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起點-第二百一十五章:你是舔狗嗎?閲讀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爱你吧。”遭遇停下手中的动作,双眼痴痴的看着前方说着。
他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直以来都是他对着钱四丫示好,仅仅只是因为喜欢而已。一直都在喜欢,所以一直都在付出。
“呵呵……”钱四丫冷笑了一声,又往灶膛里添了几根柴。她不是在嘲笑赵毓的感情,只是对一切的无话可说。上一辈子赵毓也如这一辈子一样,追寻了她一生,最后还因为她死了。
这一世因为钱三丫的重生,他们的相遇与上一辈子截然不同,但赵毓似乎没有变化。
而钱四丫经历了两辈子的人生,已经不是那个当初一穿越过来就想称霸世界的小女生。接连碰壁遭遇流产,差点被人拖出去宰了。也让她不再成为一个眼里只有复仇鲁莽的人。
“我是一个自私自利的阴险狠毒的女人,在过去我还有聪明和漂亮,而现在”钱四丫便用手摸了一把自己干枯的脸皮,“我也不可能会喜欢你,你到底图什么?”
灶膛里的火焰染着旺盛,昏黄的火光充盈着整个厨房。从远处看是一片温馨,而身形修长的男子却低头洗着碗,一言不发。钱四丫的问题他没法回答。是爱吗?只要是喜欢一个人,就会对她有所期待。难道自己是在图绾绾对自己的爱吗?大概是吧。
赵毓沉默的样子,让钱四丫有些气闷。她从头到尾只是把赵毓当做一个工具。谁会和一个工具生气呢?但钱四丫现在的确是为了赵毓心情不爽了。
“你就是个舔狗!”钱四丫恶毒的说着,对的遭遇十分的鄙夷,明明他是靠着赵毓带她离开这个村子。但她现在却十分想刺激面前的男人,想从他的脸上看到扭曲的表情。
赵毓有多狠,钱四丫心知肚明。可就是从来没对她狠过。
碗筷被赵毓洗了两三遍,沥干了水放在了灶台上,赵玉又拿出墙角晒制好的草药开始熬药。一声不吭,仿佛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钱四丫的眉头紧皱,嘴巴紧抿。赵毓瞟了他一眼,看他显然动怒的样子,手上有些慌乱,“舔狗是什么东西?什么狗会舔什么?”
钱四丫的脑袋突然死机,一脸懵逼她都忘了,赵毓是个古代的人,自己讽刺他的话他必然听不懂。
“你这个顽固不化的古人,你懂个屁啊”钱四丫骂骂咧咧地端着糖水鸡蛋离开了。
村长家的小女儿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从远处看就是躺着一具尸体。钱四丫单手拿着糖水鸡蛋到了她的跟前。
“英儿,快吃点鸡蛋,恢复恢复身体!”
因此缓缓张开眼显示呀,要把她扶了起来,一口一口地喂因子吃鸡蛋不到一刻钟,整碗便被吃了个干净。钱四丫,看她一副还能呼吸的样子,便高兴的离开了。
钱四丫手脚麻利的拿好她的包袱,其实也没什么包袱,只不过是一块破布裹着几个红薯罢了。这个鬼地方她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她站在院子里面看着那些鸡飞来飞去留下一地鸡屎,心情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愈发烦闷,这个赵毓是怎么回事,这么久还没有弄好,留下两三贴药就走了,还要忙在什么时候孩子都已经平安生出来了。她还赶着去找钱,三丫算账呢。
最终等得极其不耐烦的钱,四丫一脚踹开了村长家厨房的门,而他在门口等了半天的赵毓竟然还在煮药。身形瘦长的男子拿着小扇子。仔细的扇着瓦罐上的火。脸上挂满汗珠,完全没有当初公子如玉的绮丽模样。
“剩下的药让他们自己熬不行吗?我们得走了!”钱四丫十分不耐地踢了门。那木板门也是年久失修,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仿佛下一次就要直接掉下来,钱四丫又退后了几步,更加的不爽。
“行行行,这药也熬好了,我们也可以走了”赵毓将熬好的药盛了一碗放在碗里,在旁边的木盆里进了进手便,便打算跟钱四丫要离开。
钱四丫看着赵毓慢慢吞吞的动作,便上前一把扯住赵毓的袖子,直接拖着人就往村外走。他们这一路上也挺顺利,没遇到什么村民。
乡间的泥土路烂的稀碎,二人又走得快,难免会引起一些尘土。钱四丫和赵毓二人身着的又是普通的粗布衣衫,两个人灰头土脸,若不是熟人,绝认不出他们两个。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普通的乡村夫妇。
就在他们走到村口时,他们却被一群人拦了下来。
“干啥呢?干啥呢?还不让人出去吗?村长家的孩子都生下来了,你们不知道吗?”钱四丫呛声,在这个交通全靠走,交流全靠吼的时代面前的一群二傻子,绝对还什么都不知道。
“没啥,就是村长让我来拦你们两个的。”李二憨憨的说。
“不可能当初已经商量好了,帮他家生下孩子就放我们两个走!”赵毓上前一步,将钱四丫挡在后面,想要和前面这一群人理论一番。
前面的拦路人就是不依不饶,嘴里一直嚷着村长让他们留人,他们不得不留。双方也沟通无果,眼见着就要动手,后面便传来了村长媳妇儿的声音。
“别动手……别动手……”村长媳妇儿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跑来,“哎哟喂,别动手呀。”
“大娘,这是什么意思?你家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好了,为什么我们不能离开?”钱四丫忍住怒气问道,赵毓的身手的确好,但却打不过全村的人。她现在也不能爆发。
“这~”村长媳妇的眼神转了转,又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来,“是该让你们走的,只是俺家老头子说俺闺女刚刚生产完,还是有危险,想留你们在这村子住那么一天半载,等俺姑娘完全稳定下来再放你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