁護下,電競不再是一個小衆市場。

由於疫情原因,今年英雄聯盟S10決賽採取了抽籤免費觀賽的舉措,只有英雄聯盟30級以上玩家纔有資格抽取,320萬報名者中最終有6312名觀衆獲得了現場免費觀賽資格。

從”中國巴克利”到”坦克” 憑什麼只有劉玉棟能叫”戰神”

王浩是其中的一名幸運兒。從初中起他就開始玩英雄聯盟,至今已經有8年時間,決賽當天他特意從廣州飛往上海,次日還要趕回廣州上課。“這款遊戲算是我的青春了,能在家門口看自己國家的戰隊比賽,真的燃炸了!”王浩告訴第一財經。

拜登競選大巴被特朗普支持者包圍,特朗普:他們是在保護拜登的大巴車

會場外,很多無法入場的粉絲依然早早趕到上汽浦東足球場,帶着LPL專屬定製口罩,拿着應援旗,和英雄聯盟標誌性雕塑遠距離合影。

在推動電競向體育產業發展的道路上,一批聚光燈外的人也在默默付出。一村是LPL官方攝影師,今年是他第七次拍攝總決賽。在比賽前四個小時他就開始收拾設備,前往賽場熟悉環境、調試設備。

電競攝影是紀實拍攝,要在不干擾選手的前提下抓拍精彩畫面,爲此三位攝影師差不多每天要按下5000次快門。因爲體育攝影具有很強的時效性,一村在拍完第一場比賽之後,就要在第二場比賽進行期間進行瘋狂修圖,以確保圖片能最快傳播出去。“我們必須以新聞攝影的標準去拍攝,有時候會遭遇飯圈(粉絲羣體)的壓力,但我們沒有辦法進行解釋。傳統體育有傳統體育的標準,我們不能去破壞這些標準。”一村說道。

從聚光燈下的選手,到幕後的每一位工作人員,正是產業鏈每一環節的努力推動了電競“體育化”、產業化。

S10與上海電競互相成就

作爲全球規模和影響力巨大,且爲數不多成功在線下落地舉辦的國際賽事,S10的成功舉辦,吸引了世界各國大批電競愛好者爭相觀看,也由此瞭解中國電競文化。

根據第三方數據,今年總決賽海外平臺觀看人數峯值超382萬。而在視頻網站B站上,決賽直播間的人氣峯值突破3億,是S9直播峯值的160%,觀看人次同比S9提升超300%。S10用戶創作稿件播放量超20億次。

2017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第一次走進中國,賽事分別在武漢、廣州、上海、北京舉辦。

爲什麼”聽”比”看”更容易產生錯誤記憶?2個方法減少錯誤記憶

而作爲本次S10主辦城市的上海,是中國電競蓬勃發展的代表城市之一,一直致力於推動“全球電競之都”的打造。S10的成功舉辦,讓這座第二次舉辦全球總決賽,同時也是第一次全程獨立承辦的中國城市集聚全球目光,讓世界觀衆認識並瞭解上海這一東方電競之都的主場風采。

S10能夠如期開戰,離不開上海市政府在疫情防控、場館建設等方面的助力。疫情期間上海發佈一系列政策,鼓勵舉辦線上電競賽事。隨後英雄聯盟春季賽在線上重啓,成爲疫情發生後國內首個採用線上賽方式開賽的職業電競賽事。在場館防疫方面,上海市政府指導並參與制定了嚴格的防疫手冊和安全標準。在場館建設上,爲了保證賽事順利舉辦,工程人員加班趕點,使得浦東足球場比原計劃提前半年多時間對外開放。

可以說上海成就了S10總決賽,與此同時依託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持續落地,電競在內容、形態和觀賽體驗等層面展現出不同於傳統文化項目的持續進化能力,也讓上海電競產業呈現出更強的活力。在比賽期間,上海“城市峽谷生活月”同步舉辦,“秋田食堂”、“人生一串”燒烤店以及B站在中國船舶館打造的“英雄聯盟電競嘉年華”等,都成爲粉絲們線下觀賽聚會的打卡地。

不再糾結於“電競是不是體育”,包括地方政府、大型企業以及機構,也開始越來越多地關注電競對城市文化影響力建設的促進作用,以及地方產業經濟發展的推動作用。

電子競技從來都是成王敗寇,但對於中國電競產業而言這是一場沒有失敗者的比賽。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國際頂流賽事將接力落地上海。正如賽事主題曲《所向無前》的寓意,全球電競之都呼之欲出。

相關閱讀:

印度罕見逼美國改口 事兒裏有中國!

直擊S10總決賽直播屏幕前的人們:觀賽激情與青春回憶交織

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林櫟昕 鞏漢語 記者 王維佳

2020年10月31日,上海大學路餐館秋田食堂,許多人圍着屏幕觀看S10全球總決賽。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鞏漢語 圖

比亞迪第三季度淨利暴增四位數 預計全年盈利

“歡迎來到召喚師峽谷。”

10月31日的上海,許多時空都屬於網絡遊戲《英雄聯盟》,人們聚集在一塊塊大屏幕前,等待着這句遊戲語音點燃戰火。

當日,2020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下稱“S10全球總決賽”)最終決賽在上海開賽。

因爲S10全球總決賽,大一學生任齊搭了一個多小時的公交來大學路打卡。

他是《英雄聯盟》的五年老玩家,身處10月31日的大學路讓他有一種儀式感:沿街而行,可以看到戰旗、大幅《英雄聯盟》廣告牌、明星戰隊卡通形象、二次元英雄人物立牌、道具模型。

