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愛下-第三十六章 不正經的夜推薦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熊兄,这国主大人生的好美,当真世上难寻……嘶!疼疼疼!那个凤歌什么来路,怎得下手这么狠!”
国师府后院,季默被安排的住所,某处僻静的阁楼中。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此前的审讯大会,因女子国国主突然现身匆匆落幕,那国主也没说几句话,就被侍卫簇拥着回了王宫。
本来,国主差些被泠小岚打伤,这件事性质颇为严重。
但那女子国国主轻笑了声,颇为大气地说了句:“明日来我宫中,我自会找你们算账,国师替我好好招待三位贵客。”
那双妙目瞧了几眼吴妄,转身飘然而去。
吴妄的关注点却在于……
啊,不是杏眼。
这位国主也给吴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桃花眼眉最迷人,琼鼻皓齿醉心神。
正在给季默上药的吴妄,淡定的一笑:
“怕是她们女子国选国主,是看容貌来选的……季兄是不是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不了不了,我的原则是不能找比我强势的女子。”
季默颓然一叹:
“熊兄,幸亏是遇到了你,不然我真就毁在这了!
唉,泠仙子八成是不会救我的了,她们一说是我,泠仙子就直接信了。”
床边屏风外,泠小岚正端着一杯茶水轻轻吹着,在琢磨如何吸水而不碰到碗边。
听闻此言,她淡然道:“那是因你真能做出这般事。莫忘了,当日抵达国师府,你对我传声说了什么?”
吴妄顿时来了兴致:“季兄说的什么?”
季默忙道:“这个过去就算了,过去就算了。”
“哼,”泠小岚却道,“他当时说的就是,晚上要去外面找点乐子,还让我莫要轻举妄动,等他联络到接头之人,再做下一步打算。”
“哦~”
吴妄恍然大悟状。
季默一愣,哭笑不得地抱怨道:“仙子姐姐唉!您怎么就把接头人这事说出来了!”
泠小岚怔了下,又道:
“熊兄又非外人,如何不能说了?咱们来女子国,是因得了求援,得知此地即将爆发叛乱,特来相助。”
吴妄道:“泠仙子,还是不要将这些讲给我听,我只是在此地路过,不想卷入什么奇奇怪怪之事。”
他并不想搞什么团队合作。
季默侧仰着身体,笑道:“不过,话说回来,熊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莫非是听闻泠仙子出了人域,特地赶过来的?”
锵!
泠小岚宝剑出鞘。
季默瞬间从心:“错了,说错了,熊兄是来找我的!”
“哼!”
泠小岚带手套的柔荑一拍桌子,茶水也不喝了,提着宝剑气呼呼离去。
待她走后,吴妄与季默对视一眼,各自笑了几声。
“好好养伤吧。”
吴妄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言道:
“陷害你的人既能轻易制住你,说明实力远在你和泠仙子之上,此时最好不要妄动。
我看看情形,或许明日就会离开此地。
季兄还是听我一句劝,天上不会掉馅饼,世上也不会有不劳而获的美事,有些好处若是得到的太过容易,当反思这是否为陷阱。”
“多谢熊兄指点。”
季默正色道:“熊兄,可否多问一句,你与国师所说的那真经是什么?”
“啊,我是奉了星神的命令,外出找寻能够拯救灾祸的真经,”吴妄看了眼季默,“此事应该瞒不过四海阁才对。”
“这个,之前倒是有所听闻……”
季默有些尴尬,刚想多解释几句,吴妄却抬手在他肩膀轻轻拍了几下。
“好好养伤,我回去歇息了,被吊在城头这么久,想必你也累了。”
“熊兄……”
季默嘴唇颤抖了几下:“而今方知谁是我真兄弟!如此大恩,没齿难忘!还请熊兄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
吴妄挤了个难看的笑容,转身大步而去,生怕再留这里,就被季默拉着拜了把子。
季默颓然叹了口气,趴在丝滑柔软的薄被上,表情渐渐归于平静。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遇到熊兄之后,运气突然变得很差。
从北野回了人域后,简直诸事不顺。
自己常去的那几家花楼,回去一看竟然倒闭了,还是被自家祖母派人查封的;
乔装打扮去稍远的大城找点乐子,恰好遇到那大城有个祭典,人山人海、兄多姬少,只能悻悻而归……
门外脚步声传来,季默灵识捕捉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此时已走到了他门前。
咚、咚咚。
“季公子,你伤如何了?”
