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恨其不爭的博格日鑒賞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啪!
就在这个时候,汗宫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拍打桌面的声音。
原本看向黄鸿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连黄鸿也看了过去。
坐在矮桌后面的博格日站起身,冷冷的看着黄鸿,道:“谁给你的胆子,敢来汗宫杀人,莫非你们虎字旗真以为我们蒙古人怕你们不成!”
“博格日台吉,别说了。”坐在一旁的布日固德偷偷用手拉拽博格日,想要把人拉回到座位上。
可惜博格日根本没有理会他。
黄鸿笑眯眯的看向博格日,道:“你应该就是来自察哈尔部的博格日台吉吧!莫非土默特部的事情你也要插一手?”
“我是呼图克图汗派到土默特部的监管大臣,这里的事情我都有资格过问。”博格日冷冷的说道。
黄鸿淡淡的说道:“可我认为土默特部的事情轮不到你们察哈尔部的人插手,你说是不是呀!俄木布洪台吉?”
说着,他看向了坐在正中大座上的俄木布洪。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俄木布洪完全没有预料到会问到自己,一时间愣住,不该知道该不该回答。
“呼图克图汗是全蒙古的大汗,土默特部的蒙古人也都是大汗的子民,反倒是你们虎字旗,有什么权利对土默特部指手画脚。”博格日质问道。
黄鸿笑眯眯的说道:“虎字旗有没有资格,我相信俄木布洪最清楚不过了,对不对?”
他瞥了一眼俄木布洪。
手指尖在刚刚杀死扎木合的匕首边刃上轻轻划过。
注意到这一幕的俄木布洪身子一颤,结巴着说道:“呼图克图汗有资格过问土默特部的事情,虎,虎字旗也有资格。”
选择了两不得罪。
“这样可不行。”黄鸿笑眯眯的对俄木布洪说道,“刚刚我才提醒过俄木布洪你要感恩,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听到这话的俄木布洪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一靠,颤声说道:“本,本汗感念刘东主的支持,绝绝不相忘。”
“济农,你用不着怕他,你背后有呼图克图汗和察哈尔部千万战士撑腰。”博格日皱着眉头对俄木布洪说。
对于俄木布洪的胆小,他十分的不舒服。
一点也不像蒙古人的勇士,这样的人成为土默特部的领主,怪不得对虎字旗如此害怕。
黄鸿冷笑一声,看着俄木布洪说道:“俄木布洪台吉,提醒你一句,土默特部不需要监管大臣,以后再有类似的小动作,就不是一个扎木合能够平息的。”
“不会了,不会了,以后绝对不会了。”俄木布洪用力的摇着头。
这一次的事情把他吓坏了,扎木合说杀死就杀死,而且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这让他想到了当初险些被一刀砍死的事情。
这时候,他再次想到了虎字旗的强大。
后悔当初听任扎木合派人去察哈尔部见呼图克图汗,如今对他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个土默特部领主的头衔有没有权利,他已经不在乎了。
见俄木布洪已经被吓住,黄鸿转而看向博格日,淡淡的说道:“博格日台吉,还是早些回白城,你一来,扎木合就死在了汗宫。”
说完,黄鸿转身往外走去。
几名外情局人员跟在他身后,一同离开了汗宫。
直到黄鸿的身影从汗宫中消失,汗宫内凝重的空气才恢复正常。
酒宴已经进行不下去。
哈尔巴拉对坐在上面的俄木布洪说道:“大汗,先让人把扎木合的尸体收敛起来吧,至于该如何处置他的尸体,派人问一问那位李副司长。”
“都听台吉的。”俄木布洪连连点头。
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主见,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心中只剩下惊慌,害怕虎字旗的人会像杀死扎木合那样,到汗宫来杀他。
“你们,”博格日用手指了指汗宫中的这些人,怒其不争的说道,“虎字旗的人都骑到了你们头上,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的受着,扎木合白死了?”
这会儿他是真的生气。
一个汉人当着土默特部众多台吉的面,杀死土默特部领主的亲卫将军,却连个阻拦的人都没有,什么时候蒙古人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哈尔巴拉这个时候说道:“博格日台吉,你还是早些回察哈尔部吧,不是我们不愿意留下你,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虎字旗的人真要做出什么事情,大汗和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让察哈尔部派监管大臣来土默特部,好处没见到,却引来了虎字旗的怒火,他已经后悔当初默认了扎木合的这个举动。
“博格日台吉,你还是回去吧!”俄木布洪也劝博格日离开。
他现在只想着让虎字旗满意,不至于被虎字旗迁怒。
“你们这个样子,简直就是蒙古人的耻辱,会遭到长生天的厌弃。”博格日一脸恨其不争的说。
土默特部从领主到下面的台吉,对虎字旗怕成这样,他是万万没有想到。
“回去吧。”哈尔巴拉说道,“强行留下,说不定虎字旗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危害到博格日台吉你的安危。”
博格日冷着脸说道:“难道他们还敢杀我不成!”
哈尔巴拉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看向了扎木合的尸体。
“博格日台吉,你若不甘心,回去后可以把这里的情况告知呼图克图汗。”坐在博格日身旁的布日古德开口说道。
似乎是布日古德的劝说管用了,也可能是博格日已经对土默特部的这些人太过失望,只听他说道:“哼,我会回去,不仅会去,我还会请求大汗发兵,扫平在这里的虎字旗兵马,恢复蒙古人的荣光。”
说完,他迈步朝外走去,似乎一刻也不想停留。
哈尔巴拉看着博格日离开的背影,低声说道:“我也期盼着这么一天,可察哈尔部真的会派大军来吗?”
曾经他们土默特部最担心的的就是察哈尔部西迁,抢占他们土默特部的草原,如今他却希望察哈尔部西迁,从虎字旗手中夺回属于蒙古人的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