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 txt-第一千零二十六章:侵染律令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众所周知,在神术这一领域中,通过BB来施展的系列手段基本分为两种,第一种名为圣言术,也是各大神职人员最为喜欢的神术之一,兼具着种类繁多、泛用性强、消耗极低、性价比高等诸多优点,无论是在治疗、防御、加持、限制还是攻击方面都有着不俗的表现,而且门槛极低,只要迈入中阶(即拥有任意一个20级以上的圣职系职业)就可以开始学习,光是入门的圣言就有近十种之多,无论是对NPC还是对玩家来说都非常友好。
不仅如此,圣言系法术的上升空间也很颇为宽广,无论是哪个教派,都拥有分别对应低阶、中阶、高阶、史诗乃至传说阶的圣言系统,可以说是一条为施法者向神职人员特供的康庄大道,简单来说就是只要你肯学,哪怕穷极一生不碰圣言系之外的神术,也不用担心自己没得学或者偏科了。
就拿我们都很熟悉的曙光教派圣女夏莲·竹叶来说,她就是一位曙光圣言的集大成者,尽管因为画风原因这位姐姐大多数时候都喜欢轮十字架硬莽,但如果说她的体术能力是99分(在这里我们默认科尔多瓦为85分),那么其神术造诣就是700分打底,而在这700分中,圣言术至少要占据一半的比例。
如果不是米莎郡一役时夏莲被黑暗女神迪莉娅正面瞪了一眼,导致其力量体系直接崩塌几乎无法使用神术,墨檀当时制定的‘镇魂曲计划’恐怕就只有一个内容了,既——空投夏莲,获得胜利。
在一个状态全盛……或者说是残得没那么厉害的传说阶神术使用者面前,那些实力最多也就中阶的Zombie是绝无可能通过量变引发质变的,如果说夏莲解决一千只突变者只需要抬一次手指,那么一万只也仅仅只是抬十次手指而已,而我们都很清楚,抬十次手指这种事根本算不上什么负担。
综上所述,圣言可以说是一种几乎没什么死角的神术使用方式,而在游戏外无罪之界的论坛中,很多有关于牧师入坑指南或晋阶向的置顶攻略里【圣言】二字也都占据着颇大的篇幅。
而另一种同样是通过使用者BB释放,乍看上去与圣言并没有太大差别的神术体系,也就是‘黑梵’这个角色所主修的律令术就没有前者那么广受青睐了。
具体原因如下:
首先是找不到入坑方式,简单来说就是因为性价比过低的原因,各大教派中有关于律令的记载都很少,实际运用者也是数量极少或者干脆没有,而在那些屈指可数的特例中,造诣较高者更是凤毛麟角,所以一般玩家想学都没有地方学。
其次是不好学,就是说哪怕你因为机缘巧合在低阶(新手期)时学会了几个基础律令,伴随着实力的增长,当你想要学习更高水准的律令时,根本就找不到地方学,具体原因可以参考第一条。
第三是性价比太低,且不说种类方面根本拼不过圣言,同级别同效果的律令在魔力消耗方面基本都是前者的数倍,人家用十次【圣言·御】的消耗换在【律令·盾】上估计也就能使那么个两三次。
最后,同样也是最为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律令】与【圣言】并不兼容,简单来说就是你只学了哪怕一个最最基础的律令,但凡不删号重来,这辈子也就告别圣言系法术了。
综上所述,傻子都知道该去学哪个。
同样是综上所述,费力不讨好的律令一脉不荒废简直天理难容。
当然了,本着存在即合理……更多方面是自己已经掉坑里必须找点理由自我安慰一下的原因,墨檀也归纳总结出了一些律令法术的优点。
比如虽然会消耗大量魔力值,但几乎不会耗费难以通过外力方式来恢复的信仰值。
比如在熟练度足够高的前提下,可以更轻松地做到瞬发、默法。
比如在仔细研究过其基础理论后,得出的‘虽然下限远不如圣言术,但上限应该要比前者高上不少’这一结论。
比如曙光教派近千年以来最牛辶的一个大佬,几乎是拿主角光环当呼啦圈转着出来的先代教皇路加·提菲罗冕下,也就是自己面前这个糟老头子就是玩律令的。
比如……对神祇的依赖比较小?