季默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疼的呲牙咧嘴,立刻回道:“有劳国师大人挂念,我用了丹药,伤势已无大碍。”
吱呀——
木门却是已被推开。
季默抬头看去,却见月色正浓,女子国国师端着一只托盘自外而来,淡妆浅抹、长发垂落,装扮也是薄薄轻纱。
咕!
季默嗓尖颤抖了下,还未来得及说话,那女子国国师已是迈步进来,一双凤目脉脉含情,挂着玉镯的纤足将门勾上。
隔着屏风看去,这位国师的身形轮廓竟是这般迷人。
这位国师放下托盘、擦了擦嘴角,款款转过屏风,口中呢喃:“听闻季默公子风流倜傥,也不知这风流,是哪个风流。”
季默:……
还有这等好事?
不对,这事不对!
那俏国师转过屏风,对季默轻轻眨了下眼;季默却后退半步,表情颇为凝重。
“国师您这是……”
“你在这装什么傻,”俏国师目中含笑,手指划过锁骨,薄裙缓缓落下,“今夜良辰美景,此地无人可近,今夜之事,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晓。
你们人域是如何叫的?
郎~君~呐,咱们不如,这就歇息了吧,嗯呵呵呵。”
‘有些好事若是得的太过容易,当反思是否为陷阱。’
熊兄说的对!
“国师在考验在下对不对?”
季默当即后退两步,被椅子挡住、立刻跳到椅子上,目光扫视各处,“国师请自重!贫道绝非随便之人。”
国师一怔,关切地问道:
“你莫非是受惊了?
那凤歌自小就是大大咧咧,不过……人家其实也只是比凤歌大了七八岁,因肩负国师之职,所以平日里打扮的稍显成熟点。
人家骨子里,还、还很害羞呢。”
季默却已是退到了屏风之后,警惕地看向国师,定声道:
“这里有留影的法宝对不对?想害我彻底身败名裂,在人域混不下去对不对?国师莫非觉得贫道会如此轻易上当?”
国师府另一个角落的阁楼中,坐在书桌后的吴妄闻言一怔,看着水晶球中的这一幕,不由有些狐疑。
他趁着给季默敷药,藏在那里的袖珍水晶球,莫非暴露了?
这?
吴妄仔细分析了下,看那美丽国师大姐与季默围绕屏风展开追逐,多少有点不理解。
季兄,在怕什么?
人一国之国师,这事传出去对她的打击更大,且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论长相、论身段,也并非配不上季兄的一表人才,季兄怎得如避蛇蝎一般。
吴妄在季默那里藏了几……十颗袖珍水晶球,并非是为了看这般戏码。
单纯为了在季默那里搜集点情报罢了。
逻辑其实很简单:
【已知季默与泠小岚是为了女子国即将发生的叛乱而来,泠小岚无意间透露出,是女子国有人给人域去了求援信,他们要找一个接头人。
四海阁响应了求援,说明女子国即将爆发的叛乱,要么对人域有利,派人驰援叛乱者;要么是对人域不利,派人来阻止叛乱发生。
并将这个任务当做了对季默和泠小岚的试炼。
由此可得出结论——季默和泠小岚的存在,会对这场叛乱起到决定性作用,盯紧他们自然能得到有用的情报。】
确实,女子国整体实力偏弱,也无顶尖高手。
神念波动上,那位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国主最强,眼前这位正与季默猫捉老鼠嬉戏的国师次之。
气息波动上,凤歌便是最强,无愧御前第一将之名。
这般国度,若无外围结界保护,很难发展到这般多的人口,其综合实力也就勉强相当于北野一家中型氏族。
“哼!不识抬举!”