而道路兩旁樹上掛着的《英雄聯盟》小貼士,所述內容不乏風俗幽默之處,玩家們心領神會,偶爾也會忍俊不禁。這裏甚至有還埋下了多處“彩蛋”,供玩家探險發現。

任齊把這一天的行程排得滿滿當當。下午兩點,挖掘完“彩蛋”後,他又趕着去浦東足球場——S10全球總決賽的舉辦地。

“歷史性的一刻即將在這裏發生。”任齊說,他雖然沒有搶到票,但“萬人來朝”的氛圍,身處場館外圍也會讓他熱血沸騰。

陝西道教協會官網發佈公告:解除樑興楊道教教職人員資格

微軟 Surface Pro 8 工程機被曝光出售

2020年10月31日,上海大學路上的展板。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鞏漢語 圖

一過下午三點,大學路秋田食堂的老闆陳緒涵的手機便響個不停——全部是預定晚上座位看比賽的顧客,都被他一一拒絕。

他是《英雄聯盟》的十年老玩家,他經營的餐廳則是大學路上唯一一家充滿電競元素的餐廳。10月以來,每逢《英雄聯盟》比賽,店內兩張大屏幕都會實時轉播賽事,氛圍十足。

美媒:福奇已避免去白宮活動 稱那裏曾發生超級傳播事件

“平常可以預約,但今天不行,只能來到現場提前佔座。”陳緒涵說,當晚餐廳肯定爆滿,先到先得的方式相對公平。餐廳外擺區域原本只有3桌,爲了迎接S10總決賽,陳緒涵特地增加到近20桌。

距離比賽直播還有半小時,餐廳已經滿員,排隊拿號已經到了27號。陳緒涵在廚房裏忙得揮汗如雨,“點餐最高峯就是現在,比賽真正開始之後,客人哪還顧得上吃飯”。

下午六點半,S10總決賽開賽,“歡迎來到召喚師峽谷”。餐廳大屏幕成爲了顧客們視線的焦點。

比賽開局十分鐘,大屏幕直播畫面忽然卡頓,好在又立馬恢復正常,虛驚一場。“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網絡突然故障,導致直播中斷,那我真就辜負了這麼多顧客了。”陳緒涵說,身爲老玩家,他不想壞了這場盛典。

以大屏幕爲中心,越來越多的人聚攏過來。坐在最後一排的蘑菇頭男生,直接坐在椅子靠背上,不時歡呼;路過的老人、孩子也會駐足圍觀。玩家丁先生站在後排,身着正裝,踮着腳朝前看。他告訴記者,自己還在上班,利用晚飯間隙來這裏,“人多才有氛圍”。

當華北土鎮遇上西洋樂器,我們放下鋤頭成爲樂手

2020年10月31日,上海日月光中心,許多人圍着屏幕觀看S10全球總決賽。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林櫟昕 圖

這一夜,黃浦日月光中心一樓露天花園內場也擠滿了人,大家都圍在一塊LED大屏前觀看這場比賽。

晚上7點左右,花園內場甚至因爲觀衆過多而限流,即便如此,依舊有許多人圍着欄杆,探着頭看比賽。

兩名90后王鈺和胡星就在外圍一起看比賽。比賽前,他們對比賽雙方陣容bp(ban or pick,禁用/選擇某英雄)有着不同的理解。比賽中,兩人對於對線期的發揮看法又不盡相同。

王鈺是六年老玩家。高三時,她開始打《英雄聯盟》,經常和朋友們組隊玩,因此還產生過不少“叛逆”的回憶,“當時有點沉迷了,還去過幾次黑網吧,同班男生教我從網上找身份證號報給網吧老闆。”

2020年金翼獎評選投票專題

高考生王鈺沉迷遊戲,免不了和父母之間產生衝突和矛盾。住校的她週末回家常常打到廢寢忘食,“我媽爲了讓我少玩遊戲,與我爭吵過多次。”現在,24歲的她是一名醫院藥房配藥師,依然熱愛《英雄聯盟》。

胡星比王鈺大5歲,是一名八年老玩家。已經工作六年的他,仍然經常會和同事一起去網吧開黑(玩多人對戰遊戲時,面對面或語音交流)。

在青春與電競的回憶中,2015年至關重要。那一年,EDG戰隊在第一屆英雄聯盟季中冠軍賽(簡稱MSI)中奪得冠軍,這是中國大陸的隊伍第一次拿到世界重大比賽的冠軍。“當時整個男生宿舍樓都在看,一個寢室圍一臺機子,我記得最後奪冠的時候整個樓道、(甚至)整個宿舍樓都沸騰了,就好像中國男足打入世界盃正賽一樣,很令人振奮。”玩家楊宇回憶說。

2020年10月31日,許多玩家都期待SN戰隊能代表中國奪冠S10總決賽。當阿bin用劍姬五殺DWG,贏下第二局時,人們歡呼雀躍,掌聲不斷;當中國戰隊SN最終以1:3惜敗時,人羣靜默無言,有人轉身抹淚……

對比賽結果,楊宇並不覺得遺憾:“SN戰隊在整個S10過程中已經表現不錯了,在戰勝中國的JDG戰隊和TES戰隊比賽中也令人印象深刻,最後3:1的結果,我能接受。”王鈺和胡星也認爲,兩個戰隊實力確實有差距,“贏了僥倖,輸了正常。”

(本文除陳緒涵外,其他皆爲化名)

伊能靜兒子再曬女裝照 戴銀色長髮扮妖嬈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