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道人賦 txt-第一百八十節 羣妖對賭看書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对于西荒那边发来的拜帖,聂婉娘认为没有必要理会,左右不过是一帮口蜜腹剑之辈,被师父斩杀了一个老魔之后,叫嚣了足有小半年的光景,现在舔着脸想要重开商路了?
世上便宜的事情不少,但却绝对不会是这一件,若非为了大局考量,聂婉娘早都携着“浮生大盘”杀上西荒了!
陈景云的道器分身如今还在西域边陲啃石头,除了防备魔族暗地里的报复之外,主要还是在看着一众闲云观亲传弟子。
自从知晓师父师娘在绝域荒漠中被一群魔族大能暗算了之后,聂凤鸣与袁华、季灵等人便开始密谋着要去寻仇,他们几个似是所图颇大,因此并未急着动手。
而一向只爱培植灵株的白芷在得知了消息之后,二话不说就带着六个妹妹愤然离山,发誓要把整个西荒的生机活气尽数抽空,为此更是不惜与前来劝阻的聂婉娘翻脸。
这七个姑奶奶一旦动起怒来当真非同小可,所到之处煞云横空、凶兆四起,直把驻守四方的皇家供奉院修士惊得是屁滚尿流,拼死上前对阵时,却被白芷一巴掌就给拍了下去。
几个小的也不消停,一直在黔州主事的彭逍不惜动用了轻易不可示人的四代首徒金令,纠结了三十几位六转境武修之后,便与孟不同和姬倾城星夜启程,誓要为师祖解气,只把彭遥留在伏牛山上拖延追兵。
师弟师妹们和白芷姐妹不让人省心也就算了,几个小的竟然也敢阳奉阴违!聂婉娘一怒之下便命闲云武卫前去捉拿。
岂料派出去的十几名观中好手居然鼻青脸肿地跑了回来,一问缘由,竟是被柴二蛋带领着的一队牛家村高手给胖揍了一顿。
“无法无天!”聂婉娘嘴上说着要把众人的皮给扒了,之后却再没了动静,想必早有应对之法。
果然,半日之后白芷姐妹连同柴二蛋、彭逍、孟不同等人便都蔫头耷脑地返回了伏牛山,一个个绝口不提再去西荒寻仇之事,想必是被玄衣陈景云给修理的不轻。
许是因为实在离不开闲云观这边的供给,一波波地魔皇特使接踵而至,可惜那些魔族特使非但见不到聂婉娘本人,就连袁华等一众分堂主事也都不曾露面,任你口灿莲花,我这边只是不理不睬。
欲成大事者,就该放下面皮,玄衣陈景云在西域小孤山上逗留多日,见钰阙魔皇依旧接连不断地往闲云观派遣使者,不由对此女的厚脸皮大加赞赏。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聂婉娘自然不会任由师父孤零零在此,她的道器分身早就陪在了左右,聂凤鸣等人正是因为知晓师父和大师姐的分身都在西域,这才按下了出山寻仇的心思。
见师父这几日除了向自己灌输修行感悟之外,居然只字不提东荒之事,聂婉娘终于有些按捺不住,先替玄衣陈景云装了一锅子灵烟,而后故作恼怒地道:
“师父!是不是弟子不问,您就不打算向我提及妖族那边的情形啦?”
白了弟子一眼之后,陈景云长长地吐了一口淡蓝色烟雾,哼声道:“哼!臭丫头这些年一直身居高位,怎么养气功夫还是这么差劲?这就忍不住了?”
聂婉娘并不理会师父的愠怒,咯咯笑道:“在您面前弟子还养什么气呀?自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哪里用得着那么多的弯弯绕?您与师娘已经踏足妖族数月有余,想必收获不小吧?快跟弟子说说!”
闲云观的一众亲传弟子对付起陈观主来,个个都可说是行家里手,果然,看着素来机敏睿智的大弟子做出了一副娇憨模样,陈景云不由笑骂道:
“收起这副蠢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堂堂闲云观的当代宗主是个傻子呢!”
虽然被骂成了傻子,聂婉娘眼中的笑意却又浓了几分,一边替师父卖力地揉捏肩膀,一边继续纠缠,直到陈景云将东荒之事向她娓娓道来。
……
却说那日与妖怀公定下了战约之后,没过多大功夫,消息就已经在天梧山上下传扬开了。
知道是妖怀公暗地里搞得小动作,陈景云却丝毫不以为意,心道一句:“这老妖既然想要踩着自己,借机在妖凤族以及那些妖族老祖面前展现实力,那自己到时不妨多用几分气力!”
纪烟岚也觉得妖怀公实在是选错了立威的对象,于是一边品着香茗,一边含笑看着妖神启的粉嫩俏脸,待发现对方的目光中似有躲闪之意后,心中便越发觉得有趣。
刑箴、七修等一众妖族大能原本还在客舍中纵情狂饮,在得知了陈景云与妖怀公明日将有一战后,便都向着山顶涌来,不片刻,玉台上已经嘈声一片。
这个说:“怀公老祖修为精深,便是与北荒的天机子相比,恐怕也是半斤八两,不过我还是更加看好闲云道友。”
那个道:“嘴上说说有什么意思?本尊这里有一块上古麒麟精血所化的宝玉,这便压在闲云道友身上,尔等有谁敢来对赌?”
另一个哈哈笑道:“如此甚好!我多宝一族的名声想必还值几块灵石,不若就让老夫设下赌局,诸位老祖皆可前来下注!”
“哈哈哈!璞满老怪此言大善!本尊这里正好有两颗蜃龙宝珠,不过却要压在怀公前辈身上,你们莫要忘了,明日的比斗可是定在了正午时分!”
“哎呀呀!老夫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眼见着一众妖族大能居然当着客人的面儿开始对赌起来,妖神绝即便脾气再好,心头也不由拱起了怒意,正要出言呵斥时,却见陈景云已经笑呵呵地开了口:
“诸位道友稍安勿躁,这样有趣的赌局怎么少得了我?贫道这里正好有几件闲置不用的无主灵宝,这便压在自己身上,诸位若是赢了去,只需在其中烙上妖族灵纹即可随心使用!”
此言一出,玉台上的一众老妖尽皆欢喜无限,待看到陈景云自指间摄出的十几件玄阶灵宝之后,众妖更是眼前一亮,多宝族的璞满老祖早已不住地吞咽口水,直恨不得把这些宝贝全都抱在怀里。
既然陈景云来了兴致,妖神绝自然要跟着锦上添花,把手往虚空里遥遥一抓,便有一颗小儿拳头大小的青碧色种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既然闲云道兄有此雅兴,小弟自然也不能小气,我天梧山上除了这株神树之外,另一件拿得出手的宝贝便是‘通天碧幽花’,道兄若是赢了我那位族叔,这枚种子便是彩头!”
“嘶——!”
“神绝族长好大的手笔!”
扫了一眼场中诸妖的震惊表情,陈景云哈哈一笑,言道:“贫道早闻‘通天碧幽花’的大名,不想神绝道友居然真的舍得,也罢,看来明日定要拼尽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