水晶球中传出国师的骂声,却见国师提起纱裙、端起托盘,狠狠地瞪了眼季默,摇曳着腰肢缓步而去。
季默长长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热汗,露出了几分安然的笑容。
吃一堑长一智,今天的自己,又躲过了一……劫……
不过,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正此时,吴妄的住所!
咚、咚咚……
咚咚咚~
水晶球与靠床的窗户,突然一起传来敲打声,吴妄动作飞快散去水晶球之内的画面,遮起黑布,抬头看向那窗户。
“谁?”
自己将灵识铺在了方圆十里,此前一直分心注意观察各处,竟然没察觉到此人的靠近。
季默那边来了什么人?
窗户被自行推开,一颗脑袋探了进来,露出一张可人的俏脸。
她一开口,嗓音若泉水叮咚,又如春风拂耳,让人心底略有些痒挠。
“我,能进来吗?”
“陛下?”
吴妄忙道:“陛下入内便是,这女子国为陛下之治所,进哪都是可以的。”
来人轻笑了声,推开窗户、坐在窗边,灵巧的一个转身,玉足已是踩在屋内。
此前人多声杂,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吴妄就觉这女儿国国主样貌颇美,而今只隔了几只桌椅、相距不过两丈,灯盏照耀、月光添色,当真让吴妄心神有一丝丝摇曳。
瞧这位国主:
青丝宛若云绸缎,金裙好似燃晚霞,桃花明眸凝神韵,樱唇银齿笑吟吟;又有那,肌似羊脂玉,脸衬桃花瓣,柳腰微展、莲步轻移。
此间女子,也不知得了哪般造化,竟似是凝聚了女子国举国之美。
这还是第一人,单单只是站在吴妄外面,开口喊一声:
“神使,我该如何称呼你?”
就让吴妄心跳加速,但心情迅速灰暗。
他与对自己下咒弄出怪病的先天神不共戴天!
却说这国主仔细打量吴妄,目中带着几分赞意。
只见他,丰姿不凡,相貌堂堂,略显方正的面容棱角分明,面部轮廓透出少许刚毅,那双眼睛最是有神,又时不时闪烁少许亮光。
北野男儿的豪气,与人域男修的文秀气,在他身上竟已融合大半,此刻身着宽袍站在书桌后,含笑道一声:
“喊我熊霸就是。”
那国主大人脸蛋挂上少许红晕。
她忙道:“神使大人莫要见怪,我未见过男子,今日于国师府上一见,回去便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便想着来与神使相见。
夜间相会已有太多失礼,未带官员于侧也是不合礼法,还请神使勿要见怪。”
吴妄含笑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陛下这边来坐吧,我知陛下定有许多有关男子的话要问,若陛下不介意,我自可陪陛下聊到天明。”
“当真?”
“当真。”
“那!”
女子国国主立刻拿出了一本空白笔记,一只染墨的玉质笔杆,“我可准备了颇多问题,神使不准嫌我吵烦。”
吴妄笑了笑,就知道是这样。
这边,国主已是问了第一个问题:“男子平日里吃什么吗?有什么是男子喜欢吃而女子不喜欢吃的?”
吴妄思索一阵,立刻打出几道符箓,开启了隔音阵和藏影阵,笑道:
“烤腰子算不算?不过也说不准有女子喜欢这一口。”
“月事呢?男子是不是也会来月事?”
“男子无月事,准确来说,男子也有类似的心理反应,每个月总有几天会感觉轻微的烦闷,但也只是这般。”
“哇,男子比女子幸福这般多。”
国主眼中满是亮晶晶的闪光,时不时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吴妄在旁尽力作答,心底却在挂着,到底是谁去了季默的阁楼……
突然,吴妄眉头一挑,抬手示意国主停下话语。
阵法光影之外,一道倩影自天而落,站在光壁之外。
泠小岚。
吴妄对国主眨了下眼,后者想到了什么,脸蛋通红,连忙就要冲去窗口,却被吴妄手势阻住。
吴妄拿出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扔给国主,“隐藏行迹之用,去衣柜藏一下。”
国主轻轻颔首,蹑手蹑脚去了衣柜处,悄悄藏身其内,眼底还带着几分小兴奋。
从小到大,她哪里玩过这个?
