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566:怪異的情死:第三章(1)鑒賞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陈白给岑冠打电话,说晚上一起吃火锅,岑冠说没有心思吃火锅,三鑫旅馆的一个服务员失踪了,她的同事在她宿舍发现了一具被人杀死的男尸,怕是接下来忙的会水都没有时间喝上一口。
陈白听说又有命案,觉得可悲的同时,又很好奇,人是怎么死的,谁又导致了他的死亡,于是说好地点,捎上他,他要跟岑冠一起去现场,看个究竟。
岑冠打心底很喜欢陈白这个无所事事的“跟屁虫”,谁叫他那样崇拜他呢?被人崇拜的感觉,还是很良好的。
马局长开车,岑冠坐在副驾驶上,陈白和两个警察坐在车座后面,一路滔滔不绝,喋喋不休。
陈白追问三鑫旅馆案子的进展,岑冠把林妩见他的事跟他说了,陈白发挥大胆的想象,令人刮目相看,叹他想象力惊人。
“既然林妩说林媚喜欢她先生的钱,会不会是因为林媚的两个男朋友很穷,而林媚又爱他们不得了,时常从林妩的先生刘放那里骗钱给他们花……一天东窗时发,刘放发现林媚和那两个男人的勾当,一怒之下把他们全杀了!”
陈白眉飞色舞地说着,岑冠的眉头都要拧到一起去了。
岑冠道:“你想象力那么丰富,女人是不认识那两个男人的,三个人却死在了一起,是为什么呢?”
陈白道:“既然那两个男人跟林媚根本就不认识……而且那两个男人是服安眼药自杀的,女人说不定是被人不留痕迹地谋杀的,然后被人用蓝布条把她手腕与两个男人的绑在一起,做出三个人情死的假象。”
岑冠道:“这样看似说的通……女人如何被人不留痕迹地谋杀掉?如何被人放在了旅馆衣橱?还跟与她两个没有关系的男人放在一起,这都是不解之谜。”
……
他们一路讨论着旅馆的案子,越说越乱,陷入了死循环,他们把自己都绕进去了,思维混乱。
到了出事的旅馆,老板娘迎接了他们……老板娘四十多岁,微胖,浓妆艳抹,粉面红唇,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
“你们得赶快破案啊!这几天没人来住旅馆,我的生意都没了!”老板娘边招呼他们边诉苦。
马局长是一个老练的人,尽择好听的话安慰老板娘。
旅馆大堂,寂然无人,老板娘哭丧着脸理所当然。
老板娘带他们去马小翠宿舍的路上,岑冠向她了解了马小翠的一些事情。
岑冠和老板娘并排走在前面,等老板娘埋怨完马小翠后,岑冠问:“马小翠还是毫无音信么?”
老板娘恨恨道:“那个小妮子惹出杀人的事来,人还不见了,要是有她音信,早被我扭送给你们警察了。”
岑冠道:“马小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说她杀人,她平时是那种恶劣的女子吗?”
老板娘思索了一下,说道:“马小翠平时到是一个勤奋善良的好女孩,看起来柔弱不堪,说她杀人,我是万万不相信的。但有人横死在她宿舍——这是活生生的事实,又让我觉得人不可貌相。不过。我希望她宿舍的人不是她杀掉的。”
老板娘说了马小翠的很多事,但岑冠不认为对案子有多大帮助。
他们说着话,绕过旅馆,经过了几栋破旧不堪的老房子,到了一座陈旧的水泥平房前,老板娘说:“我旅馆员工的宿舍,在这栋水泥楼房的二楼。我租了两大间房给员工住,马小翠有了男朋友,就单独和她男朋友租房住了。死去的人就是她的男朋友。”
岑冠道:“你先带我们去看看尸体。”
岑冠他们跟着老板娘进了马小翠的房间。
真是惨不忍睹的一幕:一个胖男人蜷缩在床角下面,双手紧握床腿,地上,墙壁以及床架上洒满血点——飞溅上去的。地上的血有规则地流淌着,已经干枯,说明死者临死前没怎么挣扎,一刀痛快地致命,致他死亡是他脑门的刀口——有三寸多宽。刀口整齐光滑,证明那是用利器捅过的,至少是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房间里却到处找不到这样一把刀。床单上有血印,可见凶手用床单擦过刀上的血液。
岑冠和马局长翻看着尸体,其他人失神地站在一旁看着,被眼前的一幕唬得默默无言,世界万物似乎都已静止。
猛然间,老板娘哭天喊地道:“造孽啊!我这个寡妇开个小店,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啊……店里死了那么多人,我的生意做不成了啊!我要饿死了……饿死了啊!员工也不争气,竟然杀人,更是让的店名声不好。”眼泪鼻涕口水搀杂在一起顺着下巴往胸前流。
岑冠一干人对老板娘那夸张的哭喊声,不予理睬,一味在屋里搜寻可疑的证据。
陈白和三鑫旅馆的员工,以及这栋楼爱看热闹的人,伸长脖子站在门外,好奇地看警察探案。
这时,罗菲来了,他上次要请吃饭的女服务员刘香立刻朝他招手,让他站到她旁边,看警察在案发现场会发现什么。
罗菲走近刘香,轻声感激道:“感谢你叫我来……”
刘香道:“听说警察要来查案了,我立马就打电话叫你来了,我不能白吃你买给我的巧克力呀!我要做好你的密探。”
罗菲道:“你提供我关于衣橱尸体的情报很有意思,我还没有想透怎么回事,不想可能知道情况的马小翠失踪了……”
刘香抢话道:“她失踪了不说,没想到她还杀了她的男友。”
罗菲撇嘴摇头道:“她的男友可不一定是她杀的。”
这时,陈白踩了罗菲一脚,把他白色运动鞋踩了一个花脸,陈白朝他抱歉地耸了耸肩,然后用质问的语气问道:“你怎么就觉得那个男人不是她女友杀死的?”
马小翠的宿舍是一个单间,摆设简单:一床、一桌、一椅和一个布衣柜。
铁质双人床正对着门,所以床边的尸体,从门那里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胖男人的脸白的像蜡,那是血流尽的缘故,脸上和身上的血像红色的油彩,双目圆睁,充满怨恨,多看几眼,会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