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六百六十七章 醜陋得死去吧讀書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贪婪,果然才是原罪。
白颚仙尊越过了那条常人看不到的界限,进入了东方天域之内。
但是他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直接扑向了那空照神珠,然后将之一下子抓在了手中。
他以为得了便宜,所以爽朗地大笑了起来。
“啊哈哈哈……”
十分威武霸气。
苏礼见状微微有些失望,他还以为他的灵威叔叔会直接把这个嚣张的家伙给干掉呢……不过没关系,他还有B计划。
白颚仙尊的笑声在一半就中止了,因为他整个人都被空照神珠带到空界去了啊!
这本来没什么,以金仙修为只要适应一段时间就能够从空界底层出来,然后就顺理成章地可以用这空界之匙来参悟‘空’,从而开启一段逆袭人生。
嗯,理论上是这样没错,只要这中间没人给他捣乱。
但是,捣乱的人怎么可能没有?!
在这一瞬间,苏礼矗立原地未动。
但是他的闭上双眼的瞬间就已经出现在了空界之中……并非本体进入,而只是心灵神念进入。
心魔剑崖界在更高层的空界之中矗立,他尚且能够一念而至,那么理论上他要进入这底层的空界也是理所当然的才对。
所以他试了试,果然就成了。
作为苏礼心灵的背面,心魔之主苏苏大魔王,泛着黑气地一步步走向了那抱着空照神珠进入空界的白颚仙尊,看着对方那尚未完全适应的迟滞状态,然后坏笑着伸手了……
“谁让你是本体进入这里的呢?不然我还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了……不过还真是有些可惜了,还想要给我那些可爱的信徒们多发些福利呢。”
他自言自语着,却是塞了一把金色的‘豆子’进入那白颚仙尊的嘴里。
之前的白鬃仙君那是被苏礼带着进入空界的,在苏礼的拉扯下能够一进入空界就保留一定的神智。
但好死不死这白颚仙尊是自己进来的,哪怕修为更高,在适应之前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于是苏礼就下黑手了……
而被猛地塞了一大口莫名其妙的东西,白颚仙尊才是茫然回神。
‘咕嘟’一下把嘴里地咽了下去,然后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是你……”他的脑子还有些不太清楚。
“是你?!”这回反应过来了。
“是我,你觉悟了吗?”心魔之主以奇异的语调带着很很好听一样的声音笑着问了一句。
“什么……”白颚仙尊的意识快速回归,但是他的反应还很迟钝,在他彻底清醒之前却是猛地手中一空。
却是心魔苏苏已经伸手将他的空照神珠给取了下来。
“再见了,可怜的老虎。”心魔苏苏依然语调悦耳动听地说着,其中透着说不尽的调皮劲儿。
白颚仙尊已经没功夫去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他已经一下子脱离了这空界底层回归了现实。
现实中的白颚仙尊在出现的一刹那便呆立当场,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而苏礼在睁开眼睛之后也是微微皱眉,回味着刚才自己心灵背面的心魔之主的作态……为什么那姿态感觉有些奇怪……
那些愚蠢的信徒啊!肯定又有人觉得他是个女孩纸了……
苏礼忽然间醒悟了什么,立刻明白自己先前呼唤信仰的时候固然是成功地凝结了一系列的神职,却也是让自己受到了部分信仰的侵染。
有些奇怪,为什么他心灵的正面没有什么感觉,自己心灵的背面怎么开始娘化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决定抽时间一定要将自己信徒间那种‘善良但有些矫情的女神’的标签给揭掉……他必须从内到外正反都是男孩纸!
当然,现在的问题还是那白颚仙尊……不过被他添了料的白颚仙尊,怎么看也该要玩完了吧?
果然,现在那白颚仙尊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因为他一说话,就有种‘口吐芬芳’的感觉。
浓水从他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中喷涌出来,一股剧烈的恶臭弥漫空间。
而的眼睛变成了一种浮肿的昏黄,想要转动眼珠子再看苏礼这边一眼,却是一下子滚落了下来……
这画面太惊悚了!