无论是否真的这么觉得,既然并没有作个死重来一遍的打算,墨檀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然而就在十秒钟前,面前这位墨檀认知中玩律令玩的最牛辶的大佬,竟然亲口承认丫把自己给坑了!
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
再所谓常言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既然自己并不想成大事,那么就算拘一拘小节也问题不大!
所以墨檀当场就火了,指着面前这位提菲罗冕下的鼻尖大怒道:“臭老头你竟然坑我!”
提菲罗特别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没坑你啊!”
“胡说!你刚才亲口承认自己把我给坑了!”
“哦,那就坑了吧……”
“你得补偿我!无论看在同为女神大人信徒的份上,还是出于一个成年人必须为自己的过错负责这个角度,你都必须补偿我!”
墨檀义正言辞地说道,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真的想深究人家老教皇用律令‘试探’自己的事,但早在千光苍穹看过了圣·路加·提菲罗这个人的生平简介,又从多方面了解过这位老头脾气的墨檀很清楚,比起风度翩翩地表示自己并不介意,然后眼巴巴地等待对方因为欣赏自己的人品而给点儿好处,还不如直接张嘴要来得实在。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种基础操作墨檀早在正太时代就已经玩得炉火纯青了。
而正如墨檀所猜测的一样,提菲罗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见面前这位年轻人突然急眼了,非但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悦,反而在讪笑了两声后把手伸到了长袍的口袋里,嘟囔道:“行吧行吧,反正我早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提前准备好了……”
【靠谱!】
墨檀顿时难以自制地激动起来,倒不是说哥们儿没出息,实在是面前这位老爷子的来头实在太大,要知道这位可是光个人履历就能填满近五分之一标准章节的猛人,年轻时代是妥妥的龙傲天主角模板,老了之后更是极度符合各种作品中或慷慨解囊、或舍身传功、或能随身携带出各种馊主意的神奇老大爷人设,而这样一个人物现在竟然同意补偿自己,而且还是提前准备好的,这怎么能不让他激动!
在这一刻,墨檀俨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主角的错觉!
而错觉之所以是错觉,突出的就是那个‘错’字!
于是乎,在路加·提菲罗冕下珍而重之地从口袋中掏出了二十枚铜币,满脸不舍地递给墨檀时,后者立刻深深地意识到自己错了,自己把这老东西想得太要脸了。
“您老人家这是……”
墨檀深吸了一口气,拼命把自己一巴掌糊这老头脸上的冲动压了下去,干笑着问道:“逗我呢?”
“啊?啊……啊对!我逗你呢!哈哈哈,可不是逗你呢嘛。”
提菲罗先是一愣,然后在墨檀满脸黑线地注视下飞快地把那二十个铜币收回了兜里,乐呵呵地说道:“你们异界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看,你学了法奥冕下的手札,也算是他半个学徒了,那就是半个儿子啊,我呢,正好是他的教子,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也算是半个儿子,这么一算咱就是哥俩啊,哥俩谈钱多伤感情。”
墨檀立刻产生了一种‘自己喉咙一甜,差点喷出一口老血’的错觉,反应了好半天才沉着张脸一言不发盯着提菲罗,努力向后者传达自己的怨念与不满。
“好了,玩笑就先开到这里。”
半响之后,提菲罗忽然敛起笑意,目光变得深邃了起来:“黑梵牧师,你知道圣言是怎么来的吗?”
