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起點-第二十四章 給個名頭鑒賞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额爸说……”
“额爸还说……”
望着马得福那稚嫩的面庞,杨县长越听心里越是止不住的好奇,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竟然有这样的见识,确实是殊为难得。
不仅如此,这位农民不仅敢想,他还敢干,要知道一头羊可不便宜,万一销售渠道出了问题,又或者是养殖方法不当,羊群出了问题,对于吊庄户们而言,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最关键的是,这个名叫‘马喊水’的农民不仅自己带头干,而且还说服了其他村民和他一起干。
这才是最难得的!
关于这位农民,杨县长是有所耳闻的,对方能买得起拖拉机,说明他家的经济条件很好,可是其他村民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地地道道的‘穷人’,穷的连温饱都出了问题。
一般而言,穷人的胆子都比较小,做起事来难免会底气不足,‘马喊水’是用自己的钱养羊,成功了固然好,失败了损失的也不过是自己家的财产。
然而,其他村民则不一样,他们是要向政府借钱来养羊,一旦失败,这些村民将会背上‘沉重’的债务。
易地而处,杨县长自问即便是她,估计也说服不了那么多的人和她一起从事‘高风险’的事。
耐心的等待着马得福说完话,杨县长方才开口问道。
“小同志,你知道你爸什么时候回来吗?额想和他见一见。”
“额爸走之前说了,他大概中午回来。”
‘中午?’
杨县长心里暗自琢磨了一下,中午她大概率是没时间的,那时候市里和省里的领导都到了,她肯定是要全程陪同的。
如此一算,只能奠基仪式结束后,她才有时间。
“这样吧,等你爸回来了,你跟他说一下,开完会额想和他见见,你问一下你爸那时候他有时间没。”
县长要见老爹,马得福只觉得荣幸之至,他根本就找不到老爹拒绝的理由,当即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有,有。”
杨县长见状摇了摇头,道:“诶,你还是去问一问,等问好了,到时候再跟额说。”
县长都这么说了,马得福还能怎么办,只得点了点头。
“好。”
……
……
中午十二点,距离大会开始不到两个小时,李杰姗姗来迟,终于领着一大帮人回到了金滩村。
一行人每个人都拎着大包小包的,很是显眼,马得福一眼就瞧见了老爹的身影。
旋即,马得福连忙迎了上去,一边接过老爹手中的包袱,一边说道。
“爸,你可算回来勒!”
李杰听出便宜儿子话中有话,好奇道。
“咋了?”
马得福喜气洋洋道:“爸,额们县的杨县长说要和你见一面,杨县长现在在招待领导,她说等待开完会再和你见面。”
“见就见嘛,到时候你把她领来不就得了。”
其实,如果按照李杰的本意,他是不想和县里的领导打交道的,不过为了便宜儿子日后的前程,他怎么地也要应付一下。
“好,额待会就去和县长说。”
主席台上,杨县长也注意到了李杰一行人,不过她眼下实在是走不开,只是好奇的打量了几眼就收回了目光。
很快,时间就来了下午两点。
金滩村奠基仪式现场彩旗飘扬,人头攒动,宁省扶贫开发办公室副主任XXX,XX市副市长XXX…………海吉县杨县长等一众领导人共同参加了此次仪式。
作为东道主的杨县长率先上台,简短的发言结束,她便将话筒交给了省扶贫开发办公室副主任XXX。
省扶贫办副主任XXX对众人的工作进行了简短的评价,他认为海吉县在一众吊庄移民的区县中起到了表率作用。
海吉县给其他各区县树起了标杆,他充分肯定了金滩村取得各项显著成绩,同时展望探讨了未来的发展思路,明确了方向和目标。
虽然会议的时间很长,领导们的发言很多,但台底下的村民们却不觉得枯燥乏味。
一来会上的发言说的都是和村民们息息相关的事,二来原涌泉村,现金滩村的村民们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级别的会议,并且每个领导都点名表扬了他们的努力。
这让村民们无比的自豪,从落后集体到先进集体,他们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来自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他们的带头人李杰。
如果不是他出谋划策,如果不是他力排众议,如果不是他带头冲锋,如果不是他慷慨解囊,这份荣誉根本就不会降临到他们身上,一想到这里,村民们不由对李杰更加的信服。
会议结束后,村民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现场,李杰也没有在现场多做停留,而是回到家里,等待着杨县长的到来。
约莫半个小时后,马得福领着一名中年女性来到了马家小院。
“爸,杨县长来勒。”
李杰闻言一脸笑意地迎了上去,一番寒暄过后,众人依次坐了下来。
谈话开始,杨县长率先开口,朝着李杰竖起了大拇指。
“马老哥,你的事情额都听说了,金滩村能有今天,真是离不开你。”
李杰笑眯眯的摇了摇头,谦虚道。
“哪里,哪里,领导过奖了。”
杨县长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而聊起了其他的话题。
作为现场官最大的一位,话题自然是围绕着杨县长来展开,众人说着说着,杨县长非常自然的提到了原先的涌泉村。
“马老哥,如果额没记错的话,你之前就是涌泉村的村支书吧?”
李杰微微一笑,心里暗道,果然来了,对方或许能瞒得过其他人,却是瞒不过他,接下来的展开,他都想好了,杨县长的目的只有一个,无非是想让他继续在金滩村当村支书。
不过,此举也正和他意。
“额那是暂代的,可不能算数。”
杨县长笑了笑:“代支书也是支书嘛,马老哥,你的工作做得很好,额看这个代字可以去掉了。”
李杰故意露出一副惊喜的样子,失声道。
“啥??”
杨县长莞尔一笑:“额的意思的是,请马老哥继续在金滩村当村支书,怎么样,马老哥,你愿意吗?”
面对对方的招揽,李杰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故意作出一副犹犹豫豫的架势。
“这……可以……是可以,不过……不过……额有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