“熊兄?方便说会话吗?”
却是泠小岚,嗓音透过阵法传了进来。
吴妄散去阵法,开门将她迎入内,泠小岚抬手打出去两道符箓,又将阵法再次补上。
她先是一叹,注视着吴妄,目中流转着少许歉意。
“北野之行未能多感谢熊兄,如今在此地遇到,又承蒙熊兄出手搭救了同伴。
熊兄,季默虽品性不足,贪花好色,但与我也算挚友。
此事我不想放过暗算季默之人,不知熊兄可有良策?”
吴妄沉吟几声,道:“我也与季兄谈过此事,此时其实不宜……”
“嗯?”
泠小岚微微皱眉,扭头看向窗外,忽见一道身影鬼鬼祟祟、东张西望而来。
看对方投在窗上的影子,丰腴迷人、十分眼熟。
泠小岚立刻就要从另一侧窗户跳走,但她刚迈步,又看了眼吴妄,闪身去了吴妄床榻,离着吴妄被褥半尺、悬空盘坐,那双杏眼看着吴妄,床帘无声无息拉上。
盯——
吴妄尴尬一笑,对泠小岚摊摊手,又发觉那床帘合上后,竟察觉不到半点气息,方知泠小岚藏身的功夫无比了得。
咚咚咚~
“神使大人,不知是否睡了?”
国师那甜甜的嗓音自外传来,更是径直推开了一扇门,玉足迈入其内,而后便是……在水晶球中看到过的那套装束。
“这深夜寂寞,不如你我聊一聊祈祷的方式,琢磨琢磨如何两人一起祈祷。”
吴妄站在书桌前,淡定地咳了声,言道:“国师大人……”
房门大开,国师端着酒杯款款而来,又是熟悉的玉足勾房门,又是熟悉的轻轻挤眼,又是熟悉的薄裙缓缓滑落。
她玉足向前一点,一道浅浅的波纹扩散开,将吴妄的屋子无形包裹住。
“长夜漫漫,神使大人是否缺了良伴,你我都是侍奉神灵之人,理应多亲近、亲近才是呢。”
吴妄正色道:“国师大人,请不要让大家难堪。”
国师幽幽一叹:“唉,女子国常年没有一个男人,您难道都不能满足我这生平仅有的愿望吗?”
这话你在季兄那边也说了吧?
他听的一清二楚!
“国师,我觉得你可能对我人品有所误会。”
吴妄并未后退,而是默默拿出了那把小刀,抵在了自己脖颈。
“国师大人,我对我的清白,看的与我未来夫人的清白,一样重!”
“你怎得……”
“熊兄,歇息了吗?”
门外传来一声呼唤,国师俏脸一白,扭头却见外面空空荡荡,一道身影似乎正自空中落下。
“呀!糟!”
国师刚要出声,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对吴妄使了个眼色,匆匆跑向一旁衣橱,二话不说就藏身进去。
衣橱晃了几晃,很快安静了下来。
吴妄:……
此时,门外方才出现了一道人影的轮廓,似是刚从空中落下。
今天这都怎么了?
来他这里打麻将啊?直接组局行不行,怎么还一个个往这里窜!
吴妄摇摇头,刚要迈步向前,已是落下第一步,胸口的项链突然微微震颤。
道道青光忽在门外爆发!
吴妄心头警兆大作,想都没想、身形向后飞退,两只脑袋大小的水晶球悬浮于身前。
祈星术•自适应保护装置!
哗——
木门被青光冲成碎屑,那竟是数百道剑气对房内激射,而剑气之后,那道身影持剑向前。
此人面容在吴妄看来无比陌生,但他目中……杀意凛然!