“郎君,你对他做了什么?”海棠有些毛骨悚然地问……她天然地厌恶这一幕。
苏礼于是说道:“就是塞了一把……嗯,大约是一百枚此世之浊在他嘴里吧。”
这一刻,芒嫦和海棠一起趴地上开始呕吐了。
因为此世之浊对于这些上界的仙神来说,就和那种凡间烧开了的‘金汁’没多少区别。
是天下最为肮脏之物,又是天下剧毒能致死之物。
泼人一头一脸就已经很过分了,现在直接塞人嘴里……
要死要死……
海棠与芒嫦不敢去想这件事,一想就有画面感,有了画面感她们就吐不停。
而那白颚仙尊更是不堪,他甚至已经动弹不得了。
因为他浑身的法力甚至元神都已经被此世之浊侵染,化成了在这天界中的一团污浊之物。
恶臭气息散发得老远,甚至是苏礼都有些嫌弃。
如此突然间发生的巨变着实是让那些通过某些方式注意着这边的人呢惊诧甚至可以说是心中发寒。
甚至是有白颚仙尊一边的就算是想要救助都做不到……他们甚至没发现苏礼是怎么动的手脚。
一名仙尊就这么眼睁睁地在眼前被此世之浊给毒杀了!
怪怪,这是用了多少浊毒啊?
这么一个外来的金仙进入东方天域又如何不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三位仙尊以及青帝的神念其实都关注着这里,也因此他们看到了苏礼利用空照神珠坑害了白颚仙尊的全过程。
这立刻就有种‘惹不起’的感觉啊。
苏礼在刚才短短的片刻间做到的事情,简直让这些仙尊都感到惊悚……挣脱黑帝的神力束缚,然后利用白颚仙尊的贪欲将之坑杀,这是何等霸道的手段,又是何等嚣张的做法?
金仙级别的仙尊,以往千万年都不会陨落一个,但是如今却是已经在短短十年间陨落了两个……还都与苏礼有关。
前一个还是苏礼老丈人青帝动手,而这一个则是直接苏礼亲自操刀……而且被浊毒污染的元神,那是连转世再来的机会都没有的!
而哪怕明知这白颚仙尊已经无药可救,可是苏礼还是呆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化成一团令人嫌恶的浓水,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随后他又以一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看向西北方向,仿佛与那位于北方天庭高高在上的黑帝对视了一眼……他可是个记仇的人,现在虽然拿黑帝没办法,但他记得了,以后实力足够了,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那黑帝还真是对这种事情一丁点办法都没有,因为在此时的北方天庭中,黑帝的对面正有一个虚无缥缈的身影看似闲适地坐在那里。
“灵威道兄,你这忽然光临,实在是令小弟受宠若惊。”黑帝是个黑发青年模样,面容稍显阴隼,看上去就感觉阴测测的。
他此时对面前忽然驾临的青帝化身也算是客气极了……没办法不客气,因为这青帝化身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给了这黑帝一巴掌。
这是带着因果的一巴掌,意为了却因果。
黑帝在那一刻就明白了这是何意……他怎么也没想到,那苏礼竟然是青帝之婿,而那上代玄冥在转世之后竟然成了青帝之婿的女儿,再加上青帝之女此时也在苏礼身上……
这等于是,他刚才那一把神力直接将青帝女儿一家给一勺烩了!
如此一下因果可就大了,所以青帝直接现身给了他一巴掌……
黑帝被揍得难受极了,看似是他老老实实挨揍,但其实是他哪怕要反抗一下都做不到……由此他是相信了,青帝真的是在寻常天帝更上一层的实力。
而此时,那青帝的化身直到白颚仙尊仙体溃灭化成浓水,才是慢条斯理地说道:“打你一掌,因果便算是了结。”
接着竟然也是什么话也不多说,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黑帝则是远远地看着白颚仙尊所化的那一滩污浊浓浆心中全然不是滋味……若非青帝在此,他怎么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白颚仙尊丧命于此。
白颚在北方天庭的势力中本就与他亲善,所以他才会默许白颚自私白鬃欺压小寒门强娶芒嫦。
可是现在,白颚竟然死了……那么相当于是他在北方天庭之中少了一个重要臂助,北方天庭的局势因此也会发生巨大变化。
他为此烦恼不已,这北方天庭中的势力为此要不得不重新洗牌了。
而另一方面,苏礼已经准备带着老婆孩子撤了。
虽然那白颚自身化成一团血污浓水,但是他一身金仙级别的宝贝却都留了下来。
可苏礼嫌弃啊,他身上的姑娘们也都嫌弃极了……所以这些拿到外面绝对会被人抢破头的宝贝竟然就被这么丢在了原地不闻不问,也不知要在这荒芜的边境地区呆上多久。
东方天庭的那三大仙尊那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只当没看见那里掉落的宝贝,那是一丁点也不敢和苏礼这伙人沾染任何因果了。
他们在角木仙尊出事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将来必然成为剑崖仙尊的狠角色,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能狠到这种程度。
堂堂金仙之尊啊,就这么被喂翔而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