墨檀叹了口气,本着尊老爱幼的中心思想配合对方严肃了起来,摇头道:“不知道,也没兴趣。”
“圣言,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律令,它一开始并不存在,但在最初的动荡后,伴随着能够驾驭律令的人越来越少,神与人的联系更加紧密,才出现了圣言这种比起依赖自身,更加依赖神祇的存在。”
提菲罗微微一笑,耸肩道:“我无意于为你补习历史与神学,所以……嗯,这么说好了,我发现圣言是有极限的,所以我就不学圣言了。”
“但您老人家是天纵奇才,我就是一普通人。”
墨檀抽了抽嘴角,干声道:“咱俩没可比性的好吗……”
“普通人?呵,我之前也确实这么觉得。”
提菲罗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轻声道:“虽然你在米莎郡和苏米尔的事我都有耳闻,不过在我眼里,无论你是不是异界人,不管你是否在某一领域天赋异禀,但至少在单纯的‘力量’这一领域,你确实并无天赋可言。”
墨檀翻了个白眼,无力道:“就是说啊,所以……”
“如果没察觉到‘那一点’的话,我大概会如此认为吧。”
提菲罗确实淡淡地打断了墨檀的话,并在后者一脸茫然地注视下莞尔道:“前段时间,嗯,应该是你们还在苏米尔跟耳语之神那些信徒战斗的时候吧,你应该用过几次律令。”
墨檀摇了摇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止‘几次’,我在苏米尔那段时间至少用过几十上百次律令。”
“哦?”
提菲罗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好奇道:“哪种?你现在用用看。”
“多了,不过主要应该是盾、障,还有……”
墨檀先是给自己加持了一个【律令·盾】,又在身前设下了一道【律令·障】,然后猛地抬手点向面前的老头:“罚!”
但见一道锋锐的金光闪过——
然后闪完了就没了。
如果换做比较容易理解的说法,那就是尽管墨檀成功用出了一招兼具着快准狠的【律令·罚】,但却被面前的骷髅等级BOSS怪直接免疫掉了。
“嗯,挺好。”
提菲罗微微颔首,表情很是淡然:“我几乎都感觉不到你的【罚】。”
本就没指望能收获什么成效的墨檀撇了撇嘴,哼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你什么水平,我什么水平啊。”
“是啊,我太强了,强大到虽然你刚才的律令其实并不算弱,但与你之间只有两米不到距离的我却依然难以察觉,毕竟比蒙巨兽是无法发现一只从自己脚背上爬过的蚂蚁的。”
提菲罗语气轻快地给出了颇为伤人的评价,然后轻轻捏了捏自己的山羊胡子,悠然道:“但不久之前,我却在东南大陆感知到了黑梵牧师你在苏米尔使用律令,这又是为什么呢?”
墨檀身躯一震,然后顿时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地回想起了那场发生在呓语城前的总决战,准确地说是在那场总决战临近尾声的时候,自己那虽然有意识但却浑浑噩噩,回过神来后更是丢掉了近半小时记忆的事。
最后的印象,是挡在自己身前的女骑士被袭击者直接斩断了近半截身躯,那飞溅的鲜血把自己眼前一切染红的画面。
再然后,重新恢复意识时战斗已经结束了,袭击者也不见了,原本必死无疑的女骑士还活着,而自己面板中那莫名其妙的【原罪侵蚀度】则变成了13%。
而在后续的调查与旁敲侧击中,墨檀则认定了自己当时恐怕并没有‘断片’,而是继续以‘黑梵’的身份做了些什么。
具体内容,却因为完全搞不清楚的原因被忘记了。
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自己当时恐怕通过某种未知的手段拯救了依奏,并将那位强大的袭击者击退了。
【原罪侵蚀度……】
【记忆模糊,上次是在火爪……】
【新得到的天赋‘■侵染’……】
【受到了致命伤的依奏还活着,本应该无可阻挡的袭击者却被击退了……】
【能被提菲罗冕下注意到的律令……】
【倒影……?】
【难道说!】
墨檀陡然瞪大眼睛,然后攥紧了拳头,一咬牙一跺脚——
天赋【■侵染】,发动!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